(完结)我的老婆是宝贝_我的老婆是宝贝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8:00
今天小编要详细介绍的这本小说是《我的老婆是宝贝》主角是贝筝筝陆辰,圈内风云作者姑苏山人写的,这是一本不舍得结局的小说,千万不要错过!这里提供小说在线阅读哟!精彩片段:蒋英铭脱下护臂,扔给陆辰一瓶水。他到现在都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蹲了两天局子,第三天出来他都可以演越狱了,陆辰不就是碰上个妹子,漂亮了点,有意思了点,脾气小倔犟了点……

贝筝筝陆辰小说 精彩章节

射箭俱乐部。

“可以啊,反曲弓二十米,平均九五环以上。”蒋英铭说,“我以为你不会来捧我的场了。”

现代射箭运动属于小众爱好,正常人里面二十米能上靶的都不多。

陆辰帮他调试了下弓架,看着一身装备齐全的蒋英铭,抽了抽嘴角。

假象。

都是假象。

蒋英铭前两天看到娱乐版新闻,小骗子的照片在最底下,划了好久才找到,娱乐圈样板的精修图,蒋英铭第一反应就是“坏坏的浓妆艳抹”,他得找个机会,撕下坏女人的面具,给陆辰认真的上一课。

“互联网大数据时代,我建议你可以尝试新兴行业,做投资评估的前提,以衡量风险开始。就像赌马,我们正常人都会去找胜率,而你成功押错每一个赔率,是个马都不想吃你手上的草,所以你才会你跟着大众上天台。”陆辰说。

“……记下了。”蒋英铭艰难开口。

“所以过两天足协英超联赛,我就跟你反着买了。”陆辰说,“像你这样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算一种奇迹的存在。”

蒋英铭:“……”

“你还把我当朋友么?”蒋英铭调侃的问。

“票友。”陆辰说。

蒋英铭:“……”扎心了。其实他不是不知道,身边一圈朋友,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表达过,觉得和自己一起玩耍的时候,不知道有多放松,建议他不要瞎忙了,直接开个陪玩业务就很nice,只有陆辰会当他面直接说出来。

“你有你的长处,我有我的短处。”蒋英铭说。

陆辰:“???”

蒋英铭说:“我的意思是,在其他方面,打个比方说,人的重心在生活上,这个你就没有我懂了。”

“哦。”陆辰说。

“最近瑞士流行,将骨灰订制成钻石党纪念,丹尼尔说过,珠宝是最好的演说家,用来打动女人的心。商人以追名逐利为根本,在金钱、女人、地位上有天生的欲\望。”蒋英铭夸张的说,“听说你刚和香港的卖家谈崩了?”

“在资本至上的世界,无法复制的孤品,才有存在价值。”陆辰说,“不代表残次品放久了就珍贵,我不开回收站。”

蒋英铭对典藏业属于外行,理解不了陆辰的脑回路,他一度觉得,陆辰才是大把钞票水里扔,不计后果,单纯从商业价值上来谈,换成自己这样眼力差的,估计第一天开业就等于破产。

蒋英铭随口一说,劝陆辰不如做时尚珠宝的生意,古董珠宝什么的不要沾,饥饿营销才是王道。

“钻石人人爱?除了切割,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陆辰说,“不值钱的。”

蒋英铭:“……”

蒋英铭通过这几天的思考,得到了一个认知,陆辰认识贝筝筝绝对不是一天两天,他决定直接问:“你什么时候认识贝筝筝的?我怎么不知道……”

陆辰没有和他交流的意思。

“你微博账号整的跟僵尸粉一样,我没有记错,有一次看到你主页,自动分享了个投票链接,点进去看你投了个不知名的小女星。”蒋英铭说,“不是什么官方正式的评选,小野生营销号故意带节奏,我还以为你背着我追星了。”别看有的人表面一个样子,背地里可能不当人。

蒋英铭太好奇了。

陆辰:“是么?不记得。”

蒋英铭怀疑自己在和一块石头对话。

“去我那里喝两杯。”蒋英铭提议,“我存了一支勃艮地葡萄酒……”

陆辰挑眉:“你不是说要等结婚才开瓶么?”

蒋英铭:“呵呵,你现在记性又好了……”

陆辰:“……”

十分钟后。

蒋英铭作为零度的幕后老板,刚和陆辰出电梯。面对明显被清过场的迹象,居然还有新来的服务生上来赶人,蒋英铭脸色一垮,他没想过,自己也有被人砸场子的一天。

熟悉的令人害怕。

蒋英铭见多了,有一定社会地位的男人,照样会和社会渣滓看齐,干出侵害女性的事情。蒋英铭不是不清楚圈子里有人玩这一套,事实上,大多数夜蒲水都很深。真正将这行当主业的少,人人都各怀鬼胎。蒋英铭生气的说:“去叫经理过来见我!这种事当然要你情我愿,连个女人都搞不定,别的地方怎么样我不管,我这里不行。”

没想到响起一道熟悉的音色——

“陆辰是我男人,你动我试试!”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孤勇。

还是太软了,毫无震慑力。

听的蒋英铭一惊,他想,贝筝筝在剧组念台词的功底,应该也很捉急,蒋英铭下意识转头看向陆辰。

“……快去叫保安!”选择观望的蒋英铭说,刚想劝陆辰和自己一起等保安,他看着陆辰的背影,到现在没听陆辰表过态,行动暴露一切,又一个真实的可怕,不知道的能以为他赶着进产房看老婆。

蒋英铭可不傻,一圈的保镖,不是服过兵役的就是刚出来的练家子,备清一色电棍,他听说过这号人物,康氏家族企业,父辈一代的都跟自己提过,让离这人远点。蒋英铭在犹豫要不要跟上去,咬咬牙,就当陆辰欠自己一个人情。

贝筝筝这回是真慌了。

果然,咸猪爪听了陆辰的名字,沉思三秒,不敢确定的问:“你说谁?”

贝筝筝观察他的反应,她只能选择赌一把,“你知道、陆辰和我……们,什么关系么?”她想了想,干脆把邹蔓也带上一起说了。

咸猪爪笑了:“你唬谁呢?你知道陆辰长什么样么?他能看上你们?别异想天开了。”

邹蔓小声喊贝筝筝,摇了摇头,“算了,你先走吧。”

“你就是贝筝筝?”咸猪爪默念了一遍,“这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有人给我打过招呼,你……”

有机会!贝筝筝试图将态度摆正:“邹蔓是我的朋友,我能带她……”

咸猪爪呵一声,“你以为你朋友多干净?”

“是,我是不干净,但我有挑人的权力。”邹蔓说,“我睡他们不亏,睡你?亏到太平洋……”

咸猪爪像被踩到痛脚,“啪”一声,一把匕首拍在桌上,“老子管你叫什么!别再演烈女的戏码,恶不恶心?再给你一条路选。”

“……什、么?”邹蔓支撑不住,滑坐在地上,贝筝筝蹲下身,努力去抓她。

咸猪爪直勾勾的盯着贝筝筝:“你在自己脸上划一刀,我不但放你们两个都走,还可以和你做个公平的买卖,你多划一刀,我多加一千万。”这是想断她的职业生涯。

“你疯了吧?”贝筝筝化身贝怼怼,没忍住炸毛了,“能不能讲点道理,邹蔓一开始答应和你喝酒,不代表答应和你上床,能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么?谁给你的自信?行啊,你今天没本事弄死我,明天我就曝光你信不信?”

人在绝望时,什么都能豁的出去。贝筝筝使劲捏着手心,直挺的站起身,拖着发虚的两条腿朝后退了两步,背后空荡荡的风刮过,真·上天台,她偷偷用余光瞥了一眼,底下刚好有一个游泳池。

六十六层的高度,底下是大海也没用,粉身碎骨等于变相毁容。

“威胁我?你跳啊。”咸猪爪说,“不敢?”

摊坐在地上的邹蔓渐渐失去意识。

贝筝筝喊了她两声,没有回应,再也绷不住心态,自己快抖成筛子。第一次体会到困境中男女力量的悬殊,咸猪爪拿着匕首,朝她一步步逼近。

转机发生的太快。

贝筝筝完全没反应过来,甚至没看清陆辰是怎么接匕首的,咸猪爪已经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滑稽可笑。

他怎么会出现?!

咸猪爪不甘心,顺手抄起角落的酒瓶,朝贝筝筝扔了过来。

陆辰干脆牵过她的手腕,朝怀里一带。

他拥抱有力。

贝筝筝脚下有过一瞬的踏空,耳边是呼啸的风。悄悄睁开眼,星河也有迹可循,在他的背上,照出浩瀚的月光。

她紧紧贴着他,他衬衫领口有好闻的味道,安全感十足。似乎和这个人在一起,发生任何不开心的事,都没关系。

贝筝筝以前理解不了娇滴滴的女孩子,明明自己过得有个性又潇洒,一遇到喜欢的人就爱撒娇,一件小事不开心可以发脾气,可以任性,像个小麻烦精,因为被人保护、被人疼爱时的感受,实在太舒适了。

舒适到让她舍不得离开。

“咔嚓”有银光划落……酒瓶接着咕噜滚在地上,瓶口的碎片飞溅。

陆辰将她牢牢摁在自己胸口,将凶险赶出她的世界。

酒瓶碎在他肩胛骨的位置,贝筝筝埋在他胸膛里,听的心惊肉跳,差点碰到他后脑勺,他将最脆弱的地方,对着他人的暴行,为了护住臂弯里的心上人。

在面对危险时,基础的防御上来讲,陆辰从小受到大的理性教育,都不容许他会犯这样的错误。

偏偏陆辰遇上贝筝筝。

理智是什么?他只想偏心她。

贝筝筝快吓傻了。

陆辰摊开手掌,轻轻落下,用手心在她脑袋上揉了揉,“在我身边,你可以尽情的兴风作浪。”

贝筝筝眼眶里有泪花打转,她不知道该怎么和陆辰解释,自己才不是小哭包。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