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长风浅雪挽离墨_卫离墨陌浅雪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8:04

《长风浅雪挽离墨》是由“筱含”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讲述了:一朝穿越,成为了废柴一枚,却走上了崛起之路,魔武双修,炼药,神兽层出不穷,势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卫离墨陌浅雪小说_长风浅雪挽离墨在线阅读

第一章 背叛

装修华丽的别墅之内,一阵阵的粗喘与娇吟回荡在主屋之中。此时,主屋之中的主角并没想到他们已经在两个人的视线之中。

距离别墅不远的一座小房子,是别墅附属的一座不常用的屋子,平时是拿来放一些杂物的。

此时,这座废弃的小屋子却有着两道纤细的身影,从身形上来看是两名女子,皆是十七八岁的模样。

一人身着白衣,五官精致,容颜绝美,气质清冷。一人一身黑衣,容颜普通,一双上挑的狐狸眼却带着一丝妩媚,整个人显得格外勾人。

一清冷,一妩媚,这样出色的两个女孩,恐怕谁也想不到她们就是整个世界杀手排行榜上的王者。

白衣女子陌浅雪乃是杀手之王,出手的成功率从来都是百分之百,上至各国统领,下至乞丐妓女,只要是她暗杀的对象,从未都没有失手过。

黑衣女子木挽萝则是她的好帮手,居于第二位,精通各种情报的处理,她十二岁的时候便成功侵入到各国情报中心的系统之中,让各国首脑头疼不已。

木挽萝笑嘻嘻的看着一脸清冷之色的陌浅雪,眼底暗光一闪而过,“浅雪,安全路线我已经摸出来了,你可以看一下了。”

陌浅雪轻微点头,扫了一眼电脑便离开了那个小房子,悄悄的潜入了别墅之中。

正午时分,陌浅雪一袭白衣,却没有被任何人发现,身形敏捷的闪入各个视线死角,成功进人到最大的主屋之中。

此时,房间里的声音越发激烈,似乎已经快要完结。

陌浅雪不再犹豫,推开房门,悄无声息的走了进去。

一声低吼之后,房间里的声音终于消失干净了。

就在床上的两人放松之际,却听见清冷悦耳的女声响起,“结束了?”

床上的男人一惊,条件反射的准备掏出手枪,却见一片血雾在他眼前升起。原来,在他身下的女人已被一枪毙命。

看着女人额头上的那一朵血色红梅,男人瞬间脸色惊恐,回过头来,看到那一袭白衣,顿时惊叫道,“你!你是,你是King!”

一袭白衣,容颜绝美,气质清冷,血色红梅,这些都是杀手之王——King的标志啊!

陌浅雪脸色不变,仍是清冷,缓缓举起手枪,“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可以安心的上路了。”

一枪解决掉此次的目标,陌浅雪正准备撤回,却突感一阵摇晃,眼前瞬间天旋地转。

陌浅雪打开耳机,声音依旧清冷,似乎没有因为自己身处的困境有任何不安,“怎么回事?”

彼端传来的却是木挽萝近乎疯狂的大笑,“哈哈哈,陌浅雪,你等死吧!我没告诉你,别墅内不能开枪,否则便会自起爆炸装置。”

陌浅雪脸色不变,仿佛即将死去的人不是她一样,依旧冷静的可怕,“原因。”

木挽萝此时好像已经疯了,“原因?什么原因?你太过优秀算不算?凭什么你什么都要高我一头?凭什么你就是王?你死了我就是当之无愧的王了,哈哈哈!”

陌浅雪却浅浅一笑,绝美倾城,“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

木挽萝心中一慌,心中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安,“你说什么?”

陌浅雪并未回答她的话,只是将耳朵上的耳钉取下来,而后,轻轻一捏,耳钉便碎裂开来。

别墅与小房子基本上同时爆炸,在那一瞬间,陌浅雪却仍是浅浅的笑着,果然她的决定是对的呢!

这个世界上,能够被相信的人永远都是只有自己一个的,只是,为何她的心里仍是感觉到了一点悲哀呢?

陌浅雪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得头疼异常。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粉紫色的床帐,迎面而来的是不知名的华贵香气。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一大堆的记忆便涌进了她的脑海里。她双目又闭上了,仔细的消化这突如其来的记忆。

陌浅雪,魔武大陆上卫国唯一异性王爷陌王的第五个庶女。

在生母还在世的时候,陌浅雪是受尽万千宠爱的。陌王极其宠爱陌浅雪的生母——舞汐羽,陌浅雪作为他们唯一的女儿,自是掌上明珠。

且陌浅雪自幼聪明伶俐,熟读百家诗书,诗词歌赋无一不通,小小年纪便已是才女一枚。

然而,这一切持续到陌浅雪七岁。母亲去世,陌浅雪被测出魔力天赋为零,身子娇弱,不能习武。

从此,废物之名便被强压在小小的陌浅雪身上,伴随着无尽的欺压以及辱骂。

小时候的荣宠早已招来无数人的嫉恨,母亲的去世与父亲的忽视更是滋长了众人对陌浅雪的蔑视以及欺压。

即使还有一个结义哥哥沈千寻护着,但是,毕竟沈千寻年龄尚幼,又无法时时将陌浅雪护在羽翼之下,因此,陌浅雪还是受尽了欺压。

这一次,不知道是谁暗中使阴招,将陌浅雪推进了荷花池之中,幸好沈千寻正好进府,将她救了起来。

然而,毕竟时间过长,原来的陌浅雪身子又太过娇弱。待沈千寻将她带回院子,陌浅雪早已没有了气息。

只是,沈千寻急着出去寻找大夫,并未发现。这也给了陌浅雪充足的时间,让她得以重生。

消化完这些信息,陌浅雪再次睁开双眼,眼底一片清冷。稍微偏头,便看见了一道修长的背影,这应该就是从小到大都护着她的结义哥哥了。

想到这里,陌浅雪觉得心里某个地方好像动了一下。

她根据前主的习惯轻声唤道,“千寻哥哥。”声音依旧清冷,却仿佛又带着一丝莫名的暖意。

那道修长的身影一颤,一下子就丢开了被他提着衣领的大夫,回身大步走到床前。

待他走到近前,即使清冷淡定如陌浅雪也不免愣了一下,因为眼前的容颜实在是太妖孽了。

如美玉般的肌肤毫无瑕疵,秀气的双眉下是一双微微上挑的丹凤眼,挺直的鼻梁下是一张嫣红的薄唇。这张脸,简直怎么看怎么妖孽。

偏偏这样美丽的一张脸,却透着一股凌厉的气息,让人远远看着都不敢生出丝毫的亵渎之心。。

第二章 立威

而此时,看着醒过来的陌浅雪,沈千寻嫣红的薄唇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温暖的笑容,“丫头,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看着眼前温暖的笑容,陌浅雪只觉得心中一颤,从来都没有人这样毫无目的关心过她。

想到这里,陌浅雪浅浅一笑,“我没事了,只是有点累。”

沈千寻看着结义妹妹脸上那浅浅的笑容,只觉一阵头晕目眩。不由在心中暗骂自己,以前又不是没见过浅雪笑,怎么这会就这么没出息呢!

于是忙答道,“累的话就多休息一会儿,千寻哥哥待会派个丫鬟过来照顾你,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就走,那背影怎么看都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陌浅雪就这样看着沈千寻急急地离开,想到不经意的看到少年离开时耳朵上的那一抹暗红,不由失笑。不多久,便又沉沉睡去。陌浅雪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不是她不够警惕,而是这句身体实在是弱的可以,不好好休息真的是不行的。

还没睁开眼睛,便察觉到房间里多出了一丝陌生的气息。

回想起昨天千寻哥哥离开的时候说过的话,陌浅雪不由心中一暖。这个结义哥哥倒是真的对她好呢!

果然,睁开双眼便看到一名身穿青衣的侍女侍立在侧,低垂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

陌浅雪并不意外,声音清冷,“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青衣侍女仍旧半垂着头,“奴婢青衣,奉小王爷之命前来伺候小姐。”

陌浅雪脸色不变,声音却带了一股子凌厉之气,“本小姐问的是,你为何会在我的房间里?”

陌浅雪虽说并无功力,但那股杀手天然的凌厉气息乃是从地狱里锻炼出来的,青衣虽说是三级武者,但哪里抵挡得了?

青衣额头冷汗涔涔,谦卑回答道,“奴婢估摸着小姐即将醒来,便早一步进来准备伺候。”

陌浅雪依旧一脸清冷,“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任何人都不许进到我的屋子里,明白?”

青衣两手低垂,急忙恭敬答道,“是。”

这便是传说中的废物小姐?果然世人都是瞎了眼,错把珍珠当鱼目,这样的气势,又怎会是废物所有的?

若说之前,青衣只是因为沈千寻对陌浅雪恭敬,那么此刻,她便是真真正正的敬佩陌浅雪,将她当作主子了。

许多年后,当青衣跟随陌浅雪站在世界的巅峰时,回想起当时的情况,她无比庆幸当初做出的正确决定。

就在这时,屋外隐隐传来说话声,青衣看着陌浅雪,“小姐,奴婢出去看看?”

陌浅雪点点头,正好趁这个机会试一下这丫头的能力,忠心与否在她看来并不重要,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没有人可以相信。

青衣刚刚走出房门,便看见一袭火红色衣袍的沈千寻漫步而来。

就在沈千寻推开房门的前一刻,青衣身形一闪,便站在了沈千寻的面前。

沈千寻目光一闪,冷声问道,“青衣,你做什么?”

青衣抬头,坚定的道,“小姐吩咐青衣,没有她的同意,任何人都不得进入她的房间。”沈千寻眼眸一冷,六级武者的威压瞬间席卷而来,“让开!”

青衣毫不相让,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却仍是坚定地说道,“没有小姐的同意,不能让!”

沈千寻眼里闪过一丝赞赏。正在此时,陌浅雪清冷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青衣,让千寻哥哥进来,你下去吧!”

青衣闻言,身形瞬间一敛,而后推开房门,恭敬地说道,“小王爷请进。”待沈千寻进门,她便悄无声息的退下了。

沈千寻一进房门,看到的便是斜靠在床头的陌浅雪。她脸色仍旧带着一丝苍白,然而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五官精致,巴掌大的鹅蛋脸,细长的柳眉下面是一双大大的眼睛,卷而翘的睫毛在她眼睑下方投下一道淡淡的阴影,秀气的鼻梁,如樱花般的淡粉色薄唇。

仍旧是那精致的五官,却又跟以前的她相差甚远。以前的她更像是一个木偶,木讷且没有生气。而现在的她气质清冷,却又甚为灵动。沈千寻呆呆的看着陌浅雪出神,无意识的呢喃道,“丫头,为什么你的改变这么大呢?”

陌浅雪心里一惊,面上却仍是不动声色,疑问道,“千寻哥哥昨天怎么跑的那么快呢?”

此话一出,沈千寻瞬间回过神来,尴尬的摸摸鼻子,心虚的不得了,“这个,我昨天有点急事需要处理。”

陌浅雪也并不拆穿他,反正她的目的只是将他从沉思之中拉出来。

沈千寻看看陌浅雪,思虑了一下,开口问道,“丫头,你感觉如何了?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陌浅雪摇摇头,表示她已无大碍。

沈千寻眼前瞬间一亮,“既然如此,那我带你出去玩吧!”

陌浅雪思考了半晌,对上沈千寻满满都是期待的亮晶晶的眼睛时,还是点点头表示同意。

沈千寻瞬间兴奋起来,表示把陌浅雪拐出去玩真心不容易啊!

然而,兴奋只持续了片刻,沈千寻犹如霜打的茄子,又焉了。

陌浅雪眉头一挑,不明白他这又是抽的什么风。

沈千寻眼巴巴的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陌浅雪问道,“怎么了?”

沈千寻犹豫再三,说道,“要想出去,你还是要得到你父王的同意。”

要知道,以前陌浅雪是很敬爱这个父王的,然而,一次次的忽视,陌浅雪已经对这个父王完全失望了。

正因为如此,陌浅雪现如今极其反感见到陌王。

但,那也是之前的陌浅雪。在现在的她眼里,所有人在她眼里都是陌生人。

陌浅雪直接站起身来,接着就往门外走。

沈千寻连忙拦住她,表情严肃,“你去哪儿?”

陌浅雪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去找他啊!”

沈千寻瞬间一噎,一把拉过她,“你知道陌王在哪儿吗你就这样横冲直撞的,一点脑子都没有,真是笨死了。”

第三章 陌王

虽然他话语间满满的都是不耐烦,但是拉着她的力道却极其轻柔。陌浅雪在他身后浅浅一笑,真是个别扭的少年呢!

两人一路直奔书房,因为此时陌王便在书房处理事情。很快的,两人便到达了书房。奇怪的是,书房门外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沈千寻带着陌浅雪推门而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道背影。不是别人,正是陌王,陌浅雪的父王——陌离。而此时,陌离的背影透着浓浓的孤寂与落寞。

听到开门的声音他也并未回头,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莫名的疲倦,“不是说过不要来打扰本王吗?下去吧!”

陌浅雪声音依旧清冷,好像面前站着的人不是她的父亲一样。“我不想打扰你,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声,我要出府的。”

听到声音,陌离瞬间回过身来,见到陌浅雪容颜的那一瞬间,他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连声音都带了一丝颤抖,似是不敢置信,“羽儿?是羽儿吗?”

陌浅雪面色冷淡,毫不留情的戳破陌离的幻想,“母亲早就过世了,你想太多了,王爷!”

听见她的称呼,陌离身体一僵,面色复杂,“你是浅雪?难道你不应该称呼我一声父王吗?”

陌浅雪有一瞬间的无言。

半晌之后,陌浅雪脸色冰冷,眼眸一深,声音里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你认为,你有那个资格吗?”

陌离眼底满满的都是悔恨与自责,半晌,长叹出声,“是父王不好,忽视了你。”说着将一块令牌递给了陌浅雪。

看见那块令牌,沈千寻顿时惊呼出声,“这是……!”

然而,陌离只是挥挥手,便让他们离开了。坐在出府的马车上,陌浅雪把玩着那块令牌,看着对面的沈千寻,冷冷的丢出两个字,“解释。”

沈千寻顿时回过神来,“什么?”

陌浅雪不说话,只是看了一眼手里的令牌。

沈千寻顿时明白过来,解释道,“这块令牌代表着陌王的身份。”

陌浅雪反问道,“也就是说,这令牌作用很大?”

沈千寻白了她一眼,“废话,陌王可是统领三军的,这块令牌可是可以调动三军的。”

陌浅雪疑问更甚,“那他把这个给我干嘛?”

沈千寻挠挠后脑勺,满面不解之色,“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陌王觉得对你亏欠太大了吧!”

陌浅雪却并不以为意。亏欠?她才不信呢!

车厢之内一时安静无比。

然而,没过一会儿,陌浅雪便问道,“千寻哥哥,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沈千寻眼里闪过一丝宠溺的笑意,“傻丫头,有什么事直说就好了,千寻哥哥什么时候拒绝过你的要求?”

陌浅雪也并不推辞,“我想打造一把趁手的武器,关键时刻用以自保。”

沈千寻略一思索,便点头应道,“行,这件事便交给千寻哥哥来办。”

陌浅雪却摇头道,“不,我要亲自去,不然他打造不出我要的效果。”

沈千寻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什么东西这么奇特?还非要她亲自描述出来才能打造出她要的效果?却仍是点头,对外面的车夫吩咐道,“去段大师那里。”

车夫恭敬应道,“是。”便调转马头,往城外的方向驶去。

很快地,马车停在一处偏僻的小院门口。小院破败杂乱,常人绝对想不到这是著名巧手段大师的住处。

巧手段大师,世代祖传的打造武器的家族。只要付得起报酬,不管需要什么样的东西,段大师都能打造出来。

陌浅雪跟着沈千寻走进破败的小院,瞬间感觉到了一丝强者威压。虽然气息流露的不甚明显,但仍然可以想象到,屋内的是一位强者。

果然,沈千寻回过头来,对陌浅雪嘱咐道,“段大师脾气古怪,喜怒无常,不仅是武器锻造师,更是九级武者,所以待会不要惹到他。”

陌浅雪点点头,示意她明白。九级武者可是稀有的强者了,毕竟楚国七级以上的武者都寥寥无几,更何况是九级。

待两人走到屋内,看见的便是一位须发全白的老人。

他鹤发童颜,老态龙钟,依稀可见年轻时俊美的容颜。慈祥的面容给人一种很亲切的感觉,然而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睛又让人不能忽视。

看见进来的陌浅雪与沈千寻,他眼里精光一闪,却是扯出一抹和蔼的微笑,温声问道,“两位小友来到老夫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沈千寻正欲开口,陌浅雪拉住他的衣袖,朝他摇摇头。

看出她的暗示,沈千寻顿时闭嘴不言,将决定权交到了陌浅雪手里。

陌浅雪也不说话,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他,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

老人被她那样清澈的目光看着,顿时觉得一丝丝凉气从脚底冒出来,好像他正赤裸着任陌浅雪打量一样。

此时,老人正欲开口,陌浅雪却冷声开口,“你不是段大师,说吧,段大师去哪儿了?”

沈千寻闻言一惊,他之前没有见过段大师,自是不认得的,但是浅雪又是怎么知道的?

老人的面色有一瞬间的僵硬,转瞬又恢复过来。若不是陌浅雪一直注意着老人的表情,只怕她也不会发现。

老人笑呵呵的看着陌浅雪,“小丫头,你说我不是段大师,可有什么证据?”

陌浅雪不屑的冷哼一声,“破绽太多了。”

沈千寻顿时头大,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不要招惹段大师,却还是避免不了。眼前的老人就算不是段大师,也定然跟段大师交情匪浅。

不说沈千寻是如何的担心,眼前的老人却仿佛是来了兴趣,“哦?你说说,都有哪些破绽?”

陌浅雪微微一笑,“第一,你的衣服。”

老人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没问题啊!

陌浅雪白了他一眼,“哪个锻器师锻造武器的时候穿着一身这么干净庄重的衣服啊!你这身装扮明明就是来做客的嘛!”

老人摇摇头,“若是我正好出门拜访朋友呢?”

第四章 无火老人

陌浅雪纤细的手指一指,正对着角落处的那件护甲,“打造武器的时候穿的护甲呢?你总不会自己故意给自己买小的吧!要知道,护甲是宁愿大一些,也不会愿意小的。”

老人哑口无言,因为陌浅雪书的话句句在理啊!

此时,陌浅雪继续开口,“其二嘛,便是你的手。”

老人又是一愣,看着自己的双手,久久移不开视线,不明白有什么问题。

于是他发挥不耻下问的精神,“我的手怎么了?哪里有破绽?”

陌浅雪再次微微一笑,“身为大陆上优秀的武器锻造师,段大师肯定是长年打造兵器的,那么手上就不可避免的会有老茧,而你嘛……”

说道这里,陌浅雪就停止了,示意老人看他自己的手。

老人看着自己没有一丝老茧的双手,不由嘴角微抽。这时候,陌浅雪给出最后一个理由,“我在你身上闻到了一股药香味,虽然很淡,却经久不衰。”

老人此时呆呆的站在原地,半晌吐出一句话,“你,你怎么这么聪明?”

而陌浅雪更是在此时扔出来一个重磅炸弹,“你是无火老人吧!”

沈千寻顿时惊怔在原地,无火老人?那可是大陆上唯一的一名至尊级炼药师!在这片大陆上,炼药师何其珍贵!

成为炼药师最基本的条件便是必须是魔法师,魔法师都异常稀有,更何况是炼药师?要知道,一名高级炼药师便可以在大陆之上横着走了。

更何况,现在站在这里的是比高级炼药师高了数个等级的至尊级炼药师啊!

此时无火老人却瞬间大笑出声,“哈哈哈,你这小丫头有意思,不错,真不错!”又朝屋内叫嚷了一句,“老段,记得与老夫的赌注啊!不管这小丫头要什么都免费给她做!”

话音才落,无火老人便已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一句话,“丫头,我们还会再见的!”

就在无火老人的身影消失的那一瞬间,从小屋的内室又走出一个老头来。

依旧是鹤发童颜,老态龙钟,不过他可就没无火老人那么好的脾气啊!

顿时,他不屑的朝着陌浅雪哼道,“要打什么武器?”

陌浅雪并不介意他轻视的态度,从衣袖里掏出一堆画纸,一张张的展示给段大师看。

而段大师的态度便从不屑到惊讶再到惊喜最后到五体投地。

陌浅雪需要的武器其实从外型是一个手镯,然而内里却不简单。

沈千寻惊讶的看着段大师的表情变化,心头不由一阵紧缩,他快步走到陌浅雪面前,“丫头,你画的什么东西让段大师激动成那样?”

陌浅雪俏皮一笑,“不告诉你。”

沈千寻顿时哭笑不得。

两人转身离开之际,段大师在后面大声喊道,“丫头,你一个月后来取啊!”

陌浅雪并不回答,只是摆摆手,便与沈千寻一起离开了。转眼夕阳西下,陌浅雪与沈千寻打道回府。

想起无火老人离开之际留下的话,她不由眼眸一冷,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嗜杀的气息。

无火老人临走之前告诉她,她体内有一种很霸道的毒素,压制着她的身体,这也是她身子虚弱,不能修炼的主要原因。

想到房间里那不知名的华贵香气,陌浅雪眼底暗芒一闪而过,快的没有任何人发现。

沈千寻看着她的样子,还没来得及说话,顿时眼眸一敛,有杀手。

就在此刻,陌浅雪身形亦是一僵。虽说这一世她没有实力,但是对危险的感知力依旧还在,毕竟这是她前世保命的根本呢!沈千寻揉揉她的小脑袋,宠溺道,“乖乖呆在马车里,不要出来,我马上就解决了,嗯?”

陌浅雪心里一暖,她明白他是不想让她受到伤害。

虽说她就算下了马车那些人也奈何不了她,为了让沈千寻安心,她也只好点头答应。

沈千寻宠溺的捏捏她的小脸,笑得醉人,“真乖!”说完便下了马车。

马车内,陌浅雪听着外面的声音,眼睑低垂,她才出府,便有人忍不住了呢!看来,她不想搭理他们都不行了呢!

沈千寻的速度很快,陌浅雪思绪辗转之间,他便已经解决完所有人回到了马车之上。

这次,马车一片寂静。很快地,马车便行驶到了陌王府大门口。

沈千寻带着陌浅雪下了马车,宠溺的揉揉她的小脑袋,“进去吧!”

陌浅雪点点头,抬步走向陌王府,青衣立刻跟上。

待陌浅雪离开,沈千寻的气息瞬间冷凝,俊美的面容好似蒙着一层寒霜,冷声道,“查查这次事情背后的主谋,还有上次小姐落水的事情。”

明明他的身边没有任何人,然而,他话音一落,空气瞬间出现了一丝波动,而后消失,没有任何人发觉,却隐隐传来了一声恭敬的应答。

待沈千寻重新坐上马车离开陌王府,门口的小厮瞬间长舒一口气,刚刚小王爷的样子真是吓死人了。

与此同时,陌王府内。陌浅雪带着青衣准备回到自己的雪羽院,路过花园的时候却隐隐听见了一丝压抑的声音与喘息。

眼角余光看见青衣并无丝毫反应,目不斜视的继续往前走,脑子一转便停了下来。

青衣一直注意着陌浅雪,见她停下脚步不由奇怪的问道,“小姐,怎么了?”

陌浅雪表情不变,声音清冷,“青衣,你回雪羽院去帮我拿一件披风,我在这花园里转转。”

青衣虽然奇怪她为何突然想要逛花园,却仍是记住了陌浅雪之前的吩咐,恭敬地应了便离开了。

陌浅雪隐藏起自己的气息,悄悄的摸到声音传来的地方,眼前所见不由让她抿唇一笑。

一男一女,衣衫不整,又处在这环境清幽,少有人至的小花园,啧啧,这情形,真是香艳啊!

那男的背对着她,她倒是不知道是谁,可是这女人不就是陌王府现在的当家女主人,陌王的侧妃——苏玲吗?

单说容貌,这苏玲倒也算是个美人,再加上保养得宜,看起来也不过二十五六的样子,此时面色潮红,带着一丝娇媚,倒是格外勾人。

第五章 偷情

上半身只余下解了一半的肚兜,下半身衣裙虽说仍在身上,但那身体一起一伏,嘴里娇吟不断溢出,“啊…你慢…慢点……”

这种情况,谁都知道他们在干嘛吧!陌浅雪不由的有点可怜自己的便宜老爹陌王了,你说他小老婆偷人都偷到自己家里来了,他竟然还不知道。没一会,两人便匆匆结束了这场情事。

满足后的苏玲气冲冲的问道,“你不是说这件事万无一失的吗?那小贱人怎么还没死?”但是她脸色潮红,声音娇媚,哪里还有气冲冲的气势?

她身边的男人搂着她,双手不规矩的在她的饱满之上揉搓着,“玲儿,你担心什么?就算她这次勉强逃过一劫,她也是必死无疑的。”陌浅雪秀气的眉头不由一皱,她的第六感告诉她他们口中的那个人就是她,这一点毋庸置疑。

那么,又是怎样的筹码让这个男人这么胜券在握呢?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不简单,不然她早就直接捉了他来逼问了。

陌浅雪准备继续听下去,而男人却不准备再说下去了。

苏玲正准备问他,却被他突然凑上的嘴唇堵上了,同时,身下闯进的异物也让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陌浅雪看见突然之间又开始大战的两人,不由嘴角微抽,难道说她那便宜老爹平时没有好好地满足这苏侧妃?不然她怎么会表现的这么饥渴?不得不说,陌姑娘,你真相了。

陌浅雪已经得到了所有对她有价值的信息,于是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那片区域。

打得火热的两个人根本没有想到,他们心中必死无疑的那个人已经撞破了他们的奸情。

只待一个合适的机会,便会让他们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陌浅雪逛了没一会儿,青衣便拿着披风找到了她。

正当陌浅雪准备回去的时候,一道红色的身影便拦在了她的面前。

陌浅雪看了她一眼,看出她眉眼间的不善,顿时冷声道,“让开!”

那道红色身影瞬间气绝,“陌浅雪,这就是你对待大姐的态度吗?”没错,来人正是苏玲的女儿,陌王府的大小姐——陌语。

只见她一袭红衣衬得肤色愈发白皙,眉目之间与苏玲有八分相似,倒也是一个美人,只是眼里的傲慢与恶毒生生将这份美丽破坏的干净。

陌浅雪扬起精致的小脸,脸色更加冰冷,加重语气道,“让开!”

看着眼前精致绝美的容颜,陌语眼底的嫉恨之色愈加深重,再想想陌浅雪身为一个废物,居然敢这样跟她叫嚣,顿时大怒。

陌语猛地抽出腰间的鞭子,狠狠地朝陌浅雪精致的脸颊抽去,要知道陌语可是三级的武者,这一鞭子下去,陌浅雪绝对会毁容。

陌浅雪眼中一冷,瞬间将鞭子握在掌心。

身后的众人瞬间倒吸一口凉气,天啊,大小姐可是三级武者,那个废物五小姐却可以徒手抓住大小姐抽过来的鞭子!这可不是一个废物可以做到的事情!

陌语想要抽回鞭子,却发现鞭子在陌浅雪手中稳若磐石,他根本就抽不动,不由冷声道,“放手!”

陌浅雪冷冷一笑,当真就放开了手,那受到反冲之力的鞭子顿时“啪”的一声抽在了陌语身上。

陌语瞬间痛呼出声,“陌浅雪,你竟敢打我?”

陌浅雪对她反咬一口的做法置之不理,依旧淡定如山,“回去告诉苏侧妃,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的。若是她不想要这侧妃之位了,我不介意帮帮她。”

陌语本想骂回去,然而,对上陌浅雪那双似笑非笑,却似含着万丈坚冰,深不见底的墨瞳时,顿时噤声了。

陌浅雪见她不敢做声,便领着青衣悠闲地回雪羽院去了。

此时的陌浅雪不会知道,繁密的大树上有一双充满兴味的漂亮眼睛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这一切。那是一个异常好看的白衣男子,准确来说,是一个少年。

他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容貌精致,宛如上帝精心雕琢而成。细腻白皙的肌肤上,是极其精致的五官,多一分则过,少一分则减。

一双深邃的凤眸如一汪深潭,让人无法猜测他心中的想法。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闲适随意之间又带着一丝邪魅狂狷,却也掩盖不了他举手投足之间的矜贵优雅与那通身毫不掩饰的睥睨天下的霸气。

然而此时,他眼底满满的都是兴奋,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低喃道,“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这样的一个女子,周身的气势丝毫不弱于他,还有那满身的清冷也掩盖不了的黑暗气息,虽说她现在一点力量都没有,却仍然让他有一种棋逢对手的兴奋。

看来,这楚国的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这样的女子竟然还能被当成废物。不过,这次来楚国还真是没来错啊!

身形一动,白衣少年瞬间消失在原地,而那棵大树不仅一丝动静都没有,甚至连树叶都没有动一下,这才是真正的风过无痕。

陌浅雪站在雪羽院门口,看着那块牌匾,她不由站在原地,怔怔出神。看来那陌王之前还真是宠爱她娘呢!连小院都以她们母女俩的名字命名。

转眼之间,陌浅雪便已恢复心神,直接大踏步的进了雪羽院,直奔她自己的卧室。青衣虽然奇怪,却仍是亦步亦趋的跟着。

陌浅雪一踏进卧室,便又闻到了那股莫名的华贵香气,眼睛不由微微一眯。虽说为了顾及千寻哥哥,她一直住在这座雪羽院,但是苏侧妃哪会那么好心的让她吃好的穿好的?

除了这座雪羽院,她吃的穿的都是极为普通的东西,只有这不知名的华贵香气一直在她的房间里,从未消失过,说它没问题,谁信?她敢肯定,她会中毒绝对跟这东西脱不开。

陌浅雪当即对青衣说道,“青衣,把这香炉扔掉。以后不管谁送什么东西过来,一律不许放在我的屋子里。”

青衣可是沈千寻派来保护陌浅雪的,哪会蠢笨?顿时明白这香炉肯定是有问题的。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