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华如歌小说_妖娆炼丹师by顾筱筱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8:04

华如歌眼睛一睁开便发现自己竟然狗血的穿越了,而且还是个刚刚被虐死的窝囊小姐,索性她又金手指小神兽,自此穿越之路畅通无阻...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妖娆炼丹师》

妖娆炼丹师by顾筱筱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

第一章  惊世废材

玄月城北一片荒林中,四个男人合力将手上抬着的麻袋扔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

“大哥,要不趁她没死我们享用一番,虽然她脸划花了,好歹也是个雏儿。”一个濑头汉子满脸贪欲的道。

其余人一听眼睛也亮了,对着领头人说:“三小姐只说要把她弄死扔了,可没说怎么死呀。”

“对对,这女人出身大峥第一家族,要不是个废材花痴,这肥肉哪能落到我们嘴里。”

领头人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闻言直接一把将麻袋撕开,搓着手朝着袋子中昏迷的少女走了过去,用实际行动来表明他的想法。

疼!

华如歌觉得自己脑袋快要炸开了,她明明死了怎么还会有感觉?

而且脑子里莫名其妙多了好多记忆。

因为体质废材不能修炼被赶出家族?

寄人篱下连下人脸色都要看的可怜虫?

懦弱自卑花痴还被人毁了脸?

处处委曲求全却遭人杀害?

妈的!能不能再窝囊点?

汉子走上前的一刻,少女眼睛陡然一开,凌厉的眸光迸射而出,像是淬了毒的刀,盯得人浑身发寒,加之她那两边脸蛋上各一个狰狞的叉,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那大汉一怔,但是一想到这女孩是个废人又卑微懦弱的性子,又觉得底气足了起来,他道:

“死丫头,你要是乖乖从了说不定哥儿还能让你舒坦舒坦,要是想反抗,就别怪我们不怜香惜玉了。”

这丫头胆子一向小,随便几句重话就唬得她乖乖的。

这已经被上官家下人实践过无数次,一定奏效。

“找死!”

华如歌薄唇轻启,两个冰冷的字掷地有声。

“啊!”

大汉一愣间只见身前人影一闪,随即他伸出手手腕便被折断,断裂的骨头刺破皮肤,白骨和血浆依稀可见。

华如歌冷哼一声,飞快的扭断了他的脖子。

大汉在倒地时还瞪着眼睛,好像是没想通一个废人怎么能杀死他堂堂二级战士。

“你敢杀了老大,你找死。”

之前那濑头吼着就冲了过来,华如歌脚下一动,已经出现在他身后。

“咔嚓!”

“扑通!”

濑头像破麻袋一样倒在了地上,脖子和身体呈一个诡异的姿势。

剩下那两人见状一改之前杀气腾腾的样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道:“小姐饶命啊,不是我们兄弟要害您的,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放过我们吧。”

“告诉我谁派你们来的,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华如歌站在他们面前冷声道。

“是上官三小姐。”

“我们说了,这就走了。”

两人说完争先恐后的向林子边缘奔去,生怕晚一秒钟华如歌改变主意。

“噗!”

“噗!”

伴随两声清响,两根树枝同时从后颈穿透他们的脖子,他们瞪大眼睛,身体直挺挺的向前栽倒。

“惹了我还能活的人还没出生呢。”华如歌拍了拍手。

没错,当她醒来的一刻这身体已经换了新的主人。

她是古武世家的传人,精通中华武术精髓,一手医术更是出神入化,天赋异禀,从来只有她欺负人的份儿,哪被别人欺负过,而当消化了原主的记忆后,每一次的欺辱都让她感同身受。

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这原主本来是大峥帝国第一家族华家的小姐,出生之日测灵根的时候发现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于是万千宠爱自是少不了的。

但不知怎的,原主竟然没有办法修炼出哪怕一丝灵力,华家主期望落空愤怒异常,再不给她一丝机会,将仅仅七岁的她赶出了华家。

带她回去的是和华家相比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家族邺城上官家,并让家族最杰出的少年和她订婚,盼的就是有一天她身上发生奇迹,改变他家的前程。

可怜原主一颗心都系在那少年身上,对上官家感恩戴德,却不知是受人利用。到没有了价值便被人抛尸荒野。

梳理了一番原主的记忆,华如歌气愤之余也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疑点。

别人不知道但是原主清楚,她的确是天才体质,修炼的速度也是非常快,但奇怪的是这灵力来的快去的更快,总在她还没有感受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她胆子小也不和别人讲,才让人误认为她是不能修炼。

“看来这身体不简单呢,我要好好研究一下,说不定就咸鱼翻身了。”

华如歌想着就盘膝坐在了地上按照原主记忆中的方式修炼,全然不顾地上还有几具死状各异的尸体。

半天之后,华如歌整整修炼了一上午灵力一如既往的没有存下来丝毫,她凭着自己强大的感知力发现所有的灵力都流向了她手上戴着的一个白玉指环。

她停下修炼,仔细看着这指环,这是她母亲给她留下的一个普通的储物戒指,应该不是这问题。

于是她又有把精神力探到了戒指空间中,里面空空荡荡的,最明显的就是一颗白色的蛋,很像一颗鸟蛋,这个她也有印象。

是她母亲在五岁的时候给她的,还和她签了契约,所以她还是觉得自己的灵力是这颗蛋吸走的。

她精神一动将那蛋拿了出来托在掌心,那蛋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她的精神力量,竟然出现了一丝裂痕,而后慢慢裂开,她只觉白光一闪,眼前就出现一只小兽。

再看她肩膀上俨然出现了一只巴掌大的小兽,通体呈蓝光,大大的头小小的身子,有点像被剃了毛的狗,只不过是两爪着地,前肢进化的很好,走起路来可以随着身体摇摆,很是可爱的样子。

“你是什么东西?”华如歌看着手掌上突然多出来的小东西,一脸的嫌弃。

这小东西吸收了原主这么多年的灵力,她还是觉得敬而远之好一点,她可不想自己灵力也被吸走,毕竟她还要咸鱼翻身呢。

“你才是东西,我是神兽、神兽!”

小兽跳怒气冲冲的在她手掌上跳来跳去,只不过它声音太小,怎么叫嚣都好像是卖萌。

第二章  强大金手指

“你别欺负姐是穿越的,神兽我就算认不全也知道没有你这么小的!”华如歌哼声。

“我变大了吓死你!”小兽不服道。

华如歌笑着诓它:“那你变给我看呀,大了我就相信你。”

“那你给我能量吃,我吃了能量就能变。”小兽出乎她意料的狡黠,不但没有被激怒,还会讨要好处。

华如歌就算是个穿越客也听说过灵兽的灵智越高就说明越高等,看这小东西的灵智竟是比新生儿都高,还真说不好是高等灵兽。

她皱着眉想着要不要留下?

不留吧,万一他是个宝自己不就亏大了。

留着吧,它每天吸收自己的能量,可是要命的。

想及此她苦恼的一拍自己的额头,但是她这一拍突然想起点什么,一件很重要却因为时间太久被她淡忘的事。

朦胧的记忆中她记得自己和母亲生活到五岁,有一天夜晚母亲突然塞给她一个玉简,匆忙对她说一定要在可以修炼的时候再打开,不然会招来祸患。

她随便将那玉简放起来便问母亲发生什么事了,母亲当时笑容苍白的摸着她的头,什么都没说,当天夜晚就失踪了,再也没有回来。

华如歌想着这些,已经去翻手里的空间戒指了,在一个被她冷落十年的角落里她找到了那块玉简。

想也不想,她从体内逼出一丝细微的灵力输入其中。

随即华如歌只觉强光一闪便没入了自己的眉心,随即脑中便多了许多的信息。

最先出现的母亲留下的话。

“小歌,很高兴你能看到我留下的这番话,首先恭喜你用自己的灵力孵化了吞噬兽,它在孵化之后不会再吸收你的灵力,并且会让你以后的修炼变得容易很多,但是谨记不能被别人知晓,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

“第二,你的体质并不是他们说的那样是什么天才战师,而是元素之体,这会使你会比所有人走得都远,所以不急,保护好自己才最重要。”

“第三,母亲给你留了一本适合你的功法,你可以好好修行。最后,我的小歌,你是母亲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母亲会永远想着你的。”

这是一个母亲的信,句句不离华如歌的安危。

华如歌叹了口气觉得惋惜之余又想到了母亲提到的‘元素之体’,然后她就震惊的嘴都合不拢了。

根据原主十五年的记忆,她对这个世界的修炼方式也算有了解。

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最常见的职业就是战师,因为门槛很低,只要身体没有问题,可以驾驭斗气就可以。

比较稀有的是魂师,他们杀伤力强大,但对精神和身体要求都极高,所以地位相对要崇高一些。

还有一类更少的则是众星捧月的炼药师,对精神力和元素亲和力的要求都非常高。

而最少见也最受上天眷顾的便是元素之体,这身体便是天然的元素容器,只要拥有合适的功法,修炼之后即有战师坚毅的体魄,又有魂师那强大的攻击力。

听说整个大陆几万年的历史中就只有两个这种人的记载。而这两人无一不是叱咤风云,一怒四海九州天下惊的传奇人物。

不过元素之体再稀有也绝不会只有两个人,但其余那些人或因为在崛起之前被暗杀,或因为资源匮乏,供养不起而夭折了。

一句话概括这体质,那就是潜力无穷,肉身强大,且战力极高,但成长需要太多资源,不是什么人都供养得起的。

“还真是到哪个世界都是有钱的是大爷,没钱的是孙子。”华如歌在翻找出这种资料之后就开始吐槽,然后就去翻自己自己的空间戒指看看有多少钱。

就在她三心二意的时候,只听‘啊呜’一声,她便感觉手里一轻,低头一看之前那块玉简已经被吞噬兽一口叼在了嘴里。

“那东西不能吃,乖,给我。”华如歌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说着,她现在只觉着原主这么多年消耗了无数的灵力,只孵出个麻烦来。

不但没有丝毫战斗力,还只知道捣乱。

“啊呜。”

随着吞咽的声音,华如歌就看到吞噬兽一口将那玉简吞到了肚子里,随即舒舒服服的趴在了她掌心。

华如歌立刻暴走,那可是母亲留给自己的,虽然信息她已经读过,算是没作用了,但那也不能吃了呀!

就在她要暴走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凭空多出了一股力量,正毫无意识的在她的四肢百骸中游走。

她也来不及分析原因,立刻坐在溪边开始打坐,片刻她睁开眼睛,眸中尽是狂喜,因为这股力量不小,她直接从一无所有升级成了一级战士。

要知道就算她是天才,要想修炼到现在的修为起码也需要一个月,而现在她什么也没做就升级了,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这小兽吃了那块玉简。

“你吃东西可以让我晋级?”华如歌把小小的吞噬兽托到自己眼前,一双美目睁得大大的。

“这我不知道,反正我吃东西就要把能量分你一半。”吞噬兽说着这话的时候还有点小不情愿,应该是两人之间有契约约束。

“那你是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消化吸收?”华如歌更加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当然了,我吞噬兽的名字可不是白来的,只要是有能量的东西我都可以吸收!”小兽一听华如歌质疑它,立刻站起来炫耀自己的能力。

“那也就是说别人依靠丹药活或者灵晶作为资源,但我可以用任何东西,这是不是逆天了点。”华如歌狂喜道。

吞噬兽跳到了她肩膀睡觉,用行动表示自己不愿意和土包子为伍。

华如歌狂喜之后,又沉默了起来,仔细想想原主母亲这样做也是为了她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果不磨砺出强大的心性,她这种移动的金元宝不是被人利用就是被人早早杀害。

只不过原主实在是太懦弱了一点,竟然没有熬到吞噬兽的孵化就死了,这世界真不是弱者能存活的。

她叹了口气,刚想进城找个的地方梳理原主母亲留下的功法,她就听到前方官道上一女子柔媚如水的声音:

“这位公子是要去哪里呀,要不我们结伴而行,也免的旅途寂寞。”

她一抬眼就看到一个面相可以说很漂亮的女人走向一个男人,她循着目光望去,只觉眼前有什么光亮一晃,让她有一刻的失神。

第三章  禁欲美男

不远处的男人,浓密的黑发被一顶墨玉冠束起,穿墨色长袍,繁复的暗金色花纹在阳光下闪着微光,说不出的贵气。

然而比衣服更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容颜,那皮肤剔透似冬日的初雪,剑眉斜斜挑起,一根根写满凌厉之气,鼻梁挺直如苍松,玉一般的颜色,弧度优美的薄唇犹如雪山上的一抹红梅,明艳的冲击着人们的视觉。

这完美的不真实的容貌,在那浓密睫毛下的眼眸微抬时,被赋予了全新的生命,端的一个绝代风华。

这样的人,只是随随便便站在那里,便让人觉得抢了太阳的光辉。

只不过他那一双如黑曜石明亮的眼闪过微光极冷,盯在人身上彻骨的寒。

以华如歌的承受能力都不禁觉得心中发凉,暗叹一声‘好皮相’便向前走去,她要出这片树林只能走官道,因此也距离那美男越来越近。

“滚。”

美男那殷红的薄唇吐出一个满含煞气的字,随即华如歌便见他宽大的袍袖对着那搭讪的女人一挥,强大的灵力波动让人胆寒。

“噗!”

被一招之力掀飞的女人在空中喷了一口血,身体在空中划过一个抛物线,正砸在了华如歌面前,甚至那软绵绵的身体已经碰到了她的脚尖。

华如歌一挑眉,出于医者的本能去探那女人的呼吸,却惊骇的发现她已然没气了。

“你丫下手够黑的呀,她不就和你说句话么,你要怕人搭讪你别出门呀。”

华如歌起身怒斥,她自认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但这么无端端的杀人简直没有道德底线。

男子看向她,暗沉的眸闪过一丝冷凝,“近我三尺以内的女人,死!”

“我说你这个人……”

华如歌话说一半说不下去了,她看了看两个之间的距离,瞳孔猛的放大,想也不想的就飞身后退。

但为时已晚!

她才退了两步便看到眼前黑影一闪,随即就感觉自己的脖子好像被五根钢筋扣住了,而且还在不断的收缩,她脸瞬间涨红,接连失去了说话和喘息的能力。

男人近在咫尺,以至于她能清晰的看到他那墨色瞳中仿若万年寒冰般的冷意,他动辄取人性命,神色却没有一丝波动,冷静的好似吃饭喝水一般。

神祗的外貌,魔鬼的黑心!

大爷的,当她是没有火气的么?

华如歌当下也不管什么后果,右手的食指中指直戳向男人的眼睛,这一下她用了十足的力气,只要是他中招双目必然失明。

男子见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反应过来,并能找准弱点下手,眉头一挑,扼在她脖子上的手一抬就要将她整个人扔出去。

华如歌脖子上传来的痛感更加强烈,本就虚弱的身体没了力气,心下也一片冰凉。

她已经能感受到来自男人身上的灵力波动,他这一下把她扔出去她就真的要去见阎王了。

妈的,凭什么别人穿越都能拯救全人类?她穿越过来就是打酱油的?

这变态男她算是记住了,要是下辈子遇上,她定要让他好看!

然而正当她仔细盯着这男人的脸打算记住他,下辈子报复的时候,她发现这男人的手竟突然没了力气。

他眉头一皱,那仿佛万年都冷凝的眸中浮上一抹痛色,浑身都在轻微的颤抖。

华如歌吸了一口气觉得大脑思维更加清晰了。

看这男人面有痛色,脸色发白,浑身擅抖,十有八九是什么慢性疾病或者慢性毒药发作了。

正在她想自己要怎么趁着机会逃跑的时候,突然觉得这男人看自己的目光越来越古怪了。

随后他更是伸出另一只手,冰凉的手指抚上了她的额头,随即向下细细的抚摸她的眉眼,那修长的手指好像画师手里的笔,在细心临摹她脸上的每一处。

当摸到她脸上的疤痕时,他眉头一跳,暗沉的眸中有杀机迸射而出。

“你个变态,你放开我!”华如歌挣扎着。

她强势惯了,自然无法忍受被人调戏,纵使对面是个只要对视超过三秒肯定会失神的大美男也不行!

男人眸光再次从朦胧变为了冰寒一片,手在她的脖子上转了个圈,卡在她后颈上,一用力便将她那瘦小的身子按到了他的怀里。

他虚弱的眼睛闭上又睁开,但身体却不抖了,就好似华如歌是他的某种良药一般。

“我靠,咳咳……你当老娘……咳咳……好欺负……咳咳……是吧?”

喉咙恢复自由的华如歌炸毛了,但她却绝望的发现自己就算用尽全身力气都推不动他一点,他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她身上。

“男人,这仇我记下了,等我有机会我一定要你好看!”暴怒之下又无计可施的华如歌只能骂娘。

不过她很快就觉得抱着自己的力气在一点点的减小,最后只是趴在她的身上,她心中痛快想将她推开。

奈何身体太瘦小,这一推反倒是自己摔倒了,男人正压在她的身上,鼻尖蹭着她的鼻尖。

她心中又羞又气,以为男人是故意的,但定睛一看男人却已经昏迷了。

他的皮肤显出几分病态的苍白,墨色的眉轻轻皱着,绝代风华染了几分憔悴,竟无端的惹人心疼。

华如歌这一细细的打量竟又不争气的失神了。

“呸呸呸!事若反常必有妖,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十有八九是妖孽!”华如歌一推开他坐了起来,气呼呼的道。

男人躺在草地上,依旧没醒。

“病的不轻呀。”华如歌摸了摸他的脉搏,随即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他,她现在真想上去给他两巴掌或者直接杀了他一了百了。

她的手举起又放下,是没有那胆子。

这男人一看就是那种实力高深地位不低的人,她要是打蛇不死或者以后被查出来,倒霉的肯定是她。

“算你小子运气好,我不杀你,但也不能便宜了你。”华如歌说着就在他身上翻了起来,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直接打劫。

她现在最缺的就是钱,如果这次有收获她气也能消点。

但让她失望的是他身上除了右手中指上带着一枚黑色的玉质的龙纹戒指之外什么都没有,想必他所有的身家都在这里。

她余怒未消,伸手就把那戒指取了下来,哼了一声道:“不拿白不拿,看你醒了肉疼不肉疼。”

第四章  绿茶婊配薄情郎

华如歌拿了戒指就离开了那片林子,因为如果上官家的人发现这几个奉命杀掉自己的几个人没有回去,就一定会派人来找,她可不想废那心力应付。

她本想好好在城里住上一段时日,休养一下自己因为营养不良而略显瘦弱的身子,再好好修炼一番,等多提升些实力再出去。

可谁知她身上的钱太少,从冷脸美男那里顺来的储物戒指设有结界,她精神力不如那家伙强,根本破不开,也没办法取出里面的东西。

于是她才待了三天就身无分文了,她蹲在路边看着来往的行人,想着自己怎么才能赚钱。

就在这时她面前驶过一辆华丽的马车,前后护卫加起来就有五十多人,阵仗很大,街上人人避让。

身旁买菜大婶的议论传到她耳中。

“不愧是贵族,这周家小姐出门就是气派。”

“那是,而且我听说这周小姐不但人长得美修炼天分也高,不知谁有福气能娶了她回家。”

“张婆你还不知道呀,今天周小姐就是要到上官府定亲的。”

“呦,是许给了谁呀?”

“当然是邺城第一天才,上官家六公子上官初云了,别人谁配得上周家小姐呀。”

买菜的婆子们渐行渐远,华如歌嘴角却挑起一抹不屑的冷笑。

绿茶婊配薄情郎,可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么。

想当初上官家一心想攀附她,一带她回去就迫不及待的哄着原主和上官初云订了婚约。

周芸芸嫉妒不已,可论家室她周家只是偏安一隅的子爵爵位,华家却是大峥王朝第一公爵,论天赋她被华如歌甩十条街,论容貌更是大大的不如。

要不是华如歌一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孵化吞噬兽,被当成不能修炼的废体,又因为身体原因极度自卑,周芸芸就算再努力十辈子,上官家也不会舍弃华如歌要她。

有了这些原因,嫉妒下的周芸芸不但自己欺负华如歌,还买通了上官家的下人,不但处处欺负她,就连每顿送去的饭都是馊的。

四年后华如歌恢复基本无望,她更是残忍的划花了华如歌的脸,一边脸蛋一个大大的叉。

因那匕首上淬了腐蚀性很强的毒,以至于伤口周围溃烂的严重。

华如歌胆子又小,被这样欺负也不敢说是她做的,上官家也不追问治疗,最终导致那疤痕弯弯曲曲的,看着很是狰狞。

从那往后华如歌更加自卑,她彻底被遗弃,度过了生命中最黑暗的四年。

而这上官初云更是极品,之前对华如歌大献殷勤,俘获一颗芳心后又冷淡了下来。

现在看十五岁的华如歌已经过了修炼的最佳时机而且恢复无望就默许妹妹下毒手。

这等心机、这等城府,简直是……

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现如今更是连婚约还没消就要另娶别人,是真当她死了么?

虽然那种男人她是想有多远甩多远,但她又怎么能让他们安生!

她愤愤的站起来,拍拍屁股就跟上了周芸芸的马车。

然而到了上官家她却没有走正门,而是翻墙进了自己的院子。

第五章  我比鬼可怕多了!

这些年上官家一直在对华如歌示好,但又不想拿实际的好处,权衡之后就给了她不少的珍宝摆件和名人字画之类的。

他们打的小算盘也不难猜,无非是这些贵重东西能充门面,而且就算日后华如歌离开也不会带走,上官家更不会损失什么。

但他们千算万算也算不到这具身体已然换了另一个灵魂。

不带走?

充君子?

开哪国的玩笑?

在华如歌的字典里君子和孙子划等号,谁爱装谁装去。

“老子就是流氓,不服来咬我呀。”

华如歌一边哼哼着一边把房间中所有的宝贝都收到自己的储物戒中,心里盘算着把这些东西换成灵晶,给吞噬兽吃了,自己的修为就又可以精进了。

“小贱人,你没死?”一个诧异又惊慌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华如歌转头只见那里站着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妇人,正是一直‘照顾’她的李嬷嬷。

每天给她送连狗都不吃的饭菜。

把欺负她羞辱她当平时的娱乐项目。

也是周芸芸的帮凶,说起来她脸上的疤也有她的功劳呢。

“没如您所愿,还活着。”华如歌笑着答。

李嬷嬷平常欺负她惯了,也不看她发生了什么变化,走进来颐指气使的问:“房间里的东西呢,是不是被你偷了?”

“这本就是我的,怎么能说是偷呢?”

“好你个废材小贱人,还敢顶嘴,信不信我打死你。”李嬷嬷趾高气扬惯了,一听华如歌不再唯唯诺诺,立时就火起了。

“当然信,惹了李嬷嬷我可没好日子过。”华如歌应了一声。

李嬷嬷先是受用的点头,但很快就觉得华如歌的神色和口气都和之前大不一样了。

“不过惹了我,是要命的。”华如歌依旧是脸带笑意。

李嬷嬷觉得越发古怪,但这时华如歌已经双手扣住了她的肩膀,压得她弯腰后一个提膝狠狠的顶在她的肚子上。

李嬷嬷那张老脸瞬间通红,弯下腰,难受的苦胆都要吐出来了。

华如歌一把扯散她的发髻,揪住她的头发,二话不说就往那砖头厚的实木桌子上磕。

“砰!”

“砰!”

“砰!”

华如歌手下不留情,直磕得桌子砰砰作响,桌子上的茶盏都被震得东倒西散。

李嬷嬷开始还妄图挣扎,磕了几下之后完全懵了。

华如歌一脸嫌弃的把她丢在地上,看着满头是血,目光散乱没有焦距的她,笑得灿烂:“现在我可算是把您惹狠了,您要怎么报复我呢。”

她笑的灿烂,但脸上的疤痕太狰狞了,这一笑格外恐怖。

李嬷嬷看着她顿时吓得魂不附体:“你……你不是华如歌,你是鬼……是鬼……”

“说的没错,我就是鬼,来找你们索命了……”华如歌趴在她耳边发出阴森森的声音。

“啊!”

李嬷嬷惊叫一声,连滚带爬的就跑了出去,好像这房间是什么人间炼狱一般。

“喂,我骗你的。”华如歌看着她的背影笑道。

李嬷嬷如今哪还听得见这个。

“我可比鬼狠心多了。”

华如歌说着,慢悠悠的走出了门。

李嬷嬷连滚的到了前厅,此刻这里宾客云集。

她当堂扯着嗓子喊:“不好了,华如歌回来了,她变成鬼魂来索命了……”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