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男主顾安然女主沈墨寒小说_<怎奈余生只爱你>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20:31

在作者蓝小汐的文笔下,《怎奈余生只爱你》的内容非常的充实。小说主人公顾安然沈墨寒的个性也得到了体现,小说目前连载中。在这个清爽的秋季看上几本好看的小说,可是一个让人很有惬意的事情。本小说肯定不会让读者们失望,喜欢这种类型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

怎奈余生只爱你

推荐指数:8分

《怎奈余生只爱你》在线阅读全文

怎奈余生只爱你第21章 愤怒的男人

早晨叶司承接到容若电话的时候脸色冷若冰霜,公司在东部的产业遭到莫明势力的挤压,对方手段狠辣,作风果断迅速,快得让人来不及应对。

连伯克利大学工商管理天才容若都头大的对手绝对不容小觑!究竟是谁?

顾安然慵懒的靠在床头抱着枕头,默默的看着叶司承,他正靠在客厅沙发椅背上打电话,嗯,很酷,很帅,声音富有磁性,对话内容高深,有些听不懂,只是……

她眼睛顺着往下看,强壮的身材,饱满而富有张力的肌肉,精瘦的腰,圆润的臀部,还有……她有些羞怯的跳过那个地方,他的强大她昨天已经领教过了。

这家伙,竟然什么都不穿就这样在光秃秃的在她面前表演身体秀,他难道不知道这样很容易诱人犯罪吗?

她慵懒的往被子了缩了缩,有谁会一夜情之后还赖着不走?还以为这里是旅馆了?难道没有吃饱?她想到这个问题自己不由打了个寒颤,越发觉得身体跟散了架似得,下面疼得难受。

看他的样子轻松自在、神清气爽,老神在在,感觉这里就是他的家,嗯……

叶司承已经打完电话,看到她正瞪着亮晶晶的眼睛看他,脸上的冰雪瞬间化为三月的春水,他拿起衣架上的睡袍随意的披在身上,胸膛及其以下的部位若隐若现,诱人无限遐想。

他绝对是故意的!

叶司承看着她有些发直的眼神,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他坐在她床边,雄性气息将她笼罩,让她有些眩晕,连呼吸都要小心翼翼,她又往被子里缩了缩,顺便往上扯了扯被子,她也是一丝不挂呢。

他在她头顶轻笑,大手将她抱起,让她坐在他腿上,她僵着身子都也不敢动,佯装镇定,耳根却悄悄爬满了红色。

“我们已经是恋人了,安然。”他的声音低沉性感,热呼呼的气体喷在她的耳廓,引起一阵阵酥麻,昨天的种种又浮现在脑海里,她的耳根更红了。

这句话像是咏叹调,又像是提醒。

见她没有回应,他把她扭过来,迫使她和他四面相对,她坐在他身上,她简直成了煮熟的虾,又红又烫。

她嗔怒的瞪了他一眼!

他却得寸进尺的握住她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欲望上,眼角挂着笑意,他低头吻了她的脸颊,咬了下她的耳廓,低哑道:“安然……”

这样炙热的眼神,这么俊美优秀的男人,这么诱人的距离,只要是个女人就不可能不被诱惑。

顾安然涨红了脸,这个男人!

刚才的电话应该是很重要的事吧,还有时间在这里调情?

她试着推开他,奈何昨天太累,竟然一点力气都没有,更像欲拒还迎的娇羞。

叶司承嘴角始终弯着美丽的弧度,他把她抱的更紧了些。

叶司承说:“安然,我想要你,今天、明天以及以后的每一天都想!”

她惊讶的忘记了回应,这算不算表白?或者难道他想让她当他的固定床伴?

他静静的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难道他说的还不够明白,他想和她在一起!

她细长的眉头不可察觉的皱了皱,她说:“叶总,我们……啊……”她惊叫一声,被他一个翻身压在身下,他灼灼的望着她,眼中涨满了欲火。

他说:“良辰美景我们还是少说点话多做点事吧。”说着他灼热的手掌便开始在她身上到处点火。

他的呼吸喷在她脸上,惹得她一震颤栗。

一个人的身体是最诚实的,喜不喜欢它都会直接表达出来。

叶司承见她已经准备好了,便不再迟疑,彻底将她占有……

“唔……”她轻轻的低吟,目光楚楚的望着他:“别……”

他轻轻吻她,不紧不慢……

“真的不要?那好吧!”

他嘴角带着狡黠,作势就要退出。

顾安然早已被他弄的意乱情迷,情不自禁,又怎么真舍得……

叶司承带着坏笑俯身吻她:“我去冲个冷水澡。”

他绝对是故意的!

她顺势勾住他的脖子,稍一用力他便被她拉到了床上。

难得她主动,叶司承心情大好,既然受到了邀请他便不再含糊……

来来回回折腾到将近中午,王大娘在院子里扯着嗓子喊:“老头子,吃饭了!”

其实她是说给屋里颠龙倒凤的两人听的,唉,年轻人就是有精力旺盛啊!

叶司承衣装整齐的坐在床边,看着熟熟睡过去的顾安然,心中充满了柔情。

他将她额前的碎发轻轻拨开,在她额头印了个吻:“安然,我回去处理一下公司的事物,等你醒来就会看见我的,记得吃饭,不能虐待自己,知道吗?”

他又在她额头吻了一下,轻轻关上了门。

人还未走,便已经归心似箭,原来这个女人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比他想象得还要重要!

顾安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客厅的茶几上放了几块糕点还有一张纸条,很漂亮的字体,刚劲有力,和它的主人一样霸气十足。

这是叶司承的字,上面写着:豆浆和牛排在保温箱里,试试看!处理完公司的事就回来,少则半天,多则一天,等我。

心里有什么地方被撞了一下,麻麻的,还有些疼,她打心里排斥这种感觉,爱情和婚姻都是奢侈品,她消费不起,就当个庸俗的都市女子吧。

她拿出牛排和豆浆,嗯,七分熟,味道鲜美,刚刚好。

她捧着豆浆有些愣神,自己最喜欢喝豆浆,而且这是自己最喜欢的牌子,巧合?不过这种豆浆只有市中心一家有卖,他是怎么弄到的?

她喝了一口,细腻润滑的液体滑过喉咙,含着豆子的清香,心又硬生生的抽了两下,有些疼。

有人说一首歌代表一种心情,一个习惯代表一段经历,一个种东西代表一种纪念,一个喜好代表你经历过的刻骨爱情,所以呢,每当她拿起豆浆想起那个人、那些事的时候,代表着什么?

有什么在脑子里闪过,她来不及抓住,也懒的追究,记忆仿佛雨后春笋就要破竹而出,她烦躁的压制着不让自己回忆。

屋子里闷得透不过气,她走到窗前,伸手推开窗子,夏风夹着山野花草的倾向吹来,吹乱了她柔软的发丝,她极目远眺,身体忽然僵住,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

不远处,一辆黑色奔驰停在草地上,周围是一人多高的灌木丛,不仔细看的话很难被发现,车子上落了不少叶子,应该已经在那里停了很久了,离车子两三米远的地方,有颗巨大的垂柳,纤细的纸条在风中飘舞。

柳树下,一个英俊挺拔的男人靠着树干坐在草地上,一只腿伸展,一只腿支起,静静的闭目养神,浓黑的剑眉微微上挑,有些邪气,鼻梁挺直,英俊不凡。

他仿佛感受到她在看她一般,忽然睁开眼,淡淡的朝她看来。

手里的豆浆差点拿不稳,她赶紧躲到墙壁后面,心脏砰砰砰的好似要跳了出来。

他看到她了吗?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是来做什么的?

一连串的疑问让顾安然心如火焚,坐立不安,红枫的案子已经结了,他也胜利了,他和她,确切的说和顾安然应该没有纠葛了,除非……

想到那种可能性,顾安然不由打了个冷颤,不可能的,他不可能知道她的身份。

赵暖暖说她的秘密他已经隐藏的很好了,即使国家安全局要查也查不到的,她相信赵暖暖,那他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手里的豆浆纸杯被她捏变了形,乳黄色的液体流了她一手,湿湿嗒嗒的滴到了睡裙上。

等她擦掉豆浆再抬头看时,柳树下已经没有了人,也没了车子,刚才的一切仿佛只是幻觉,难道真的是幻觉?

她穿着拖鞋就往楼下跑,王大娘的问话被她抛在身后:“唉?丫头,你去哪儿啊,要吃晚饭了!”

她像风一样穿过院子,像丢了布娃娃的小女孩儿,茫然而仓皇。

刚出大门,豁然一股大力将自己拉住,一个天旋地转,她被紧紧压在院墙上,胳膊被捏得生疼,强烈而温热的男性气息从头顶喷来,对方也呼哧呼哧穿着粗气。

顾安然四十五度抬头,是沈墨寒那英俊而邪气的脸。

他灼灼的眸子仿佛要讲她洞穿,他眼中闪着灿烂的烟火,她出来找他了不是吗?她对他不是毫无感觉的!

可是,她的眼中闪烁着的是冰冷、恨意和警告。

“沈墨寒,你来这里做什么?你难道还想对村子里的人图谋不轨吗?拿宏博威胁我还不够吗?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他的眸子瞬间黯淡,旋即迸发着怒火和不甘,想起她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下承欢,他恨不得捏断她的喉咙。

他猛得俯身吻她,两手将她的手臂按在墙上,她激烈反抗,他愤怒之下一口咬住她的颈部……

她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猛得推开他,一巴掌狠狠甩在他脸上。

“啪~~~”声音清脆响亮。他白皙的脸上瞬间起来五个红红的手指印。

沈墨寒冷冷得瞪着她,她冷冷的抬头与他对视,两双眼睛在空中撞出啪嗞啪嗞的火花,空气里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他豁然看见她脖子上斑驳的吻痕,眼中闪烁起野兽般狠辣的光芒。

这是他的痕迹!他恶狠狠的咬牙,满心的苦涩嫉妒变为失去理智的愤怒。

他猛得将她扛在肩头,大步朝车的方向走去。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