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简逸夏初_闪婚盛欢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7:02

《闪婚盛欢》的主人公是简逸夏初,为作者“粉红宝宝”所著,小说又名《闪婚强爱:萌系娇妻好淘气》,讲述了她的自尊,她曾经最骄傲的自尊,在这个精致如天工雕刻的五官的男人面前,就像是只烂鞋那般,被他狠狠地踩着......

闪婚盛欢by粉红宝宝_简逸夏初在线阅读

第一章 重逢

夜晚。

星空下,凉风习习,万籁俱寂。

某酒店里,就在刚刚,上演着一场激情大戏。

房间里暧昧燥热的气息还未褪去。

女子发丝凌乱,衣衫不整,狼狈不堪地坐在冰凉的地上。

她的脸色惨白惨白,全身都有大大小小的淤青,酸痛不已,尽管如此,她还是挺直腰板,倔强地抿着嘴唇,一声不吭。

与之相比,男人楚楚衣冠,一身修剪过的黑色西装,衬得身形修长,气质沉稳。翘起二郎腿,如王者那般坐在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女子,全身散发着高贵冷艳的气息。

简逸,简帝集团总裁。在这个城市,是首屈一指的人中龙凤,商业界的传说,女人的地狱。

他拥有精致如天工雕刻的五官,性感微薄略带粉红的两片红唇,高挺的鹰勾鼻,鹰一般犀利散发着寒光的眸子,还有两条剑眉,一头碎发散落额头,许是太长,微微遮住他的雪眸。

他的眼眸虽雪亮,但是却看不到一丝怜惜,有的似乎只是嘲弄。

“夏初,我还以为,你离开我,就能活的多好,没想到越活越不像人。”简逸狭长的眼眸微眯,盯着夏初,冷笑道。

夏初默默不语,深邃的眼眸空洞地盯着某处。

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而她现在,只想要快点逃离这里。

夏初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自尊,她曾经最骄傲的自尊,此刻在他面前就像是只烂鞋那般,被他狠狠地踩着。

想起来真是讽刺。

男子等了几分钟,依旧等不到女子的回答。

他暗淡的眸子越发沉下,最后冷哼一声:“无趣。”随手把一张纸条扔在她身上,高大挺拔的身躯,摔门而去。

夏初深呼吸一口,告诉自己,没关系的。

她用她无力颤抖的手,慢慢地捡起那张纸条,紧紧地拽着。

最后,她艰难站起身来,整理好自己,带着不稳的脚步离开房间。

凉风吹在她若影若现的淤紫肌肤上,夜晚微凉。

夏初坐上公车,看了一眼窗外的灯火阑珊,人群车往。渐渐,她疲惫地合起双眸。

多少天了?

15天了。

她再见他是多久以前?

半个月前,某酒吧里。那里一片纸醉金迷。

舞台上十几个穿着黑色性感皮衣的艳女郎跳着极其撩人的钢管舞,宛若灵蛇般柔软的身姿勾在钢管上卖弄风骚。

空气中酒气、情欲肆虐乱串。灯光奢靡,更是增添不少迷离色彩。

在众多人中,却有一人唯独不同。她简单穿着,一条小花裙里配白T,马尾高高飘扬,清新的小脸上,只是淡淡的一层妆容。

给人一种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感觉。

她忙碌地在人群中往返,脸上的笑容一直灿烂耀人。

就在她刚回到吧台,拿起水杯咕噜咕噜地喝起的时候。

薇姐提起一堆酒放在她面前,吩咐:“夏初,你将这两打酒给vip包厢客人送去。”

夏初放下水杯,吆喝应声:“好勒。”

说完,用力一抬,抬起酒快步走去。

她穿过人群,来到门口已是气喘吁吁。

很快,她调整好气息,脸上露出淑女的微笑,打开门,优雅缓缓地走进去。

包厢里面一片哗然喧闹,还有一股浓郁的扑鼻而来的烟酒味,夏初表情微微蹙眉,但一闪即逝。

她已经开始渐渐习惯了,这样恶劣的环境。

“客人,您的酒。”夏初微笑礼貌地放下酒,随意冲一角响起她悦耳的嗓音。

就在她要退出包厢时的时候,某一个角落里,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女声,听着有些熟悉:“夏初?没想到是你啊。”

夏初望过去,黑黑的角落里,一个身穿紧身红裙的妖娆女子正咪着双眼,玩味地盯着她看。

在对上女子的眼神后,那一瞬间,夏初只觉得空气都凝结了一般。

她的眼眸,布满了嘲弄和不屑。与埋葬在心里许久的回忆,似曾相似。

洛雨!是她!

然而,当夏初的目光,转向洛雨旁边的男人的时候……

简逸。

她的脸色骤然发白,身形僵硬地顿在那里一动不动,嘴唇微微颤抖,她想说话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夏初的脑袋一阵轰隆隆响,已然忘记了自己应该快步离去。

男人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深邃的眼眸只在夏初身上停留一秒就转开。

“逸?还记得她吗?她叫夏初,就是当初那个拼命倒追你的野丫头。”洛雨趴在简逸身上,红唇靠在男子耳边,用妩媚的语气说着,眼神似有似无地飘向夏初。

“不记得。”简逸薄唇轻启,他的面色平静,十分淡然,俨然的置身事外。

夏初听了,鼻子传来的一丝酸楚,顿时让她清醒过来。

她冲二人勉强一笑,然后礼貌地用力一鞠躬,脚步趔趄地逃开这里。

她拼命地逃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就往自己脸上泼水,直到她觉得自己完全清醒过来。

她仰起小脸,看着镜中狼狈的自己,花了妆容的脸,额头上的丝丝碎发已被浸湿,脸上的水珠顺着锁骨滑落到衣领。

够了夏初。

她闭上眼睛仰头深呼吸一口再睁开。

你不必狼狈。错的不是你,一直是他。

是他背叛了你,夏初。夏初提醒着自己。

随后,过了许久。想到自己也该下班了,只要再和薇姐打个招呼,她就能离开这里了。

至少不会再有可能看到他。

打定主意后,夏初理了理发丝后转身走出。

她前脚刚踏出洗手间的门槛,突然,一股强悍有力的力道向她袭来,她未反应过来,嘴唇就被覆盖。

“唔……”

她瞪大双眼,看到这双近在咫尺的双眸。

简逸?

他干嘛?

夏初拼命想要推开他,双手不停交错用力捶打他的胸膛,奈何对于男子,就像是在挠痒痒一样。

简逸的吻霸道强势有力,不容反抗。他慢慢带她一起挪进旁边的男士洗手间。

啪的一声,他用脚一蹬把门关上,趁着空档把门反锁。

窄小的空间瞬间变的燥热起来。

简逸越吻越深,舌尖缠绕,甚至吻的夏初有些生疼。

渐渐地,他的手不安分地在她腰肢游动。

被吻的失氧的夏初似乎洞穿男子的想法,她越发大力挣脱。

可是她平时的大力气,对他来说就像是九牛一毛那样,微不足道,用尽全力却推不动他半分。

第二章 手脏了

最后她急中生智,用力一咬男人的舌头。

淡淡的血腥味,瞬间袭入她口中,苦涩苦涩。

简逸皱眉,表情看起来微微吃痛。

他一把推开她,厕所里的空间太小,男子的力道又太大,夏初一个不稳硬生生地就撞在墙上。

她的嘴唇红肿,靠在墙上,得到氧气后,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好一会儿,夏初才缓过来。

她仰起倔强地小脸对着简逸,怒气冲天问他:“你在干嘛?”

简逸冷冽的眼神,毫无疑惑地扫射在眼前的女子身上,心里不禁冷哼。

这张天下第一,唯她独尊的脸还是没变,还是这样气焰嚣张。他还真是想把这张脸撕下来看一下,看看第二层长什么样。

夏初看到他骇人的眼神,像是无形的刀刃,穿透肌肤深入骨髓,让人觉得周围的温度,嗖嗖直降,原本怒气的脸不自觉地褪下。

她看着这一张英俊不凡的脸,却是陌生的人,陌生的眼神,陌生的行为。

他真的,变了好多。

“简逸?”她试探问这对面男子,实际上有点明知故问的感觉。

男子深看她一眼,修长的腿跨前一步,伸手捏住她的下颚,嗜血地盯着她问:“怎么?还不认识我了?”

捏的夏初龇牙咧嘴,整张小脸因痛苦扭曲。夏初对男子的举动,不忍吓了一跳。

而后,她艰难地冲男子说了一句:“放……放开。”

可是男子的眼神,只是变得越发嗜血,捏着她下额的手指也越发用力。

男子冲她冷笑一声,似乎在享受着女子的惨状。语气冷魅如冰,直寒夏初的心:“放开?夏初,你该不会觉得,我还是以前那个唯你是从的傻瓜吧?”

夏初的眼圈已经微红,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如修罗的男子。

傻瓜吗?

他这是什么意思?

她吞了一口口水,强忍着痛意和克服着被他眼神撩起的惧意,嗓音有些变化,盯着简逸说:“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不过简先生你这样抓着我不太好吧?”

简逸挑眉惬意点了点头,不以为然。谈笑风生般地拍了拍他的手说,一脸不屑地冲女子说:“也是,我的手貌似都有些脏了。”

被放开的夏初,已经顾不上男人的冷言冷语了。

迅速瞪了简逸一眼,找准时机用力推开他,飞快往门外跑出去,头也不敢往回看,害怕男子追上来。

而男子并没有像夏初想的那样,只是站在原地。

他紧抿薄唇,眸若白墨,死死盯着那道飞快离去的背影,脸色变得有些深沉。

夏初,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乖乖向我低头,让你这高高在上的脸掉下来,给我等着。

男子只有这一个想法。

夏初拼命跑了好久,觉得安全后,立刻就顺着墙壁松软下去。

她靠在墙上不知过了多久,已然忘记要跟薇姐打招呼的事,最后,恍然离去。

从那一晚上后,夏初每天都害怕再碰见简逸,但是又不得不去上班。

这是她来到这个城市找到工资最高的工作了,除了维持生活,还要缴纳妈妈的医药费,实属不易,她不能放弃这份工作。

她每天都小心翼翼地躲着,东望西望,像做贼一样。活也是能推则推,特别是包厢的。引得同事都纷纷觉得她奇怪。

一个星期过去,夏初虽相安无事地度过,就在她正庆幸着,自己没有遇到简逸时,厄运悄然无声地来临。

就在一天,她想着要下班了,去和薇姐打声招呼。

她看到薇姐面前站着个女子,曼妙的身材,脸上浓妆盛抹,双手交叉胸前,态度傲慢,表情十分不善地看着薇姐。

夏初走过去,仔细打量了一下两人,好奇问:“薇姐,怎么了?”

那女子一见到夏初,脸色突变地指着她,气焰不低地说:“就是她,刚刚给我送酒的就是她。”

夏初心里,顿时一阵不好的预感袭来,她不解地问:“怎么了?”

薇姐脸色不太好,有些为难对夏初地说:“这位客人不见了东西。”

夏初听了,不以为然。心里没有一点慌忙的感觉,无辜地问:“不见了东西?什么东西?”

女子傲慢挑眉,走近夏初,表情凶狠似是警告夏初:“土妞,我看你赶快把我戒指拿出来,不然我报警。”

夏初看着女子的样子,微微皱眉。还真是一棍子打死人,无缘无故地就冤枉人。

她的眼眸闪过不满,一脸傲然对女子说:“我想这位客人您搞错了,我没有拿您的戒指。”

女子对夏初的反应十分不满,原本嚣张的脸加上几分,抬高了些许音量:“你别不承认,我告诉你,我那枚戒指可是值一百万。”

说完还用力一推夏初,夏初一个不稳撞在台上。

给夏初的第一印象,俨然就是一个毫不讲理的千金小姐。

以后夏初想起,只是笑着自己太肤浅,这个女人根本不可能这么简单。

当然,这是后话了。

那女人似乎还想上前,薇姐见状一惊,连忙拦住她有些焦急说道:“这位小姐,这位小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还你公道的。”

两人挣扎了好一会儿,女子见自己的力度不够薇姐大,不耐烦地推出对峙。

她把威胁的矛头转向薇姐,一脸清高和漠然:“那你说现在怎么办?你这酒吧还想不想开了?”

看到薇姐被这样对待,夏初十分不满。

“这位小姐,无凭无据不能冤枉人。”夏初不忍对女子态度变得有些恶劣。

女人高傲的眼神看着夏初冷嗤一声,胸有成竹说:“无凭无据?我朋友之中,谁不知道你刚刚进来过。”

夏初面对她的胜卷在握,毫不理会。她没有拿就是没有拿,还能屈打成招不成?

她一脸坚定对女子说:“我没有拿。”

不做过多的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女子听了,捂着嘴巴一笑,挑眉问夏初:“哦?难道小偷会承认自己是小偷吗?”

“我说了我没有拿。”夏初再次强调着。

两人都在对峙着,周围人不多,不过还是引人注意。

这时,薇姐紧皱眉头,看着夏初严肃地说:“夏初,如果你拿了就拿出来吧。不要让我难做。”

夏初的坚定,在薇姐不信她的言语出现后,瞬间就被浇灭。

第三章 你逃得掉吗?

她拉了拉薇姐手肘,语气有些焦急地解释:“薇姐我真的没有拿。”

见风使舵的女子见状,火上浇油插上一句:“不是你拿的,难道是戒指自己跑的吗?”

夏初听了怒火中烧,想要反驳女子。却被薇姐决绝地打断了:“行了夏初,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一个星期之内把戒指还回来吧,不然就报警。”

夏初愣了愣,喃喃轻道:“薇姐……”

气氛低沉,夏初心塞,一时之间,不知要说些什么。

直到女子接了个电话后,急着要走,吩咐薇姐好好处理。

之后,她向薇姐解释,薇姐也不听。因为她最近确实是不对劲,走路都小心翼翼东躲西藏的,让人匪夷所思。

夏初的心情瞬间跌入谷底,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的。只知道,绝望萦绕自己。

夜晚,凉风习习,她穿的单薄无比。风轻轻吹抚她的肌肤,寒意阵阵袭来。

她双手捂头,无助地蹲在地上。

怎么办,一百万。整整一百万啊。

就算她把自己卖了,也还不上啊。

坐牢吗?不可能。她坐牢了,家里怎么办?妈妈怎么办?

她到现在还是蒙的,前因后果一片茫然。一向聪明的她,完全是不知所措。

我拿了那个小姐的戒指?

她不知想了多久,蹲了多久。此时的她,看着很是可怜。

可是谁又能帮她呢?她现在,只有自己了。

接下来的每天,她都去酒吧找。一遍又一遍,她从不放过每个角落。

经常来的顾客也都问个遍。

时不时还会看到那个小姐,在她面前飞扬跋扈地警告。

找不到下场怎么怎么惨,每次夏初都是一笑而过,不见东西还能这般挖苦她。

她有点怀疑那个人就是在陷害她,可是却找不到任何理由。

所有人都认定了,就是她偷的。世态炎凉,只能乖乖做替罪羊。

这个星期的第四天,夏初刚从酒吧离开。

还有三天,就到最后期限了。

深知会找不到,可还是拼命找。

她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目空一切,最后不知不觉地,竟来到了医院。

夏初仰了仰头,此时她的眼圈是红的。

在医院门口停留了几分钟,她不自觉地走了进去,在一间普通病房外停留。

病房里,躺着一个面容憔悴的妇人。尽管如此,一身端庄安详的气质,还是显然易见。

她的母亲,曾是多么高贵贤惠的人,现如今是这般下场。

夏初轻抚玻璃,眼神布满心疼。

只是妈妈,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我好累,我好想你。

她的眼泪,终于止不住地掉下来。意识到自己哭了,夏初连忙抹掉。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狂妄粗旷的声音:“原来你在这啊,臭丫头?”

夏初看过去,一惊,条件反射地转身就想跑。

只见那人又说:“跑啊,不过我可不敢保证你妈妈会出什么事。”

夏初听了立刻顿在那里,那人得意地哈哈大笑几声,领着几个兄弟走到夏初面前。

“你们想怎么样?”夏初盯着他们表情冰冷。

“想怎么样?”那人冷笑一声,说完一把扯过夏初头发,凶狠地眼神盯着她说:“夏初,没想到你还敢逃跑啊?你逃的了吗?”

夏初挣扎着冷声低吼:“放开。”

“放开?夏初我告诉你,最好不要挑战我们的耐心,不然有你好受。”说完就把夏初摔在墙上。

这些人,从不是善类,对待女孩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

这一下,摔得夏初后背生疼,但她还是用倔强的目光看他们。

“再给你三天时间,再不把钱还上,就别怪我们对你妈妈怎么样,走!”

说完,带着他手下轰轰烈烈离去,引得周围的人都注视着。

夏初见他们走后,瞬间无力。她身子顺着墙壁滑下。

她脸色发白如纸,原本清纯活泼的面庞,经过这几天的摧残,已变的十分憔悴。

三天。又是三天。

偏偏撞上了同一天,命运真是好玩。

她已经知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钱,不管是还戒指还是还债,都是钱。

而钱对于现在的她来说,那已经是珍贵无比了。

她深呼吸一口,貌似只有这个办法了。

夏初慢慢拿出手机播出一个号码:“黄总,我答应。”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如果不是在医院这寂静的地方,恐怕很难听到。

过了一会儿,听完对方说的话,她轻嗯了一声,把手机从耳边拿开。

最后扶着墙壁缓缓起身,深望病房里的人一眼,带着落魄孤单的背影离去。

她来到一间偌大的酒店,金碧辉煌,把她衬得渺小无比。

每跨一步,对于夏初来说,都是需要十分大的勇气。她的目光始终是暗淡无光,没有留意到不远处的那一抹亮色。

终于,她来到了她的目的地点。她举起沉重的右手,敲了敲门。

马上,门被打开。

“进来吧。”男人的声音有些激昂,可以听出,有些挡不住的激动。

夏初的嘴唇微微颤抖,手指用力掐着自己,小步小步往里面走。

她走到里面,微微一鞠躬,随后定定站在那里,任由坐在沙发上的黄总打量。

“一百万?”黄总色咪咪的眼神不停地扫在夏初身上,然后笑着说。

夏初吞了口口水,慢吞吞地开口:“是的。”

夏初,忍忍。过了今晚,你就不用像现在这样活着了。

“好。”语毕,黄总立刻站起身子,脱下西装,迫不及待。

他脸上止不住的色情,让夏初觉得恶心发毛。

很快,黄总已经光着上半身,全身的肥肉,胸毛显眼易见。看到这幅德行,夏初忍不住要吐出来,她拿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再看他。

黄总是一个典型的暴发户,身材肥胖,长得不是很好看,只是没想到藏在衣服下面的样子这么丑,无与伦比,简直颠覆夏初的三观。

他的身体骤然靠近夏初。

夏初感觉到他的接近,就想往门外跑。

奈何黄总反应快拉住了她。

“来吧,美人。”黄总猥琐的笑容遍布全脸,死死抓住夏初,欲亲上夏初。

夏初不停挣扎:“黄总,我不卖了不卖了!”她焦急地喊。

她后悔了。

她刚来酒吧时,在一次送酒时,黄总提出买她一夜,她当时果断拒绝了。她怎么能答应呢?她怎么能答应呢?她怎么能答应呢?就算卖也要卖给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啊。

第四章 真是廉价

怎么就鬼迷心窍,选了个这么让人后怕的暴发户。

夏初不停闪躲,惹得黄总怒气攻心,一巴掌扇过去。

然后撕拉一声,夏初的白衬衫袖子没了,更惨的是,她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夏初惊慌不已,不停往后挪,黄总也跟着,一步一步。

“想要钱,得把我哄高兴了才行啊。”黄总边解皮带边说,表情狰狞,看夏初就像看着自己的猎物一样。

“你别过来。”夏初害怕地朝他大喊,只觉得这次真的摊上大事了。

现在已是于事无补,夏初全身遍布恐惧,从她出生到现在都没有经历过这么让她害怕的事。

撕拉!“啊!”

撕拉!“啊!”

夏初的白衬衫一下一下被撕掉,到最后,仅存一件小小的粉色胸衣,她紧咬双唇,眼圈泛着眼泪,双手紧紧地护住胸前。

春光外泄,楚楚动人,黄总情欲高涨,欲欺压而上。

“放开。”门口传来一道清冷魅惑的声音,让人听了直飙寒意。

黄总好事被人打扰,低骂一声往门口看。欲开口大骂,看到来人惊愕不已:“简……简少……”。

男子一身黑衣尽显修长双腿,他如帝王那般潇洒缓慢地走进房间,然后优雅一坐,所有动作一气呵成,身上带着掩盖不住的高贵气息。

夏初此时已经懵了,她完全没有想到简逸会在这,她呆呆地看着他。

这是她第二次见他了,从那件事以后,从那一天后,上一次还是11天在酒吧里……

他狭长的眼眸微眯,闪烁着霜雪一般的慑人寒光,犀利双眸直接锁定在光着上半身的夏初身上。

“你们在干什么?嗯?”他薄唇轻启,嗓音带着一种华丽的质感,魅惑人心但却冷如寒潭。

黄总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能感觉到简逸的不高兴,他害怕得全身发抖起来。

“我……我……我我……”黄总唧唧歪歪吐不出几个字来。

简逸紧握双拳,青跟凸显,满脸阴霾。

“说。”一道冰冷如刀的声音直且黄总耳朵,惹得黄总又是一个哆嗦,吓得黄总直跑到简逸面前喊冤:“简少……简少是……是夏小姐说要百万卖我一夜……”

“一百万?”简逸听了,妖邪的眼睛飘向夏初。

夏初接收到他的目光,倔强地看着他,已然没有刚刚的恐惧。

简逸见了,与生俱来的威压变得更大,十分慑人,下达不容反抗得命令一般的语气,冲黄总冷声吩咐:“滚。”

黄总吓得立刻跑出去,也有点解脱的感觉。

此时他还光着身体,十分滑稽。跑出去没几秒,房间里就听到外面女生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惨不忍睹。

他这幅模样,女服务员看到不恶心才怪。

简逸就像没听到一样,若无其事地盯着夏初,他狭长的手指慵懒地在沙发上小力小力地点着,宛如鹰的眼眸打量着夏初,就像帝王般那般高贵。

过了半会儿,简逸扑哧一声,似笑非笑盯着夏初说:“你才值一百万啊?”

夏初感觉到简逸在嘲弄他,全身感觉到不自然,她想离开,不愿意这幅模样看他,奈何她现在身上只有一件胸衣。

她紧抿双唇,无视简逸的嘲弄,径直起身走到床边拿起杯子裹在自己身上,随后轻轻坐在床上。

“那又如何?不知简少来这有何事?”她面无表情,波澜不惊,就好像刚刚的事情没发生过一样。

在简逸面前,她始终是这幅似女王那般高贵优雅的模样。

简逸看到夏初这般模样,他深邃如墨的眼眸眯起,整个人似被黑色危险气息包围,生人勿近。

刚刚不是很孬种?现在在他面前就这般让他讨厌的模样?

他就不该来!

简逸本来在这有个饭局,出来打个电话却遇见慢慢走着的夏初,只不过她似乎在走神,没有看到他。

他竟然见鬼似地跟着她,想看看她来这干什么。

当他看到开门给夏初的男人时,他瞬间明白一二。

他怒意遍布全身,不欢地吩咐人把房间钥匙拿来。

打开门就看到两个光着的人,他那时候就想打人,打人。

如果他没有跟来,那会发生什么事?

他硬生生压制他的怒意,轻轻地说“我买你。”

夏初听了,惊愕地看了他一眼。

“你……你……你说什么……”她低声问。

简逸起身,来到她面前,靠在她耳边轻声细语:“不是要卖么?我说,我买你。”

他的靠近,惹地夏初一个哆嗦。

她无力地轻推他,欲把他推开,奈何男人一动不动。

她陷入沉思。

想了良久,她轻吐出一个字:“好。”

语话刚下,简逸立马推到夏初在床,一把扯开她的被子。

简逸没有任何怜惜之意,粗暴无比。

夏初咬着嘴唇,默默承受,手紧抓着床单。

看到这幅模样,她闭眼,不禁回想起那个晚上。

男人温柔似水,柔情地唤她为:“夏夏……”

所有的一切,都那么轻,害怕她疼半分。

只是现在,时移世易,变得这般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道悦耳的音乐声响起。

是简逸的手机。

简逸低骂一声,抽开自己拿出手机。

“什么事?”他用低沉的声音,怒意遍布。

过了一会儿,他嗯了一声,挂掉电话,随后下床整理好自己。

夏初也缓缓起身,全身酸痛。

男人看也不看夏初,随意丢下一张支票离去。

夏初拿起,看向门外,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

终是忍不住,抱着自己低声痛哭起来。

七年,浑浑噩噩地离开他七年,独自生活了七年。

今天差点被黄总那个时,她想到的竟是简逸。

为什么?老天曾经给她所有,现在又夺走所有?

简逸离开房间后,枯燥地扯开自己的领带。

他过了几分钟冷静下来,拨出电话,简单说了几句。

夏初是被人接走的,简逸给她安排好了一切,包括衣服,司机。

第二天,她把简逸给的那一百万,还给了那个小姐。

当她把一百万放在她面前时,她惊讶万分,不过还是不免几番冷嘲。

第五章 榜上大款

夏初扬言,只希望不再见到她。

现在只差债务了。

她还是一筹莫展啊,她不可能再去找简逸的,她现在已经没脸见他了不是吗?

她觉得,他们最好还是不要再见面好了。

如今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她能媲美的了,他已是一富权贵,而她只是一介草民。

好吧,也许是她变的胆小了,她已经不再是可以对简逸死缠烂打的那个夏初了。

夏初来到一个地方。

她忐忑地走进去,里面混乱无比,一大股浓郁刺鼻的烟酒味,环境十分喧闹,是一大群男人的叫嚣声。

“哟,这不是夏初吗?怎么那么有空往这来了?”一个混混留意到了这一抹格格不入的清色秀影。

做着各事的其他混混也纷纷用好奇的眼光看着她。

“你们老大呢?”夏初无视众人的眼光。

“找我?”叶九从其中一个房间走出来,身后跟着上次在医院里对夏初动手的小混混头,最后坐在一个暗紫色的沙发上。

夏初看到他,往他走去。

“九少。”夏初鞠躬打招呼。

叶九嗯一声应答她,然后伸出修长的右手,身边的小弟立刻会意把烟给他。

他点燃烟,抽了一下后,挑眉问:“你来干什么?”

夏初手拽住自己的长衣,紧闭双眼一秒,然后快速睁开,大声壮胆地说:“请你再给我一点时间。”

“不必了,你的债已经还了。”叶九顿了一下,然后会意。

夏初疑惑无比:“什么?”

这时,旁边那个小混混插口:“什么什么,行啊夏初,榜上大款就是不一样,早这样……”

叶九一个不满的眼神扫过去,混混立即闭嘴。

夏初听了,微微皱眉,追问:“什么大款?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叶九摊手,做出个无奈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帮我还了?谁?”夏初不确定地问道。

“匿名转账,这要问你自己了。”叶九好笑的看着夏初。

这时,当夏初想要继续追问,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接听后,没过几秒,立刻跑出去,留下众多人。

她焦急迅速来到医院,气喘吁吁地找到她妈妈的主治医生。

“医生……我妈妈怎么了?”夏初一时接不上气,艰难地说。

医生笑了笑说:“夏小姐,你别着急。刚刚你还没有听完我说的话就把电话挂了,你妈妈很好。”

听到这句话,夏初心上紧绷的弦终于松了下来,她深呼一口气,然后问:“那怎么了?”

医生看着眼前面容姣好的女子,虽然脸色微微苍白憔悴,可是却丝毫不遮挡她的惊世容颜。

她身上的特质,更是让他颇为欣赏,朝气蓬勃,独立坚强。

“她刚刚被人接走了。”医生笑着对夏初说。

夏初听了,立刻大声问:“被人接走了?谁接走了?你们怎么都不通知我一下?”

医生对于她的转变还是吓了一下,他从口袋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给夏初,一字一句道来缘由:“这是那些人留下的,让你打电话给这个人。”

夏初愣愣地接过。

简逸……

又是这个名字,她曾经熟悉无比的名字。

是他替她还了债?还把妈妈接走了?可是,他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医生悄然离去,留下夏初一人沉思。

过了良久,她犹豫地拨通了简逸的电话。

很快,电话那边传来一道冷冽低沉的嗓音:“喂。”

夏初听了,全身哆嗦了一下,声音卡在喉咙里竟说不出话来。

她想问:“你为什么那么做?”

简逸等了一会儿,许是知道了她是谁,随意说了个地点,就匆匆挂了电话。

简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

室内到处奢华雕花。简约单调的格局,摆放着各种精致的摆设,花灯奢靡,宽阔舒适。

一个单薄修长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眼下繁华盛世。

不管多繁华,此时却入不了他眼半分。

男子绝美,侧眼望去,长长的睫毛,鼻子挺立,立体的五官。

门外传来敲门声。

他面色平淡地说了二字:“进来。”

高跟鞋的声音响彻整个办公室,女秘书花枝招展摆着翘臀性感细腿缓缓走进来。

“简少,这是你这两天的行程表。”女子含羞说道。

仅看背影,就让她心乱不已,想到以后每天可以看到这幅良辰美景,她就觉得幸福满满。

这是她好不容易才当上的秘书,筹备了两年多。

简逸轻嗯一声。

女秘书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感觉到简逸强大的气场,识趣退去。

当她走到门口时,简逸开口:“等等。”

女秘书惊喜万分,连忙应答:“简少。”

“明天,你不用来了。”简逸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刺骨。

女秘书的角色骤然紧张,她不可置信地说:“什……什么?”

简逸转过身,挑眉问:“听不懂人话么?”

女秘书看到简逸的脸,喉咙皱紧,说不出任何话。

都说简少长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这话一点不为过。

“滚出去。”简逸薄唇轻启,有些不耐烦。

听了简逸的吩咐,女秘书得身体不受任何控制地走了出去,依旧是高跟鞋的声音。

简逸微微蹙眉。

什么时候,他也变得不再喜欢看到别的女人穿高跟鞋?

夏初,她喜欢白帆布鞋。

简逸走回办公桌前翻了翻文件,然后拿起西装外套,迈腿离去。

他开着车,驰骋在马路上,最后驶入一个小区。

车前突然出现一抹白色身影。

夏初一身白色休闲装,长发垂腰,慢慢走在路上。

简逸轻扫夏初一下,径直从她身边开过。

两人一前一后到达目的地。

夏初到的时候,门是敞开着的,她走进去,简逸正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双眼紧闭。

“是……是你接走了……我妈妈?”首先开口的是夏初。

男人只是用鼻音,轻轻地发出一声嗯。

夏初听了,用质问的语气问男子:“你为什么这么做?”

简逸心里,莫名一股极微的怒气若影若现。他十分忍受不了的,就是夏初这样的面孔。

他从身侧抽出一份文件,放在旁边的桌上,刺骨幽惑的声音响起:“看吧,没问题的话,就签字。”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