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靳墨彦唐晚晚是主角的小说_靳先生的霸道小姐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7:30

每当我们看完一本小说,感到空虚寂寞无聊之时,都会面对茫茫的书海不知道该如何选择,现在大家不用再担心,小编从亿万书库中万里挑一选出的这本精品豪门总裁小说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小说名叫《靳先生的霸道小姐》由陵水黎呕心沥血所著。

靳先生的霸道小姐

推荐指数:8分

《靳先生的霸道小姐》在线阅读全文

靳先生的霸道小姐379我保证不反抗

她是不是那会儿不该看网上的新闻?

还是不该出门?

不,就算她不出来,面前的老太太既然都找来了小区门口,又怎么可能不上门呢?

可是,偏偏这么巧!

“晚晚,如果你还在生奶奶的气,那奶奶跟你道歉好吗?”

唐晚晚还在走神,唐老太太却突然从椅子上站起身,唐晚晚还没闹懂她到底要做什么,老太太却是当着暖和的咖啡厅好些客人的面,就要给唐晚晚弯腰鞠躬!

“我受不起!”

唐晚晚第一反应没有扶住老太太不让她鞠躬,而是下意识的避开了老太太鞠躬的方向,身形利落的跳到了她的旁边!

老太太一怔,唐晚晚已经顺势就捡起了她之前进来的时候放在椅子上的包包,“你要喜欢玩这一套就自己玩吧,我没时间奉陪了。”

“晚晚!”

“……”

“晚丫头!咱们先把话说完!”

整个咖啡店的目光都落在了他们身上,唐晚晚想快点走,才愣怔了一下,老太太又绕到了她面前,一脸恳求,“奶奶……奶奶知道错了!”

在一店客人的目光注视下,唐晚晚拧着眉心,还真又重新坐了回去。

“你父亲的仕途,咱们唐家都没有抱什么希望了,可是咱们唐氏,你父亲说你已经知道了,丫头,家里的公司也有你的股份,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啊!”

为了唐氏来的。

唐晚晚面无表情,老太太一脸伤悲,“都是姓黎的那个贱人!吃里扒外!我唐家对她千般好,还让她做了公司的总经理,没想到她竟然……她竟然偷挖走了公司的财产!”

“……”

“晚晚,晚丫头,你……公司每年的分红,咱们家可是一分都没有少你的,在这个关头,你可不能什么事都不管呐?”

“我能管什么?你要找靳墨彦,就自己去找他,别说我现在没能力管唐氏的事,就算一份正经工作我都没有,能帮你什么?”

老太太一怔,“墨彦……可墨彦那孩子……”

唐晚晚轻吸了口气,“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自己做出来的,你别挑战我的底线,现在父亲没事,靳墨彦对唐家,也已经仁至义尽了!”

“晚晚!”

唐晚晚走出咖啡店,刚巧拿在手中的手机响起来。

“在干什么?”犹豫了一下将电话接通后,靳墨彦低沉柔软的嗓音立刻从电话对面传过来。

唐晚晚望着冬日显得格外清冷的天空,顿了顿才轻声回答:“出来走了走,现在回去了。”

“今天外面冷。”靳墨彦说。

唐晚晚扯唇没什么温度的笑笑,“我穿了挺厚的。”

“靳太太……”

最近,他好像很喜欢将对她的称呼,直接改换成靳太太呢?

是为了强调自己的所有权吗?

“怎么了?”靳墨彦的声音微微拖长,唐晚晚好像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依旧语气平静的问。

电话对面轻轻喘息了一声,又平静下来,半晌才传来靳墨彦的说话声:“没事,早点回去,别感冒了。”

“好。”

从小区大门口经过,唐晚晚装作没看见那辆等在路边的车子。

回了公寓里,被张嫂无意间说起来,她才反应过来原来刚刚靳墨彦打电话回家里来,得知她没在,才又打了电话给她。

“先生真的很关心太太,听我说您出门了,他都很紧张您!”张嫂说。

唐晚晚笑了笑,“我知道。”

张嫂欲言又止,唐晚晚撇开了视线,径直进门。

靳墨彦说过中午回来吃饭,还不到十二点二十,他人居然就已经到家了。

看着身形高大的男人进门来,唐晚晚破天荒也没什么惊喜和惊讶的。

“你呀……”

见窝在落地窗前的纤细女人没什么动作,靳墨彦的动作在卧室门口停顿了一下,紧跟着走上前来,苦笑着将人圈进了怀里,下巴搁在她肩膀上,语气带着一丝说不清的闷沉,“晚晚……”

江城的天,一进入冬天,便是惨淡的清冷。

公寓楼下倒是还剩下干瘦的树枝,只是枝丫上曾经丰茂的叶子已经纷纷不在了。

“下午我跟律师约好了,陪我出去一趟?”

唐晚晚有些走神,就算身旁有着一位分分钟会令女人失神的靳墨彦的存在。

直到靳墨彦又问了一声,她才幡然醒悟过来,回头差点擦过男人靠得很近的一双薄唇。

“晚晚……”

唐晚晚脸皮子刚一红,还没来得及反应,那近在咫尺的唇瓣,突然狠狠朝她压下来。

“……你怎么,这么会勾人?”

即便刚刚心如窗外的枯枝败叶,到底也是年轻女孩子,轻而易举就被男人这句话挑逗得眉眼染上了红晕。看在靳墨彦眼中,越发好像枝头上刚刚微绽放的花骨朵,引人无比想要更亲近的品尝一番了。

男人的吻强势而霸道,碾压过柔软的唇舌的时候,大有恨不得将她生吞入腹的趋势。

唐晚晚是真喘不过来气了,才从满脑袋沸腾中稍微清醒过来。

她使劲儿去推身前的男人,靳墨彦大有不肯放开她的意思。

最终,见她推得狠了,他才在她唇瓣上轻咬了一口,揽住她的双臂微微放开。

唐晚晚喘了两口粗气,勉强平静下来,仍旧不忘狠狠瞪了罪魁祸首两眼。

“……我亲我自己的太太,你有意见?”那抹美好,好像怎么都品尝不够。靳墨彦无不傲娇的微抬下颚,瞅着愤怒中的唐晚晚。

唐晚晚:“……”她不想跟这种不讲道理的男人讲道理!

“好了。”

唐晚晚仍旧不理他。

冬日的清冷中,室内却好像因为刚刚那枚长长的吻,染上了一抹温暖暧昧的气息。

站在沙发侧面的男人,见坐在上面的女人实在不想理睬他,不得不转移阵地,整个高大的身躯,直接堵住在了单人沙发的正面,强制性的将唐晚晚整个人拉向自己,腆着一张厚脸皮,“要不解气,你亲亲我,我保证不反抗。”

“……”

“那你亲我两次,如何?”

唐晚晚终于从沙发上暴起,居高临下瞪着蹲在地上,气势全无的男人,“靳墨彦!”

“我在!”男人乖巧得好像小学生。

她怎么就惹上了这朵奇葩呢?

往常一个眼神就能吓得下面的人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的人,真的是她

眼前的这个男人?

想生气,可瞅着他那张好看到不可思议的脸孔,嗓子眼那口气,好像悄无声息就不见了。

唐晚晚跺跺脚,到了嘴边的话,最终换成了简短的两个字:“让开!”

靳墨彦站起身,这次没那么听话的直接将人揽在了自己胸膛上,几乎抱着她走向卧室门,“先吃饭,张嫂都做好了,吃完饭,随便你怎么罚我,行吧?”

“靳墨彦。”

唐晚晚的声音才微微低沉,男人动作利落的打开了卧室门,仿佛没听见她刚才的那一声,冲着厨房的方向喊了声:“张嫂,可以上菜了。”

张嫂动作利落,唐晚晚到了嘴边的话,生生被飘满了饭菜香气的餐厅给打断了。

靳墨彦最近对她诸多照顾,连带饮食上,她吃不下的东西,也硬生生在他的强制下多吃了不少。

饭后,唐晚晚原本以为他也要立刻动身去公司了,全然忘记了男人刚回来的时候提过一句的要带她出门。

直到靳墨彦见她没动,主动从衣帽间里拿出来一件抹茶色大衣递给她。

“怎么了?”

唐晚晚身上穿着款式简单,材质却上乘的家居服。

靳墨彦顿了顿,又折身从衣帽间拿出来毛衣和裤子,还走到窗边将窗帘拉上了,“换身衣服,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

“我跟林律师约好了。”

律师?

唐晚晚眼底闪烁着不解,靳墨彦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去了就知道了。”

他不会想要跟她离婚吧?

唐晚晚脑海里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冒出来了这个念头,但仅仅也只在脑海里绕了一圈,她又快速强制自己清醒过来。

她提出来这么多次离婚,面前这个男人从来的态度就十分的坚决,他大概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真的跟她离婚。

如果他真的想要离婚,或许,她更应该解脱才对!

可,为什么打心眼里努力地安慰自己之后,还是有一点说不清楚的失落感?

“在想什么?”

唐晚晚回过神来,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还有他手里已经准备好的衣服,刚刚那抹心思,很快被她从眼底掩饰过去,顺手接过了衣服,摇摇头,“没什么,我去换衣服。”

……

原来所谓的林律师,就是林尘!

唐晚晚坐在副驾上,跟着靳墨彦在一处高端会所停下来后,上楼见到已经等在包间里的林尘,嘴角的惊讶持续了好几秒,才被她艰难的吞了回去。

“靳太太,好久不见!”靳墨彦夫妻进门来,林尘先跟靳墨彦握手后,才微微笑着打量着唐晚晚,语气全然不同刚刚跟靳墨彦的肃穆,反而多了些柔和和熟稔的味道。

靳墨彦当然知道他们是昔日的上下级,彼此熟悉很正常,但林尘一开口,他还是微微顿了顿,才转身冲指引他们过来的服务生摆摆手。

“是,好久不见。”唐晚晚惊讶之后,瞅着林尘,“林律师这是?”

林尘笑笑,又迅速肃穆了面孔,“从今天上午开始,梅陇与律所展开了合作,简而言之,咱们律所现在和梅陇集团,是合作关系!”

唐晚晚心跳骤然急促了两秒,嘴角的诧异不加丝毫掩饰的,突然扭头看向身侧在外人面前又是一副高冷模样的靳墨彦。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