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舒心权景川有生之年誓死娇宠小说_舒心权景川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8:00

精品都市小说《有生之年誓死娇宠》由偷吃起司的二哈原创,主要讲述了主角舒心权景川之间的故事,文笔成熟,内容新颖,这里有有生之年誓死娇宠小说更多精彩内容,值得一读~精彩节选:舒心怀中抱着小元宝,她左边坐着慕容霖,右边坐着权景川,两人都没有要起身的动静,她有些坐立不安。

有生之年誓死娇宠小说 精彩章节

权景川拍到了永恒之心,晚会结束散场,他该去领东西付款了。

慕容霖后面也象征性地拍了个三百万的古董花瓶,他也要去往后台。

“慕容老板,你真是请了个……很好的临时保姆。”

坐在右边的权景川突然冷笑着吐出了一句话。

“这么好的保姆,我看真有发展成你儿子后妈的潜能。”

说完,他起身,迈着长腿径直离开。

身后,舒心望着他决绝而落寞离去的背影,心头一痛。

“跟我一起去后台还是先去外面等我?”

旁边的慕容霖出声问她。

舒心看了看身上的小家伙,发现他睡得很熟,她轻声说道,“元宝睡着了,你带他回家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不行。”

慕容霖直接拒绝。

她是被他带出来的,他岂能让她最后一个人回去?况且这时间还这么晚了,她一个女孩子,哪里能让人放心。

“我去找权景川。”

犹豫瞬间,舒心说出了这句话。

她知道,慕容霖大概多多少少把她和权景川的关系摸清了,所以在他面前,她也就不避讳她和他的关系了。

听她这样说,慕容霖只得答应,他伸手从她怀中接过元宝,而后嘱咐道,“平安到家了,给……元宝发个短信。”

“好的。”

舒心应下拿起旁边的包包,起身就往权景川离开的方向追去。

座位上,慕容霖心中叹了口气,看着怀中睡得像头小猪一样的儿子。

小家伙。

早不睡晚不睡,干嘛要在这关键的时候呼呼大睡呢?

……

舒心往权景川走的方向追了出去,最后在拍卖会后场看到他。

没有跟着他一起进去,她只站在外面等他。

“权总,恭喜您,这是永恒之心。”

“多谢。”

简单两句寒暄,权景川刷卡付钱,拿了东西直接走人。

“权景……”

舒心一见权景川出来了,她想要出声喊他,可还不待她喊完,他却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最后一个字被卡在喉咙里。

舒心愣了瞬间,反应过来,她转身跟上男人高大的背影。

跟着男人一路走出拍卖场的楼层,又和他挤进了VIP专用电梯。

见他伸手按下了去顶层的数字,她心中有点小犹豫,却还是乖乖地站在一边,没有说什么。

“叮……”

电梯到了顶层,门开。

舒心余光瞄着身边的男人的动静,准备让他先出去。

可谁知等了几秒钟,他还是站在原地不动。

疑惑抬眸望去,只见男人一张俊脸黑沉,像是在强忍着怒气,不知在压抑着些什么。

权景川心中确实气得很。

原本舒心跟着慕容霖出来,在洗手间时,他以为他该和她说得很清楚了。

他可以不气她擅自和别的男人出来出席宴会,因为他知道,她从前的职业是幼儿园教师,本来就和小孩子接触得多。

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儿,又那么喜欢小孩子,若是慕容霖拿着他家的小孩子来找上她,她一定会心软。

这些,他知道,他都知道!

他已经尽量在克制着自己吃醋的情绪了,他以为,他不说她那是在选择包容谅解她,可她呢?

在他和慕容霖竞价的时候,她就像个管家的贤惠妻子,让丈夫不要一掷千金只为博红颜一笑。

呵呵,当时她身上还抱着那个小孩子,当真和慕容霖是……像足了一家人!他看着才是多余的那个!

她到底……置他于何地!

虽然她拦下了慕容霖,让他不再继续以更高的价格去拍那条手链,可该死的,他不稀罕,他宁愿多花一个亿,也不愿她这样亲昵地与慕容霖多说一个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舒心不知道自己随口而出的劝阻之话,竟在权景川心中掀起了如此轩然大波!

时间差不多到了电梯门要自动合上的时候,舒心时不时地看向身边的男人,不明白他到地方了为何还不出去。

眼看电梯开始往中间合了,她眼疾手快地又按下开门的按钮,按完,她抬眸,小心翼翼地朝男人开口问道,“权景川,你要不要出去?”

闻言,权景川倏然侧眸,含着精光的眼神凌厉扫向他,狠狠瞪了她一眼,他脸色极不好,似是在隐忍着滔天的怒气,但最后还是克制地收回眸光,他又伸手将电梯门按上关闭,按了个数字“1”的楼层按钮。

舒心有些看不懂他的行为。

只是联想到他临离开会场的那两句话,心中还是有些隐隐作痛。

他是在那个时候,就又生她的气了吗?

虽然这家伙会时不时地吃些莫须有的飞醋,可今晚发现她和慕容霖在一起的时候,他表现得没那么生气啊……

舒心一个人站在后面,绞尽脑汁地仔细想着自己哪个环节把大少爷的脾气神经给触发到了。

没一会儿,电梯到了一楼大厅。

双门“叮”的一声缓缓向两边分开。

这回,电梯到地方,权景川毫不犹豫地迈着长腿就往外走了。

舒心收回神游的思绪,赶忙跟了出去。

男人步子很快,再加上腿长,他走得几乎要她小跑着才能够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黑色劳斯莱斯,舒心刚在座位上系好安全带,就见另一辆银色劳斯莱斯从旁边行驶而出。

驾驶座上的男人,似乎脸色更加乌云密布了。

舒心:“……”

她感觉自己隐隐能够理解到些什么。

男人“撞车”这种行为,几乎和女人“撞衫”的这种性质差不多。

俗话说,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这“撞车”亦是如此。

两辆型号设计几乎一摸一样的限量版劳斯莱斯,只有颜色不一样。

然而,车子的可比性,除了性能外观价钱之外,此刻,恐怕还有车里的人。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