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诡宝迷冢东方云海瑶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8:01

《诡宝迷冢》小说的主角是东方云海瑶光,这里有诡宝迷冢东方云海瑶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诡宝迷冢东方云海瑶光小说主要内容:我下意识里眯起了眼睛,直到牛犇推了我一把我才清醒过来。我觉得可能那石头砸下来的时候我并不是像我以为的只是背了下气,而是被砸得晕了过去。

诡宝迷冢
推荐指数:★★★★★
>>《诡宝迷冢》在线阅读>>

《诡宝迷冢》精选章节

我下意识里眯起了眼睛,直到牛犇推了我一把我才清醒过来。我觉得可能那石头砸下来的时候我并不是像我以为的只是背了下气,而是被砸得晕了过去。

这么一想,所有的事情都能对上号了,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将刚才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牛犇立刻瞪直了眼睛,直往我家门口扫。可是现在地板上锃光瓦亮,别说有血水,就连半滴水都没有,干净得像是不久前才被擦过一样。

“你是说你有可能被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住了?”没看见我说的血水,牛犇又将视线转回到了我的脸上。

我深吸了一口气,一边“嘶嘶”地呻吟着一边冲牛犇点了点头。

“不是可能,而是肯定。你还记得老薛吗?”

牛犇一愣,茫然地问:“这又关老薛什么事?”

我强忍着腹部的不适,坐直了身子,非常凝重地盯着牛犇道:“老薛死了。”

牛犇被我这个消息给惊了一下,连忙追问:“怎么回事?”

我没有回答牛犇,而是弯腰将手机拿了过来,翻到了通话记录这一栏,将电话扔给了他。这中间因为牵扯到腹部,我又疼得“嘶嘶”地叫唤了两声。

牛犇接过电话,看了上面的通话记录一眼,又转过头不解地望着我。

我重新瘫回到沙发上,“今天早上我接到老薛的电话后去了老薛家,但是当我过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门口就渗出了一大滩的血水。我报了警,但是法医鉴定后却说在我接到老薛的电话之前老薛就已经死了。”

随后我又将老薛小区里那个保安的话又复叙了一遍。

牛犇摸出了一根烟,点上狠狠地抽了一口,等烟都打着圈吐出来了之后,他才压低了声音问:“你觉得你被害死老薛的那个女鬼给缠上了?”

我即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今天若是换个人,我一定不会说出这番话,这番话不会让人觉得我无辜,只会让人将我当成神精病。但是牛犇不同,他一定会相信我的话,因为牛犇是一个土夫子,夜路走得多,总会遇上那么一两个不能说的东西。

牛犇又抽了一口烟,这才问:“你是怎么沾染上这东西的?我记得你们家祖训可是不收生坑货的吧?”

我点了点头,“我收的都是在民间流传过一段时间的东西。来历虽然不一定都干净,但绝对没有问题。”

说到这,我突然又想起老薛打电话给我提到的那个地址,皱了皱眉头停住了话头。

“想到什么了?”牛犇跟我那是穿一条裤子的交情,一见我这样子,立刻明白我这是发现了什么。

我又深吸了一口气,才僵直地转过头盯着牛犇。

“根据老薛的话来推断,事情的起因应该是我们去了麻粟坡。”

说着,我又连忙将那几个事故的新闻调了出来。

牛犇看完了以后脸色凝重,一副“事情不简单,后果很严重”的语气问我:“你们没事跑麻粟坡去干什么?”

我苦笑:“听说从越来那边进来了一批水货,我跟老薛商量着过去那里看看,看看能不能捡点漏,所以就去了一趟。不过我们去晚了。等我们到那儿的时候,东西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老薛什么也没捞到,我倒是买了一个骨雕。要是早知道走这一趟会出这事,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去那地方。”

说到最后,我真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让你没事找事去捡什么水货,这下可真是捡得好,搞不好连命都丢了。

可是牛犇却在听到我说到“骨雕”这两个字的时候立刻浑身一震,说道:“那骨雕呢?拿来我看看。”

我一听牛犇这话,立刻明白他这是怀疑那个骨雕有问题。我连忙忍着疼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去书房里的保险箱里将骨雕给拿了出来。

也亏得这骨雕是水货,我要将它拿出来卖还得给它洗洗白,不然我还不一定会将它放在家里。

牛犇只看了那骨雕一眼,脸上的表情立刻比刚才又凝重了几分。

“老海,你觉得这是什么东西的骨头?”

被牛犇这么一问,我愣了一下。当初只是见这骨雕骨质奇特,晶莹剔透泛着像玉石一样的光泽,雕工又极其的精美细致,再加上价格也不高,所以便将它给买下来了,还真没想过这到底是什么骨头雕成的。

我盯着那骨雕上下左右看了好一会,不太确定地回答:“象牙?”

“你见过这么小块的象牙吗?”牛犇瞪了我一眼。

这骨雕总共就只有一个小指甲大小,被牛犇这么一提,我也觉得这是象牙的可能性不大。可是除了象牙,还有什么东西的骨头能这么漂亮,就是比最好的玉石,也差不到哪里去。

“那你说这是什么东西的骨头?”

牛犇脸色沉了沉,压低了声音道:“我觉得这有点像是人的小拇指指骨。”

这骨雕雕的是一座仙山。山底是一片云海,中间是一座形状完美的山峰,峰上山林交错,最上面则是一座雕工相当精细辉煌的宫殿。整个骨雕呈一个上面稍尖的圆柱形,乍一看还真有点像是手指最上面的那一截。不过这根骨头明显要比一般人的小拇指粗。

“不会吧?如果这是一个人的小拇指指骨,那这人得多高大啊?再说了人的骨头我们虽然见得不多,但也不是没见过,你见过哪块骨头有这么漂亮的?”

牛犇以抬眼瞟了我一眼,“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反正我是觉得这骨头的形状像是一截小拇指指骨。”

我沉吟了一下,将骨雕仔细地放进盒子里,这才抬头看向牛犇。

“这块骨头到底是什么东西的骨头我们可以回头再讨论,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解决我的问题。”

牛犇又点了一根烟,坐在沙发上闷头抽了几口,这才抬起头说道:“你认不认识驱邪除鬼的大师?我明天陪你去找他看一看。”

说到驱邪,我就想起了那块泰山石。当初好像就是从那块石头砸下来起门外的动静就没了,说不准那个风水师有办法。

再说了,他们那一类人,应该有他们自己的一个圈子,就算那个风水师没法子,他应该也认识不少那方面的专家,于是我点了点头。

“直接驱邪除灵的我不认识,不过我当初装修房子的时候请过一个风水先生。那个风水先似乎还有两把刷子,我想先请他看一看再说。”

牛犇眯着眼睛又抽了一口烟,这才道:“也行,明天我们一起去找那个风水先生试一试,万一不行,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