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王飞扬梁甜芬by木格_6633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8:01

王飞扬、梁甜芬是《6633》小说主角,又名《情嫂》,主要讲述了嫂子与王飞扬同在一个屋檐下会发生什么故事呢?感兴趣的亲们阅读下去吧!

王飞扬梁甜芬by木格_6633小说阅读

第1章 早上进来的女人

大清早的,王飞扬还在呼呼大睡,忽然听见门被打开,接着又是砰一声关上的声音。

他被惊醒,顿时瞪大眼睛。

靠!什么小偷这么大胆?

明目张胆地进来偷东西吗?

而且还有钥匙?

真稀奇!

王飞扬没睡醒,还有些迷糊,接着一拍后脑勺。

对了,那是我嫂子!

嫂子有我的门钥匙。

这是王飞扬在单身公寓里租的一个单间。

“飞扬,你醒了是么?麻烦去我包包里拿消毒纸巾给我!”

王飞扬说:“厕所里有啊!”

嫂子的声音更羞涩了。

“这个不行!这纸巾不卫生,我要专用消毒的。”

他不得不跳下床,一边朝柜子走去,一边说:“嫂子,你太有意思了,大清早的跑到我这来上厕所。”

“不是!我是来帮你打扫卫生的,快拿纸巾给我。”

王飞扬听着心中一暖,打开了嫂子的挎包。

刚要翻纸巾,忽然就一呆。

当即,脸色铁青!

他居然在包包里看到一盒套,还打开了,少了两三个的样子。

本来一个结了婚的女人包包里有套,也是正常的事。

但问题在于!

嫂子是跟谁用的?

不可能跟自己哥!

嫂子叫梁甜芬,只是现在跟小寡妇差不多。

前年她在公司里被领导骚扰,差点还把她给强了,幸好在最关键时逃脱。

回家后哭泣着把这事跟丈夫王飞腾一说,男人就怒了,跑去找那家伙算账。

哪知道恶棍早有防备,叫了几个打手保护自己。

大打出手后,王飞腾被打成神经性失常,变成傻子,住进精神病院。

那几个打手被抓了,判了刑;公司领导赔钱了事。

王飞扬是去年当兵退伍回来的,要不就没这么简单了。

他哥没准就一辈子成傻子了,医生说这比植物人还难好。

梁甜芬不离不弃,还努力赚钱。

她想要赚了大钱,带丈夫去国外进行物理治疗。

王飞扬退伍回来后,梁甜芬对他也很照顾。

他租了个单间,嫂子隔一段时间就会来做免费钟点工,帮他打扫卫生。

一直以来,王飞扬都觉得梁甜芬是天下无双的好嫂子。她对哥不离不弃,虽然漂亮但从来都很朴素,不爱打扮得花枝招展,不招蜂引蝶。

可现在——

嫂子的挎包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她是跟谁用的?

肯定不可能跟自己哥哥,他都在精神病院里呆着。

顷刻间,王飞扬手脚冰凉。

他脑子里冒出嫂子被某个男人压在身下的场景。

顿时间热血上涌,拿着挎包的大手在微微颤抖。

他也想过,哥哥进精神病院差不多两年了,一直没什么好转。嫂子现在虽然是有夫之妇,但又等同于自由之身,加上寂寞什么的,她会不会熬不住,在外边找男人。

但这种想法很快就被他甩掉。

嫂子不是这种人!

如果她是,早就可以跟哥哥离婚。

自从哥哥变成傻子,医生都说很难治好之后,两家人都让嫂子离婚。

她不愿意,要和丈夫患难与共。

但她包包里出现套,到底是怎么回事?

接着,王飞扬又在挎包里发现一个东西。

它被一个小塑料袋装着,花花绿绿的。

稍微扯出来一看,居然是一套非常露骨的内衣!

做工精良,布料很好,价钱一定不菲。

这是嫂子穿的么?

王飞扬很难想象,朴素的嫂子会穿这种玩意儿

“飞扬,人呢?赶紧把消毒纸巾给我拿来啊!”

用力晃了晃脑袋,王飞扬找到消毒纸巾走到洗手间门口,敲了敲门。

门打开了一条缝,几根白嫩的手指伸了出来。

王飞扬把那包纸巾往手指上一放,里头的嫂子没有拿稳,纸巾掉在地上。

她下意识地就去捡,忽然间哎呀一声。手指瞬间收了回去。

里头传来砰的一声。

王飞扬鬼使神差,下意识地把门一推。

“嫂子你怎么样?”

紧接着,他就瞪大眼睛。

嫂子歪坐在一边,裤子还褪到膝弯那里。

她一抬头,迎向王飞扬的目光。

两人大眼瞪小眼,接着她就尖叫了。

王飞扬赶紧把门关上。

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他能推测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嫂子是蹲着把手伸出来开门的,虽然洗手间比较小,但她也要尽量伸直手臂才行。而纸巾掉在地上,她更要朝前俯着身子去捡。地面又比较滑,一不小心她就摔了。

一直以来贤淑单纯的嫂子,这形象开始被颠覆。

“飞扬,你赶紧去上班吧,不要迟到了。我待会儿给你打扫好房间,我也去上班了,你先走吧。”

里头传来嫂子那带着非常窘困的声音。

显然她现在不好意思出来。

王飞扬应了声好,穿上衣服就出去。

接着才发现自己还没刷牙洗脸,但他没回去,心情很复杂地走了。

梁甜芬出来后,一张白净娇嫩的脸蛋上还显得那么羞红。

她走到桌子边,拿起包包刚把纸巾放进去,忽然一呆。

第2章 性感老板娘

接着,脸上透出焦急之色。

“糟糕!被他看见了,我怎么忘了包里头还有这东西,现在怎么办?”

她脸上露出慌张之色。

王飞扬在皇朝家私城上班。

这间家私城很大,以红木家私为主,请来的工人和导购员都有十多个。

不过老板杜豪很少来这里。

据说他是机关单位的一个大头头,因为公务员不能经商的条规,他当然尽量避免出现。这里头,都是他妻子关雅美在打理。

王飞扬一来就忙活开了。

他的主要工作是组装和维修,加上做搬运。

这天家私城来了一大车子货,虽然请有外边的搬运工,但也需要他一起动手。

他退伍回来,浑身腱子肉,力气很大。

一件红木桌子,要两个工人才搬得动,他一个人就呼哧呼哧地扛进去了。

今天他特别卖力,因为要通过强大的体力劳动来驱除心里头的不安。

嫂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外边真有人了么?

“王飞扬,你悠着点啊,别以为有力气就不顾着身子。”

一个甜美成熟又带着磁性的声音冒了出来。

王飞扬扭头一看。

从外边进来了一个超级大美女。

王飞扬一看,都忍不住热血沸腾。

这个女人看起来不到三十岁,但王飞扬知道她已经有三十有二。

真实年龄完全看不出来,保养得非常好。

甚至称之为青春玉女也不为过。

她就是王飞扬的老板娘:关雅美。

她跟老公的年龄差得有些大,那个杜豪都快要五十岁了。

差不多算得上老夫少妻。

她显然刚回来,一边说着,一边将妖媚极了的狐狸眼落在他的胸膛上。

刚才干得起劲,浑身热汗,王飞扬把上衣脱了。

一块块在部队里练就的肌肉,带着汗水带着热气,完全展现在关雅美眼中。让她看着,都有些迷离了。

王飞扬说:“老板娘,你的眼神好像想吃了我。”

“别胡说!”

关雅美赶紧收回眼神,朝着办公室走去。

她丢出一句:“跟我来,有一个东西要给你看看。”

王飞扬赶紧跟了过去,看着她那一扭一扭的丰臀,被紧凑的旗袍裹得真是活色生香,还有下边露出来的两条瓷白大长腿,不由得使劲儿吞了一口口水。

走进办公室,关雅美说:“把门关上。”

王飞扬吓了一跳:“老板娘,你不会想要潜规则我吧?”

“滚!”

关雅美没好气瞪他一眼,接着说道:“上午我去一间大酒店谈个生意,看见你嫂子。她跟一男一女在一起,打扮得好性感啊,穿得挺露。跟我以前见到的你那朴素嫂子完全是两回事,要不是她嘴角边的美人痣和声音,我都没认出来。”

顿时,王飞扬脸色大变!

嫂子偶尔会做好吃的给他吃,有时候甚至送到家私城来。

有一回被关雅美看到了,不过当时嫂子正跟王飞扬说这说那,没留意。

所以,关雅美认识她,但梁甜芬对她没印象。

刚在自己住处发现了嫂子包包里的诡异东西,现在又从老板娘嘴里听到这些,王飞扬的小心脏真有点顶不住。他沉声说:“老板娘,这事情可不能开玩笑。”

关雅美说:“我刚才不是告诉你,有东西给你看嘛!我拍下了视频……对了,在视频里头,你还会看到一些很奇怪的东西。就是这些东西,让我怀疑你嫂子……”

她说着都脸红了,不好意思说下去。

王飞扬更慌了:“快,给我看视频!”

关雅美掏出手机,点开一个视频打开就递给他。

一看,王飞扬就瞪大眼睛,满脸惊讶和气愤。

他想不到,出现在视频里头的嫂子,会是那么妖艳!

关雅美很显然就是偷拍的,就在电梯门口等电梯的时候。

她前边站着两女一男,其中一男一女有四五十岁了,嫂子就站在他们身边。

她穿着酒红色的超短裙,下边一圈圈的花边,显得很时髦。

嫂子头上还戴着一顶黑色的时尚军帽。

现在王飞扬只能看见她背影,但一眼就认了出来。

嫂子的背影纤秀挺拔,很有小女人的味儿。

电梯门忽然开了,很多人从里头涌了出来。

其中有个男的很冒失,一下子撞在梁甜芬身体一侧,把她手中那个包撞得掉了下来。

这会儿王飞扬注意到,嫂子手里头的包不是早上那个了。

要更大更新一些,也更时髦。

大概是赶潮流的缘故,这种包的大口处用的不是拉链,而是束带。

所以这么一摔在地上,束带松了,里头好多东西滚出来。

王飞扬一看,顿时瞪大不可思议的眼睛!

忽然间他感到肩膀上一片火热和柔软,扭头一看。

老板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

男人这么一看,不由得感到小腹直发热。

关雅美好像不知道自己对王飞扬造成了相当大的压迫力,她吐气如兰地说:“看看,就是这些东西!好羞人啊,你嫂子怎么随身带这么多这种玩意儿。”

从梁甜芬包包里滚出来的, 竟然是各种各样的不能说的东西。

周围看到的人都惊呆了。

嫂子也惊呼了一声,赶紧蹲下身子去捡。

第3章 你说话请尊重一些

偷拍视频的关雅美跟着把手机一垂,拍了过去。

王飞扬一看,脑子轰的一声。

他看到了非常不像话的一幕。

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嫂子竟然会浪成那样子!

这还是我那个朴素贤淑的嫂子吗?!

这会儿,视频里头出现的已是梁甜芬的正面,只不过因为她蹲着,脸蛋被头发遮住,看不真切。但是,却可以看到她低垂的领口里透出的两小块雪白,戴着的文胸赫然就是情趣款的。而且,就是王飞扬早上在她包包里看到的那玩意儿!

完全遮不住春色。

再往下看,王飞扬气得脸色煞青!

电梯门口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不知道多少个男人直勾勾地看了过去。

特别是跟嫂子在一起的那个中年男人,借着帮她捡东西的机会,更是肆无忌惮地去看。那猥琐好色的样子,都被拍了下来。

王飞扬气得差点把手机捏碎了。

想到嫂子穿得那么露那么荡,这会儿被那么多男人看到了,他满心都是悲愤。

虽然那是嫂子,但他却有一种自己女人被许多男人看光了的感觉。

视频到这里结束。

老板娘还用她的胸压着王飞扬的肩膀,她感慨说:“飞扬,你嫂子还真是开放啊!真看不出来,跟以前的她判若两人。穿成这样。说实话,这种内衣我也穿过,但绝对不敢穿出来,只敢穿给我老公看。”

说着,她忽然吃吃一笑:“想不到你嫂子也是。”

王飞扬顿时一怒,扭身低声喝道:“老板娘你说话请尊重一些,她是我嫂子!”

“好好好!”

关雅美也不生气,赶紧安慰:“我说错话了,你消消气。”

说着她抬起一只纤纤玉手,在他坚实的胸膛上轻轻拍着。

拍着那么宏伟强健的肌肉,她的心忽然有些晃荡起来。

接着竟然忍不住,轻轻用巴掌在他的胸大肌上轻轻抚摸。

她还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多事,就看到你嫂子忽然变成那样,觉得稀奇,就拍下来给你看看。你现在也不要太生气。冷静下来,找个办法问清楚你嫂子,也许这里头有什么误会。我看,先不要让你哥知道……”

“我哥知道也没用!”

王飞扬有点悲愤地说:“前两年因为有人欺负我嫂子,我哥去报仇,结果被打得脑袋受了重伤,人都傻了。现在……现在他住在精神病院。”

关雅美一呆,看着王飞扬的神情就透出几分怜惜。

她的手继续在男人强壮的胸膛上轻轻抚摸,爱不释手了都。

甚至,有意无意地用小巴掌捏着结实的肌肉。

轻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哥……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王飞扬本来很气的!

他恨不得立刻找到嫂子,把她怒斥一顿,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是不是真的出轨了!

但如今在老板娘的抚摸和安慰下,他倒是渐渐恢复了平静。

他皱着眉头说:“这里头有个疑点,我嫂子虽然穿得很露,但不像跟那个中年男人去开房什么的。因为那男人旁边还有一个女的,这两人看起来像是夫妇。”

“我也注意到了。”

关雅美说:“这确实更稀奇了。你嫂子穿得这么,里头甚至穿着内衣,跟一对中年夫妇上酒店干嘛?而且我也看到,在视频里头,那个中年油腻男老是盯着你嫂子不放,各种目光猥亵,但他老婆当没看到,你嫂子也毫不介意被他看。”

“不管怎么样!”

王飞扬握紧拳头:“我都要去酒店看个究竟!老板娘,是什么酒店……嗯,老板娘?”

他忽然感到胸膛里痒痒的,低头一看,老板娘居然用一根涂着紫色指甲油的纤纤玉指,在轻轻拨着他那里的一个小头头。

再看看老板娘,她娇艳的脸上布满红晕,眼眸如水,显得动情,很有迷离感。

老板娘这是赤果果的挑逗啊!

换成一般情况,王飞扬会忍不住的。

他对这个大了自己七八岁的妖艳老板娘,也怀有某种遐思。

甚至还做过跟她有关的梦。

但现在不是玩这个的时候。

他喊:“老板娘!”

“啊!”

关雅美赶紧收手,浑身一个激灵。

回过神来,赶紧退开几步。

脸上都是羞涩之意,带着意外,好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你说什么?”

“你是在什么酒店发现我嫂子的?”

“丽都西路的富源大酒店。”

“知道在几楼么?”

“进了电梯之后,我看他们按的是十八楼,但我是五楼出去的,后来也不知道。”

王飞扬点点头,扭身就要走出去。

事不宜迟,现在就赶过去抓奸!

他一边走一边说:“老板娘,我请一天假!”

忽然,外边传来一个非常雄浑的声音:“你们老板娘在办公室么?”

“好像在,老板你进去看看!”

顿时,关雅美低声惊呼:“糟糕,我老公来了!他很少来的,怎么突然来了?飞扬你现在不能出去,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

王飞扬莫名其妙:“我们又没做什么,干嘛要躲?”

“二货,瓜田李下啊!”

关雅美急促地说:“我从来不把男员工叫进办公室,要不是偶尔拍下你嫂子的视频,也不会把你叫进来看。而且你现在还没穿衣服,最糟糕的是……”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带着点埋怨:“我刚才不知不觉被你搞得有点动情了。看看我的脸,我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春心荡漾的样子!”

“老板娘我没搞你呀!”王飞扬满脸无辜。

“好好好,是我搞你行不行?赶紧躲起来!”关雅美赶紧拉住王飞扬的一只手腕,左右一看,把他拉大宽敞的办公桌后边,让他钻进去。

“可我还要……还要找我嫂子,要不来不及了。”

王飞扬踌躇间,被关雅美狠狠按进了桌子下边。

以他的力气,一个妇道人家没办法把他按进去的。

所以这也是他的妥协。

关雅美赶紧坐住了椅子,还趴在桌面上。

第4章 求求你不要打我了

门开了。

“老婆,你这是怎么回事?睡觉?”

是老板杜豪进来了。

不过关雅美没有反应。

躲在办公桌下边的王飞扬,尽可能缩在里边。

幸好这下边的空间够大,能完全藏住他。

接着他就傻眼了。

老板娘两条雪白浑圆的大长腿就在他面前,散发出来的热力,还让他感到身上一片火热。

有更要命的,那就是她的双腿没有夹紧,微微敞开。

王飞扬一眼就看到了里边。

关雅美装着醒过来的样子,还抬起巴掌打了个呵欠,她说:“啊,我睡着了?大概是昨晚看电视看得太晚,没睡好。”

“看电视看那么晚干嘛?别熬夜!”

“还不是等你回家!哼,一整晚没回来,又不知道去哪个女人那里鬼混了。”女人的声音透着哀怨。

“行了行了!”

杜豪立刻转移话题:“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趴着睡,被压出来的吧?”

办公桌底下的王飞扬这么一听,虽然心里头焦急,很想立刻冲出去找嫂子,但还是忍不住差点笑了。

这个老板娘真能装。

但接着他就发现不对劲了,好像听到了他不该听到的事。

两夫妻寒暄几句之后,杜豪居然让关雅美去拍私房照。

不是拍来给自己欣赏的。

杜豪有一个老领导,退休后喜欢上了摄影,特别是女性人体摄影。

这老家伙为老不尊,最近不单单想拍人体,还想拍白虎人体。而他虽然退休了,关系却还杠杠的,能帮人铺路。所以,杜豪为了巴结老领导,让妻子做他的人体模特。

关雅美坚决不答应,她气愤地说:“杜豪,你怎么能想出这样的事,我是你妻子啊!你居然……”

“放心,不会看到你样子的,会给你戴上蝴蝶面具。老领导也知道不适合让人体模特露脸,他主动这么说了。”

“不!反正我不答应,我是你妻子啊杜豪!万一那糟老头忍不住,把我给那个了……怎么办?那你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绿帽子戴?”

“放心吧!”

杜豪冷冷说:“第一,老领导七十三岁了,虽然看起来还挺健康,但那玩意儿早就不行了,不会对你怎么样;第二,关雅美你也不要忘记,你以前也就是我一个情人,我要不是看你对我忠心,会在妻子病死后让你上位?你要是听我的,你一辈子都是我老婆;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分分钟可以让你什么都没有就滚蛋,信不信?”

他这么一说,关雅美哭出声来。

她说:“杜豪你不能这么对我,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老婆呀!”

“你就说一句,你答不答应!”

杜豪冷冷地说,他的语气就像是野兽的咆哮,充满冷酷。

桌子底下的王飞扬听着,都气得捏紧了拳头,暂时忘记找嫂子的急迫。

他怎么都想不到,世界上居然会有这样的男人,这么卑鄙,卖妻求荣!

居然把自己老婆送给一个糟老头拍人体照!

关雅美哭着哀求:“老公,不要这样对我行不行?你可以找别的女人啊……”

桌子底下的王飞扬一听,莫名就想到了嫂子。

“你特么以为老领导看不出来了?他吃过的盐比我们吃的饭还多!再说了,你浑身那么白,也是他喜欢的。而且你是我妻子,不是我从社会上随随便便找来的女人,他知道这一点后,对我肯定更照顾!”

杜豪吼着,但关雅美无法答应。

他居然就冲过去,把妻子从椅子上扯起来。

这把躲在办公桌下边的王飞扬吓了一大跳,赶紧把身子一缩。

卧槽!差点被发现了。

接着他就听到桌面上传来砰的一声。

杜豪竟然把关雅美按在了桌面上,一只大手狠狠压着她的背部。

从王飞扬这个角度看,就看见老板娘两条大长腿从桌子上垂下来,不断挣扎,把高跟鞋都给甩了出去。同样涂着紫色趾甲油的两只雪白脚丫子,不断在地面上划动着。

她虽然用力反抗,但杜豪也是牛高马大的人,一只手就如同钉子一般,把她钉在办公桌上。紧接着,关雅美一声尖叫。

桌子下边的王飞扬,顿时瞪大眼睛。

老板居然打起了老板娘的屁股!

本来男人打自己女人的屁股,听起来绝大部分都是一种嬉戏。但这可是贴着肉的打,而且听声音就知道,这打得非常重!

没几下,关雅美的痛叫声都带出哭腔了。

“求求你……老公,不要打我了,疼……再打,我走不了路了,这是在店里呀!”

“很久没有教训你了,看来你屁股真是痒了!关雅美你别忘了,你现在一切都是我的,你配合我做点事怎么样了?啊?!搞成了,你也有好处!你要是答应我,我就停手,不答应我,我就一直打!”

杜豪的这个声音带着一些疯狂,把手抬得更高,打得更狠!

王飞扬的脑子里好像冒出来这么一副场景,老板娘那嫩得跟豆腐一样的屁股,在粗厚大巴掌的狂击下,已经崩裂,鲜血都迸了出来。

他更是握紧拳头,脑门子上青筋直冒。

这要是别的男人这么欺负老板娘,他早就冲出去狂揍一顿了。

可现在名不正言不顺,何况自己还是躲避者。

他只能忍下气。

关雅美终于顶不住了,她哭喊着说::“我答应……我答应,不要打我了……”

接着,王飞扬看到之前站在老板娘旁边的老板,转移到了她的身后。

王飞扬头上冒汗。

靠!这是……

第5章 想不到你会被这么欺负

果然,那家伙狠狠把身子一挺,不管是关雅美还是办公桌,都狠狠摇晃了一下。

老板娘发出更加凄厉的叫声。

估摸着外边的人是隐隐约约听到了。

“丫的!不要脸的骚娘们,以为做了我老婆,就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了?告诉你,等着做我杜豪老婆的女人,多的是!”

那家伙一边凶狠地说着,一边狂轰滥炸。

老板娘惨叫连连,办公桌摇晃不停。

王飞扬胆战心惊地用双手轻轻顶住办公桌的下面,面对它真塌下来了。

他满头满身都是汗珠,比搬了一车子货还要累。

主要是心累。

刚刚发现嫂子可能出轨,现在又眼睁睁看着老板娘被凌辱——凌辱者还是她老公,也没办法去阻挡,要是冒出去更糟糕。

现在王飞扬只希望这一切赶紧结束,他不想老板娘再这么受折磨了,也想赶紧脱身,去那间富源大酒店看看,嫂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幸好杜豪不持久,虽然勇猛有力,但三四分钟就爆发了。

他任由妻子趴在办公桌上,扯了旁边的纸巾清理好自己,穿上裤子,冷冷地说:“这事儿也不急,给你两三天时间做好心理准备。但是,你要是反悔不答应,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他就出去了。

砰!

办公室的门狠狠关上。

王飞扬呆在里头,听见上边的老板娘传来轻轻的啜泣之声,他感到心疼。

等了一会儿,确定老板不会回来后,就挣扎着钻了出去。

这一看,触目惊心!

老板娘那丰腴动人的身子趴在办公桌上,旗袍被掀到了腰部那里,下半边身子完全展现在他面前。丰美的嫩臀不单单高高耸起,也红肿惊人,几乎就是血红一片。

虽然没被打烂,但那淤血也够惊人的。

王飞扬禁不住往下看,咕嘟一声吞了口水。

何况老板娘的还那么美!

“你别看……别看!扭过头去!”

老板娘嘶哑着声音,慌乱地说。

王飞扬赶紧把头扭过去,又听到后边传来挣扎的声音。

禁不住扭头看去,只见老板娘要把自己撑起来,却显得一点力气都没有。

王飞扬叹了一口气,扭身就扯起几张纸巾,忍着恶心把女人胯间的污秽东西擦掉。

这一碰,老板娘浑身一抖,惊呼起来:“你干什么?”

王飞扬没有说话,就帮她擦干净,动作很温柔。

不知道为什么,女人忽然轻哭出声,但显然不是因为不愿意男人这么碰她。

因为她还把双腿打开了一些,让男人帮她擦。

接着,王飞扬轻轻把裤子给她穿回去,把旗袍拉下来,再小心翼翼地把她抱起来。

扭头看看,觉得不适合把她放到椅子上坐,就把她抱到沙发上,让她侧躺着。

免得把红肿的屁屁弄疼。

看着女人满脸苍白汗水淋漓,一头秀发也变得蓬乱的样子,王飞扬觉得她真可怜。他忍不住说:“老板娘,以前只觉得你很风光,高高在上,想不到……你会被这么欺负。”

关雅美苦笑不已:“让你看笑话了,别往外说,好么?”

“肯定不会说的,我会好好替你保密。”

王飞扬认真道:“不过外边的伙计怕都听到一些了。”

“那就不管了,你别说就行。”

关雅美凄楚地摇摇头:“从这个月开始,我给你加五百块工资。”

“要是因为替你保密的话,那就不要了。”王飞扬正色说。

“不!不是!”

关雅美又摇摇头:“是谢谢你……刚才那么关心我。”

想到刚刚的情景,王飞扬不由得一阵燥热。

他说:“没什么。对了,老板娘,你不会真答应老板,去做那种事吧?想想就恶心!”

女人回道:“我会尽量拖,那种事情……我还真干不出来。要把自己脱光了,给一个糟老头随便拍。我想想……就觉得恐怖!以后我怎么做人?我虽然……我虽然是做小三起来的,但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尊严啊!”

说着她满腹心酸,又要哭了。

王飞扬点点头:“你想个办法摆脱吧,哎呀对了!”他忽然一拍大腿:“我要去找我嫂子了,我一定要找到她,看她是不是对不起我哥哥!”

扭身就走。

被突发事故耽误了好一会儿,不知道嫂子还在不在那间酒店。

“出去的时候小心点,不要让人看到了。”

关雅美交代,接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咬了咬下嘴唇问::“对了,你嫂子叫什么名字来着,手机号码多少?你知道现在科技那么发达,通过手机号码就能找到不少讯息,我帮你问问在这方面擅长的朋友。 ”

王飞扬想了想,就告诉她了。

他没看到的是,在他悄悄开门走出去那会儿,老板娘脸上透出一丝诡异之色。

这间办公室在家私城二楼的角落里,还有一些柜子挡住外边看过来的视线,加上王飞扬够机灵,很快就闪了出去,没人看到。

他心急火燎地跑到富源大酒店,也跑上了十八楼,这才傻了眼。

这是一间五星级酒店,一条条走廊纵横交错,两边都是门,到底是哪间?

他不得不采取了最笨的办法,走来走去希望能看到嫂子正好从哪个门里钻出来。但是,有清洁阿姨很快发现了他的诡异,悄悄通知保安上来赶他。

为了不打草惊蛇,王飞扬只能回到一楼大厅。

他坐在沙发上,顺手从旁边的书报架上拿了一份报纸,打开来遮住自己的脸。

然后,以楼梯口为焦点,进行窥探。

他希望看到嫂子能走出来。

这是打持久战的节奏,但没办法,只能守株待兔。

也正是饭点时间,嫂子应该会出来了吧?

早上因为在她包包里头发现的异常情况,他心情非常不好,没吃早餐。现在已经是中午快十二点了,他肚子里头咕咕叫。

但他不敢离开。

他一定要找到嫂子!

他无法相信,那么贤淑文静的嫂子,会穿得那么放荡!

他不愿相信,那么爱哥哥的嫂子,会做出背叛他的事!

哪怕饿死,都要等到嫂子,问个究竟。

忍着饥饿,等到了差不多十二点半,手机忽然响了。

掏出一看,竟然是嫂子打来的!

第6章 你真漂亮

他吃了一惊,难道被嫂子发现了,赶紧扭头四顾,但都没看到她踪迹。

定下心神,接了已经响了很久的电话。

那头——

“飞扬,你在哪里呀,怎么这么迟才接电话?”

嫂子的声音一如往常地温柔和贤惠,非常动听。

但王飞扬现在听着就觉得很恼火。

你还在装模作样?!

他想了想,感到了一个可能。

难道嫂子察觉到了什么状况,打电话来试探他?

“飞扬,你怎么不说话呀?是不是正在忙?你是不是在店里头?是的话,我赶紧把我煲的田七乌鸡汤给你送过去,让你补补身子。”

嫂子的声音显得更加关切。

王飞扬闷闷地开口了:“你在哪里?”

嫂子说:“肯定是在我公司啊!我在公司食堂煲了汤。”

现在嫂子在一间还挺大型的家政公司做,在调度部负责钟点工的工作安排,已经干到主管的位置。

在这座二线城市,工资不高不低,月薪五千。

这间公司有一项服务是按照客户要求进行饮食料理,类似于餐厅外卖但更高级,她经常借着这便利煮东西吃。

王飞扬这么一听,疑窦丛生。

嫂子在公司?

那么谁在这富源大酒店的十八楼?

老板娘给他看的视频里头,那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分明是嫂子!

虽然没看到明显的样子,但身影肤色都高度相似。

还有情趣内衣,视频里那个女人里边穿着的玩意儿,跟王飞扬早上在嫂子包包里发现的,完全就是同一颜色和款式。

难道嫂子没在这酒店里头多呆,只过了一会儿就回去了?

关雅美拍视频的时间大概十点钟左右,到他来到这里,也过去差不多两个钟头。照理说,倒也有这种可能。别说两个钟头,一个钟头都可以干不少事了。

虽然王飞扬没嫖过,但也听过那事儿。

快餐半个钟头以内,大保健一个半钟头。

“飞扬,你怎么了?又不说话了?”嫂子幽幽地问。

“哦!”

王飞扬心一横,干脆说道:“嫂子,我现在在富源大酒店!”

接着就仔细倾听电话那头的动静。

但梁甜芬似乎没什么意外表现,她就显得诧异:

“富源大酒店?是丽都西路那里的吗?”

王飞扬心中冷笑,故意说:“对,就是你上午来的这一家。”

嫂子的语气透出茫然:“我上午去的那一家?我上午没出去啊!在你出租屋里打扫了卫生,我就赶紧去上班了,一直到现在。”

“你真的没有出来过?没来过富源大酒店?”

“飞扬,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越说,我越不明白了!”

嫂子有点生气了:“你是不是怀疑什么?我干嘛要突然去那什么大酒店?”

听着这语气,好像真的被冤枉。

王飞扬疑窦丛生却又有点无可奈何,他想了想,只能说:“我来这里送几套家私加安装,你要是有时间就送过来吧。”

嫂子答应了:“你等我十五分钟左右。”

放下电话后,王飞扬就溜出大门口,找了个有利位置盯着门里门外。

这个角度还可以看到大堂里的动静,继续盯着可能从里头出来的嫂子;也可以看到马路两边,看嫂子是不是真的从外边来。

也就十一二分钟,王飞扬失望了。

也不能说失望,但这感觉挺奇怪。

因为他看到嫂子戴着头盔。骑着一辆小电驴从马路上开过来,停在酒店旁边的二轮车停放点。摘下头盔,放在座包下边,从踏板上拎起一只保暖壶,就走向大门口。

嫂子是今天早上的穿着,灰色长裤,短袖罩衫,朴实无华。

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换成以前,王飞扬会为有这样的嫂子而骄傲。

我的嫂子真漂亮!

可现在,看着她走得那顾盼生辉的样子,他就觉得心里头像是被针扎了。

那么姣好曼妙的身子,已经在别的男人面前脱光过了吧?甚至还穿着挑逗味儿十足的情趣内衣,不知道勾搭过多少个男人!

看着嫂子那窈窕动人的身段走进酒店大门,王飞扬脑子里不断晃出那一幕幕不堪的场面。

直到嫂子进去了,他才回过神来。

没多久电话就响了,嫂子打来的,问他在哪里。

“我在门口!”

王飞扬嘶哑着声音说。

嫂子出来了,看见他就露出满脸奇怪之色。

“飞扬你怎么在门口?刚才我进去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叫住我?”

“刚才我没有看到你。”

王飞扬冷冷说。

梁甜芬微微皱了皱秀美的眉头,想说什么却忍住了,她把保暖壶递了过去,轻声道:“乘热赶紧吃了吧,我煲了两个多钟头了,味道很不错。”

嫂子用这个保暖壶装过许多次老汤给他喝,每次他都喝得很开心,狼吞虎咽。

但这次他一点胃口都没有。

他用力盯了嫂子一眼, 扭身就走。

“哎?飞扬,你去哪里啊?”

梁甜芬一愣,赶紧跟了过去。

王飞扬走到大酒店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女人也屁颠颠地跟了过去。她笑了:“你这家伙,脸皮还真薄,要来这里吃。来,赶紧吃吧!”

她把盖子打开,一股香味涌出来,顿时让王飞扬忍不住吞了口水。

他肚子咕咕叫,嫂子听到了又是一笑:“你饿了,立刻吃!”

双手捧着端了过去。

王飞扬随手拨开,嫂子顿时哎呀一声,差点把一壶汤都给泼出去了。

她惊声问:“飞扬,你到底想干什么?”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