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相思入骨情难忘小说章节_相思入骨情难忘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6:30

相思入骨情难忘小说 精彩章节

郁岑然站在面前的时候,南桥还没有挂断电话,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虚,手一晃,手机直接掉进浴缸的水中,直接报废!

那可是新买的,南桥有一瞬间的傻眼,然后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还光溜着身子呢,连忙又转身东张西望去找毛巾。

郁岑然居高临下,冷冷地睨着那具柔嫩雪白的胴体:“忸怩什么,我又不是第一次看见了。”

南桥轰的一下红了脸,这男人说话怎么这么直接!她啪的一下手拍打在水面上,有些生气,嚷嚷着要让郁岑然出去。

郁岑然挑眉,眼神里透出犀利,声音冷漠:“这么着急着赶人,是急着要继续和你的前男友谈情说爱吗?”

“你在说什么!”

南桥看到郁岑然不紧不慢,把手上的一个小东西放到大理石桌上,他转过身,眼神更加冰冷:“霍庭……你刚刚不是在和霍庭打电话么?怎么,不打算告诉我说了什么?”

“这是我的私事,不关你的事。”

“看来是好了伤疤就忘了痛了,南桥,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是我的妻子。”

打断话语,南桥大喊:“我知道,我很清楚!”

妻子,妻子,南桥蓦地爆发,她怎么会忘了呢,这个名分就像是枷锁一样套在南桥的脖子上,让南桥难以呼吸。

因为是郁岑然的妻子,她不知道怎么面对霍庭,现在,连做普通朋友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想起了什么,南桥唇角扯动,看向郁岑然,满脸愠怒:“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做了,郁岑然,你还想要怎样,你到底想怎样?”

郁岑然不知道,南桥已经误会了霍庭的事情,她笃定霍庭和顾巧巧的设计和郁岑然一定有关系。

郁岑然俯下身子,捏紧南桥的下颚,似乎在端详着,又似是在思考什么,半晌,他说:“南桥,你只能是我的,你是我郁岑然的女人,我不允许你和别的男人有牵扯!”

南桥直皱眉,想说话,却被郁岑然打断:“霍庭对你是什么感情,南桥,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那样就太装了。”

装,他也好意思说她装?

南桥冷笑了一声,她不理解:“郁岑然,我可以不和霍庭联系,但能不能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要让霍庭和顾巧巧上床,而且还要让媒体来曝光这件事情?”

垂落在身侧的手突然握紧,郁岑然的眼瞳骤然收紧,他这才知道南桥是误会自己了。

霍庭的事一出,如果不是郁岑然帮着压下新闻,恐怕到现在那件事情都还占据着热搜榜的头条吧!

可是,这些南桥都不知道,郁岑然也从来都没打算说出来。

“怎么,心疼你的情人了?”

郁岑然勾唇,故意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解释道:“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但是,既然你那么在意,我会让做这件事的人付出代价。”

南桥不相信,郁岑然越是解释,她便越是认为他在欲盖弥彰。

没有得到意料中的答案,南桥的眼神开始变冷,她抬头,瞪着郁岑然,后者则是看都不看她一眼。

这看在南桥的眼里,更加认为郁岑然是因为撒了谎,所以才不敢大方看自己。

南桥冷嗤:“是让别人付出代价,还是只是在演戏?”

“……”郁岑然盯着南桥,那么寒冷,那么冷漠,他在等她说下去。

“霍庭出事,最大的受益人应该是你吧,郁岑然!霍家大少爷闹出不好的绯闻,霍氏集团的股价日渐跌停,相反……”

南桥的话还没说完,郁岑然冷眼眯起,却是笑了:“你觉得我会对一个区区的霍氏集团动手?”

不管是经营规模,还是盈利状况,还是市场的潜力,霍氏集团在哪一点上都远不及郁氏集团。

因此在之前的宴会上,霍庭甚至很有意向,对郁岑然抛出橄榄枝,想要谋得两个集团的合作。

“霍氏根本不是郁氏集团的对手,我没必要和霍氏对着干……”

他说的句句在理。

南桥却是一条路走到黑,铁了心的笃定:“是啊,没必要,可是郁岑然,你是疯子,你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为了我,你想要玩死霍庭……”

“南桥!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吧!”

薄唇稍勾轻嗤,郁岑然的眼中有浓浓的寒意浮现,南桥的话无疑伤到了郁岑然,鲜血淋漓,她总是这样,丝毫不顾及郁岑然的感受。

既然如此,郁岑然抿住嘴唇,脸色阴沉,他不介意破罐子破摔,既然南桥认为他是恶人,那么他就恶人做到底!

郁岑然高高地睨着南桥,双眼从南桥的脸庞,到身体扫视一遍。他的眼神似火,仿佛要将南桥的每一寸肌肤灼烧殆尽,却又如同冰块,带着杀人一般的怒气。

南桥躺在浴缸里,警觉地盯着面前的男人,她心里暗暗觉得大事不妙,便伸手去扯挂在一边的浴袍,却被郁岑然一双大手倏地打掉,吓得连忙缩了回去。

“郁岑然,你又发什么神经。”南桥梗起脖子,假装很有底气,脸一横,指着门口:“给我出去,马上!”

“女人,你似乎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吧,这是我的房子,不如……你自己出去?”

南桥气得要发笑,拜托,她衣服都没穿,这个男人到底安的什么居心!流氓一个!

南桥抬起头,一看就对上面前男人深邃晦暗又饱含情欲与焰火的目光,她觉得不自在,挣扎,扭动着身子要逃走……

“再动,我就在这里把你办了……”郁岑然极度不悦,嗓音粗哑,警告道。

闻言,南桥吓得不敢再动了。

郁岑然抱胸,好整以暇,他好像很喜欢看南桥憋着一口气活像个小媳妇的样子。

郁岑然故意低下身子,将气息故意喷洒在南桥细嫩的白肉儿上,看她憋红了脸的敏感脸蛋儿,声线低沉磁性:“不过在浴室里做好像也很不错啊……”

“变态!”南桥一把推开郁岑然,心里想,这个男人真善变,阴晴莫测!

但是郁岑然却趁机抓住南桥细嫩的胳膊,一把将她从浴缸里扯了起来,目光落在她雪白细嫩的胴体上,喉结滚动,眼神蓦地变得滚烫!

“放开我!”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