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旧爱心尖难忘阮宁渊左靳南_阮宁渊左靳南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6:30

旧爱心尖难忘小说 精彩章节

左靳南穿着一套深蓝色的西装,下摆处是一些白色的手绘画,倒是在他正式的感觉上面多添了几分俏皮的味道。

阮宁渊微微地摇了摇头,心里嘀咕了一句,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情去研究他今天穿的衣服。

她忙拉回刚刚有些出神的思绪,“左靳南,麻烦你先出去好吗?我这边还有正经事要处理。”

左靳南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反倒是径直朝董事长走去,伸出手,对方忙站了起来,双手握住左靳南的手,“左总,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看他们两个人的样子,似乎是认识?可是,据她所知,左氏和这个厂家并没有任何的合作啊。

宫俊显然也有同样的疑问,暗地里拉了拉阮宁渊的衣服,凑到她耳边,压低了声音问道,“宁姐,这家伙怎么来了?该不会是来和我们抢合作的吧?”

阮宁渊蹙了蹙眉头,抢?那应该还不至于吧?

她看了看左靳南,正想开口,却插不进话。

左靳南与那名董事长低声聊着什么,即便在同一个会议室里,她也只能听到说话的声音,可具体说了些什么,却是一点都不清楚。

她唯一能看到的便是,左靳南神色如常,平淡的眉眼之间随着说话的内容,并没有多少的变化,可反观刚刚还是一脸耀武扬威的董事长,现在却是微微蹙着眉头,神情变得小心而又谨慎。

如果细细观察,还能看到他的眉眼之间带上了几分的惧意,一手搭在办公桌上,而另一只手则是不停地擦着额头的汗水,好像很紧张一般,与左靳南倒是形成了极大的差别。

阮宁渊隐约间好像听到了“合作”、“共赢”之类的字眼,心中刚刚的坚定忽然有些动摇了起来,难道说真的如宫俊所言,左靳南这一次过来,是想要阻断他们之间的合作?

她蹙了蹙眉,正打算打断他们之间的对话,一直沉默不语的秘书却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看着阮宁渊,“阮总,麻烦你们在这里等会儿,我去重新打印一份合同,价格就按照我们之前合作的价格,不改变。”

阮宁渊愣住了,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了问题,刚刚态度这么坚决的他们,怎么突然之间就改变了立场?

她点了点头,看着秘书出去,又转过头问宫俊,“她刚刚是不是说价格不变?”

“是啊,宁姐,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她也想要知道怎么回事啊!可照现在这个情况来看,唯一知道的恐怕就是左靳南了,他一进来就跟董事长嘀嘀咕咕的。

她刚站起来,董事长也紧跟着站了起来,看向阮宁渊,少了之前的嚣张,多了几分谦逊,“合同的事情等会儿我的秘书会跟你们对接的,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情要赶回去处理,我就先走了。”

说完,出去了。

偌大的会议室里,一下子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宫俊也是个人精,惯会察言观色,眼下立马就说,“我突然有点想上厕所,我先去解决一下了。”

说完,又是不等阮宁渊出声,就已经消失在了门后。

看着站在会议桌对面的左靳南,阮宁渊想起那份合同,心中清楚明白,势必是左靳南对那名董事长说了些什么,否则断然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改变了主意,而且还是以之前的价格,继续跟他们合作。

“你跟那人说了什么?不然他不可能这么快就改变主意的。”毕竟是得了人家的好处,阮宁渊实在是没办法再用之前那种带着几分不耐与不爽的语气跟他对话。

听着她放柔的声调,左靳南的唇微微向上弯起,“我说了什么不重要,结果达到了,不是吗?”

说着,那一刻,手心中充盈的感觉,一下子也溢到了心头,令他心头满满的。

而阮宁渊,心中一直想着关于这次合作的事情,全然没有注意到,被左靳南抓着手,一脸呆呆地跟着他往外走去。

会议室外,宫俊看到出来的两人,正要上前,随后便是注意到了左靳南抓着阮宁渊的手,一双眼睛立马瞪大了几分,直勾勾地地盯着,“宁姐,你这是打算干嘛去啊?”

阮宁渊这才回过神,慌忙收回自己的手,背在身后,脸颊上浮现了一丝红晕,说话也突然变得有些不利索了起来,“对方合同弄好了吗?”

“还没,还在修改。”宫俊扭头看了一眼,又很快地收回目光,却是继续刚才的话题,“你们要出去?”

“嗯。”这一次回答的是左靳南,他沉声道,“事情都已经谈妥了,等会儿合同打印出来了,你只需要签字就可以了。我和宁渊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说完,不等阮宁渊做出反应,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往电梯口走去。

阮宁渊挣扎了几下,“左靳南,松手,我和你没什么事情要处理的,你放开我。”

“没有?那我只能回去和那名董事说说,刚刚我说错话了,让他继续之前说的那个价格?”他似笑非笑。

“卑鄙!”阮宁渊咬着牙吐出两个字,却也只能是放弃了挣扎,跟着他走进了电梯。

虽说她不想要为了五斗米折腰,可她毕竟也是个俗人,当这个自己一直处理不了的问题,在左靳南三言两语的攻势下瞬间就化解了,她实在是没有勇气回到之前的状态。

算了,英雄有的时候也是要憋屈一点的嘛。阮宁渊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随后看了看站在身边的左靳南,“你到底说了什么,为什么他这么快就改变了主意?”

“没什么,就是跟他说,如果维持之前的价格不变的话,那接下去我们左氏也会跟他们合作,不然的话,他们恐怕会直接从我们国家的市场上退出。”他说的淡然,脸上的神情仿佛不是在谈论公司的事情,倒更像是在谈论天气一般自然。

阮宁渊的心,却是不由地咯噔了一下。

左氏之前就有了固定的合作对象,而那名厂家的生产质量与水平,都比他们合作的这一家要好许多。都说人往高处走,随着技术的发展,大家只会对这些产品的把关越来越严格,可为什么左氏反倒会退而求其次,说要来跟这家公司合作?

“难道,你们左氏衰败了,开始走下坡路了?”阮宁渊脱口而出。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