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勾人美妻别诱我by雨萱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6:31

《勾人美妻别诱我》又名为《缘定终身:娇妻不好惹》,是作者雨萱所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陆乔伊和贺流风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情节非常精彩,文字细腻,值得一看

勾人美妻别诱我by雨萱在线阅读

第一章  前男友

入夜,停靠在海边的一艘巨大的游轮里,传来了阵阵欢声笑语,而从游轮洒下来的光影几乎将整个海岸线湮灭。

这里此时正在举办一场慈善晚宴,流光溢彩,衣鬓飘香,应邀参加的都是酼城上流社会的权贵名流。

也本应该是陆乔伊一辈子也接触不到的大人物。

但是现在她可以接触到了,因为现在她不再是英姿飒爽的陆警官,而是晚宴上一名普通的女侍应生。

陆乔伊托着酒盘穿梭在宾客之间。

可是她的目光悄无声息的关注着那个人。

本次晚宴的举办人—陈氏集团的总裁陈子峰。

作为本市最大财阀之一的陈子峰,他的产业几乎遍布各个行业。

其中娱乐业更是做的风生水起。

一个星期前,一名当红女艺人自杀身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消息席卷网络,这个案子是陆乔伊亲自揽下来的。

也是她归来的第一个案子。

而再此之前,还有3起女艺人自杀案,因为留了遗书,也没有找到他杀证据,不得不以自杀结案,这是第4起,这些死去的女艺人有一个共同点:全都是陈氏集团的女艺人。

陆乔伊觉得这应该是场典型连环杀人案,犯罪手法精湛,没有破绽,这背后肯定涉及了巨大的阴谋。

于是在酼城警署署长的安排下,陆乔伊摇身一变,以一个女侍应生的身份混进了晚宴里。

此时,她端着酒从后面的酒水间出来,穿过回形走廊就是宴会的大厅。

华丽的大厅里,却忽然好像静默了一瞬。

所有的人,几乎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不约而同的朝着门口望去。

然后,大厅的门口走进来四个黑衣人。

身形高大,面容肃穆。

进来之后分站在门口的两侧。

几息之后,一个男子不疾不徐的走进来。

镁光灯下的男子有着一张俊美到让人神魂颠倒的脸,一双仿佛盛满了星光的眸子微微的眯起。

只是眼底一片清寒,只消一眼便会让人禁不住心神一颤。

鼻梁高挺,好看的薄唇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

让人着迷,却又不敢直视。

他身上穿的是一身高档的手工西服,灯光下更显身材修长,挺拔如玉。

而他身上带着那种与生俱来的翩然贵气,让人觉得可望而不可及。

即便是咫尺之间,却仿佛隔着天涯之远。

陆乔伊蓦然一愣,几乎一个踉跄,手紧紧的攥住了托盘,脸色倏然间苍白起来,眼睛不由得睁大。

心脏好像被狠狠的攥住了一般,所有血液在这一刹那仿佛凝结。

五年了!竟然再一次相遇。

陆乔伊心如刀绞,贺流风,她的初恋,她的前男友!

大厅里的陈子峰瞬间眉开眼笑,快步的迎了上去。

而其他了解内情的,也都快速的带着满脸的逢迎和笑意跟在了陈子峰的身后。

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年轻而又俊美的男子,才是今晚宴会的核心人物。

这场宴会就是为他举办的。

贺流风和陈子峰淡淡的打着招呼,依然如闲庭漫步一般的朝着宴会的中央走去。

大家围在他的身边,如众星捧月。

而就在这时,他的脚步一顿,似乎心有所感,他凌厉的目光看向了陆乔伊的方向,客气而疏离的笑容忽然僵在脸上,然后是满眼的不可置信和一抹狂喜。

眼眸如翻卷的乌云,似乎有暴风雨来袭,可是几息之后,这些情绪又倏然消失。

他冷漠的看着那个身穿服务生的女人,在与他视线交集的那一刻转过了身。

陆乔伊似乎听不到陈子峰说什么,但是雷鸣般的掌声却让她倏然一惊,背后的那道目光好像要杀人一样。

陆乔伊的后背挺的笔直,可是额头却满是细密的冷汗。

她朝着后面的走廊匆匆的走去。

站在走廊的尽头,她咬着嘴唇,犹豫着该走还是该留。

“五年不见,我的乔伊都不敢回头看我了吗?”冰冷的声音在陆乔伊的身后响了起来,那熟悉的声音惊的陆乔伊一下子转过身去。

下一秒,贺流风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

像是刚从地狱里出来的修罗煞一样,俊美的脸上挂着令人心惊的笑意。

陆乔伊一脸愣怔的看着他,心脏在狂跳,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面对他,可是,只要一看到他那双漆黑如点墨的眼眸,她的心就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贺流风依然冷漠的看着她,一双剑眉不着痕迹的拧了一下。

他淡淡的瞥了一眼陆乔伊,嘴角微微的挑起,带着迫人的寒意,轻声的开口,“乔伊,好久不见。”

他的声音低沉暗哑,磁性十足,却没什么多余的情绪。

陆乔伊从来没去想过两个人再次相遇的场景,却也绝对不希望在她如此窘迫的情况下遇见他。

贺流风的目光锋芒如利剑,刺的她芒刺在背,凌冽异常。

陆乔伊几乎想要落荒而逃,可是贺流风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抵在墙角。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很近,近的可以看到他漆黑的眸子里跳跃着的火焰,近的几乎听见彼此炙热的心跳。

贺流风慢慢的俯下身,呼吸懒洋洋的喷洒在陆乔伊的脖颈之上,那丝丝缕缕的撩人热气几乎让陆乔伊无法呼吸。

她慌乱挣扎的双手,也被反剪到了头顶,陆乔伊的脑子里甚至出现了一片空白,她浑身仿佛被抽干了力气。

突如其来的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吞灭了她的一切思维。

陆乔伊强忍着心头的悸动,干涩的开口,“贺流风,你放开我。”

贺流风英俊的眉眼闪过一丝嘲讽,他的声音突然温柔起来,他慢慢的贴近陆乔伊的耳边,如情人般的喃呢低语,“乔伊,是你先出现在我的眼前。”

陆乔伊一怔。

贺流风微微垂眸,长长的睫毛在眼帘处留下一道阴影,却将身子微微的倾过来。

他身上的那股好闻的气息缭绕在她的鼻尖。

一瞬间四目相对,陆乔伊在他的眼睛中看到了狼狈不堪的自己。

那是一双曾经只有自己的眼睛。

可那双眼睛却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温柔沉静,已经掺杂她太多看不懂的东西。

第二章  掉进海里

五年了,都变了。

贺流风定定的看着她,看着似乎惊慌失措的陆乔伊,眼神竟然有了一丝动容。

趁着贺流风片刻的松懈,陆乔伊猛地翻转身子,伸出手,将贺流风一把的推开。

贺流风高大的身躯堪堪站稳,幽深的瞳孔猛地一缩。

陆乔伊退后一步,强自镇定的开口,“贺流风,就当我们没见过。”

说着她迅速的朝着另一处狂奔。

而贺流风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等了五年的机会。

他目光满是阴鸷,三步并作两步冲了出去。

可惜,回形走廊的另一侧早已经没有了陆乔伊的影子。

站在长长的走廊,他懊恼了一瞬,低声开口,“封谅……”

一道人影在走廊的另一侧出现,是一个年约三十的男子,他站在贺流风的面前,低头,一板一眼,“少爷,那姑娘朝左侧方向跑去了……”

话音未落,贺流风已经跑出去有十米了。

随后,极速的身影消失在了左侧的走廊。

封谅捏着下巴,若有所思,喃喃道,“难道这就是他的念念不忘?”

而此时的贺流风已经到了走廊的尽头。

很多人都在宴会厅上把酒言欢,所以这走廊就显得有些安静。

他想,那个臭丫头也许不会再去宴会厅了。

那么,此时能去的,只有甲板了。

贺流风心急如焚。

脚下自然也快的很。

几乎一阵风般的刮到了甲板处。

这里有三三两两的人。

或浅笑低语,或者高谈阔论。

却没有陆乔伊的身影。

去了哪里呢?

贺流风朝着来时的方向退去。

而陆乔伊却紧张的靠在船舷的一侧,身前是一块用来宣传的广告牌。

她就躲在广告牌的后面,屏住了呼吸。

该死的,怎么会遇到他呢?

他不是被家人接走了吗?

再说了,贺家的人似乎是在国外啊,什么时候回的国呢?

五年前一别,她真的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

因为她也随之去执行了一项秘密任务。

却万万没想到,五年后的今天,竟然在这艘游轮上遇到他。

陆乔伊一向坚如磐石的心,好似突然变成了丝线,丝丝绕绕乱如麻。

而此时她的感官格外的灵敏。

她知道贺流风跑过来,朝着甲板追去。

然后没等松一口气的时候,却又听到了脚步声。

贺流风定定的站在了广告牌前。

这是一幅青山绿水图。

入目所及,就是几十朵绚烂的桃花。

每一朵,都带着雾拢云山的烟霞色。

他似乎都嗅到了花的馨香。

那香味,刻骨铭心!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伸出纤长如玉却又充满力量的双手,握住了广告牌的边沿。

陆乔伊似乎从来没这样紧张过。

紧张的连呼吸都似乎停止了。

贺流风猛的一拉,高有两米多的广告牌,就被他扯到了一侧。

一下子就露出了里面的陆乔伊。

以一个很可笑的姿势,瞪着如水的双眸,蹲在栏杆上。

贺流风一惊,却不提防广告牌朝他倒来。

陆乔伊惊呼,“快躲开……”

贺流风却伸出手,一把的挡住了广告牌。

随之一道黑影如一道疾风般的窜过来,将广告牌险险的接下来,是封谅。

虽然安静的退到了黑暗处。

陆乔伊一惊,没想到贺流风的身边还有高手呢。

而贺流风的俊眉死死的拧着,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说,“乔伊,过来。”

目光阴鸷,声音却极柔和。

陆乔伊觉得这么蹲下去也不是事,于是准备自己下来,却不期然的听到一个女子的惊喜而又嗲嗲的声音,“贺少,是您吗?”

陆乔伊本能的一扭头,却脚下一滑,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的掉进了幽深的海水里。

“乔伊!”贺流风惊慌失措的嘶吼道,一反平时的冷静,在夜色中分外凄厉。

贺流风几乎来不及反应,翻过了栏杆,也跳入了大海之中。

噗通一声,海水溅起低低的浪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紧接着,又是噗通声,震惊的封谅也跳了下去。

随后就是女人惊慌的大喊声,还有纷纷跑来的人影。

一时之间,这里乱成一团。

……

翌日的清晨。

陆乔伊慢慢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天花板,淡淡的消毒水味在空气中盘旋缭绕。

陆乔伊感觉身子如同散了架的一般疼痛,记忆的最后只剩下那平静深邃的大海。

她艰难的偏过头,一下子看到了坐在窗边椅子上的贺流风,他低垂着眉眼,纤长如玉的手指轻轻的翻动书页,金色的阳光在他半侧的英俊眉目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柔和。

陆乔伊一愣,仿佛和五年前那个温柔的大男孩重叠在了一起。

那个喜欢画画喜欢看着她微笑的男孩。

似乎察觉到了陆乔伊的目光,贺流风懒洋洋的抬起头,看向了她,眼神又恢复了冷漠。

陆乔伊感觉到心头一滞,她慌乱的躲过贺流风如深潭一般的目光,她呐呐开口,“谢谢你救了我。”

贺流风淡淡一笑,但是笑意却不达眼底。

“那个……”陆乔伊知道他也跟着跳了下去,心口一悸,却还是客气的问,“你没事吧?”

贺流风凝眸看向陆乔伊,眼底闪过一抹嘲讽,似乎是听到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是啊,是很愚蠢,有事的话,还能坐在这看书吗?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晚宴里?”贺流风凝眸问道。

“我……”

贺流风看着陆乔伊躲闪的目光,然后似乎了然。

他意味深长的的笑着,“我知道了,你想混进去,钓一个有钱人,然后想麻雀变凤凰,陆乔伊,时隔五年,我倒真对你刮目相看。”

陆乔伊明显感觉到了贺流风语气中的轻视,她感觉自己的心异常的疼痛,她也察觉到了贺流风如今身份的不一般。

她慢慢的抬起头,直视着贺流风的目光,“贺先生,我怎么样,跟你恐怕没有任何关系吧。”

“当然没有。”贺流风嘴角微翘,他姿态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但是作为老熟人,我还是奉劝你一句,你这种身份的女人,他们玩玩就会扔在一旁。”

第三章  我的前女友

陆乔伊的指甲深陷入手心,她仰起头,大大方方的露出笑容,“对,我就是这样爱慕虚荣的女人,我就是想钓一个有钱的公子哥,用不着你的告诫,各取所需,跟你有什么关系。”

贺流风一愣,下意识的攥紧手中的手,心里的痛楚一闪而过,可是他的脸上依旧云淡风轻。

他站起身子,慢慢的靠近陆乔伊,他一字一句的开口,依旧那么的冷漠,“祝你成功,陆小姐。”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敲了敲门,随后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他恭恭敬敬的开口;“少爷,陈先生来了。”

贺流风淡淡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一个保养极好的中年男子慢慢的走了进来。

他穿着价值不菲的西装,气定神闲,身上散发着上层社会人物的倨傲和精明。

陆乔伊瞳孔瞬间缩紧,这就是她的任务的嫌疑人——陈子峰。

陈子峰看到贺流风,露出慈爱的笑容,“听说贤侄住院了,我来看看,没什么大碍吧。”

“谢谢陈叔叔关心,没什么事。”贺流风淡淡的回应,语气似乎有些疏离。

“没事就好。”他突然把目光瞥向陆乔伊,眼睛里闪过一抹兴味,“这位小姐是……”

“她是……”贺流风看了一眼陆乔伊,一侧的嘴角微微地勾起,带着似笑非笑,但是笑意却未达眼底,他薄唇轻启,“我的前女友。”

陈子峰一愣,看了眼躺在病床上即便脸色惨白也难掩清丽无双的女孩,看了一眼眉头微蹙的贺少,随即了然的一笑,很淡定的夸赞道,“贤侄眼光不错。”

贺流风漆黑的双眸越发的幽暗,不着痕迹的挡住了陈子峰的视线,淡淡的开口,“陈叔叔,这里不适合交谈,我们去客厅。”

陈子峰哈哈一笑,眸光一闪,随即点点头,转身朝着客厅走去。

临走前,贺流风淡漠的目光警告的看了一眼跟随陈子峰身影转动视线的陆乔伊,留下一抹嘲讽的淡笑,颀长的身姿消失在陆乔伊的视线里。

陆乔伊刷的一下掀开身上的被子,拔掉手上的针管,利落的翻身下床,直奔房间内靠墙的大衣柜,打开了门,果然她的衣物都在那挂着。

已经洗净烘干,陆乔伊心乱如麻,已经没有时间去想是谁给她换的贴身内衣,是谁给她洗净的衣服,她迅速的将病号服脱掉,将自己的衣服换好,再次看了一眼客厅的方向,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病房。

贺流风将陈子峰送到走廊,客气的说了几句,看着他转身离开,这才拧紧了俊眉进了病房。

陈子峰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心里自然清楚。

想到刚才乔伊看陈子峰的目光,贺流风的嘴角朝上勾起,带着一点冷意,他一把推开了病房的门。

里面空荡荡的。

就好像昨夜和清晨发生的这一切,不过是他以往梦境中的一幕罢了。

他呆滞了一瞬,缓缓的走到了床前,空气中还残留着独属于乔伊的醉人馨香,他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柔的划过带着乔伊体温的床单。

一双星眸氤氲着不知名的情绪。

忽然,他的手狠狠的攥在一起,低低的自言自语,“乔伊,我曾经发过誓,假如你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磁性的嗓音带着清冷和难以言喻的情感。

却又带着仿佛走过万山千水的苍凉。

此时的阳光明媚而又灿烂,肆无忌惮的笼罩着干净整洁的病房,贺流风挺拔笔直的身影,却仿佛孤独行走在人间的神。

……

陆乔伊因为这次任务特殊,没带手机,但是她有和领导单独联系的方式。

她来到了医院的大门前,看了一眼身后,确定贺流风没有追出来,于是,她微微一笑,转身朝着花圃处走去。

一边走,一边的扭动了一下珍珠耳钉,她的嘴唇动了动,轻不可闻的说了几句话,就放下手,整理一下身上的制服,皱皱眉头,不再迟疑,朝着前面的商城走去。

蓝山咖啡厅。

陆乔伊旁若无人的来到了靠近角落的一处座位,坐在椅子上,不耐的敲了敲桌面,“别看了,我来了。”

“哈哈,来的很快。”男子放下了手里的杂志,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儒雅的中年男子,只是眼眸里一闪即逝的厉色,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好像一把敛去了光芒的宝剑。

这是酼城警署第三分区警局的局长梁世成。

也是陆乔伊的顶头上司,这次任务的直接联系人。

“老梁,这次任务我恐怕很难完成。”

“为什么?”梁世成神色如旧,温和看着手下爱将,这个屡破大案要案的陆乔伊,眸子里闪过一抹诧异。

要知道,每次任务虽然都很艰巨,但是却从来没有听到过她说类似泄气的话。

“不为什么。”陆乔伊眸光微敛,有些无精打采的说道。

“有什么难处和我说,我一定帮你解决。”梁世成的语气很是认真,也很慈和,就像一个长者一般。

“你帮不了。”陆乔伊皱紧了眉头。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帮不了?”

“我遇到我前男友了。”

“咳咳……咳咳……”本来想要喝进口的咖啡被梁局给差点喷出来,他不动声色的脸终于有了一丝裂隙,指着皱着眉头很懊恼的陆乔伊惊讶的问,“你的前男友?”

陆乔伊没好气的递过去纸巾,坐定身子,悄声道,“他和陈子峰明显很熟悉,我担心影响这次的行动,所以我要求组织换人。”

梁局擦了擦嘴边的咖啡渍,忽然笑了,“这样你岂不是更好。”

“哪里好啊?”

“我们一直在考虑用什么好办法靠近他的身边,如今他和你的……”说到这里的梁局轻咳了一下,接着说,“……你的前男友认识陈子峰,这是一个好机会。”

“好机会也不行。”陆乔伊打从心眼里抵触。

“为什么不行?”

“他不会帮我的,如今他最恨的就是我。”陆乔伊掩去了眸子里的落寞。

第四章  当年那笔钱收下好了

“总要试一下,实在不行再换人。”梁局的神色变得认真起来,忽然开口,“丁可妮唯一的弟弟昨天出了车祸。”

“什么?”陆乔伊吃惊的问道,“严重吗?找到肇事者了吗?”

“很严重,如果能醒来,也会是一个植物人,肇事者已经当场死亡,丁可妮的母亲受了刺激突发心脏病躺在医院里,如今丁家只有丁父在强撑着。”

“这不是意外。”陆乔伊眉头微蹙,思忖的说道,“也许是一个警告。”

梁局点头同意,毕竟这些自杀身亡的女艺人家属,只有丁家没要公司的抚恤金,而是坚持立案侦查,还他女儿一个公道。

因为他们不相信他们乐观开朗的女儿会自杀。

陆乔伊努力抛去复杂的情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梁局,我试试看。”

“好,有什么问题在联系我,注意自己的安全。”梁局细心的叮嘱着。

陆乔伊看着梁局离开的背影,咬着嘴唇,虽然有些懊悔自己的冲动,但是一想到丁家如今俨然已是家破人亡,她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坚定的神色,假如陈子峰真的和这些自杀案有关,她一定会亲手给他戴上手铐送进监狱的。

想到这里,陆乔伊却噗通一下趴在桌子上,无声的哀嚎着,怎么这巧呢,竟然碰到了他。

可是,自己都从他的身边逃离了,难道在自动的贴上去?

陆乔伊头一次觉得头疼,可是也只能暂时走一步看一步了。

而且看陈子峰对待贺流风的态度,贺流风的家世似乎比五年前还厉害了,而且两人还是有着渊源的。

陆乔伊苦笑了一下,是啊,贺流风如果不是非富即贵,他的家人也不会拿着几百万的支票来砸她了。

看贺流风眼眸里一闪即逝的恨意,陆乔伊真心觉得当年那笔钱收下好了,也好过现在月月光的窘况。

陆乔伊轻轻的拍了几下桌子,这才不甘不愿的站起了身子,走出了咖啡厅,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碧空如洗的蓝天,心里想着,是否先回医院找贺流风呢。

正在这个时候,陆乔伊身姿一凛,目光若有若无的朝着左侧的方向看去,一道人影闪过了墙角,那是贺流风身边的那个男子,显然是助理秘书之类的。

一方面欣喜免去了主动找上门的尴尬,另一方面也心惊于贺流风的速度,这厮天生就是干特工的料啊,竟然这么快就找到她了。

陆乔伊双手插在七分裤的裤袋里,迈着笔直白皙的秀腿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样的继续朝前走着。

墙角处的封谅打完了电话,笑呵呵的来到了陆乔伊的面前,“陆小姐,我们贺少说他手里有你的东西,希望你跟我去一趟。”

“你是?”陆乔伊黑白分明的眼眸划过一抹灵动的色彩,眨着眼睛好奇的看着封谅。

封谅的脸一红,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敢直视这样澄澈如水的双眸,他吸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丝微笑,赶紧自我介绍,“我是贺少的私人助理,我叫封谅。”

“你好,封先生,请你转告你家贺少,就说那东西我不要了。”陆乔伊眼眸一转,觉得还是不太想面对贺流风,她说完之后朝着马路一挥手,“出租。”

一辆出租车应声停下,陆乔伊头也没回的上了车,告诉司机师傅一个地址后,就歪头朝着后面看去。

果然看见封谅也连忙上了车,然后有两辆车朝着自己坐的这台出租车追来。

陆乔伊转过了身子,双手握在一起,不知道贺流风找自己干嘛呢?

叙旧?

寒暄?

单纯的还东西?

她落下了什么东西吗?

好像没有啊。

她微微摇头,本能的觉得这次任务没有那么好完成。

此时车子已经离开了市中心,朝着城南的方向驶去。

在一处十字路口,陆乔伊让司机停了车,给了车费后,陆乔伊站在了小巷的入口。

这里是她临时租住的地方,这里明显没有了城市中心的喧闹,带着岁月痕迹的老房子爬满了绿色的藤萝。

悠悠哉哉的路人摇着蒲扇,娇俏的女孩子摆动着裙角晃过了青石板的路面。

她不疾不徐的朝着一处小院子走去。

果不其然,在门口看到了几个邪笑的大男孩堵在了自己的家门口。

陆乔伊知道自己的长相,不是倾国倾城,但是却清丽无双,尤其那双眼睛,就算是生气,也仿佛带着撩人的笑意。

所以,在住进来的第二天就被这几个坏小子盯上了。

陆乔伊自然没放在心上,依然双手插在裤袋里,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后面明显是在和贺流风打电话的封谅,她看着带头的染着黄头发,一只耳朵上戴着三只耳钉的男孩,笑着开口,“让开。”

声音很淡,却带着一丝压迫感。

如果不是后面有人跟着,陆乔伊早就出手教训他们了,很多时候,行动永远比言语的效果要好。

小黄毛一愣,不自觉的身子就朝着门边挪去,忽然又觉得不对劲,他梗着脖子喊着,“小娘们,跟谁横呢?”

“和你呀。”陆乔伊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小黄毛有些挂不住面子,因为其他的几个弟兄竟然毫不客气的哈哈大笑。

他被惹急了,瞪着眼睛吓唬陆乔伊,“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

“这片都归我管,我叫黄毛。”

陆乔伊噗嗤一笑,还真是名副其实,“你是片警还是房东?”

“啊?”黄毛一愣,他好像不是片警也不是房东啊,该怎么回答?

“啊什么?”陆乔伊似乎有些不耐烦。

“我……”

“我什么我?”陆乔伊不客气的截住了他的话头。

黄毛语噎。

却忽然觉得这女孩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样软萌,他磕磕巴巴的说不出来话了。

“既然都不是,就让开。”陆乔伊拿出了钥匙准备开门,没有想到被黄毛一把的抓住了手腕。

“你干什么?”陆乔伊清脆的喝问道。

到没有想到这个黄毛胆子这么大,她就要使力准备将黄毛一个过肩摔摔在地上的时候,后面一道尖利的刹车声传来。

第五章  她长大了

然后一道淡漠的声音响起,隐隐带着上位者的威压,但是却很急迫,“放开她。”

随着而来的是砰的一声关车门的声音。

门口所有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转身看去。

就见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正不疾不徐的朝着他们走来。

因为是逆着光,那人的眉眼显得不太清晰,只看见高挺的鼻子和漂亮的下巴轮廓,而颀长的身姿此刻也被映照的更加挺拔。

黄毛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的寒毛倒立,后背刷的一下出了一身冷汗。

贺流风看似不疾不徐,却在恍惚之间,就站在了陆乔伊的面前。

看着握在乔伊手腕上的男人的手,眼眸闪过一抹阴鸷,猛地捏住了黄毛的手,一用力,黄毛嗷嗷的惨叫声连连响起。

黄毛惊恐的朝着来人看去。

眼前的男人有着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双眸微眯,眼底一片冰冷,只消一眼便会让人禁不住打个寒颤。

挺直的鼻梁如远山,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令他周围的气温骤然下降不少。

他身上穿的是一身高档的手工西服,将他修长挺拔的身材包裹住。

此时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让陆乔伊不由自主的朝后面退了一步,

她惊异的看着仿佛一只蓄势待发的黑豹一般的贺流风,是无论如何也和当年那个总是露出温暖笑意的贺流风联系不到一起。

这五年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一个人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陆乔伊的心,在这一刻,跳得有些慌乱。

几名保镖走上前,不由分说,一手一个将那几个小混混扯走,又一人踹了一脚,然后保镖站在那等着贺流风的指示。

“滚!”贺流风淡漠的吐出一个字之后,就定定的盯住了好像在躲着他的陆乔伊。

一股无名火起,让他那本就带着疤痕的内心揪疼起来。

“你就这么喜欢作践自己,来者不拒?”贺流风的声音很平静,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意。

陆乔伊脸色慢慢变得惨白,被贺流风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她的心也会痛的。

她咬着嘴唇,缓缓的低下头。

露出了白皙修长的脖颈,在阳光下,泛着晶莹的光泽。

贺流风心口一滞,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的攥成拳头,然后又缓缓的松开,他垂眸看向明显带着戒备神色的乔伊,薄唇轻启,“开门。”

陆乔伊无奈只得打开了大门。

这是一间典型的四合院,院子中央是一株高大的玉兰花树,这里的租户共有四家,院子里杂乱的堆放着各家的物品。

贺流风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回头看着跟在后面的封谅,声音淡漠如风,“在门外等我。”

“是,贺少。”封谅恭敬的应道。

陆乔伊早已经回过神来,撇撇嘴,如果不是执行任务,她没准会出手教训一下贺流风。

在她面前摆什么架子。

从前的他可是任她予取予求的。

可惜啊,只是想想而已。

陆乔伊叹口气,打开了自己的房门,认命的将贺流风让了进去。

“不好意思,屋子太小,有点委屈你了。”

本来一个人住还不错的房间,在贺流风高大的身躯进来之后,就显得逼仄了很多。

屋子虽小,却很干净,带着陆乔伊若有若无的馨香。

梦里出现过的味道,如今真实的萦绕在鼻端,贺流风的神色一点点的淡下来,他坐在了屋子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伸着两条大长腿,肆无忌惮的打量着陆乔伊。

她长大了。

个子好像也长了一点,记得从前她笑着贴在他的胸前和自己比过,她的头顶正好到他的喉结处,如今却到了他的下颚。

眼眸依然清澈如水。

一颦一笑依然动人心魄。

贺流风不动声色的收回了目光。

然后慵懒的靠向了椅子的后背,清冷的眸子扫向了陆乔伊,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看这样子,这么多年也没钓到鱼?”

“和你有什么关系?”陆乔伊蹙眉。

“当然有关系,毕竟相识一场。”

“你可以当做不认识我。”

“嗯?”贺流风收起了脸上的神色,缓缓的站起了身子,一步一步的逼近了陆乔伊,将她一下子禁锢在了墙边,微微弯下身,然后把头低了下来,看向陆乔伊。

两人离得极近,他身上的气息甚至让陆乔伊觉得带着侵略性,就好像一步步接近猎物的黑豹。

她感觉自己的心紧张的砰砰直跳。

两人的距离太近了,贺流风甚至可以看到她皮肤上细致的绒毛,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还有微微颤抖的卷翘睫毛。

贺流风觉得一向沉稳克制的自己,仿佛随时有可能失控。

他的呼吸有些灼热。

心也跳得没有规则。

“当做不认识你?”他喃喃的低声反问着。

“是。”陆乔伊淡淡的应道。

“你怕我会坏了你的好事?”

“……是。”

“你看中了陈子峰?”贺流风淡淡的问道。

“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以为陈子峰会看的上你吗?”他的声音充满了冰冷的不屑。

“总要试试嘛。”陆乔伊压下心底的疼痛,无所谓的说道。

“陈子峰没有我年轻英俊,没有我体力好,他在床上不会让你……”贺流风眸光暗沉,他的话毫不留情。

“贺流风,你太过分了。”陆乔伊愤怒的瞪大了眼睛,挥起了手朝着贺流风打过去。

贺流风一把的抓住了陆乔伊的双手,漆黑的双眸好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夜空。

一抹星光从眸子划过,只是转瞬即逝。

“我看了晚会的名单,上面根本就没有你。”他的声音带着狠厉。

“你查我?”陆乔伊一惊。

“乔伊,你使得好手段呢。”

“贺流风!”

“不要叫我的名字,你没这资格。”贺流风的口气冰寒无比,一字一句的说道,“今天陈子峰出现在病房的时候,你的视线就没离开过他,你的眼睛好像看到猎物一样,你的目标是他,对不对?”

贺流风的眸子,黝黑而又深邃,仿佛黑色的漩涡,此时,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正看着她。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