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萧南浔姜溶月by秦宝贝_寄君相与思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6:31

“萧南浔姜溶月”是《寄君相与思》小说主人公,讲述了姜溶月的一厢情愿造就是今天的悲剧产生,一点也没有办法去让萧南浔爱上,那么他们的结局是什么,感兴趣就来阅读。

寄君相与思

第01章 欺君叛国

华灯初上,王府深处的院子,却清冷疏落。

屋内,点着明明灭灭的烛火。

破落的家具,正逢寒冬,尽管屋内摆放着香味浓烈的花,都盖不过那股湿冷的霉气。

姜溶月蹙眉坐在榻上,正轻轻哄着哭闹不停的婴儿。

巴掌的小脸惨白,哭过的眼睛红肿,憔悴的模样,任谁也想不到,她正是一年前风光嫁进来的瞻王妃,将军府的大小姐。

忽然间外面传来一阵动静。

“明珠,是你吗?”她抬头,朝外面唤了声。

却不自觉的抱紧了怀中的儿子,已经三天了,再不把吴御医请来,她才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小宝,必定是活不下的。

想到此,姜溶月心像是被哽住了般难受。

外头没有人应,姜溶月一咬牙便抱着小宝,掀帘而出,刚好看见,从外面进来的王管家,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厮。

“王管家,你怎么来了?”不好的预感浮起,姜溶月出声问道。

王管家单手立于背后,睥睨着姜溶月,视线落到她怀中抱着的婴儿时,闪过一抹讶异,旋即便是不屑道:“王爷体恤王妃,特意让王某来知会王妃一声。姜将军叛国,泄露军机,导致战事失误,牺牲三万兵马,现今姜氏一族皆已被下牢。”

闻言,姜溶月浑身一震,恍若雷劈。

“不可能!”她指着王管家,失声大喊:“你胡说,我爹一生忠君,怎么可能叛国。”

“我不相信,我要去见王爷!”

说着,姜溶月提裙便想要往外跑,去找萧南浔问个清楚。

王管家见此,忙朝一旁杵着的下人喝道:“拦住她!王爷有令,不许让王妃踏出院子半步。”

姜溶月还没跨出门槛,就被拦住。

视线落在房内挂着的青鸾剑上,一抹狠戾一闪而过,姜溶月迅速过去取下剑,剑锋出鞘,她抵在王管家的脖子上:“滚!”

“你!”王管家猛地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瞪着姜溶月。

“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拦我!让他们退下,否则我杀了你。”

她是将军府的大小姐,高高在上的瞻王妃。她欠萧南浔,他恨她。她可以忍他,但还轮不到他们这些走狗爬上她头上作威作福!

“管家……”其他小厮,皆是朝王管家看了过去。

仗着是李碧落的长辈,在这王府里,谁不是对他恭恭敬敬的,何时有人胆敢这么对他?

王管家气的脸色铁青,愤怒的瞪着姜溶月。

手指的都在发抖,咬牙切齿道:“退下!”

“萧南浔在哪里?”她眉目清冷,死死地盯着王管家,手中的剑随着她的话,深入王管家脖子一寸,王管家浑身发抖:“碧落阁。”

碧落阁?

好的很,这个时候,他竟然还在碧落阁陪着李碧落那贱人!

姜溶月这才放开王管家,抱着小宝,匆匆往碧落阁赶过去。

寒风腊月,姜溶月衣着单薄,入骨的寒意,却远不及心中的疼痛,她紧紧搂着小宝,让他贴着身体,才不会冷着他。

当姜溶月赶到碧落阁的时候,却被丫鬟小厮拦在了门口,她比出长剑:“让萧南浔出来!”

其他人面面相觑,杵在原地,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

一道冷冽磁性的声音袭来:“姜溶月,你放肆!”

第02章 苟合野种

萧南浔着一身锦袍,衬得兰芝玉树,墨发高束,星眉剑目,极是好看的俊美容颜,却不见一丝温色,冷漠的俯瞰着姜溶月。

姜溶月抬头,便见他怀中正搂着一个体态纤瘦,弱不经风的女子,正是他的心上人李碧落。

“姐姐,你怎么来了?”她娇柔婉约的唤了姜溶月一声,满脸担心的看着她。

但姜溶月却没有忽略掉,她眉眼间闪过的轻蔑不屑。

姜溶月紧握着拳头,指甲几乎掐进掌心的疼痛,才让她冷静下来没有发飙。

若非是李碧落这个贱人,她又怎么会被萧南浔禁足,不闻不问?

她目光灼灼的与他对视,出口的话满是悲戚:“萧南浔,我爹被关入狱,是不是你做的?”

她们姜氏一族代代将门,忠君报国,她爹更是刚正不阿。

让她怎么相信,她爹和兄长竟然会叛国?

回想起数月前,他曾说的要让她悔恨一生,曾经种种,她不相信,这贸然发生的事,会跟萧南浔半点关系都没有!

王管家赶过来便听到姜溶月的话,当下便喝道:“放肆,胆敢污蔑王爷,快来抓住这疯妇,休要让她胡言乱语。”

姜溶月豁出去了般的喊道:“谁敢过来,我就杀了谁!”

她抬头,紧紧地看着萧南浔,不愿意错过他半分情绪:“我只问你,萧南浔,我爹下狱,是不是你做的!”

私心里,她还是希望他否认。

这样,她就可以去相信他,去找其他证据,证明她父兄的清白。

保留着心中最后的希翼。

可是,答案却是让姜溶月失望了。

萧南浔唇边勾起一抹冷魅的弧度,目光残忍的俯瞰着她:“是本王做的又如何?不是本王做的又如何?姜溶月,你当真以为,这祁国,任由你姜家只手遮天了不成?”

姜溶月杏眸圆睁,尽是不可置信。

她张了张嘴,话还没出口,怀中抱着的小宝倏然啼哭了起来。

哭声嘹亮的宛若号角,顿时便吸引了所有的人的注意。

萧南浔脸色一变,李碧落便朝萧南浔看了过去:“浔哥哥……”

她小脸惨白,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好似随时都会昏厥过去的一般。

萧南浔愤怒的看着姜溶月:“贱人,你竟然把这个贱种生下了下来?”

姜溶月腿一软,几近昏厥过去,她紧紧拥着怀中孩提,心中一阵后怕。

她怎就太急,把小宝也抱了过来……

几近咬碎一口银牙:“萧南浔,这是你的亲生骨肉!”

萧南浔快步过去,湛墨的眼瞳满是阴霾戾色:“这真的是我亲生的,而不是你跟其他人苟合的野种吗?”

他抬手掐住姜溶月的脖子,力气大的,她连喘气都艰难,小脸煞白泛青,窒息感袭上心头,眼前一阵黑白。

抱着孩子,她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瞪着眼睛哀求:“放……放开我……”

“放开你?”萧南浔俊脸狰狞,薄唇冷漠吐出一句话:“本王成全你!”

一下子萧南浔便松了手。

措不及防姜溶月摔倒在地上,她眼疾手快护住怀中的小宝,但小宝的脑袋还是不小心擦在地上,鲜血骤然破皮而出。

原本就哭声不止的小宝,骤然越哭越凶。

心一紧,姜溶月忙把小宝紧紧抱住,但触碰到他的额头时,姜溶月脸色越发惨白难看,忍痛轻轻哄着孩子:“小宝,娘在这,别哭。”

她声音哽咽,眼泪止不住汹涌而出。

便听到萧南浔冷漠的发话:“将王妃给我带下去,谁要敢再让她踏出院子半步,杖毙!”

第03章 夺子之恨

一声令下,院子里的小厮侍卫纷纷朝姜溶月过去,欲要将她制住。

姜溶月浑身一震,她抱紧怀中的小宝,拔剑而起:“都别过来!”

歇斯底里的咆哮,众人皆被唬住,站在原地不敢上前,朝萧南浔看过去。

姜溶月泪流满面,她捏着剑,步步朝萧南浔走过去:“你想禁足我可以,请个吴御医过来!我要小宝活着,否则,我便是做鬼也不放过你。”

仇恨盖过她漂亮的眼眸,她冷冽的与萧南浔对视:“你恨我,你有什么事情就冲着我来,为什么要对付我父兄,伤害我的儿子?萧南浔,我爱了你这么久,你就没有心的吗!我从来都没有害过李碧落,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

萧南浔面色阴沉,还未说话,杵在一旁的李碧落便走到萧南浔跟前,温柔的对萧南浔说道:“浔哥哥,稚子无辜,世子伤的这么重,不若就让我暂时照顾着吧?看姐姐这个模样,想来也是没办法照顾孩子的。”

闻言,萧南浔冷笑了一声:“既然落儿心善,本王便暂且饶你这贱种一命。来人,将那贱种抱过来!”

姜溶月难以置信李碧落跟萧南浔竟然想要抢走她的孩子!

她满是恨意的看向李碧落,李碧落却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往萧南浔的身后躲:“浔哥哥……”

“别怕,落儿,本王不会让她再伤害到你的。”安抚了李碧落一句,萧南浔见还没有人上前,便喝道:“王管家,将孩子给本王抱过来!”

“是。”王管家应了声,便面目狰狞的朝姜溶月走过去,想抢走她的孩子。

姜溶月紧紧拥着小宝,下意识的往后退:“不要,谁也别想把我的孩子抢走……”

“姜溶月,你不是要你的贱种活着吗?若你执意不肯把这个贱种交出来,那本王只好让你们母子俩,一同去陪你那欺君叛国的父兄。”

霎时,姜溶月整个人宛若雷劈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王管家便趁这个时候将她怀里的孩子搂了过去:“抱歉了,王妃娘娘!”讥讽的眼神,尽都是轻蔑冷意。

“不要……”姜溶月下意识想要去抢,却被一旁的下人推倒在地上,手中的青鸾剑也早就被下人夺了过去。

单膝跪在地上,衣裳擦破,鲜血破皮而出,寒风刺骨,疼得姜溶月冷汗直出,却远不及她的心疼,眼泪模糊了她的脸,她嘶喊哀求着:“不要,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她抓着王管家的大腿想要起来,却被王管家一脚踹开,胸口一阵剧痛,往后一仰,她正好滚到了萧南浔的跟前。

姜溶月像是落水抓住救命稻草的人般,跪在地上拼命的磕头:“萧南浔,我求求你,不要抢走我的小宝,把小宝还给你。”

不断的头点地,剧烈的声响没有任何作家,不稍一会,她额头便血肉模糊,血液渲染在地上,令人震撼不已。

谁能想到,昔日天之骄女的姜溶月,有朝一日会落魄至此?

萧南浔脸上飞快闪过一抹情绪,却不为所动,冷眼旁观着,“将她押下去!”

姜溶月浑身一震,身体的血液仿似都挺直了流转,瞪大的眼瞳,皆是难以置信:“不……”

她尚未来得及说一句话,就被涌上去的侍卫给抓住。

“姐姐放心吧,落儿定然会替你好好照顾世子……哦,他叫小宝对吗?姐姐就安心去吧。”李碧落温柔的看着姜溶月,浅笑盈盈。

第04章 悔不当初

被下人拖着往院子里走,姜溶月挣拖不得,她不甘心的咆哮:“不,我不要!李碧落,萧南浔,你们这么对我,你们会不得好死的!”

“浔哥哥……”李碧落像是受了惊吓般,怀里抱着小宝,可怜楚楚的看着萧南浔。

“休要听那疯妇胡言。”萧南浔将李碧落搂进怀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本王都会护着你。”

李碧落这才颔首,眉目含笑,娇娇道:“落儿相信浔哥哥。”

姜溶月,我看你怎么跟我斗!

话音落下,被李碧落抱在怀里的小宝,又哇哇哇哭了起来。

早前磕破额头已经止了血,但却蜿蜒在脸色脖子上结了痂,极其难看,隐约还有点骇人。

李碧落的脸色微沉,但在萧南浔跟前,还是装作一副担心的模样:“浔哥哥,小宝好像发烧了,赶紧让人请吴御医过来吧?不然的话,怕是……”

“一个贱种,死了也无妨。”说到小宝,萧南浔脸上尽是厌恶,连一个眼神都不屑于给他,否则,若是细看,他又怎会看不出,幼小的婴儿,五官却与他神似几分?

不过厌恶归厌恶,萧南浔还是打发下人去把吴御医请了过来。

刚进了院子,尚未坐下,外头便有人进来:“王爷,皇宫刚传话来,让您进宫一趟。”

萧南浔脸色一变,捏碎了手中的茶盏,拍在桌上:“准备马,即刻进宫!”

——

王府的侍卫,将姜溶月押回锦棠院,扔在地上便离开,态度冷漠的,宛若对待一个街边发臭的乞丐,而不是瞻王府高高在上尊贵的王妃。

姜溶月趴在地上,紧攥着门槛的手,早就被她掐的血肉模糊。

她好恨,好恨!

她的小宝……

回想起之前李碧落那阴狠的表情,姜溶月紧咬着唇,豆大的眼泪不停地往外涌,歇斯底里的压抑。

“王妃……”明珠提着好不容易才买到的药,从外面偷偷回来,便看到匍匐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姜溶月。

顿时便被吓了一跳:“王妃您怎么了,您没事吧?”

看到姜溶月这个模样,明珠心里一阵揪痛,咬牙忙将姜溶月扶进里面的床榻躺好。

却发现,屋子内竟然没有小宝的身影。

“世子……世子呢?”明珠瞪大了眼睛,惊得快要说不出话来。

姜溶月深深吸了口气,整个人麻木空洞,痴痴地苦笑了起来:“哈哈哈,萧南浔,李碧落!”她猛地抓住了明珠,含泪看着她:“没有了,都没有了!”

她的丈夫,她的父兄,她的孩子,都没有了!

“王妃,您在说什么?奴婢怎么听不懂啊……”明珠茫然的看着姜溶月这忽哭忽笑的模样,心中一片慌乱,眼泪也忍不住随着涌现:“王妃您别哭了,别吓唬奴婢啊……”

“是李碧落,是她把我的孩子抢走了!”姜溶月紧咬着唇,血液直流,她好似都感觉不到一般。

昔日里明亮漂亮的大眼睛,如今哭得红肿,充满恨意。

从没有过像这一刻那般后悔,嫁给萧南浔!

第05章 明珠将损

明珠看着她这个模样,心疼不已,尽管也愤恨萧南浔跟李碧落如此对待姜溶月,但看着她这个模样,明珠吸了吸鼻子,安抚她道:“王妃您莫伤心了,都会过去的。奴婢先给您上药,只有身体无恙,才能把小世子要回来。”

姜溶月面无表情的点头,麻木的任由明珠替她把药上好。

但到了下半夜的时候,明珠却发现姜溶月浑身发热,高烧不止,心中大骇。

屋中没有炭火,她只好找出所有可以取暖的东西,给姜溶月盖好取暖。

又将买给小宝的药熬给姜溶月喝,盼望着她身体能早日好转过来。

但姜溶月这一病便是三日,高烧不退,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

明珠跪在床榻前,看着憔悴枯瘦的姜溶月,眼睛都哭肿了:“王妃,您一定要挺住,奴婢这就去求王爷,王爷一定不会那么狠心的。”

尽管清楚这个可能性不大,但她仍旧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恳求萧南浔不要真的那么狠心。

见明珠起身便往外跑,姜溶月下意识想要揽住她,“明珠……”她虚弱的唤了一声,到底没把她喊住。

痛苦的思绪涌上心头,姜溶月捧着胸口便剧烈咳嗽了起来,竟发现掌心满是血……

苦涩在唇边蔓延,豆大的泪水不断的往外涌,她要死了吗?

姜溶月闭了闭眼,脑袋里便浮现起那日萧南浔的冷漠和决绝,和父兄入狱的消息,她攥紧了掌心!

为何要逼她至此?就因为她嫁给他,让他心爱的女人,成不了瞻王妃吗?

可是,当初为什么不说?

姜溶月强撑着起身,想要出去把明珠叫回来。

萧南浔跟李碧落恨不得她死,又怎么可能会救她?

姜溶月刚出到门口,忽然间这个时候,扫地的霍大娘匆匆跑进来:“王妃娘娘,不好了,明珠姑娘被王爷下令杖责三十打板,扔下池塘淹死。”

“轰隆”

霍大娘的话,犹如闷雷般砸在姜溶月的脑袋,将她整个人炸的四分五裂,她瞪圆了眼睛,翕动着唇难以置信的摇头:“你说什么?不可能,怎么会……”

霍大娘看到她这副模样,有些于心不忍,张了张口,半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姜溶月咬紧了唇,顾不得太多,便提起裙摆往池塘的方向跑。

远远的,她就听到了明珠的声音。

“王爷,奴婢死不足惜,但王妃是无辜的,奴婢求……啊……求求你放过娘娘……啊……”

王管家杵在一旁,冷笑道:“都还站着干什么?没听到王爷的话吗?将她扔下去!”

“王爷,奴婢求你放过王妃……”明珠一声惨叫,姜溶月眼睁睁的看着她浑身是血,被两个小厮抬起来,便往池塘扔了下去,至死也不忘为她求情……

“不要……”姜溶月杏眸圆睁,失声大喊。

她的脑袋一片空白,顾不得浑身疼痛,用尽浑身的力气朝那荷塘奔了过去。

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能让明珠死!

姜溶月突然间出现,令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纷纷朝姜溶月看了过去。

“姜溶月,谁允许你出来了!”萧南浔冷漠的看着姜溶月,俊美的脸庞阴沉的吓人。

“萧南浔,要是明珠出事,我做鬼也不放过你!”姜溶月泪流满脸的朝萧南浔嘶吼了句,她纵身朝池塘跳了下去……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