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苏顾应辰小说目录免费阅读《一纸婚约高冷总裁好体贴》

发布时间:2018-11-09 16:36

颜苏顾应辰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一纸婚约高冷总裁好体贴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一纸婚约高冷总裁好体贴里,主要介绍了颜苏顾应辰两个人之间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不过,她的品味也很奇怪——竟然把自己的男友当宝,把别人当草,该说她蠢呢还是单纯?一把将她拉到眼前,本想取笑她,没想到这个女人猝不及防地撞上来,秀挺的鼻梁撞上他的鼻峰,柔软的唇瓣竟然毫无征兆地吻到他的唇。她身上的气息倾洒过来,如水的双眸无辜地睁大,这一刻,为什么觉得她有点可爱的迷糊……

一纸婚约高冷总裁好体贴

第1章 误惹高冷总裁

碧空如洗。

一架飞机掠过层层叠叠的浮云,翱翔在蔚蓝的天际。

再过半小时,颜苏将回到生活二十二年的城市——东城。

这次回国,她没有告诉任何人,为了不让家人大半夜赶来接机,更想给陆清然一个惊喜。

陆清然是她男朋友,明天生日。五年爱恋,三年异地,颜苏数了数,都过去八年了。

忽然间,飞机剧烈地颠簸两下,紧接着,刺耳的爆炸声响起,桌子上的物品七零八落滚到地上,机上的乘客一阵惊慌,纷纷叫出了声——

“怎么回事?”

“飞机怎么了?”

“是不是撞上什么东西了?”

没等他们平复心情,又传来几声刺耳的声响,飞机不知道什么地方被炸出几个大口,火光通天,大风灌入,乘客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天啊,这是怎么了?”

“难道飞机出事了?”

“妈呀,我再也不想坐飞机了。”

“上帝保佑!”

“爸爸我怕。”

整个机舱乱得不行,纸张飞起,行李倾洒一地,东西摔落的声音,惊恐声,不绝于耳。

颜苏怔了怔,该不会真的出事了?

虽然平时见惯了大场合,但这种时候,她的心里还是掠过一丝慌乱。

因为,她担心见不到陆清然。

“机上的乘客请注意,由于外来因素影响,本机已经脱离控制,请各位乘客穿上降落伞,到指定逃生口逃生,本机将于十分钟后坠毁,请各位乘客不要慌张,保持秩序……”

机上的广播一遍遍重复这句话,颜苏想,这次真的完蛋了!按照权威数据,120万次飞行顶多才发生1次空难,没想到这1次的概率竟然被她遇上了!

不少解开安全带的乘客随着飞机的颠簸,从这边滚到那边,失控的尖叫声划过耳朵。

飞机在空中混乱地飞行了两分钟,东倒西歪,七上八下,有的乘客已经承受不住哭出声来!

颜苏想,她绝不能坐以待毙。

一般的客机没有配备逃生工具,但颜苏乘坐的这架豪华机却有着与众不同的待遇。

在上飞机前颜苏看过机组人员演习降落伞的穿戴方法,宣传片里也有介绍,此时她不慌不忙,三两下穿上降落伞,来到逃生口前准备纵身跃下。

大风呼啸,她单薄的身体摇摇欲坠。

颜苏从小恐高,但这时候如果不跳下去就没有机会回家,更没有机会见到陆清然了。

就在这时,纤细的手腕被人拉住,一个高大的身影覆盖下来,等颜苏反应过来时,男人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眸正盯着她看。

“这位先生,你想干什么?”

颜苏没想到紧要关头,竟然会被一个陌生男人搭讪。

虽然她天生丽质,追求她的男人不计其数,但这种危急时刻,难道不是逃命要紧吗?

“我需要和你共用一个降落伞。” 男人的声音犹如天籁。

颜苏从来没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哪怕她从小生活在上层社会,听过的声音不计其数,但这种清冷中富有磁性的低沉,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第2章 他忽然吻了她

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略显薄情的唇角,棱角分明的下巴线条……

这个男人除了声音,就连外貌都让人眼前一亮。

虽然颜苏从小长得清新脱俗,男朋友陆清然更是俊朗出众,但偏偏,这种凤毛麟角的英俊,她生平第一次见。

男人强大的气场压迫下来,瞬间让周围的空气变得稀薄。颜苏一时半会,竟不知给出怎样的反应。

共用一个降落伞,无疑是对生命的开玩笑!

可是不等她拒绝,男人已经倾身过来,声音带着蛊惑的磁性,“失礼了。”

没等她反应过来,男人已经解开她的安全带,将降落伞穿到自己身上。

这个男人!

仗着他长得好看就能为所欲为吗!

每个座位都配备一个降落伞,他为什么非得用她的?

“这位先生。”就在颜苏打算和他理论的时候,男人忽然吻上她的唇,高大的身影将她压到舱门上,忘情地吻着。

跟陆清然在一起八年,颜苏还没把自己的初吻献给他。眼前这个男人,初次见面,竟然莫名其妙夺去她的第一次。

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倾洒下来,清新的,寡淡的,让人联想到冬天里的冷风,虽然刺寒,却有着提神醒脑的功效。

颜苏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他吻着!哪怕他再与众不同,也不能在公共场合做这种轻薄她的事!

就在她愤怒不已想抬手给他一巴掌时,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走过来,目光扫射几圈,低沉地商量——

“他不在这边。”

“没有降落伞,他一定不敢贸然跳下去,何况他身负重伤。”

“应该混迹在人群中,我们继续找!”

颜苏看到他们寻找一会,气势汹汹地离开,有点心慌,显然他们不是什么好人,这么危急的时刻,难道不是逃命要紧吗?

此时,又有一帮女人过来,一个个衣着干练,神情严苟,让人联想到电影里的女特务。

颜苏看到她们一只手放在衣服里,另一只手在外面按着,这个姿势,该不会有枪?

枪。

颜苏怔了怔。

忽然间,一双狠戾的目光落到她身上,犹如激光扫射,劈头盖脸朝她扫来,颜苏心下一惊,糟了,该不会被盯上了?

对方看了她一眼,再看看和她接吻的背影,目光不再停留,继续寻找别的目标——

对她们来说,这是一对面临生离死别的情侣,在跳下飞机前做最后的拥吻,构不成什么威胁。

男人的背影被降落伞挡着,正好掩饰了他的身份。

“他应该躲到别的地方了。”

“这次再失手,上面的人绝不会善罢甘休。”

“看来我们得加把劲,别让黑龙帮的人先找到。”

“走!”

……

颜苏听着她们的对话,不禁想,这飞机上的乘客太奇怪了,刚才那群类似黑社会的壮汉不知道在找什么人,眼前这几个“女特务”也在寻找什么,而眼前这个不分青红皂白的男人,竟然还在占她便宜!

可恶!

想到这个男人还在冒犯她,颜苏屈膝就朝男人的下半身撞去!

第3章 相拥跳伞

可是,男人仿佛早就料到她会这么做,伸手一挡,将她的膝盖挡回去。

这个得寸进尺的男人!

颜苏气得伸手一推,本想把他推开,没想到柔软的小手却被他握住,十指紧扣地压在舱门上。

颜苏的眼神充满抗议:喂!你谁呢!放开我!快坠机了!你听到没有!

男人再一次死死地将她压在舱门上,吻得更加放肆和用力。

刚才几个转身离开的“女特务”,其中一个忽然站住脚步,回头看向颜苏。

“老大,怎么了?”

“我们没有多少时间,黑龙帮的人就快找到他,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

“你在看什么?”

几个人循着老大的目光齐刷刷朝颜苏看来,颜苏这才意识到,她们的目光不在她身上,而是……眼前这个正在吻她的男人!

都怪她动作太大引起她们的注意,此时被称为“老大”的女人已经从衣兜里掏出手枪,迅速扣下扳机。

男人的耳朵极其灵敏,刚听到动静,反手就将一张客用毛毯丢向她们。

几个女人被毛毯遮挡视线,拨开之后,男人已经拥着颜苏纵身跃下,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降落伞在空中绽开,两人一下子飘在空中,和飞机拉开一段不大不小的距离。

“老大,是他!他逃了!”

“开枪!”

砰砰砰的枪声回荡在空气中。

眼见他们的降落伞越飞越远,子弹毫无用处,被称为老大的女人不甘心地命令,“追!”

几个人迅速穿上降落伞,纵身一跃。

“啊……”颜苏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莫名其妙卷入这场风波。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被不同帮派追杀!

死死地抱住男人的脖子,颜苏整个人几乎挂在他身上。

刚才那群凶神恶煞的壮汉,还有这几个一丝不苟的“女特务”,为什么追杀这个男人?他到底是什么来路?

颜苏明白自己摊上大事了,刚想质问这个男人,却发现他的眼皮渐渐合上,抱住她腰的手无力地松开,整个人昏迷过去……

“喂!不要睡……醒一醒!”颜苏怕得要命,将他抱得更紧。这可是在半空啊!稍抓不牢,她的小命就不保了!

“你是不是被吓晕了?喂!我们的降落伞好像破了!”

刚才那几枪似乎打破她的降落伞……

男人已经陷入昏迷,根本听不到她的声音。

颜苏抬头一看,降落伞上面破了几个洞,正在迅速往下降。

颜苏在心里默念:苍天啊,大地啊,该不会要掉在这里了吧?

下面就是茫茫大海,颜苏心里期望这个降落伞能多撑一点时间,她不想死,她一点都不想这么快死,死在这么荒凉的地方,以这么荒唐的方式结束这一生,这不是她要的!

可是,降落伞却以极快的速度往下坠。

活了二十五年,颜苏从来没发现自己这么倒霉!今天什么事都让她摊上了!

没等她思考太多,扑通一声,他们两人重重地掉进海里,溅起巨大的水花。

第4章 救了他一命

海水咸涩腥苦,颜苏猝不及防灌了几口,整个人浮上来,难受地喘着气。

还好她会游泳,否则她就死在这了!

在海面上扑腾几下,颜苏好不容易镇定下来,这才抬眼看向茫茫海面。

海面已经漫开大面积的血,仿佛有谁打翻了红色的染料,在海里弥漫出一波又一波触目惊心的红。

怎么回事?

这么多的血哪来的?

目光辽阔,到处不见那个男人的踪影。颜苏忽然发现:糟了,刚才那群人说他身上有伤,难道这些血是他身上流出来的?

看来,他伤得很严重。

颜苏犹豫着要不要把他救上来,可是,这个男人的身份不简单,那群人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追上来,如果她插手这件事,肯定惹上大麻烦……

可是不救,他一定会沉入海里活活淹死……

两个想法在心里拉扯。

颜苏难以抉择。

想起多年前,在公园散步的爷爷就是因为突发心脏病,没人敢上前帮他,导致他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机。

平时爷爷出门都带随从,偏偏那一天,他的随从都等在公园外,没人知道他忽然倒下,等到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

颜苏想到这,痛苦地闭上眼,不行,她必须把他救上来!既然发生在她眼前,她就不能见死不救!

潜入海里,颜苏很快在海水中锁定他的方向,虽然她不是游泳健将,但从小接受的体能训练让她很快排除万难朝他游去,千辛万苦将他捞起,颜苏快被这个沉重的男人压得喘不过气。

好不容易用尽所有力气将这个男人生拉硬拽地拖上岸,这里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从家家户户悬挂的渔网来看,应该是一座渔村。

不远处家家户户的烟囱冒着白气,应该傍晚了,饭菜的香气飘入她的鼻子,颜苏的肚子不争气地叫出声。

她的目光很快锁定其中一户人家,离她最近,也最快,她决定去找这户人家求助。

“我很快回来救你。”颜苏将男人放在地上,也不管他听不听得见,单独跑到屋子前敲门。

“请问有人在吗?我需要帮助!你好,有没有人,请开开门。”

没过多久,小门嘎吱一声打开,露出一张慈祥的脸庞,一位妇人略微诧异,“您是?”

“您好,我乘坐的飞机出事了,现在有人掉到海里,伤得很重,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一个人拉不动他。”

妇人微微诧异,看向岸边那个躺着的身影,往屋里喊,“老伴,快出来救人!”

渔夫三两步走出来,听说事情的经过,二话不说把男人救回屋里。

“小姐,你男人伤得很重,这应该是……枪伤?”渔夫看着他的伤口判断。

颜苏心里有些抗拒:他才不是她男人!这辈子,她的男人只有一个,叫陆清然!

这时候,颜苏也没有拆穿,配合地说,“是啊,我们刚才在飞机上遇到劫匪,抢走我们的东西不说,还往他身上开几枪。”

“这世道……”渔夫痛恨地拍了下大腿,“你等着,我这儿有祖传的好药,不管多大的伤口,只要敷上,明天准没事。”

第5章 两人独处一室

这么神奇?”颜苏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药。

妇人笑着说,“他家世代打鱼,上次被大鱼咬到手臂,肉都掉了一块,敷了之后,现在好得不得了。”

“是吗……”颜苏听着有点胆寒。

妇人端来一盆水,“你先给你男人洗洗伤口,待会要上药了。”

颜苏无奈:又误会他们的关系了。

把目光落到男人身上,他双手抱着她的腰,脑袋枕在她的膝盖上,仿佛抱着一个舒服的玩偶,睡得正香。

都什么时候了,这个男人还占她便宜?

不是昏迷了吗!还能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颜苏对他的印象更不好了!

“你男人看起来很稀罕你,都受伤了还抱着你不撒手,年轻人就是好,我们那一代啊拉个小手都害臊……”

“让您见笑了……”颜苏保持得体的笑容,实际对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痛恨到极致!

都伤成这样了,还不安分点!

妇人正打算揶揄这对小年轻,目光落到男人脸上时,却怔了怔,“他……”

见妇人略微惊讶,颜苏想,他该不会是什么人物吧,连小渔村都有人认识他?

“婆婆,你知道他?”

“他……”妇人思忖一会,自顾自地说,“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颜苏诧异,该不会是电视上常常播放的头号毒犯或者哪个监狱里偷跑出来的犯人?就刚才被人追杀的架势,他至少得罪了两帮人!

“婆婆,您再仔细想想,在哪里见过他?”

这关系到她的生命安全!如果是罪犯,她一定会第一时间报警!绝不藏污纳垢!

妇人摇摇头,“我想不起来了。看你们的打扮应该是城里人吧?生得这么俊俏,应该是明星夫妻?”

“婆婆抬举了,哪有我们这么狼狈的明星。”

就在这时,渔夫取来药,热情地来到颜苏面前,“姑娘,这药粉你给他敷上,一会儿晚饭好了我让老婆子来叫你,今晚就在这儿歇着吧,不必见外。”

“谢谢,实在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

……

见他们关门出去,颜苏这才把男人推开!

这个不要脸的混蛋!夺去她的初吻就算了,现在还占她便宜!

颜苏气不过,往他的胸口锤一拳。

男人闷哼一声,似乎被打到痛处,眉头微微一皱。

颜苏想,该不会打到他的伤口了?

见他的西服有黑色的血迹溢出来,颜苏下意识替他脱下来,没想到里面白色的衬衫竟然被血染红,还有源源不断的血从胸口里涌出来。

颜苏想,他真的伤得很重。

刚才泡过海水,此时又被她锤一拳,伤口就算没有裂开,也疼得厉害吧。

尽管不情不愿,颜苏还是替他脱下衬衫,不为别的,就是不希望他死在这里,把事情闹大。

血肉模糊的伤口映入眼帘,看得颜苏触目惊心!

她先给他擦拭身体,毕竟全身都被海水泡过,如果没擦干净,根本不能上药。

擦完上半身,一盆水已经浑浊。颜苏把水倒掉,重新去外面接了一盆热水,正打算替他擦拭下半身,手指移到皮带时,却犹豫了。

长这么大,她从来没脱过哪个男人的衣服,更何况是裤子!

第6章 脱掉他的裤子

这个男人的身材是真好,结实的肌肉条理分明,不像杂志上那些肌肉男泛着恶心的油光,让人联想到一个词,养眼!

两个陌生人独处一室,颜苏真的有点尴尬,算了,闭着眼脱吧,随便擦一下就完了,没什么怕不怕的。

想到这,颜苏的手指开始在皮带上摸索,她从来没解过皮带,手指在边缘摸来摸去,还是摸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皮带怎么解?

颜苏苦恼着,手指在周围动来动去。

男人某个地方渐渐有了反应……

颜苏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在皮带上摸了好一会儿,实在不行,果断睁开眼睛!

这一睁,她看到男人某个部位变得坚挺……

一个冷冽的声音忽然响起,“你在看哪里?”

颜苏吓了一跳,刚想站起身来,男人一把拽过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面前。

“啊……”或许是动作太大,颜苏猝不及防趴到他怀里,胸口不小心压到他的伤口。

男人暗沉地痛一下,眉头皱起。

“对,对不起,是不是撞疼你了?我不是故意的……”颜苏急忙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你别误会……我只是想给你擦一下身体,方便上药……”

为什么看他的眼神,似乎误会了什么。

颜苏接着解释,“你的皮带怎么都解不开,既然你醒了,你自己来……”

男人明亮的眼睛里忽然涌起一抹琢磨不透的笑意,“你想看什么?”

颜苏被他这个笑容弄得毛骨悚然,“你,你……该不会以为我对你有意思……我是有男朋友的人了,绝对不会对你有半点非分的想法。”

听到她有男朋友,男人的笑意冷却在空中,但是很快,又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连皮带都不会解的人也有男朋友?”

这世界是怎么了?

颜苏气急败坏地说,“你以为两个人在一起就非得帮对方脱衣服,解皮带!我和我男朋友清白得很,什么事都没做过。”

“看出来了。”

“什,什么……”

“在飞机上。”男人笑着说,“你的吻毫无章法,很糟,一看就没接吻过。”

他不说这事还好,一说颜苏更气了,留了这么多年的初吻,就是为了在新婚之夜给陆清然……没想到白白被这个男人夺去了!

“不用你评价!”颜苏气得把药丢给他,“自己敷!”

男人单手接过,勾起一丝邪肆的笑容,“不帮我?”

“你自己有手有脚不会上吗?”

“你刚才不是想看我?为什么转过去?”

“……”

“千载难逢的机会,要知道,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荣幸看我的身体。”

颜苏被他这句狂妄自大的话气到了,忍不住反击,“你以为是个女人就愿意看你?我的男朋友比你优秀多了,我看他也不看你!”

说完,拿起枕头朝他打去,也不管他现在是不是受伤状态。

男人第一次听说有人比自己优秀,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他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以前哪个女人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打他,一点形象都不顾,想和他沾亲带故的人太多了,阿谀奉承他的人更多,她的胆量不错,竟敢打他!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