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炙热无恋的青春_炙热无恋的青春小说全本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7:00

贺严印夏光小说 精彩章节

他站在我旁边,清澈的眼睛里是疑惑,担心。

他说:“我看见背影跟你好像,以为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你在这儿干什么?”

我低着头,因为刚才想事情,眼睛里有些情绪,如果他仔细看的话,一定会发现我刚才偷偷哭过。

可是我没让他发现。

“你呢?你为什么不在学校?”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好反过来问他。

周禾指了指身后的那栋大楼说:“我妈住院了,我今天请假。”

我抬头去看,发现我蹲的地方竟然是医院门口。

我不知道怎么说,只好说我迷路了。

周禾笑着有些吃惊,最后又恍然大悟:“是啊,你才刚转学过来,你知道你家在哪儿吗?我送你回去。”

家?我家在农村,可是我不知道贺严哥哥的家叫什么名字。

我只记得学校到贺严哥哥家的路线。

我想了想,最后说:“我家住在贺严家附近。”

“贺严?他家我知道,以前经常和李嘉一起去,我送你回家吧。”

周禾笑起来是个阳光大男孩,就好像有种奇妙的治愈能力,从那一刻,我真的把周禾当做我的朋友。

周禾突然脱下衣服给我,他说:“你的衣服后面怎么撕破了?你还没说发生什么事了。”

跟周禾说,崔律师对我做了什么事吗?那是不可能的。

我犹豫了半天,周禾也估计看出来我不想说了。

周禾带我转了两次公交,一直到快天黑了才到站。

我认得路了,可是贺严哥哥说过不想别人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就让周禾送到这里。

周禾好像还很好奇我到底住哪一栋。

“这边都是别墅区,看不出来你家条件这么好,下次我找贺严的时候,能找你吧?”

我很感激周禾送我回家,我也不好拒绝,于是同意了。

周禾在对面坐公交车走了,我这才想起来,他衣服还在我身上。

可是让我吃惊的是,我一回头,发现贺严哥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后面不远处。

原本我是高兴的,直到我到了冯雪莉出现。

冯雪莉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我不懂她那故意的笑容里是什么意思。

我走过去,发现贺严哥哥一直盯着周禾的衣服在看,他脸色也越来越沉。

“你和……你和周禾干嘛去了?”冯雪莉指着我手上的衣服,眼睛笑眯眯的。

“放了学,贺严还去你教室找你呢,结果人都走光了,原来你和周禾约会去了?”

我正准备解释,贺严哥哥无视我一般从我身边擦肩而过,他拉着冯雪莉的衣服走到了公交站。

我回头看着两人走过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眼睛一酸。

心里是特别难过的委屈。

冯雪莉说我和周禾约会,她和贺严哥哥又何尝不是呢。

我准备走回家,没想到贺严哥哥脚步比我快,一下子就走到了我的前面,然后拦住了我。

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怒气。

“哪儿去了?一整个下午你都不见了。”

一整个下午?贺严哥哥怎么会知道我一整个下午都不在?

可是看着他生气的样子,我又实在不敢说实话,只好问:“崔律师回去了吗?”

贺严哥哥一愣,突然问:“你问他干什么?我问你话,去哪儿了?”

我支支吾吾的,回答不出一个所以然,贺严哥哥却更加生气了。

“不说是吧,一整个下午,你翘课,去见周禾了是吗!”

我被哥哥的吼声吓了一跳,手上拿的衣服似乎也变得全是刺来。

可是贺严哥哥一定误会了我,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嫌恶。

“你不想说,你翅膀硬了,你自己觉得无所谓,我又有什么权利管你?随便你。”

“哥哥,我——”

可是哥哥根本不听我的解释,他走的特别快,我走路差点摔倒,他都不回头看我。

哥哥因为我翘课生气吗,可是是崔律师接走了我,是因为我被老师冤枉偷钱。

第一次,我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自尊。

那些极尽丢脸的事情,我宁愿哥哥误会我,我也不想说。

崔律师的车在院子里,走到客厅,我看到崔律师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他只是回头问候了一声贺严:“回来了?饭菜在桌上。”

说话时,他眼睛挪了挪,意味莫名的看了我一眼。

那奇怪又恶心的眼神让我急忙别开了眼睛。

而自从那天之后,贺严哥哥再没跟我说过一句话。

早上他也行色匆匆的走了,我故意起的早一点,想和哥哥一起走,可是哥哥根本就不理我。

几乎每天,我都可以看见冯雪莉像一个牛皮糖一样粘在我哥哥身边,即便,哥哥少有的笑过。

我一再的觉得自己没有资格靠近哥哥一步,他完美的像个神,而我不可触碰,好像手上沾满了污泥一样。

我记得哥哥的座位在窗户边上,那几天,我故意绕道去上厕所,有时候哥哥明明看见了我,他偏偏转过了头。

有时候会遇到周禾,我停下来和周禾说话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看见哥哥,想跟哥哥说话。

而我的这些小心思,被我藏的深深的。

那天我把周禾的衣服洗干净了,准备还给周禾,提了一个袋子在拐角的地方等他,就是怕有人看见,

周禾看见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谢谢你的衣服,我洗干净了的。”

我把袋子递给他,他接过的时候,正好冯雪莉和几个男生一起走上了楼。

有男生故意开玩笑说:“周禾,在学校里约会可是要受处分的哟。”

“瞎说什么!”周禾喝了一句,而我看见冯雪莉咪咪笑的眼睛。

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们真在一起啦?也好,周禾和贺严是朋友,你们还可以亲上加亲。”

我知道冯雪莉说的只是玩笑话,可是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心里不舒服。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