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恐怖电台by梓云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7:01

《恐怖电台》是作者“梓云”写的一篇恐怖悬疑灵异小说,主要讲述了发生在灵异电台的主持人,偶然搜出家中箱子里的捉鬼录的林麒与徐天身边的灵异故事。

恐怖电台by梓云在线阅读

第一章 孤儿院

“总编绝对是周扒皮,就给我们这么几个器材,这要拍啥啊。”林麒看了一眼手中2005款的摄像头,又看了看身旁壮如牛的李大牛,一脸无奈。

“嘿嘿,没事的林哥,想开点。”李大牛憨厚笑道。

林麒额头落下三根黑线,尼玛都要喝西北风了,还能不在意吗?

两人从上到下,顶多就两个摄像机,而且还要进行实地拍摄,一个不小心,绝对会花了屏幕,这比登天还要难啊。

但他们实在没有办法,如果今晚再不出素材,明天可能就要睡大街了。他们主持的节目叫做今夜鬼敲门,这原本火爆的节目,再一次全组十几人诡异死去,结果轮到林麒他们的手中了。迫于生活无奈也只能接了下来,这顶多还能多混个五百的底薪。

这几日节目收视率简直惨不忍睹,为了不喝西北风,林麒和李大牛决定来到一所孤儿院。

这个孤儿院荒废了有二十年之久,曾经被一个疯女人闯了进去,放火烧了整间孤儿院,无数人死在这里。夜晚不时有人路过,依稀可以听到阵阵阴笑的声音,令人打心里寒颤。

“走吧。”林麒苦笑一声,他虽然不怕鬼神之类的,但真要闯入这孤儿院还是有些瘆人。

他先行一步走了进去,推开了孤儿院的大门。

“刺啦。”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

林麒心中一紧,不由得呼吸都缓慢了下来。夜晚更是寂静无声,稍微一点声响,就足够刺激他们的大脑。

他再看旁边的李大牛,跟旅游光观团似的,扛着摄像机大摇大摆走了进去,一脸憨厚地笑着:“这有鬼也不住这地方吧,林哥你看,这里多寒碜啊。”东北腔十足。

林麒低声喝道:“别说,你不知道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的吗?”

他虽然不太信这些,但还是做足了功课,这次是来拍摄鬼宅的,可不是来送命的。

李大牛有些委屈,但还是闭上了嘴巴,毕竟林麒可是他的老板。没了这份工作,他只能回乡下种田去了。

“开机了吗?”林麒看向李大牛,掏出了腰间的手电筒。

李大牛点了点头,按了开机。

林麒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他今儿可是穿着西装而来,就是为了这么一次实地直播,对他来说可不容易。

“欢迎观看今夜鬼敲门节目,现在是我们的一次实地拍摄,我是主持人林麒。这世界上并没有鬼,鬼只来自你们的心中。”他特意放慢了语速,营造神秘的感觉。随后朝李大牛点了点头。

朝着前面走去,发现孤儿院中央的位置,在墙壁上面,摆放着老旧的相片。窗户丝丝凉风吹入,照片摇摆不定。

这该不会是怨灵的情节吧。

林麒咽了咽口水,周围寂静无声,闻针可落。他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缓缓走了上前。

“踏踏踏。”一阵阵脚步声响起,正是在刺激在他神经。

林麒深呼一口大气,将电筒照着照片上,照片有些泛黄,里面记录着孤儿院第一批小孩的照片,但最让人奇怪的是,所有小孩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笑脸,冰冷的目光,似乎在直视林麒,让人莫名产生一股寒意。

“我还以为是啥。”他并没有在意,反而松了一口气,只是心中更加的不安起来。

不过,这对他来说只是心理安慰罢了。

正当他回头之际,李大牛指着照片道:“林哥,那个中间的小孩笑了!”

什么!

林麒浑身的汗毛都竖起了,后脊梁的凉意直冲到他的后脑勺,浑身僵硬的如同木头一般。但他现在正在直播,决不能在观众面前丢脸,哪怕就只有一个观众。

他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机械般地扭过头,手中的电筒如同有千斤重一般。

如果可以选择,谁愿意来鬼宅探鬼。

……

他紧咬牙关,缓慢地抬起手电筒,整颗心在剧烈的跳动。周围寂静的声音,更如同添加剂一般,让现在的气氛显得无比诡异。

林麒呆住了…

真的…真的在笑!

照片中,为首的小男孩,正露出苍白而且诡异的笑容。

不对,在刚刚他绝对没有笑!

“快跑!”林麒大吼一声,将手中的电筒直接丢掉,仅仅剩下照明的工具也没有了。

李大牛还愣在原地,林麒连忙扯着他跑到了门口。

“操,这门开不起来。”他用力拉着门把,可这门怎么就是开不起来。

奇了怪了…

我他妈真的遇鬼了。

“鬼啊?真新鲜。”李大牛嘿嘿笑道,他又没做啥亏心事,根本没把鬼当回事。

电筒在地上晃啊晃,灯光在照片上不停晃动,男孩诡异的笑容不断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冲击着他们内心最后一道防线。

林麒盯着前方的位置,感觉呼吸都要停止了,现场除了自己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似乎…似乎还有别的声音。

“嘤嘤嘤。”

“嘤嘤嘤。”

一道凄凉而诡异的笑声响起,这稚嫩的声音…似乎从照片上传来。

“我草…”林麒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来,眼中满满都是恐惧。

他想都不想,连忙撒开丫子就往二楼跑!

林麒躲在了二楼第一间屋子,这里是一间类似集体宿舍的地方,摆放着一张张孩子睡的床。

这尼玛是出了狼窝进虎口?

他感到一丝不妙,迅速回头看去,李大牛去哪了!

“我草,就不懂跟着来吗。”林麒苦笑一声,现在是真的完蛋了。

他们两个人不会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吧。

等等……

这细微的声音是什么。

只见在不到五米,穿着红色睡衣的女孩站在镜子前,她的头发披散开来,头发将她的半边脸颊都遮盖住了,她呆呆地看着镜子中的镜子。而镜子旁的蜡烛亮了起来,闪动着诡异的幽光。

随即嘤嘤冷笑,伸出了稚嫩的小手。

“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她的声音空洞,给人一种回音的感觉,不断跟镜子中的自己玩着游戏。

林麒瞳孔猛地扩大,双腿都有些微微发抖,这他妈真摊上大事了。

这是厉鬼啊!

没等他多想,蜡烛熄灭了,房间里陷入了令人窒息的黑暗,林麒的眼前陷入了漆黑。

这种无法适合黑暗的片刻时间,让他感觉自己要窒息了,心脏似乎都被无形的双手握住,只需片刻一下,他绝对会吓死在这里。

在黑暗之中,林麒依稀可以看到,女孩在镜子前伸出了石头,头180°扭曲,朝着林麒露出了半边脸!

她的另一半没有脸!

“你输了…”女孩直接卸下了自己的半边头皮,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沾着血丝,冲击着林麒的眼球。

在场的温度骤然变低,让人仿佛身处冰窟一般。

林麒差点吓晕过去了,凭借着仅有的理智,他飞快想到一个办法,舌尖血!

但红衣女鬼已经来了。

近了,近了。

第二章 高人出现

林麒心中万分焦急,大口喘气,使自己镇定下来,准备咬下舌尖!

“你愣着做什么,难不成真以为舌尖血对这女鬼有用?”忽然,一道男人的声音出现,打破了这个僵局!

林麒瞬间呆住了,这个人怎么出现的,他可是一点都没有察觉。

只见眼前这个男人,跟他的年纪相仿,只是他瘦弱的身子加上苍白的脸色,给人一种营养不良的感觉。看着林麒的眼神,带着一种嘲讽的感觉。

“你不知道人吓人能吓死人吗?”林麒捂着直跳不停的心脏,松了一口气,出现一个人,总比出现一个鬼好。

“呵呵。”男人淡淡笑道,转头看着女鬼:“不去你该呆的地方,在这里做什么?”

整个气氛给人阴森森的感觉,但这个男人的出现,让在场的气氛缓和了不少,给林麒一种心安的感觉。

“你别来送…”他死字还未说出口,女鬼朝着他们扑了过来,发出诡异地笑声,似乎这个男人的出现,激怒了他。

林麒看到这一幕双腿都软了,想跑都跑不了,否则他绝对不会呆在这里送死啊!

完了完了!

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面前的男人动了,他单手掐了一个手决,口中快速念诵经文,不到几秒之间便完成。

“去!”他低声喝道,伸手朝着女鬼一拍,一道金色的诡异符号,猛然冲他的手心闪现,金光瞬间笼罩了整间屋子!

红衣女孩万万没料到这男人居然这么厉害,想要躲避却也来不及了!

“啊!”她发出凄惨的叫声,瞬间化为一丝魂魄!

男人眼睛一亮,大步朝前跨去,大手直接握住了准备逃窜的魂魄,轻声笑道:“让你跑了吗?”

林麒懵逼了,他差点命都丢在这里了,这厮居然几下子解决了?

“愣着干什么,难道你准备死在这里吗。”男人朝林麒淡淡道,对这一些事情似乎不在意,如同吃饭睡觉般简单。

林麒这才明白,他这是碰到了行家啊,遇到今天这么多事情,他绝壁说不出世界没鬼的屁话了。

“高人,你叫什么!”他起了拉拢之心,全然忘记了刚刚的全部,连忙凑了上去。

“徐天。”徐天眉头紧锁:“别靠我太近。”

林麒有一丝尴尬,你丫的以为我愿意呢。

要不是节目进入了收视率惨淡期,他才不会热脸贴冷屁股。

徐天说完之后,掐了一个手决,将魂魄禁锢原地。点燃三根香放在魂魄的面前。林麒梗着脖子,好奇地凑了过来。他还没见识过呢,如同一个菜鸟。

徐天没有在意,只是嘲讽一笑,口中默念着经文。林麒对此很熟悉,对徐天有了另一个改观,因为他念诵的是大悲咒,超度魂魄用的。

魂魄开始剧烈碰撞着符罩,似乎心有不甘。

“如果你不想灰飞烟灭的话,老实一点。”徐天冷冷道,随后魂魄安分了不少。

很快,魂魄在肉眼可见的速度只见,逐渐淡化了形体,化为白光冲向地面,消失不见。

搞定完这一切,徐天转身就走。林麒本想叫住他,可是碍于面子,还是没有出口。

哎,我特么素材怎么办!

他苦笑一声,这才回想起了节目的事情。这李大牛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事黄了啊。他可是在鬼门关走一趟了,但活着还是要面临吃喝拉撒的问题。

“对了,你的朋友在楼下。”徐天走到拐角处,头也不回淡淡道。

林麒眼睛一亮,心中的大石头放了下来,他还以为这趟会害了李大牛,所幸化险为夷了。

他赶紧朝着二楼的位置跑去,他奶奶的,他绝对不想再呆在这个鬼地方了。哪怕红衣女孩消失了,这地方也让他?的慌。

“我去,李大牛你可以啊。”他到了二楼,看到李大牛,顿时气不打一处出!

只见,李大牛坐在门口的位置,打着震天响的呼噜声。

林麒可是历经九死一生啊,这尼玛居然在这里睡了,这心得多大。他自个的点也真是背,这女鬼咋就找他,不找李大牛,难道看他好欺负吗?

真是蛋疼。

而李大牛见林麒离开之后,以为没啥事了,就等着林麒回来。没想到等着等着,就有了困意,睡了起来。

“大牛走了!”林麒一脚踹在李大牛的屁股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更是有些心里不平衡。

“啊…啊,走了啊,好。”李大牛双眼布满血丝,慌乱地看了看四周,跟人没事人一样起身就走。

林麒额头落下三根黑线,这厮绝对在挑战他的底线。

此时,东方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已经到了早晨的时刻。林麒回想刚刚的一幕,心中都有些后怕,更是加快脚步,恨不得飞奔离开这个孤儿院。

孤儿院属于郊外的位置,周围更是毫无一个人,他死在这里也绝对不会有人知道。

嗯?

“西北殡仪馆?”林麒突然看到远处的三轮子,隐约有几个大字,下意识念了出来。

“林哥你说啥。”李大牛伸了一个懒腰,回头看向林麒。

“没事。”林麒眉头微皱,摇了摇头。

看来那个徐天是来自西北殡仪馆的,难道有一种福尔马林的味道。

如今距离上班的时间只有一个钟,他赶紧叫了一辆滴滴,朝着公司的位置而去。吹着窗外的凉风,看着李大牛惬意的模样,林麒真是蛋疼不已。

上班,绝对是比遇到鬼还要令人恐惧的事情。

他看过这次拍摄了,压根没拍到啥,漆黑黑一片,想要糊弄交差也特么糊弄不过去。

到了公司,林麒咽了咽口水,心中忐忑不已,迈着沉重的步子,朝着周扒皮的办公室而去。周围的主持正在准备资料,桌上更是摆着大把大把的读者信封,而他的桌上,除了一台电脑,啥都没有。连个剪辑视频的活也没有。

大家看到林麒,更是投去了可怜的神情。

林麒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这绝壁是打脸了!

他前一天还在发誓,晚上绝对会搞定一个好素材,结果,这咋交差!

打开办公室门,林麒挤出一丝殷勤的笑脸:“周…周总,能不能再给我两天时间,两天之后我绝对能搞出一个大视频来!”

只见周扒皮正在整理文件,他长相平庸,却给人一种慈祥的感觉。但这绝对是他狼皮之下的伪装,他堪比学校的数学老师啊!

为何如此,就因为他嘴炮的威力,令全部人折服。

第三章 一顾茅庐

周扒皮一见到,顿时脸黑了一下,放下文件叹了口气。听到这独有的叹息声,林麒就明白了,他要展现自己的功力了。

“小林不是我说你,你说你主持今夜鬼敲门也有三四天了吧,连个像样的素材都拿不出来,过几天公司裁员,你可别怪我。”周扒皮苦口婆心道。

在林麒耳中,如同唐僧念经一般。

“是是是。”他连忙答应了下来,跟小鸡啄米似的不断点头。

他还能有反驳的份吗,当然是没有。

听到公司裁员心都凉了一截,好不容易在这大城市混个三千的工资,没了这份工作,他可是完犊子了。

周扒皮又讲了约莫半个钟,这才喝了口水,停了下来。林麒心中苦笑,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表面还是不断点头嗯嗯回答。

“小林,别说我对你不好,我再给你两天时间,你要是还弄不出素材来,也别上班了。”周扒皮无奈道。他对林麒是好了,给他这么一个主持人的位置,只是有点坑爹。

这活搁谁,谁都不要。要不是为了五百的底薪,林麒还能摊上这活吗。

林麒点了点头,心中十分复杂。周扒皮虽然跟个唐僧一样,但对人的确是挺好的。

随即周扒皮让他离开,他转身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桌上还摆着一本老旧的书,被他拿来垫电脑的。

看到这里,林麒眼睛一亮,赶紧抽了出来。

我的乖乖,说不定是个好东西。

这可是他在家中木箱子翻出来的,叫做抓鬼录。管他是啥东西,先揣身上再说,至少有一技傍身啊!

他再看了一眼旁边呼呼大睡的李大牛,你心真是忒大啊。他们都要面临裁员了,这李大牛还在打呼。

“别睡了,咱们走吧!”林麒无奈地推了推李大牛。

“啊,去哪啊林哥,等等,你别走啊。”李大牛一脸茫然,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连忙赶上林麒的步伐。

“去西北殡仪馆!”林麒沉声道。

两人打了一辆出租车,前往西北殡仪馆,司机听到这声音,打心底里都有些寒颤。没事人还能往殡仪馆跑吗?不过他拿钱干活,并没有多说。

林麒掏了掏口袋,只有两百块大洋了,花五十去殡仪馆,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场豪赌啊!

只要有那徐天的帮助,他的事业绝对蒸蒸日上。

到了西北殡仪馆,林麒给了车费,连忙朝着前方走去。殡仪馆与其他殡仪馆没什么不同,只是有些清冷,空气中还飘着一种火化完的味道。大院子停着几辆三轮车,林麒也见到了今早的那辆,更加确定了是这个地方。

林麒心中暗道:看来就是这了!

“大哥,你知道徐天在哪不。”他走到保安室,朝着里面中年保安问道。

“徐天啊,在停尸房呢。”中年保安推了推老旧的眼眶,回应道。

林麒连忙点头,脸上不由得露出激动的神情啊,下意识咽了咽口水,额,停尸房…他可是怕了,不过没有办法。

而李大牛全然不知为何来这里,只不过林哥要来,他就跟着来就是了。

李大牛在心中嘀咕道:真是的,林哥咋来这种地方呢,我村里人说过了,没事可不能往这里跑,会生不出儿子的。

两人迈着步子朝着里面走去,一进到里面,就形成了强烈的温差对比,里面显得比较阴冷,更是让人由心底感到一阵寒意。

林麒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哆嗦:“大牛,你走前面!”他点这么背,可不打算再招惹啥野鬼。

李大牛憨厚地笑了笑,站在前头,大摇大摆地朝着停尸房而去。

越往里走,林麒更是有种背后有人的错觉,更是不敢扭头往后看,这是作死的节奏啊。他看眼前如同没事人的李大牛,他还能在大牛面前丢脸吗?也是为了工作,为了生活,还是得梗着脖子往前走。

到了停尸房,林麒松了一口气。

“咚咚咚。”他敲了敲门,扯着嗓子喊:“有人在不。”

“没人。”屋内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

林麒嘿嘿一笑,这声音他十分熟悉,不就是徐天的声音嘛。

他直接推门而入,差点没吓的跪下来…

我草!

屋内,徐天正躺在凉席上看书,旁边停着一具尸体,尸体早就僵硬的发紫了。身上盖着一块白布,散发着丝丝臭气。这尸体给人一种错觉,似乎下一秒就要坐起来一般,林麒的瞳孔都不由得放大了。

他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哆哆嗦嗦指着尸体:“这…有个死人啊。”而身旁的李大牛显得淡定不少,他在村里可是见过不少死人,更是出过殡,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嗯,停尸房放不下了,被我搬在这里了。”徐天轻描淡写道。

林麒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这都是什么人啊,简直颠覆了他的世界观,跟死人睡在一起难道不怕吗?

“你找我有事对吧。”徐天眉毛一挑,露出一丝玩味。

他早就知道林麒要来的目的了。

“嗯…我想请你当我个忙…”林麒将自己的缘由说了出来。

自己操办这个今夜鬼敲门的节目有几天了,可无奈找不到素材,这才找上了徐天,请求他的帮助。

“嗯,行。”徐天翻身坐了起来,一口答应了。

换林麒懵逼了,这么简单?

他还以为要开出什么条件,堂堂一个高人,就这么轻易答应了?

但他没有看到,徐天的眼中闪过一丝玩味,似乎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要说他没有利图,那也是不可能的。在师父死去的那一天,他就收山了,帮助林麒只是意外的事情。更是因为这一次意外,让徐天决定再次出山。

“你为什么会答应下来…”林麒眉头微皱,疑惑道。

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而且他并没有开出什么条件,不过这件事情对他百利而无一害就对了。

“以后告诉你。”徐天呵呵笑道。

“林哥,咱们是又有一个新成员吗!”李大牛啃起着香炉面前的包子,含糊不清道。

第四章 44号鬼宅

“闭嘴。”林麒给了个白眼,就你丫的话多!

既然徐天答应了下来,他顶多只有两天的时间,在不做出素材,就要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了。

徐天见状淡淡一笑,只是嘴角总挂着一丝嘲讽,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感觉。

林麒机械般朝着尸体的位置看去,经历孤儿院一事,他心中对尸体之类不免得有些后怕。扯了一张凳子,离着尸体老远的地方,赶紧拿出手机,随即看向徐天:“我们今晚就开始行动吧,我先说好了啊,现在是没有工资的,等节目火了,我能给你点。”他可是穷的响叮当,先把丑话说完前头。

徐天呵呵一笑,没有说话,他并不在意钱。钱只是身外物,活着留不住,死了带不走。

林麒见状,心中一喜,就喜欢你像个唐僧一样,视金钱如粪土!

等等…

他从腰间抽出一本古书,上面扭扭歪歪的写着三个大字--捉鬼录。

还好还在!

这可是他仅有的防身宝物了,求人不如求己,关键时候说不定还能护命呢。林麒也不想这本书的可靠性,总比没有的好。

翻开泛黄书页第一章,写着两字‘引子’,上面详细介绍了何为捉鬼录,上面记载了一件接着一件的民间故事,看似简单平凡的文字,每一个故事却让人由心底感到一丝寒意。

山村鬼狐…

尸棺冥婚…

林麒看到这里,不禁眉头微皱,这丫的糊弄小孩吧。

他没见过猪跑,难不成还没吃过猪肉吗?这类型的鬼故事,他可是见不少。

只是,在每个故事结尾有一行小字,字体扭扭曲曲,更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依稀可以暗红色的印记。林麒的目光被深深吸引住了,更是接着看了下去。

人的身上有三把火,头顶一把,左右肩膀各一把。尤其是男人的阳气更甚,借助着阳火,默念金光咒,在手中画出符印,就可消灭怨灵。

林麒看的入迷的时候,忽然,一双大手放在了他的右肩之上。他心中咯噔一下,瞬间就想到刚刚躺在那边的尸体,感觉头皮发麻,全身冒虚汗。有股冷意直刺他脊梁骨,心中的不安席卷而来。

卧槽…别又遇鬼了。

“李大牛…你别吓我。”他感觉自己的牙齿直打颤,表情更是唰的一下苍白了下来。

“呵呵,你胆子真小。”徐天的声音响起,将林麒从这种气氛拉了出来,他更有种惊魂未定的感觉,大口喘着粗气。

没等林麒开口,徐天看向他手中的捉鬼录,脸色凝重:“你这是什么?”

“家族流传的。”林麒没好气道,好歹他也是个大男人,被徐天这样跟玩鸡崽一样的吓,心中难免有些生气。而他的耳边响起一阵平稳的呼吸声,林麒苦涩一笑,他已经想好了怎么让李大牛滚去种田了!

要是搁在其他时候,这不是让他去送死吗。

徐天听到林麒的话,并没有再多说了。

“我已经找到下个要去的地方了,晚上行动吧,就在市中心的44号鬼宅。”林麒语气有些不耐烦,要不是徐天是他最后一根稻草,他早就扭头走人了。

而这个鬼宅,更是林麒在网络搜索了一阵,这才搜索到的。遇鬼指数五颗星,更让人奇怪的是,每个月其中一天下雨之际,44号鬼宅都会离奇的死人。一具具尸体凭空出现,根本让警察找不到一丝破解的出入,成为了奇案。而这个地方,被警察封了起来,但依旧不影响一下不怕死的人去探鬼。

例如林麒。

徐天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看着林麒吓的差点腿软,如今死要面子的模样,更是可笑。

“幼稚。”他淡淡道。

林麒没有理会,假装没有听到。

心中嘟嚷道:管你丫的屁事!

到了夜晚的时候,林麒一行人便动身前往44号鬼宅,徐天开着他的三轮车,一路上有些颠簸。林麒更是有些心烦意乱,尤其是看到李大牛的时候。

“林哥,咱们这是去哪呢,我还没吃饭呢。”李大牛讪讪地看了林麒一眼,小声嘀咕道。肚子还响起一阵咕噜声,他今天就吃了五顿饭,还差一顿宵夜呢。

“你就知道吃。”林麒额头落下三根黑线。

不知道为什么李大牛的饭量出奇的大,堂堂电视台的食堂,都快被他给吃垮了。要不是为了节目,李大牛早就被开除了,在林麒的一顿嘴炮之下,才留到了今天。

“到了。”徐天的声音响起。

三轮子停在了44号鬼宅的门口。

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夜晚的凉风吹过,却给不了人一丝凉爽的感觉,更多的是寒意。

“沙沙沙。”

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为这44号鬼宅增添了一种恐怖的气氛。周围没有一个照明的路灯,在这偌大的城市,眼前破旧的欧式鬼宅,更给人一种身处异地的感觉。

四周空无一人,整个世界似乎成为了黑白色,没有声音的世界,才是最让人不安。

林麒感觉心中惶恐不安,这种从未有的感觉,令他感到一丝恐惧。第六感告诉他,这里非常危险。

他讪讪地看了一眼徐天与李大牛,两人都是一脸从容。他更是不可能在他们面前丢脸,堂堂一个主持人,难道还不比这两人差吗。

“死就死了,咱们走!”林麒硬着头皮,迈着步子朝前走去。

只要还活着,他必须面对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工作啊。这根本没有退路,只能上!

“啊!”忽然,一道刺耳尖锐的女声响起。

林麒整个身子一颤,浑身汗毛竖起,这种突如其来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显格外刺耳。而且…令他双腿发软。

“要不咱们别去了。”他苦笑地扭过头。

不是还有两天时间,他还不如挑个不那么危险的,毕竟小命要紧啊。

“这里就是适合拍摄的好地方了。”徐天眉头紧锁,突然意识到不对,猛然朝鬼宅冲了上去。

林麒呆住了,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他很懵逼。

“林哥,快走啊。”李大牛喊了一声,扛着摄像机就往前冲!

林麒紧接着也跟了上去。

“你是什么人。”徐天站在鬼宅门口,冷冷地看着大堂中的女人。

第5章 邪灵异事

林麒随后到了,直接傻眼了,嘴巴大的可以塞下一颗鸭蛋:“这是什么。”他脑中灵光一闪,有料!

他连忙看向李大牛:“给我拍好了!”

“好勒。”李大牛憨厚笑道,按了开机。

在大堂的位置,一个白衣女人坐在中央正默念着听不懂的经文。她的周围摆一个诡异的图案,摆放着一根根蜡烛,昏黄的蜡烛闪着丝丝幽光。一阵阵阴风吹来,烛光忽闪忽明。整个场面陷入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似乎被无形的大手扣住了喉管。

林麒感觉一股凉意直戳后脊梁,阴风吹动了白衣女人的秀发,隐约可以看到她嘴角诡异的微笑。

“徐…天,这是什么东西。”林麒感觉一片大脑空白,身体都有些发麻发晕,就算再傻,也看得出这是什么。

不就是西方撒旦中的五芒星吗!

他直接掐了一下大腿肉,让自己清醒过来。

徐天面色凝重,手指缝夹着一张符咒,不善道:“再不说出你的来路,我就出手了。”

“沙…沙…沙…”

“轰隆!”忽然,雷声大作!

林麒心中一惊,猛地朝窗外看去,居然下雨了!

等等…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44号鬼宅每个月总有一天下雨的时候,必定死人…

这不正是应照了吗!

电闪雷鸣,在一道雷光出现,陷入了片刻的视线昏暗,周围猛然出现无数道泛着幽光的眼睛,气氛再次陷入低谷,让人透不过气来。

“嘶。”林麒倒吸一口凉气,头皮发麻,使劲抑制住内心涌出的恐怖。

这些眼睛特么是什么东西!

要不是有徐天在,他绝对撒开丫子就跑!

这简直太?人,由内而发的感到惊悚。

“不许跑!”白衣女人大喊一声,朝着里屋的位置冲了进去,只见随后,从暗处出现上千条细蛇,多的让人打心里发颤,跟着女人的身影而去。

徐天见状,暗道不好,不能让她跑了!

“跟我来。”他低声喝道,捏着符咒,紧追了上去!

“等等我啊!”林麒大喊一声,差点没哭出来,这尼玛还有蛇出动了,他特么是人也怕蛇啊。

林家就他一个独子,抱着绝不能断子绝孙的念头,他就是一头猛劲往前冲!

“砰!”一道闷响。

“我去,怎么过不去了!”林麒再也忍不住了,脸上满是惊慌!

在他的面前,有一道无形的墙堵住了他的去路,林麒不断敲击,这压根就不过去!

“徐天!李大牛!我还在这呢,你们别走啊。”他全身冒着虚汗,十分焦急。可无奈他怎么喊,都喊不回两人。

又是蛇又是诡异的五芒星,这操蛋的设定,是他妈童话故事吗!

徐天和李大牛,似乎忘记了他的存在,身影消失在了林麒的视线中。

恐怖感袭遍他的全身,浑身的汗毛直立而起!

可是,根本不容林麒多想,再一道声音响起!

“咯…咯…咯…”

什么声音!

林麒站在原地,脚软的根本动不了,这次没有李大牛,也没有徐天!他落单了,想起44号鬼宅可怕的死人规则,他是真的要完蛋了…

声音来自他的背后。

不紧不慢…

“咯…咯…咯…”背后凄凉阴冷的笑声响起,更传来‘咚咚咚’的声音,似乎是脚在地面摩擦的声音,不过…带着更带着刺耳的声响,诡异的笑声久久回荡在林麒的脑中。

他全身打颤,感觉呼吸都要停止了。

怎么办…怎么办…

他努力压抑心中的恐惧,急促地喘着大气,现在根本没有人可靠了!

跑!

林麒紧咬牙关,闭上双眼,一股劲朝着一楼右侧的房间跑去!

到了房间,他连忙朝四周看去!

桌子…书柜…床…

对,躲床底下!

林麒根本没来得及多想,连忙躲在了床底,床底满是灰尘,更带着一丝木头的腐蚀味道,雷声大作,依稀劈下几道闪电,给他暂时看清了眼前。

墙壁上挂着一张老旧的照片,照片中的男人穿着军装,还有一家老小。照片显得严肃,但在这种气氛之中,林麒有了前车之鉴,根本不敢对视。

“咯…咯…咯…”

熟悉且凄凉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似乎有嘲笑的味道。

近了,近了。

来了,来了。

林麒甚至感觉到一种冰冷?骨的寒意,扑面而来,带着一种尸体腐臭的味道。

他妈的,我的点怎么这么背!

他屏住了呼吸,甚至不敢看向前方!

清晰可听见手表滴答滴答的声音,他是多么后悔,为什么要装逼买个表带着。每一道细微的声音,无疑在刺激他的神经,他的大脑,甚至内心差点崩溃了。甚至他觉得呼吸都是多余的,大力地按住自己的心脏,试图不让它发出声响。

“咚…咚…咚…”

这次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林麒根本无法分辨是什么声音…

“我…我找到你了。”下一秒,白衣女人猛地掀开了床,发出尖锐的笑声。

林麒大喊一句:“卧槽!”

“轰隆!”

雷声再次响起!

他终于看清了眼前女人的真面目,原来咚咚咚的声音,并不是脚步声,也不是东西敲击的声音!而是这个女人用头撞击地面的声音!

女鬼乌黑的长发,更是遮盖住了她的脸,眼珠子连着一丝血肉,挂着摇晃。

她居然是头朝下而来,林麒瞬间觉得鲜血回涌,为了生存,他更是升起了一丝勇气!

“你丫的,弄死你!”他直接一脚踹开女鬼!

脑中猛然出现三个大字--金光咒!

怎么念来着,怎么念来着!

林麒浑身大汗淋漓!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他赶紧默念了出来,随即咬破自己手指的鲜血,在手中猛然画下金色的符号。猛地冲了上去,直接拍在了女鬼的脑门上!金光大作,闪发着威严的气息!

“嘶…嘶…嘶。”女鬼被拍中,冒出了一道道青烟,更夹杂着腐臭的味道。

林麒连忙后退,眼中带着一丝恐惧,更多的是激动。

丫的,我居然鬼使神差的用出了金光咒!

没等他多想,女鬼怨恨地看了他一眼,发出尖锐刺耳的叫声,不断挣扎试图甩掉符咒,但一切都是徒劳!

下一秒,她化为青烟消失不见!

林麒见状,顿时腿一软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他第一次发现,活着是真他娘的好!

“你这个女人怎么在这里!”林麒忽然看到一个身影,定睛一看,不就是那个白衣女人吗!

他简直是怕到骨子里去了,出了一个狼窝,又他妈进了一个虎口!

“别这个女人的叫我,我也是有名字的,我叫许薇薇。”许薇薇冷哼一声,更是带着一丝不屑,一个男的这么没本事,居然来这种地方,不是找死吗?

随后,林麒最熟悉,而且最亲切的身影出现了,就是徐天!

“她是在这个鬼宅驱鬼的人,看来这里并不简单,你怎么在这里?”徐天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手中掐着一个手决,脚踏七星步,随时准备好迎敌。

林麒大脑一脸空白,他瞳孔猛地扩大,根本没有一丝松懈的感觉。

这个女人不是鬼的话,那刚刚的女鬼是怎么回事?

他越发觉得不妙,忽然似乎想起了什么,爆喝道:“快走,我们中计了!”他疯狂地拉着徐天,头也不回的就跑!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