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你是我心间的一座荒岛全文阅读_陆晨阳陆灏南小说在线阅读by公子景七

发布时间:2018-11-09 17:05

你是我心间的一座荒岛陆晨阳陆灏南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你是我心间的一座荒岛全文阅读,陆晨阳陆灏南小说在线阅读,你是我心间的一座荒岛小说讲述了陆晨阳陆灏南两个人的爱情故事,外面的温度,因为夜幕降临,而越来越低。待在岩石下面的陆晨阳同样发现了周围的温度也越来越低。白天燃起的火堆,因为干柴都被烧完了,后面从外面捡回来因为下雪而潮湿的树枝,根本就烧不着。最后,陆晨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堆熄灭。

你是我心间的一座荒岛

第一章:五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雨夜,震耳欲聋的雷声响彻在江城的上空,瓢泼似得大雨似乎是江城的有史以来下的最大的一场雨,伴随着呼啸的狂风如约而至。

陆家。

“让她滚!”陆夫人双眼哭的通红,却在见到突然出现在灵堂内穿着一袭黑衣的女孩骤然情绪激动起来。

“灏南,让她滚出去!她没有资格站在这里!”

一直跪在灵堂前高大挺拔的男人的眼如同染了墨一般深沉,从灵堂前站了起来,时隔五年,第一次与陆晨阳就那样面对面站着。

再次见到面前这位眉眼间优雅英俊,但是此时此刻面对自己面上却毫无情绪的男人时,陆晨阳只觉得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握住,疼得她半晌缓不过气来。

五年了,陆灏南,这五年里,你是否有哪怕一次,曾经想起过我。

“晨晨,听话,你先出去。”男人声音低沉带着些许沙哑。

时隔五年,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句?

眼眶温热,纤长的指甲狠狠刺进掌心,她扬起红唇,笑容冷艳,“我为什么要走?爸爸临走之前,你们都没有通知我见最后一面,凭什么现在要我走?”

瞬间,跪坐在灵堂前哭泣的陆夫人一下子从垫子上站了起来,直接冲到陆晨阳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如同地狱的恶鬼,厉声道,“你还有脸说?如果不是因为你,振华又怎么可能会死?明明死的应该是你!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要活着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国外!”

顿时,窗外一声惊雷无故响起,伴随着哗哗的雨声如约而至,蜿蜒如蛇的闪电透过窗户骤然映射在倔强站在灵堂前的少女因为一巴掌而高高肿起的脸上。

女人每说一句,都像是诅咒一声一声狠狠扎进陆晨阳的心脏上。

陆晨阳知道,女人恨极了她,自己的存在,就是她当年最不堪过往的证据。

陆灏南见陆夫人情绪激动,给站在一旁的管家使了个眼色,然后他则快步走到陆晨阳身边,直接扯住她的手臂,将她朝玄关处带。

“陆灏南,你给我放手!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你是用什么样的身份?小叔?还是……”陆晨阳使劲儿挣扎,眼眶通红,可是却死死咬住下唇,始终不肯让眼泪落下来。

“够了!你到底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他倏然冷着一双黑眸,打断了她的话。

紧接着,陆灏南直接将人扯到外面,瓢泼似的大雨落了下来,雨伞在头顶撑开,可是她却还是感觉到深入骨髓的寒冷。

陆灏南眉心微微蹙了下,语气稍稍放软了一些,或许也意识到了之前他的态度太过强硬,耐心劝解,“晨晨,你妈她现在情绪不稳定,你父亲去世,她比谁都伤心。”

“呵!陆灏南,能不能不要总是摆出一副小叔的模样来恶心我,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所以我最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幅身为长辈的模样!她伤心?我难道就不伤心吗?还是你认为,就是因为他不是我的亲生父亲,所以我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感觉?”

她是她母亲带到陆家的拖油瓶,当初为了让她顺理成章的融入这个家,她甚至将她的姓氏都改了。

而且,她喜欢她的小叔,陆灏南。

从她见到他的第一面开始,就深深的喜欢他。

她曾经以为,或许她永远不会回来,可是却没有想到,她的回归,却是因为父亲的死亡。

第二章:晨晨,我是你小叔

将人抱进了浴室里,然后弯腰替她放洗澡水。

陆晨阳看着面前英俊而又儒雅的男人,从后面抱住他,嗓音软了些,“小叔,五年了,你有没有想过我。”

男人眉心顿时皱起,毫不犹豫的掰开陆晨阳抱着他的手,声音沉沉,“晨晨,我是你小叔!”

是啊!她怎么忘记了,当年他斩钉截铁的拒绝她时,也是如今天这样,冷着脸,眼底一双寒眸熠熠生辉,里面凉意满满,深沉如墨,没有一丁点儿情绪。

陆晨阳坐在浴缸边上,看着居高临下盯着她的陆灏南,冷笑着说,“你算我哪门子的小叔?”她忽然站了起来,扑进他怀里,吻上他的唇。

熟悉的浅淡薄荷味儿携裹着一丝清淡的烟味儿,充斥在陆晨阳的唇齿间,他一把将她扯开,手瞬间高高的扬起。

陆晨阳站在他面前,倔强的咬紧唇瓣,半点不惧,反而迎了上去,冷笑着,“你打啊!反正又不是没打过,一回生二回熟,多打几次也就熟了。”

男人站在她面前,眼底墨意翻滚,额头上青筋隐现,薄唇几乎抿直成一条直线,扬起的手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陆晨阳知道,陆灏南这是气到了极致。

他眼底翻滚的情绪,最终趋于平静,声音毫无起伏,“别泡太久,洗完就出来。”

说完,他转身就走,身形高大挺拔,一如五年前。

只是周身的气质经过这五年的沉淀,似乎更加沉稳,以前陆晨阳还能从他眼底探出一丝情绪,但是现在,她从他眼底,再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她整个人颓然的跌坐在浴缸边上,唇角止不住的自嘲的笑着。

陆晨阳,你他妈输的真是一败涂地!

第二天一大早,是陆振华出殡的日子,没有人通知陆晨阳,可是一大早,她依旧身着一身黑裙,撑着黑伞出现在墓地。

周围黑压压的人,要么是陆家的亲戚,要么就是跟陆家的华南集团的合作者,所有人都站在墓碑前。

周围人送上鲜花之后,对着一直站在墓碑前哭泣的汪媚,她的母亲说声节哀,然后一个个离开。

而陆灏南就站在汪媚的身边,外面正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毛毛细雨,他身边有人替他撑着黑伞,他只是站在那儿,面上情绪令人揣摩不透。

直到墓地上外人基本上全都走光,她才抱着陆振华生前最喜欢小苍兰,走到墓碑前,将花放下。

汪媚见到她,眼底依旧满是怨恨,仿佛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她的亲生女儿,而是她的仇人。

“我让你滚你听见没有!陆晨阳,你没资格站在这儿!振华不想看见你!”汪媚红着眼睛,瞪着她,那眼神看起来有些可怖。

陆晨阳站直了身体,直视着汪媚,脸上神情很冷,“放心,等到你死后,我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过来祭拜你。”

第三章 :千不该万不该留下这个孽种

因为,眼前这个人,早就没有再将她当做是女儿。

汪媚捏着纸巾的手微微一颤,但是看向陆晨阳的眼神中满是冰冷,“祭拜完了,你可以滚了!”

她们两个人,任谁看,都不会相信,她们是亲生母女。

陆晨阳将眸光落在了站在汪媚身边,始终一言不发的陆灏南,站在那儿身形挺拔的男人身上,扯了扯唇角,打着招呼,“小叔,以后汪女士,还劳烦你多照顾了。”

她眼底浮现丝丝缕缕讥讽的笑意,撑着黑伞转身的刹那,眼底的笑意悉数消失殆尽,冷意浮动。

身后的两人盯着那抹纤细的背影消失在雨幕中。

“灏南,我就知道,当年我就不应该留下她的,否则今天,振华就不会死!”汪媚眼底满是泪水。

陆灏南抬眸落在汪媚满脸泪水的脸上,眼底没有半分情绪波动,隐约见到一丝讥讽的味道,“大哥是出车祸死的,跟她没有半点关系,这一点,大嫂是不是忘记了?”

汪媚顿时转头紧盯着陆灏南,眼底有着疯狂之意,情绪陡然激动起来,“如果不是她克死了振华,振华怎么可能会死?当初我千不该万不该留下这个孽种!都是我的错!为什么死的不是我!老天爷一定是在惩罚我,惩罚我当年的一念之差。”

陆灏南看着汪媚似乎有些癫狂的模样,眉头紧皱,语气加重了些,“那些不过江湖术士的无稽之谈,现在她回来了,该怎么做,你心里应该有数。”

说完,他伸手接过身边人手里的黑伞,转身离开。

整个墓地,只剩下汪媚站在墓碑前,看着墓碑上的陆振华,笑容温暖。

她的眼底,浮现满满的恨意。

……

陆晨阳一脚踹开房间的门,看着睡在沙发上赤裸着身子用毯子盖住重点部位的两个人,眼底掠过一丝戾气。

听见动静的两人一下子被惊醒。

徐钰看见是陆晨阳,一下子跳了起来,“我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晨阳冷眼盯着徐钰用毯子裹住胸以下的部位,嗓音掺杂着怒火,“马上让你男人滚出我家门!还有,客厅给我收拾干净!”

说完,她直接看也不看站在一旁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男人,进了房间砰的一声甩上房门。

她扒拉着头发将自己扔进被窝里,浑身疲倦的睡了过去,直到外面传来徐钰的敲门声,“喂!没死的话赶紧出来吃饭!我点了外卖。”

陆晨阳被外面阔嘈的声音吵的只觉得脑袋都要炸开,直接掀被下床,然后打开房门,冷眼盯着站在门口的徐钰,“我的房子免费给你住了五年,你带了多少男人进来我不管,我给你一个星期时间,把屋子里所有的家具全部给我换新,以后,带着你的男人滚出我的家门!”

徐钰一下子火起,指着陆晨阳骂,“陆晨阳你个没良心的崽子!老娘在这里帮你免费看了五年的门,你不感谢我,还特么要我换家具?”

陆晨阳冷嗤一声,直接推开堵在门口的徐钰,然后进了洗手间。

徐钰看见她这副完全不care自己的模样,更是来气,“陆晨阳!”

然而人专心的在洗手间该干嘛干嘛,半点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徐钰知道自己理亏,这大小姐脾气上来了,你说啥都不行,“行,换换换,你大小姐说什么都行。”

陆晨阳从洗手间出来,坐到餐桌旁,捏了一根油条喝着粥。

徐钰坐到陆晨阳对面,抬眼看着她那张素净白皙的脸上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抬眼问了一句,“你真不打算回美国了?”

陆晨阳一边低头喝着粥,一边含含糊糊的应了声,“嗯。”

徐钰撇撇嘴,啧了一声,“要我说,你也就是作,当初信誓旦旦说不回来,现在回来了反而不想走了,那你丫又何必白白浪费五年的时间?”

第四章:她打扮的像个女妖精

陆晨阳闻言,捏着勺子的手一顿,而后将手里的勺子跟吃剩下的油条全部都在桌子上,拿纸巾擦了擦嘴巴跟手,“你慢慢吃,这两天我暂时不会住在这里,希望我下次来的时候,我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新的。”

说完,她转身回了房间,剩下徐钰在那儿气的跳脚,“陆晨阳,你大爷的!”

然而陆晨阳充耳不闻。

陆晨阳收拾好刚出门,包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她看都没看,直接滑下接听键,语气寡淡,“哪位。”

“你老公。”电话那头的声音吊儿郎当的。

陆晨阳眉头立即紧皱,就要挂电话,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早就知悉陆晨阳的套路,立即认错,“等等等,我开个玩笑,你可千万别挂。”

紧接着,电话那头的人继续说,“琳琅会所,人都在,专门为你接风洗尘,这个面子你给不给?”

陆晨阳抬眼看了一眼腕表,而后薄唇微掀,“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她便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琳琅会所。

她在侍应生的带领下,一开门,迎接她的就是满室的炫目以及彩带,里面声音很吵闹,面前一张张都是熟悉的面孔。

那是五年前,她故意刺激那个人时,所交下的狐朋狗友。

有人直接伸手搂着她的肩膀,语气戏谑,“晨晨,五年不见,有没有想我,嗯?”

她拧眉拍开他搂着自己的肩膀,语气不耐,“滚开!”

“唐故凡,吃了咱们陆大小姐那么多次的好人卡,你还不死心呢?”有人笑着唐故凡。

唐故凡也是之前给陆晨阳打电话的那位,不过对此,他倒是毫不在意。

只是一把推开那个嘲笑他的纨绔子弟,走到坐在角落里的陆晨阳身边,看着五年不见的人。

给她倒了一杯红酒,递过去,他语气倒是没像之前那样满是戏谑,而是正儿八经的问了一句,“你父亲的事情,你看开些。”

然而陆晨阳却勾唇一笑,眼底冷意潺潺,伸手接过他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我有什么可看不开的。”

唐故凡看着她又替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红酒,像是喝水一样喝个一干二净,眉头皱了皱。

一瓶红酒见底,陆晨阳想去洗手间,整个人站起来,脑袋有些晕,但是至少走路还是稳的。

唐故凡见她似乎要出去,于是问了一句,“你去哪儿?”

“洗手间,不用你跟。”陆晨阳可没觉着自己喝多,一瓶红酒对于以前的她来说,真不算什么,只是去国外的五年,她向来是滴酒未沾,一改以前的习性。

从包厢内出来,她头晕的更加厉害了些,扶着墙往前走,看见前方洗手间的指示标,便一步一步慢慢挪过去。

只不过眼看着快到洗手间了,陆晨阳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抬起晕的越来越厉害的脑袋,她看着面前站着的人,顿时勾起红唇笑了笑,“小叔啊,还真是巧。”

陆灏南拧眉盯着眼前穿着紧身小黑裙的女孩,那裙子的长度,堪堪到大腿的位置,而陆晨阳今日画着精致的妆容,原本黑色的长发被弄成大波浪的模样,娇嫩白皙的小脸在经过妆容的点缀以及黑发的衬托下,美的像个妖精。

“灏南,怎么站在这儿?不回去?”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些许疑惑。

第五章:你要自甘堕落到什么时候

就在这时,陆晨阳眯眸扫了一眼从洗手间内出来的女子,顺势往下倒去。

而她的面前,就是陆灏南,如果陆灏南不接住她,她势必会摔个狗吃屎。

然而最后,她如愿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鼻尖充斥着淡淡的松柏香,一如记忆里的一般。

她双手趁势搂着他的脖子,借酒装疯,含含糊糊的说,“你别走,我跟你一起回去好不好?”

那个跟陆灏南打招呼的女人目光落在几乎是挂在陆灏南身上的陆晨阳脸上,眉心几不可查的拧了拧,然后笑问,“这位是你的朋友?好像有些喝醉了。”

”是我侄女。”他淡淡吐出四个字。

陆灏南强有力的臂膀搂着陆晨阳纤细的腰肢,声音沉郁的呵斥道,“给我站好!”

陆晨阳听见陆灏南这句话隐约有解释的味道,有些不满,睁开醉眼朦胧的双眼,看着陆灏南看着她眼神如同沾染了墨意一般,怒意浮动,她嘿嘿笑着,声音撒娇的像一只被人丢弃的可怜小猫,“我不要!我就是站不稳。“

可是她哪里是一只小猫,分明就是一只狐狸,还是一只脾气暴躁随时都能咬人的小狐狸。

陆灏南抬眼看着站在面前的女子,薄唇微掀,声音低沉磁性,但是却明显带着疏离感,“她的确喝醉了,我先送她回去,你帮我跟秦晋他们打声招呼。”

沈微看着那个高大挺拔,周身气息沉郁的男人抱着怀中娇小的女孩子,像是护着某种宝贝时,心里忽然微微刺痛了一下。

上了车,陆晨阳就知道,陆灏南恐怕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于是干脆装睡。

捅了马蜂窝时候装孙子的事情,以前陆晨阳可没少干。

所以这一次装孙子,也是没什么的。

就这样一路平安装睡到了目的地。

陆灏南下车时,陆晨阳偷偷朝外看了一眼,发现陆灏南竟然带她来了晨苑,正在窃喜的同时,陆灏南已经走到她这边的车门旁。

陆晨阳赶紧继续闭上眼睛装睡。

车门被拉开,陆晨阳却没有感觉到任何动静,就在她感觉到疑惑时,就听见陆灏南没有半分温度的声音响起,“还要装睡到什么时候。”

语气是笃定,像是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把戏。

陆晨阳觉着没什么意思的睁开眼,漆黑而又明亮的双眼对上看向她的陆灏南,朝着站在车外的他伸出手,语气软软的,“小叔,你抱我好不好?”

陆灏南只是扫了她一眼,没有任何动作的直接转身离开。

陆晨阳只好乖乖的从车上下来,跟了上去。

进了客厅,陆晨阳眼看着陆灏南打算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一旦陆灏南进了书房,他绝对不会再见自己,这一点,陆晨阳深有体会。

她甚至连鞋都来不及换,就追了上去,“小叔!”

陆灏南停下脚步,转过身,那双深邃的瞳孔没有一丝温度的盯着朝她跑过来的陆晨阳,启唇说,“陆晨阳,你到底要自甘堕落到什么时候?”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