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静香杨清慕_我曾倾心于你by南柯一梦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7:31

小说《我曾倾心于你》的主角是静香杨清慕,讲述了静香杨清慕的爱情故事,文章人物刻画生动,情节细腻,值得一读!

我曾倾心于你_静香杨清慕在线阅读

第1章 那么多年

“杨清慕,昨晚我又梦到你了。”

静香在键盘上敲下这句话,呆呆的看着屏幕由亮到暗,又由暗至黑,渐渐的看不清眼前的景物第一章。

她似乎看到了某个人坐在她前面,有些记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她轻轻地戳了戳面前人的后背,那个人迅速转过头给静香丢了张纸条。

旺旺踢踏着皮鞋从课桌旁过去,静香急忙低下头拿着笔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嘴里念叨着一串不知道对不对的数学公式。

旺旺姓李,原名李旺,据说是他们高中唯一一个以数学为专业的数学老师,他常年穿着一套浅黄色的西装,顶着一个二分油头,喜欢讲些笑话逗大家笑,更喜欢在课上突然提问。

比如现在,正当静香伸手捋开纸条时,旺旺突然一个转身,笑得阴险:“要不我们现在来请个同学为我们背下公式?”

静香心里暗叫不好,果然,他看向某个位置:“那就请静香同学来背下这章节的三角函数公式吧!”

她挠着耳朵:得嘞,这下装过头了,慢吞吞的站起身来:“嗯……嗯……第一个是:sin(A+B)=sinAcosB+cosAsinBsin(A-B)=sinAcosB-sinBcosA……第二个是……是……cos(A+B)=cosAcosB-sinAsinBcos(A-B)=……嗯……”

她嗯了老半天硬是没想起来怎么背来着,旺旺倒也不生气,笑吟吟的看着静香。

静香心里似乎是不好意思了,心虚地低下头,这时候瞥见杨清慕轻轻的摇了摇头,似乎在叹气。

她一下子不知从哪来的勇气,竟然和老师提出了建议:“李老师,这个公式的后半部分我记不得了,咱们要不请杨清慕同学来补充一下?”

旺旺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又看向杨清慕,似乎在询问他的意思。

杨清慕站起来就流利的背出了公式:“第二个公式是cos(A+B)=cosAcosB-sinAsinBcos(A-B)=cosAcosB+sinAsinB”,末了还转过身给了静香一记白眼,惹得静香同桌捂嘴偷笑。

静香不回应他,正正经经的看着旺旺,毕竟还等着他让坐下呢,旺旺笑得有些牵强:“静香你应该好好跟杨清慕同学学习一下,该听课听课,该做题做题,听课时候你背什么公式?背了还没背住!行了,就这样吧,坐下。”

静香如获大赦一般连忙点头,又乖巧地坐下,同桌小慧抿着嘴坏笑,偷偷把草稿本挪到静香面前:我就说你怎么突然背起公式来了,吓我一跳!

静香无奈地吐吐舌头,大概那时候有点脑抽了吧。

打开杨清慕给她的纸条,那纸条是静香给他传过去的,得看看他的回复。

静香:有没有觉得这数学课好无聊啊……好想看小说~你借我本书看看呗。

杨清慕:你都被没收几本书了……就别糟蹋我的书了……求你了……

看完纸条,静香恨恨地将它揉成一团:小气鬼!枉费她每天早上都给他买早点!虽然买早点是为了补偿书被没收给他带来的损失。

一节课就如听天书一样过去了,初中时还是班上的数学代表,中考时数学还是考了117的人(满分120),怎么上了高中就不行了?

静香想了许久,大概是因为老师的原因吧,怕哪个科任老师哪个科目就学得好?应该是这样的吧。

旺旺很少骂学生,所以静香就放松了对数学的学习,导致有时候连个公式都记不清楚。

胡乱的想了许多,终于挨到下课,杨清慕转过身将手搭在静香码起来的书堆上:“你这人有时候真的很可恶唉!”

静香凶巴巴地回他:“你这人有时候真的很讨厌唉!”

他又朝静香翻了个白眼,极不情愿地朝她递了本书:“这本书你要是再让老师没收了,我保证,再也不借你看任何书了。”

“好嘞,我也保证!”

眼疾手快地把书飞快收进桌空里,生怕他又反悔了。

那本书后来有没有被老师没收静香已经记不大清了,却在不久后发现了一个小秘密,虽然他这个人总在威胁自己,可最后还是会把书借她看,即使她一次又一次地被老师发现,然后哭丧着脸把书上缴。

只是,那样的时光再也回不去了。

他借静香的最后一本书也没能还回去,刚开始的那些年,静香还想着还他,到后来一直没碰着合适的机会,也就索性不还了。

再后来,想还也还不了了,于是那本书至今还摆在书柜的某个角落,它没露过面,静香也没去翻过它。

杨清慕说过,他最喜欢静香说过的一句话: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他总想着干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静香一直不以为然,然而这件事,他终于还是干成了。

只是,知道他干了件大事的人太少了,所以他又始终没能够惊天动地。

认识杨清慕的时候是2009年的秋天。

大概是九月一日。

为什么说九月一日是秋天呢,因为静香从小就很固执的按月份来算季节,一月到三月是春天,四月到六月是夏天,以此类推,七月到九月自然也就是秋天了。

后来慢慢明白,固执的按月份来算季节就像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不成熟的人才会用自以为准确的原则去衡量一切。

可有些习惯养成了就再也改不掉了,比如,她到现在依然说那是个秋天,又比如,她喜欢他这件事。

喜欢他是一个突然的瞬间,突然就发生的情愫,那一丝情愫一经发酵就越来醇厚,香味弥漫在静香心底,有些甜,有些酸,还有些涩,不过那时候她还不太懂这就是喜欢。

十年前的秋天,静香刚从一个三年结束又过渡到另外一个三年。

这天下午,天很蓝,风也很蓝,它带着清新的味道从发间穿过,留下一丝丝沁人心脾的气息。

她自己一个人来到三中报到,巧的是,他也是一个人。

他穿着白衬衣,一张清秀的面庞,眼神略有些忧郁,那时候静香暗暗地想:传说中的白衣少年,大概就是他这样子。

第2章 白衣少年

高一2班的报道点就设置在教学楼下的过道里,来报道的学生很多,大都由父母陪同,更有甚者,是一大家子陪同,似乎七大姨八大姑也来了。

相比我两,其他的报道处挺热闹的,而我俩排的那个队伍就比较冷清,冷清到只有我和杨清慕两个人。

杨清慕弯着腰登记信息,而我的注意点全在他俊朗侧颜下的白衬衣以及指节分明的手上,正当我要对此进行细致观察时忽然听到老师咦了一声:“你就是杨清慕啊?”

于是我的视线飞快的从他身上移到了老师身上,又从老师噙着笑意的嘴角落回到他脸上。

杨清慕冷漠的点了点头,并没有白衣少年的羞怯感,也没打算和老师多说的意思,反而是看了我一眼,将笔递给了我,侧身走开。

我接过笔,往前走了一步,一眼扫到他好看的字,劲秀有力,字如其人,有点刚强又有点清秀的感觉。

嗯,杨清慕,我心里默念了一遍。

再想去看他,发现他已经不在报道处了,就一分钟的时间,我扫了大半个过道也没看见他。

唔,有点怪。

这是我对杨清慕的第二印象,总结起来就是这个白衣少年有点怪。

我认为自己姑且算是字迹清秀的写下名字:静香、高一2班。

放下笔,正准备去宿舍看看,老师叫住了我:“同学,你叫静香吗?”

我无奈地点点头,乖巧地答到:“是呀,怎么了吗?老师。”

其实我知道老师是想问问我姓什么,可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都怪我老爸老妈,一直争着我到底跟谁姓,争到最后她直接连个姓都没有。

也幸好是他们没争出来,否则这两人一人姓张,一人姓赵,要是加个姓氏的话无论是张静香还是赵静香我都无法接受。

反而静香这个名字我就很喜欢,大概是小时候动画片看多了,总羡慕大雄有着多啦爱梦那样神奇的朋友,所以我要是能跟大雄沾上边也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啊,就好像自己就是那个静香。

我直直地望着老师,在思考着要不要和老师解释一下这名字的由来,反正从小到大解释了那么多遍也习惯了。

但老师只是认真地打量着我,隔了有那么一分钟的时间,忽然笑了:“没事,快走吧,去买你需要准备的东西去。”

我惊讶的眨了眨眼睛,这可真难得,老师居然没有问我更多。

但后来还是因为这个名字惹出了不少麻烦,比如每个老师都对我的名字过目不忘,并且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然后成为每个老师提问时必点的对象。

小学时还好,喜欢被老师提问,因为这对于我是一种殊荣,带着必对的自豪感起来,又带着被老师表扬的喜悦坐下。

初中时,不那么喜欢被提问了,但至少不会出错,也不至于被老师批评,被同学嘲笑。

到了高中,少女情怀泛滥成灾,在课上不是走神,就是在偷瞄小说,成绩开始一落千丈,在班上勉强混个中游水平,自然也就不喜欢老师提问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

我到了宿舍,认命的看着凌乱的床铺,又认命的看了看天花板,原以为会分到一个好宿舍,可没成想落空了,而且宿舍里居然有12个女生同住。

那时候我有些讨厌和女生来往,大概是性格比较偏男生,觉得一群女人叽叽喳喳的特烦,就像隔壁那小屁孩说的那样:女孩子是非常矫情和麻烦的。

虽然他这句话主要是针对我,可我还是对他这句话深表赞同。

幸好那宿舍里没住着特别矫情或者麻烦的女生,否则我肯定会暴跳如雷。

这时候就不得不特意提到其中两个女生,我一直认为自己算是比较坏的孩子了,但上了高中后我就不得不承认这两个孩子比我还坏。

这两孩子一个叫王雯,一个叫魏一宁,王雯是一个表面乖巧实则腹黑的女生,魏一宁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太妹。

我觉得自己刚好属于她们两的中间点,时而乖巧,时而腹黑,时而小太妹,关于她们两,会在后文中详细提到。

用阿灿的话来说,静香就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丫头。

阿灿姓叶,名书灿,叫做叶书灿,是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名字里带书的人大都很喜欢看书,所以静香喜欢看小说有一大半甚至是百分之90都是受她影响。

在初中时我还没有看小说的习惯,是阿灿借了我第一本小说。

那本书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名字,叫秘果,是饶雪漫写的,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

当时情商还不够,只觉得女主胆小又磨叽,活该没和男主在一起,可看到最后还是哭得稀里哗啦的,我的心里,有那么些止不住的难过。

后来,当我喜欢上一个男生又不敢表白心意时,才知道暗恋的无奈在于,你所有的勇敢都会随着你的暗恋被消磨殆尽,当你决定暗恋一个人时,你就彻底地变成了一个畏首畏尾的可怜者。

和王雯的交好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情,可是和叶书灿成为闺蜜就真的是意料之外的意外了。

在这一个漫长的故事里,叶书灿是和我认识最久的人,也是最重要的主角。

我和叶书灿的相识要早于杨清慕,早了整整三年,和杨清慕认识于2009年9月1号,和叶书灿认识于2006年的9月1号。

如果说2009年9月1号,杨清慕也许还没有认识我的话,2006年9月1号叶书灿肯定已经认识我了。

和杨清慕的认识在报道处,和叶书灿的认识同样在报道处。

只是初中报到时报道点直接设在了操场上,所以我一直记得那天太阳有点晒,老师让学生按学号排好,一个一个登记,顺带询问身体健康状况,说是第二天就要开始军训。

叶书灿撑了把伞排在我后面,于是我才能听到叶书灿的父亲轻声问她军训吃得消不,叶书灿重重的点点头,宛如要上战场一般严肃又坚定。

“下一个!”

吴梅老师头也不抬的宣布下一个上前去,她扎着个高马尾,将所有头发一丝不苟的全梳了上去,只露着她光滑的额头,和板着的脸,我看着她严肃的样子脑海里突然冒出一句话来:肯定是个特别难缠的老师。

第3章 朋友到闺蜜

不过事实并没有证明吴梅老师是个难缠的人,反而是一位很和善的老师,甚至有点小可爱。

这也告诉人们,面相上看起来凶的人不一定真的凶,看起来憨厚的人也不一定真的憨厚。

就像阿灿,静香对她的第一印象是有点憨厚,事实也并不是如此。

她那时还没褪去婴儿肥,又穿着古板的运动服套装,以至于静香轻率地觉得她有点憨厚。

吴梅老师终于抬头看了静香一眼:“3号,静香同学?”

静香点头。

老师又问:“你姓静?”

静香歪头看着那个签到表:“不是,静香是我的名字,因为我爸妈没争出来我跟谁姓,就干脆什么都不姓了。”

吴老师噗嗤一声笑了,额角的汗珠随着她身体的抖动闪闪发亮。

静香并没有恼怒,因为老师马上就停下来了:“真是个可爱的名字,也是个可爱的孩子。”

吴老师笑起来的样子挺好看,让人也想跟着笑,不过是不好意思的笑。

静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谢谢老师的夸奖。”

是的,静香把吴老师说的可爱当作是夸奖。

吴老师拿出纸巾擦了擦额角的汗珠,问到:“你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比如心脏病之类的。”

静香摇头:“没有。”

想了一下她又说到:“老师,我背部受过伤,算吗?”

静香跟吴老师说了下大概,其实也就是六年级要毕业时太皮,骑马摔断了几根骨头,但是医生说小孩子的恢复能力很好,不用太担心。

恢复以后的静香是不太在意的,但听说要军训还是有些担心,她还没经历过军训,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的活动,不过想想就觉得隐隐兴奋,只怕自己适应不了。

吴老师显然很重视这个问题,问静香陪同的家长哪里去了,说要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

静香只好告诉吴老师她爸把她送到宿舍之后就走了,根本没有多留一分钟。

静香有一部分性格是受她爸的影响,她爸从小把静香当儿子养,对于这种开学报道的事情是没必要陪同的,所以静香从三年级开始就住宿了,也没让他们担心过。

初中虽然换了一个更远的学校,可很明显的是他并不放在心上,所以只是替静香把行李丢到宿舍以后就走了。

后面排着的阿灿估计是觉得静香没家长陪同有点可怜,把她撑着的伞往静香上方挪了点,静香转过去朝叶书灿感激的笑了笑。

友情的开始就是这么简单。但是那个画面静香却一直记得很清楚:静香朝阿灿笑的时候,阿灿也在朝静香笑,洁白的牙齿露出了两颗小虎牙。

静香那时候在心里默默地想:这女生的虎牙真可爱啊,还善良。

不知道阿灿当时是怎么想静香的,只知道从那天开始她们就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了。

阿灿上前去轻声报出学号:“4号,叶书灿……”

这时候静香已经闪远了,但她还是清晰地听到阿灿爸爸和善的对老师说道:“吴老师,这孩子从小身体不太好,怕是适应不了军训……”

话没说完就被阿灿着急地打断了:“爸!我说了我可以的!”

后来他们说了些什么静香不得而知,但最终的结果是俩人都参加了那次军训,还一起拿了张优秀标兵的奖状。

报道结束之后是她们第一次的班会,众人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下班上的同学,吴梅就领着教官进来了,简单地说了几句之后就把静香和阿灿叫出去了。

那时的校园一到晚上就会充斥着各种小动物的声音,那天晚上也是,教官迎着微弱的灯光面向她们两,身后是那群聒噪的青蛙。

“呱呱呱……”

“你们两个小丫头可以吗?吃不消的话咱们趁早按手续来,给你两开个证明,就不用参加军训了。”

“呱呱呱……”

若干年之后静香早忘记那个教官是什么模样的了,也忘记了他姓什么,只记得过了那么两三年的某一天,她在某一个地方偶遇过这个教官,当然教官已经不记得静香了,但静香还是很兴奋的把教官指给她妈妈看。

当时静香的妈妈说了句:“哟,这小伙子挺标致的呀。”

所以那个教官大概是个浓眉大眼,白白净净的模样,这样才符合静香妈妈的“标致”标准。

静香和阿灿互相对视了一眼,便很默契的拒绝了教官的好意,在教官反复询问之后,她们两还是决定要参加军训,那时候哦小女生多要强啊,才不会像现在来个姨妈就连上课都不去了。

很多年之后,静香有想过,也许当时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人想过放弃,只是另一个人始终不松口,所以才无奈的坚持下去。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应该没有,毕竟阿灿她远比自己要强得多。

她们两之间的故事,恐怕一本书也写不完,那三年过得很快,可也有着许多故事,虽然都是些不谙世事的回忆。

可要说起为什么成为好闺蜜,静香却永远都忘不了,如果一开始只是好朋友,那么从那天开始才真正成为了好闺蜜,至少对静香来说是这样的。

大概是开学了一个月左右,课间操结束的瞬间,上课铃已经打响,静香忽然有了一种很诡异的感觉,那种感觉很陌生,可是她对它似乎又有所了解。

静香有点懵了,不知道如何处理是好,那时候的女生大都对于这方面比较含蓄,即使静香相比其他人已经很外向了,可她还是束手无策。

那时候静香的个子要比阿灿高,所以排队形的时候刚好站在她后面。

上课铃响起,本来规规矩矩站着的学生立刻散开来,然后又簇拥着向教学楼那边挤,在人流中静香忽然就很坚定的拉住了阿灿的手。

阿灿不解的看着她,静香说记得阿灿当时穿了一套红色的贵人鸟运动套装,初中三年,她有着不同的运动套装,但是颜色总是一样的,上衣或粉或红,裤子一概黑色。

时间久了静香甚至会想,阿灿怎么就不换个风格呢?

后来阿灿告诉静香,她从小到大的衣服都是她爸给买的,嗯,她爸是直男无疑了。

静香拽着阿灿的手,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着急间,操场上的人已经散尽了。

偌大的操场上只剩她们两个人,阿灿问我:“你是要去上厕所吗?”

静香立即点头,又迅速的摇摇头,阿灿忽然就懂了,压着声音问:“你是不是来那个了?”

静香脸一瞬间就涨红了,阿灿看了静香的反应自然知道情况是个什么样子。

这时候,阿灿也着急了。

第4章 来自阿灿的安全感

阿灿为什么会着急呢?因为那时候的宿舍除了晚上,是进不去的。

几十个人的大宿舍,钥匙统一由值周老师掌管,要到下晚自习他们才会去开门让学生进去。

后来某些时候想想,就会觉得这种管理真是一点都不好,可那时候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大概是人的一种天性,对于没接触过的事情总是很容易接受。

若是放到高中,放到大学,肯定会有一批又一批的学生进行反抗。

阿灿很着急,可也很淡定,是的,着急又淡定,这两者并不冲突,因为她极其迅速的作出了判断。

“你没带?”

静香点头。

阿灿耸耸肩说道:“我也没带,我们只能去找班主任。”

静香怎么也想不到初中的第一次找班主任居然是为了这么档子事。幸好班主任是女的,不至于她们连找的人都没有。

学校很小,可还是有一栋专门的教师宿舍,也幸好学校很小,从决定找班主任到敲开老师宿舍门的时间很短,不超过五分钟。

敲开门之后,静香连要说什么都忘记了,实在是羞涩,开不了口。也忘记了阿灿是怎么说的,只记得吴老师笑着给她们拿了一小包雪白色的东西,末了还跟她说不要吃酸的辣的。

那天的慌乱只是很短暂的事情,因为阿灿的存在给了静香满满的安心。

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阿灿都能很奇异的给予静香安心。

静香对阿灿,始终有一种特殊的安全感,很多年之后她才知道,这种安全感证明了她们的友情没那么俗套。

而她们的友情也一直都不同于别人,不同到即使喜欢上了同一个人也没有影响到她们的感情。

静香曾经问过阿灿,假如我们以后喜欢上同一个人怎么办,她想也不想的否定了这个可能性。

用阿灿的话来说,就是她们喜欢的男孩子肯定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因此这种假如是不存在的。

所以阿灿恐怕到现在也不知道静香也喜欢过杨清慕,还是那么喜欢,如果阿灿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呢?

然而这种假设也不可能存在了,因为杨清慕真正喜欢的人不是阿灿,更不是静香,也因为杨清慕他最终没有任何的选择。

缘分是个很奇妙的东西,静香最好的朋友阿灿在经历中考后到了四中,而她和她所喜欢的男孩子都在三中。

原以为没有任何交集的他们是不可能认识的,除非是因为自己,他们的唯一交集点是自己。

静香向老天发誓,他们的认识不是因为自己,虽然静香总跟杨清慕说我最好的朋友在四中,总跟阿灿说我在三中有一个很好很好的的男生朋友,可是啊,静香从来没说过他们两的名字。

阴差阳错,静香一直觉得自己会介绍他们认识,可真当他们认识后,又不是她介绍的。

不知道他们的认识是怎么样的,是否有些烂漫,是否有些惊喜,还是欢喜冤家凑一堆了。

只知道静香和阿灿认识五年后的某一天,她忽然来三中找静香,和静香诉说她的心事。

而阿灿所说的那个人正是静香偷偷喜欢着的男生,那个男生在静香的世界里当了逃兵,逃到了阿灿的世界,又从阿灿的世界里当了逃兵,逃到了别处。

“杨清慕,你就是个懦夫。”

这句话静香一直想跟他说,可惜没有了机会。

你说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呢,巧到静香怀疑是不是上天故意安排好的情节,而他们只是随着故事情节走走流程。

可是上天太忙了,没时间替他们安排那么多,所以她宁愿相信这是巧合,千万分之一的巧合。

操场上,连续几日的高温让静香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个秋天,明明暑假已经过去了,可气温还是那么炙热,也让静香想起了初中军训时的艰苦,那次军训后,她和阿灿黑了几个度,也蜕了几层皮。

那次的坚持,换来的是接下来的那个月里她们俩上课时会互相交换对方身上撕下来的干皮。

薄薄的,透明的一层,纹络清晰,能清楚的看到身上的脉络走向。轻轻的一撕,就好大一片,还能把皮肤变白回去,所以静香上课时对撕干皮这项活动乐不思蜀。

一边跟着老师的思路听课,一边把手搭在脖子上,当触摸到那一丝卷起来的干皮时满心欢喜,撕下来也不会痛,放在桌上仔细的看。

阿灿是不太看的,她觉得有些恶心恐怖,可静香老是自己观赏一遍以后又给阿灿观赏,所以阿灿偶尔会把她身上撕下来的给静香看。

高中的那一次军训,没有老师问静香行不行,也没有教官问静香能不能坚持。

晚自习时班主任叫了杨清慕来登记数据,才刚开学不到几个小时,老师就记得他了,直接点名让他来弄,静香暗暗好奇了一下,莫不是亲戚?

初中的班长,是他们吴老师的女儿,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好不羡慕,大概这就是身为老师孩子的天赋吧。

杨清慕走到静香桌前,他额前的头发有些长,遮住了眼睛,静香没有看清楚他的表情,只听他声音温润:“衣服多大号,鞋子几码?”

静香笑嘻嘻的:“衣服m,鞋子36。”

杨清慕抬头看静香,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说道:“你这个身板穿s就行了。”

静香不服:“刚老师说了,165的可以穿m,我有165了!”

杨清慕无语的撇了撇嘴:“你太瘦了,穿s就行,不然会大的,再说这个迷彩服尺码肯定偏大!”

他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可还是记下了m,静香注意到他没写名字,笔记本上写着尺码。

即使知道这样更方便,可静香还是没话找话的问到:“咦,你怎么不写名字啊?”

杨清慕冷冷的丢下四个字:“没必要阿~”就往另外一桌去了,他这人就是这样,很多时候都是又冷酷又傲娇的,静香恨恨的给他翻了个白眼。

等到衣服拿到手之后,老师让他们在教室里直接试穿,说是套一下试试大小,于是好多人都站在桌子旁边套裤子穿外套啥的,也不觉得不妥,他们更兴奋的是要穿上这身衣服吧。

静香拿起衣服叹了口气:唉,巨大。否试了,肯定大了。

杨清慕从静香旁边走过去,轻轻地说了句:“你不试试有多大?”

第5章 面冷心不冷

静香听出了他话里的嘲讽和幸灾乐祸,气鼓鼓的回了句:“不试。”

虽然感觉自己有些过分,可同时她也有些下不来台,毕竟刚才是她自己硬要选m的,他也提醒过会大,是她自己不听的。

杨清慕无语的看着静香,对峙了那么几秒钟,他忽然拿起静香桌上的衣服:“我去给你换了。”

静香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拿着衣服出去了。

静香的同桌拍了拍胸口:“看你们两刚才那架势,我还以为要吵起来,吓死我了!”

心里的震撼久久没压下去,一般静香在这样的态度后换来的肯定是不搭理,要么就是更幸灾乐祸的看她出丑。

可是杨清慕没有,他甚至都没有生气,而且还替静香去处理了这件事情,这让静香觉得他有点以德报怨。

静香面无表情地弯下腰试鞋子,思考自己待会是否应该道个歉。

鞋子套进去的时候静香又变了下脸:我靠!这么倒霉,连鞋子都大了?

正当静香陷入自我怀疑时,杨清慕朝静香面前丢下一双鞋子:“35码的。”

静香有点不好意思的问他:“你怎么知道我鞋子也大了呀?”

他似乎有点不自然,可又理所当然的样子:“刚我去换衣服的时候听到有人说女生的鞋子偏大一码,就想着给你换一下,省得我待会跑上跑下的麻烦。”

静香笑嘻嘻的眯着眼睛:“谢谢你啊,杨清慕。”

静香后来说,自己对他的初次感动来源于这个瞬间,那天以后,她总觉得我们之间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至于哪里不一样,她说不上来,但是杨清慕这个名字又在静香心里加深了一分,那些天里她老是会突然想起他的名字,想起他的白衬衣,然后偷偷的笑。

所以即使那些天里晒得很厉害,静香也没觉得有多苦,因为有了要关注的事情。

高中时的军训,队伍排列和初中时是相反的,初中时从矮到高,静香刚好在阿灿后面,高中时从高到矮,静香又刚好在杨清慕后面。

每天站军姿时静香就朝着杨清慕后脑勺发呆,他的动作做得很标准,背部挺直,目光坚定,因为这教官夸他好多次,还经常让他上前一步示范给大家看。

静香记得有一次教官说了句:“他这小子天生就是当兵的料。”

那时候静香还不知道杨清慕的理想是当兵,不,她很久很久以后都不知道他有一个当兵的理想。

但是静香知道杨清慕这个名字的来源,那是军训的第一天,硕大的太阳可能是想把那些不知好歹的小家伙们烤化,导致好几个女生晕了过去。

因为是第一天,教官对大家还算是温柔,让同学们躲在在树荫下站军姿并进行自我介绍。

腻了自我介绍这一环节的静香,对于那天的自我介绍尤其印象深刻。

站在她右侧的杨清慕自我介绍时可谓是掷地有声:“报告教官!我叫杨清慕,清清白白,不羡不慕!”

光斑打在他的脸上,他目视着前方,静香看着他的侧脸。

“清清白白,不羡不慕。”这几个字就这样落在了静香心里,耳旁知鸟烦人的鸣叫声忽然就没那么刺耳了。

在那长达半个月的军训里,静香似乎只记住了杨清慕。

后来有人问静香那次军训的事情,她能想起来的就只是,杨清慕站在她旁边掷地有声地说着:“清清白白,不羡不慕。”还有,静香的第一瓶防晒霜是杨清慕买的。

军训第一天早上,大部分人的皮肤就被晒得发疼,中午在宿舍午休时,同宿舍的王雯以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静香:“你们居然没有人准备防晒霜!”

“防晒?霜?”静香似懂未懂的,她知道有这种东西的存在,可不知道还能和她们扯上关系。

“啧啧啧,你们还是想办法托人帮你们从外面带进来吧,可以给皮肤防晒的,不然等军训结束得成什么鬼样子?”

王雯躺在穿上,一边敷着面膜,一边拿着MP3听歌,同时还翘着一个二郎腿。

静香坐在床上,拿镜子照脸,看着发红的脸颊问王雯:“学校里没卖吗?”

王雯噗嗤一声笑了:“学校里能卖个大宝和强生已经很不错了!你需要的话只能是从外面买。”

静香呆呆的看着她脸上那一层白纸随着她的笑在一抖一抖的,一边替她担心面膜会忽然掉下来,一边又想着要怎么搞来这个防晒霜。

没办法,静香依然是个可怜的住校生。

初中时,学校大门并不会一直关着,饭点的时候她和阿灿还能出去买点小零食吃。可到了高中,一天24小时有人守着,不到周末放假就出不了门。

静香想了一个午休的时间,觉得在那些走读生当中自己也就稍微和杨清慕熟点了。

下午军训时,静香就一直盘算着要怎么和杨清慕开口让他来帮自己这个忙。

终于在老师大家盘腿坐下休息时,静香逮着了合适的机会。

杨清慕听了静香的话后立马就拒绝了:“不行,我一个男生怎么可以去买这种东西。”

静香可怜巴巴的看着杨清慕:“可是你不帮忙的话就没人能帮我了……”

某人诧异道:“你不会去找女生么,我们班有好几个女生家在这附近的。”

静香依旧可怜巴巴的:“可是我不认识她们啊……”

某人很无奈地:“这些东西我不会买的。”

“可是……”静香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你别可是了,都第三个可是了。”

“那你帮不帮我买嘛!”眼看休息的时间要到了,静香不免着急起来。

“我考虑看看。”杨清慕用手撑着地智起身来,拍了拍屁股:“开始军训了。”

静香不甘的跟着站了起来,准备军训,想着杨清肯定要拒绝自己了。

正想重新找个人帮忙时,杨清飞快的跟静香说了句:“你想好买什么牌子的防晒霜,在放学前面告诉我。”

静香心里的暖意弥漫开来,于是整个下午都在想要买什么牌子的防晒霜,然后悲催的发现关于这方面的储备知识她真是一点都没有,甚至努力去回想广告,也不知道有些什么牌子可以用。

等到要放学了,静香还是没什么头绪,只能苦着脸:“我也不知道要买什么牌子的防晒霜,你随便看着买吧,记得不要太贵就行。”

杨清慕挑了桃眉,有些纠结的样子。

“那我就随便了?”谁知道这随便买,竟然害得静香过敏,也顺利让静香躲过了之后的军训。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