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一米阳光by咚咚咚锵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8:01

“徐一米、阳光”是《一米阳光》小说主人公,一米结识了千里送人头,本以为是菜鸟可是没有想到摇身一变成为一线流量大明星阳光,那么这两人会有何发展,如大家喜欢就来看看吧。

一米阳光

第一章:天凉好个秋

“徐一米,老子在图书馆等了你半个多钟,你居然在这里打!游!戏!!”舍友小欣的一声河东狮吼从宿舍门口传来,一米在手机屏幕上的飞舞的两只大拇指顿了顿:“哦哦……马上……”敷衍的回了一声,又见她埋首游戏。

手机屏幕上,是一只体型硕大的野怪——远古巨魔被杀的连连掉血,而它的身侧,是不停挥舞着武器,以剑气伤敌的刺客盟埃客斯“千里送人头”、以大斧斩怪扛伤的肉盾牛魔怪“好先生”、以神器连连退敌的战士天兵将“小包包”、以奏响琴音扰乱远古巨魔并以法术不断给队友加血恢复的辅助琴女郎“朱丽叶呀”、以及待在远处草丛中以万千飞箭远程射击的射手艾尔小姐“天凉好个秋”。

一米,就是游戏中的艾尔小姐“天凉好个秋”。

《王者之战》作为目前最受欢迎的3D游戏之一,是市面上少数付费玩家高以亿计的游戏。其精湛的3D效果及惊艳的美工,无不领先于市面上的其他游戏,加上多达八十款的英雄,一百八十五款皮肤的选择,让玩家能根据自己的爱好随心所欲的使用钟意的英雄。更出众的是它的游戏方式,玩家之间可根据需求进行1V1、3V3、5V5等多种方式的对战,同时还有5v5绝地大乱斗、1v1巅峰竞技、5v5战队对决等多种娱乐模式,不同的竞技方式能激发玩家的兴趣,尽享游戏带来的乐趣。

一米接触《王者之战》已经有一年余,从最初的菜鸟级到如今的高段位上王等级,得益于她优于常人的手速及预判能力,她不分白天黑夜的对局。

“碰~~~~~~~~~~~~~~~~~”一声巨响,只见远古巨魔只剩一层血皮之时,突然自较远处的草丛中飞出一炳飞箭,愣是越过贴身厮杀中的“小包包”和“好先生”,一招击毙远古巨魔。

远古巨魔一声大吼,陷入地底消失。

【队伍】小包包:[(语音)啊~啊~~啊~~~~打了半天的远古巨魔啊。]

【队伍】朱丽叶呀:[(语音)我去,对面那射手也太准了点吧。]

【队伍】好先生:[(语音)哎,又要跪。]

《王者之战》对战中分红蓝两方,各有两片野区八只野怪靠近己方基地,击杀碧蓝封印(即蓝BULL)会带来回蓝增益及缩短技能冷却,适合蓝耗高的英雄;击杀绯红封印(即红buff)后,造成的伤害能对敌方产减速和少量真实伤害,适合输出型的英雄;击杀普通野怪则能获得不同程度的回血及金币经验,可用于快速发育。除此之外,位于地图的野区正中央,则分布着远古巨魔及大BOSS镜影巨龙。

远古巨魔分为巨魔和远古巨魔,根据不同情况刷新,击杀巨魔会给击杀方所有英雄金币经验奖励,建立发育优势。而击杀远古巨魔会提升击杀方物理和法术攻击,推进团战的胜利。

而一米刚刚被敌方射手抢去的是远古巨魔。

随之,敌方的英雄先后复活,就着远古巨魔的加成奋力推进,而一米的团队靠着前一波小团扳回的一点优势被迅速抹平,中期造成的将近五千经济差使他们在紧接着的团战中接连被毙,余下一米一人不得不猥琐水晶之下,等待队友复活。

【全部】实心宝宝:[这种情况还不投降,真顽强。]

【全部】实心宝宝的宝宝:[一群zaza。]

【全部】老子的射手有点瞎:[特别是那刺客盟埃客斯,人如其名啊。]

【全部】独家放送:[这技术,躺上来的吧]

【队伍】小包包:[(语音)投吧投吧,刺客盟连个残血都收不了,什么鬼啊。]

【队伍】小包包:[(语音)我就说,不应该拿远古巨魔的]

【队伍】好先生:[(语音)千里你会不会刺客盟啊,直接被对方射手一套带走丢不丢人。]

【队伍】朱丽叶呀:[(语音)上王局打的跟青铜局一样。]

一米蹙眉,听着耳机中队友接连的抱怨声,心里甚是不快。

千里送人头是一米游戏里的徒弟,三四个月前在一局高端上王者排位赛中愣是打出了新手水平,被同队队友喷翻了祖宗十八代却半句不敢应声,好在那一局比赛一米手感极佳,楞是打了个逆风翻盘。

赛后鬼使神差的,就认了千里送人头这么个徒弟。

往后的一段时间,一米多次带千里匹配,教他如何出装,如何观察地图,如何使用技能,如何同队友配合。

千里的悟性很高,三四个月的时间,进步之大,令一米很是惊讶。但是,千里毕竟用的是王者的高段位账号,同一米匹配排位时,基本上遇到的也都是高段位对手,即便千里学的再快,多少还是跟不上高段位玩家的步伐。

【队伍】天凉好个秋:[没记错的话,排位是你们拉的千里,远古巨魔也是你们主动开的。]

一米的意思很明显——人也是你们,鬼也是你们,翻车了就一个个往千里身上倒脏水,也要看看我这个做师傅的同不同意。

【队伍】小包包:[(语音)大家不都看的你的面子]

小包包嘟嘟囔囔,语气甚是委屈,另外两个队友听罢,男队友力爆表,对千里的抱怨声更甚,连着战队里的老友,多次带他们上分的天凉好个秋也一并没好语气。

【队伍】天凉好个秋:[那我还真的是谢谢您咧。]

一米压下心中怒火,就着镜影巨龙刷新进入倒计时,在镜影巨龙后方的草丛猫下,没过一会,便看到敌方的肉盾摸入龙坑,后方跟着射手和刺客盟。

心里计算着敌方三个英雄的输出及镜影巨龙的血量,千钧一发之际,一米操作着英雄开大,千百飞箭扫射,抢下镜影巨龙的同时,一并带走敌方残血肉盾。

镜影巨龙是对局中最强大的中立生物,击杀镜影巨龙能带来兵线上的优势,击杀方阵营会出现三波恶龙先锋,恶龙先锋具有明显高于普通兵线的攻击及防御能力,能在推塔及进攻中提供极大帮助,另外,还会给击杀方所有英雄带来3秒1%的生命恢复效果。因此,作为一个推塔团战游戏,越高端的对局,镜影巨龙的抢夺越是激烈。

见镜影巨龙被抢,敌方刺客盟位移贴脸切来,敌方射手紧随其后,不断输出。

一米倒不着急,挪至墙边闪现穿墙,并留下一个一技能,敌方刺客盟紧追,却被一米的一技能加两下平A直接带走。随之,大招冷却完成,一米果断开大,将紧随而来的敌方射手扫射至死。

TribleKill(三杀)

聊天频道中,突然安静的有些可怕。

顺着恶龙先锋兵发出的号角,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三人清兵,两人清野,在敌方等待复活之际,拿下了中路两座防御塔及敌方一波野怪,双方经济比追近。而千里送人头,在一米的提醒下,将迎面而来的敌方法师几下切死,护下了因清了一波野而残蓝空技能的天凉好个秋,拿下了第一个人头。

待敌方其他人复活,五人便快速撤退,回城加血,准备团战。

敌方似乎开始顾虑,未再抱团进攻,而是分流清兵,却很好的给一米抓住机会,配合千里送人头,收下了下路落单射手的人头。

上路敌军的进攻,被好先生及小包包扼杀在防御高塔下,而下路的三敌一,因朱丽叶呀采取的猥琐塔下方式,依靠走位避开了敌方的火力,虽然丢了高地塔,却在“天凉好个秋”几人的及时支援下,也很快收了一波人头。

乘着敌方团灭的提示声,众人合力进攻,在敌方几近复活的紧要关头,拿下胜利。

Success!!!

第二章:从这一刻开始不是了

一米拿下耳机,松了口气。

握着鼠标的手,竟不知觉浸满了汗水。

待退出排位界面,游戏战队里已经活跃起来。

偏偏小人:[天凉今天神到不行啊,我还以为要输了呢!逆风翻盘赢的真心漂亮。]

姐是神话你咋滴:[小包包,来,发表一下抱大腿的感言。]

天凉好个秋:[真是不好意思啊,拖连三位大神了。]

偏偏小人:[???]

姐是神话你咋滴:[什么情况?]

小包包:[有必要这样阴阳怪气吗?]

小包包:[不就说了几句吗,坑还不给说了?]

好先生:[对啊,有意思吗?]

天凉好个秋:[???]

一米连发三个问号,心里怒气翻涌,这话说的,倒成了她不讲道理了。

天凉好个秋:[千里是坑,但你拉他五黑的时候又是怎么说的?]

一米接连甩出两个截图。

一个是小包包拉千里进五黑排位,千里接受后在队伍里表示排位会坑,小包包安抚:没事没事,输赢不重要。

一个是对局中小包包几人的抱怨语音,被一米翻成文字。

光明使者史努比:[弱弱的说一句,千里是有些坑,但是很软萌,都是一个战队的,一场比赛不至于说的那么难听吧。]

鳖孙别打我:[就是就是。]

小包包:[不就抱怨了几句吗,有那么娇情吗。]

天凉好个秋:[我的人,矫情又如何。]

一米手指啪啪啪的打着字,言下之意是,她的徒弟无论如何,都不许其他人多嘴一句。

小包包:[神经病。]

天凉好个秋:[那也难为你了,要一个神经病带着上分。]

小包包:[你……]

自习课上有小强:[哎哟,大家都一个战队的,消消火消消火。]

偏偏小人:[对啊对啊]

鳖孙别打我:[就是就是。]

姐是神话你咋滴:[哈哈哈哈,一个战队一个战队。]

天凉好个秋:[从这一刻开始不是了。]

随着噔的一声细响,系统提示,队员“天凉好个秋”退出战队。

一时间,一米收到战队里的好友一个接一个的消息,却赖得点开来看,只打开了千里送人头的对话框。

“师傅,对不起。”

“师傅,别生气。”

“师傅,别啊!”

一米一大段话改了又改,删了又删,终发出去的只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没事,不管他们。

千里送人头:[师傅……]

天凉好个秋:[下个星期考试,要一个星期不上游戏,你自己就不要排位了。]

免得掉段。

千里送人头:[师傅你是学生?]

天凉好个秋:[恩。]

天凉好个秋:[早点睡吧,小孩子不要熬夜,也不要沉迷游戏,玩物丧志。]

千里送人头:[……]

千里送人头:[师傅,我不是小孩子]

屏幕这头的千里有些奔溃,技术不好就是小孩子吗?师傅是对小学生有多深的误解啊!

天凉好个秋:[哦哦,不小不小。]

一米抿嘴,这个小徒弟的技术,初识时,连她那十一岁的小表弟都赶不上,怎么可能不是小孩子。

《王者之战》是一款推塔的团战游戏,最经典的对战模式是5V5对战,对战双方各执半个地图,分为上中下三条线路,每条线路各有三座防御塔,防御塔有抵御外敌的作用,会在敌方英雄或者兵线入侵塔下范围时发动攻击,另外,防御塔也对至关重要的水晶及基地起到防护的作用,一旦防御塔被敌方点破,耸立在高塔群保护下的水晶则成为孤立无援的众矢之的,当水晶告破,则对局宣告失败。

一米刚刚所参与的便是5V5对战中的排位赛。

而排位赛则决定了玩家的段位,以此区分不同水平的玩家。段位从低到高分为7个大段,分别是:青铜、白银、黄金、铂金、钻石、王者、上王大神,每个段位再分成不同的小段,每小段还有数量不一的星数,玩家可以通过相应排位赛进行调段,胜者加星败者减星,星满升一小段,小段集满升大段,直至王者进行叠星增加,竞争每服数量有限的百名上王大神。

一米的段位是王者61星,有17区最强中单之称,不久前刚刚挤进上王大神百名榜。不同于其他榜单大神的高不可攀,一米从来不吝啬对战队队友的帮扶,带高分段队友压节奏上分,开小号带低分段队友躺赢,只有她有时间,都不会拒绝。因为她觉得都是一个战队的,就该互帮互助。

但同样的,她悉心带飞的小徒弟,即便是坑,是被全网诟病的“小学生”,顶着王者的段位至多是铂金的实力,但不管怎么说,那是她的人,王者之战里就没有被欺负的道理,即便是待了一年多的战队,也半句不予许叽叭嘴。

某电台化妆间内——

“小祖宗,终于找着你了,节目都要开录了,大家找不着你都急死了!”经纪人Tony火急火燎的催促着。

阳光伸了伸懒腰,抬头看了眼时钟,打了几局排位,时间竟然一下子就过去了一个来钟。

不同于Tony的焦虑,阳光倒是从容,将手机收进口袋,起身到隔壁的化妆间准备上妆。

阳光,作为国内最当红的流量小生,唱跳俱佳,影视歌多栖发展。帅气的外表,时而软萌时而帝都爷们的双重性格令他一出道便俘获了大批粉丝的芳心,不及三年便打破天王沈家耀的记录,成为粉丝后援团注册人数最快超过五千万的偶像明星。

而今天,阳光参与的是一档极为火爆综艺节目,不少圈内的演员明星,为排上一期,无不削尖了脑袋。但阳光,却临着节目开录,脑海中反反复复只有和天凉好个秋那场逆风翻盘的排位。

不可谓不燃。

他知道他这个师傅的实力,多次带他反败为胜,不骄不躁,从容沉着。

还有她那不讲道理的护短。

阳光接触游戏的时间短,但因为账号段位的原因,打的都是高端局,多次被喷,也早已习惯,像今晚几句抱怨,阳光基本都没放在眼里,但他的小师傅这么一护犊,却很是感动。人嘛,无论何时何地,都喜欢被呵护。

一米退出游戏大厅之时,才发现她的舍友小欣双手叉腰,一脸气嘟嘟的站在她身旁。

“说,游戏重要还是我重要!”

“这种类似我和你妈同时掉进海里你救谁的SB问题,也就你能问的出口。”未待一米开口,王苗苗便抢先一步嘲讽了一番。

“王苗苗!!!”

“恩?”王苗苗挑挑眉,她就喜欢小欣这种气急败坏却又干不翻她的模样。

一米伸手接过小欣帮她带回来的几本书,猫着身子躲回了自己座位,她这两个宝贝舍友,一言不和就开干,比游戏里的她还暴力。

第三章:突然的爆红?

“徐一米!!!!!!”

一米刚考完试,半只脚踏出考场,便被苗苗一声高分贝的叫唤,吓得半只脚又收了回来。

考场中未散完的人群,也纷纷侧目,对因小跑而来,面色绯红的苗苗行以瞩目礼。

苗苗毫不顾忌自己形象,一把握住一米的手,声音有些喘:“一米,你火了你知道不?”

没想到,考了个证,王者之战便似换了个世界!

登录游戏时,自己的账号几乎被交友及拜师信息挤爆!

游戏好友的留言更是险些把一米的手机堆卡机。

一米挑了几个留言快速扫过,被深深震惊了一番!

原来是考证前和千里送人头的那场排位赛视频被敌方放上官网论坛,一VS三且逆风翻盘引发网友热议。一米超高的技术水平及沉着冷静的应对能力征服了不少迷弟迷妹。

“一米,好了没,我要开直播了。”

“恩,开房间拉我。”

苗苗是A市本地人,优渥的家庭背景让她自小接触时尚圈,时尚感极强,加上天生一副高挑纤细的身材,一张非常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锥子脸,被封为校花一枚。

在学校大吃四方的之后,被模特队的学姐推荐到某直播平台,靓丽的外表加直爽幽默,不拘小节的性格,快速征服不少网友,成为一名小有名气的女主播。

苗苗日常的直播同其他小网红无异,除了唱唱歌聊聊天,偶尔也会让一米带着她匹配几局王者,借以吸收喜欢游戏的宅男粉。

慢慢的,苗苗打入了电竞圈,一米也沾光被少许玩家熟识,几次对局遇见,还闲聊过几句。

然而,这个对局视频在电竞圈小小一爆,大批玩家涌入苗苗的公开微博,纷纷留言想看天凉好个秋打游戏,更有甚者,通过苗苗的微博顺藤摸瓜,搜索到一米的日常微博,评论加私信,表以崇拜之心。

苗苗为了借此机会圈粉,同一米磨了几天,终于磨到了一米的同意,当然,前提是一米不露脸。

因为一米和苗苗段位相差甚远,两人组队只能打匹配赛。

选角色环节,敌方选的是法师,刺客盟,肉盾,辅助及射手的阵容,阵容搭配倒是合理。

反观己方,开局两人秒选刺客盟,随后另一名队友不知何意,也选了一个刺客盟,三人僵持不下,弄得一米和苗苗有些尴尬,但毕竟开着直播,也不好多说什么。最终在游戏进入读秒时刻,其中“优秀大学生”不得不放弃刺客盟,改选射手。

系统的随机匹配原则会优先匹配段位相近的友方及敌军,一米段位极高,匹配到的也定是高段位对手及队友,因此,双刺客盟打野加上射手抢红的情况下,对局一开始,便不容乐观。

两个打野都亮着要求对方撤退的信号,相互不愿退让,争执之间,却被敌方抢走了蓝BULL,而后,上路无人守塔,被敌方射手及辅助直接拿下。一米选择的是后期英雄,支援不及,眼睁睁看着己方两名打野因为发育不良被抓,惨送二血,战局混乱。

苗苗下路辅助射手,倒是安稳,本来时不时切出直播间和网友互动,见着这样的情况,也有些焦虑:“老娘可是直播中啊,这队友也太坑了吧。”

一米头也不抬,声色淡然,道:“没事,能打。”

beautiful!(首杀)

Twoblood!!(二血)

excellence!!!(三血)

一米似料定上路二人组推完一塔定会中路抓一波,大招捏在手里迟迟未发,待敌方打野一靠近,一个一技能封印之墙往河道左边的草丛一丢,精准无误的将草丛中的敌方射手及肉盾隔绝开来,二技能两个封印伏魔圈随之送上,射手本就残血,几下便一命呜呼。然而一米并不着急解决撞在一技能上的敌方肉盾,而是后退一步,将恰好冷却完成的一技能丢入靠近塔边的草丛,逼出埋伏其中的敌方刺客盟,随即,一米交大,成功再下二血。而后,配合赶来的一名刺客盟队友,将逃窜的敌方肉盾人头收入囊中。

随后,通过组织多次埋伏,双方经济及人头数比快速拉开,局面翻盘,转为顺风。

乘着恶龙先锋出发的号角,在面对敌方抱团作战的情况下,首拿敌方主要输出的射手及刺客盟,再由刺客盟侧切已经丢尽技能的法师,敌方三名输出皆毙,余下的辅助技能被断,肉盾被控,输赢已定。

一米摘下耳机,动了动不觉间僵硬的鼠标手。

【6666,大神,求抱大腿】

【我去,天凉好个秋声音超级苏,求露脸。】

【求露脸,求奸视】

【天啊,我也想有这样的大神带我躺赢带我飞。。。】

【天凉好个秋高水平啊,该不会是哪个职业选手的小号吧。】

【楼上的,你见过哪个职业选手是女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大神小姐姐,你真的是女的啊!!!】

【……】

一米没有理会苗苗在一旁同网友的频繁互动,而是退出了房间,回到了自己的游戏界面,处理一整片被好友申请及拜师申请堆满的红点点。

千里送人头:[师傅,考完了?]

天凉好个秋:[对啊。]

千里送人头:[师傅,你刚刚那局比赛溜到飞起啊]

天凉好个秋:[哦,蟹蟹。]

千里送人头:[师傅,你在干啥?]

天凉好个秋:[处理好友和拜师申请,都被加爆了。]

千里送人头:[所以我会有很多师弟师妹?]

天凉好个秋:[没有,拒绝了。]

千里送人头:[我就知道师傅是专一的。]

天凉好个秋:[恩,一个拖油瓶已经让我心力交瘁了,一堆拖油瓶不得整的我精神崩溃,使不得,使不得。]

千里送人头:[师傅……]

千里连发几个欲哭无泪的表情,拖油瓶……

千里送人头:[来一局不?]

天凉好个秋:[来!]

千里送人头:[师傅等会,我拉两个人。]

一米点了点头,回了个好。

第四章:AK战队

很快,匹配的房间里,便多了两个王者段位的玩家,西西里和XXXX。

一米以为她菜鸟小徒弟的朋友,也该是小菜鸟。

但直到比赛进入中期,她才真正意识到,人,不一定群分。

敌方战力极高,但在他们面前,却仍难以抵挡分毫。

西西里和XXXX选的是射手枪神方莫斯和辅助融卢王。

两人配合的极为默契,开局愣是把敌方的打野节奏带崩。而后,抢先四级的方莫斯一波暴力输出,直收敌方肉盾人头,一血一塔同时拿下。

巨魔刷新之时,围绕巨魔的一波小团,楞是打了个以一换五。

随后的对局中,西西里使用射手枪神方莫斯压节奏带着整个队伍进攻撤退团战,每一个输出,都落于实处。

随着敌方水晶爆破的声音,一米楞神,14分31秒,王者段位的高端局,极少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分出胜负。

一米擅用法师,但拥有超高输出的同时,却因为位移贫瘠,每每比赛都不得不为了保命而束手束脚。

然而,同西西里及XXXX组队匹配,一米明显能感觉出来,有一个既保险输出,敌方刺客盟也难以切入的中后排位置保留给了她。

在两人的掩护下,得到庇护的一米一如笼中鸟放飞,得以疯狂输出。双C联动,每一次都能达到最爆炸性的输出。

就连同她双排时,时时不忘坑人的千里送人头也似换了个人,锁定残血脆皮,后排切入,一点都不含糊。

三局匹配赛下来,一米感觉到久违的畅快,似乎游戏,本就该如此,没有为了直播讨好粉丝而设的套路,彼此间的默契配合,便能轻易获得胜利。

千里送人头:[师傅,我朋友的战队想邀请你。]

战队?

一米条件反射想拒绝,这才记起自己已经是“未加入战队”的状态。

待回过神来,便被一个战队邀请震惊到了。

AK战队,永远位列《王者荣耀》17区热议榜榜首的一个神秘战队,说它神秘,是因为战队成员只有区区几人,战队赛赛绩却远甩第二名十万八千里,打遍全服无敌手。

《王者之战》每周五周六会开启战队赛,各战队派出和战队等级对应数量的小队参加比赛。由队长任命指挥官,指挥官邀请战队队员,在战队赛开启的时间内,指挥官带领队员和其他战队的小队,进行匹配赢得战队赛积分。

比赛必然有输有赢,但AK战队,战队赛胜利率却高的令人发指,传言至今,都未在战队赛中败过。

更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是,在所有战队因公开抢人而多次发生摩擦的情况下,AK战队却关闭了入队申请的通道,除了队长邀请,再无其他入队通道。

大家都在猜测,这是个官方马甲战队。

然而这样一个笼罩着神秘面纱的战队,竟然对她发起了邀请。

一米瞅了好几眼,以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毕竟AK战队在17服火了之后,山寨战队如雨后春笋,让人防不胜防。

同意了入队邀请之后,一米发现,刚刚同她匹配了几局的西西里和XXXX,竟然是AK战队的正副队长,而她的小徒弟千里送人头,也赫然在战队名单里。

XXXX:[欢迎天凉。]

天凉好个秋:[大家好!]

哆啦A梦:[呦,终于来了个小妹妹]

光头强:[欢迎欢迎,战队终于来新人了。]

小A:[这年头,美女高手不多啊]

《王者之战》作为被男性网友占据的地盘,能入榜的女性玩家少之又少,不少还是靠躺赢上的高段位。所以,像一米这种靠自己上王的女性玩家,就像熊猫一样,异常珍贵。

哆啦A梦:[是呀是呀,天凉小妹妹好厉害]

光头强:[什么小妹妹的,天凉可是个大学生。]

一米不解,这个“光头强”怎么知道她是大学生的。

光头强:[天凉前阵子的视频很火啊,被公开的微博我也关注了。]

小A:[恩恩,我也关注了。]

哆啦A梦:[求微博号!!!]

一米发了几个礼貌而又不失风度的尬笑表情。

还真的要感谢那个视频的,她才有机会受到如此关注,但是突如其来的关注,愣是让一米没来得及删掉微博里很多为学校社团招新时特意录制的搞怪视频。

哆啦A梦:[小姐姐怎么不说话?]

小A:[被你的热情吓到了,估计以为我们这里是色狼战队]

天凉好个秋:[没有没有,我在看你们聊。]

一米还能说什么,难道问微博视频搞笑不?

XXXX:[明晚有战队赛,天凉有时间参加吗?]

天凉好个秋:[有的有的。]

虽然副队的话题转的有点快,但是成功避开了微博事件,也是好的。

哆啦A梦:[天凉小姐姐还是千里渣渣的师傅哦,可惜了可惜了。]

小A:[哈哈哈哈哈,千里还有三十秒进入战场!]

光头强:[话说,天凉微博里那些可爱的视频,都是原创的吗?]

一米瞬间被一口老血哽住喉咙。

哆啦A梦:[什么视频什么视频]

一米额头冒汗,心里默默想着待会一定要上微博删掉,防止了丑态进一步扩散。

光头强:[我下了几个,回头发给你]

一米瞬间血空,脑子里都是光头强的那句下了几个下了几个下了几个……

掩面!这是要把她置之死地啊?

哆啦A梦还特别兴奋的回——好啊好啊。

千里送人头:[什么情况?]

小A:[哈哈哈哈哈,三十秒,不多不少!]

千里送人头:[师傅,欢迎来到和尚战队。]

哆啦A梦:[和尚条毛毛,你个昨天才加入的居然敢诋毁我们战队,来个管理员,T了T了。]

千里送人头:[……]

一米切出游戏,登录自己的微博,一如意料的,私信及评论中,堆满了红点点,粉丝数也蹭蹭蹭的从三位数涨到了五位数。

微博官方给她加了个认证小尾巴,除了游戏博主,还有一个搞笑博主……

一米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一头扎进地洞里。

第五章:《月光下的凤尾竹》

一米是有个男朋友的,名叫林一凡,同城不同校,三年高中同学,体贴倍至,待她极好。

两人在高考后确认关系,虽然不同大学,但至少同城,每个月两到三次见面,每天准时的一个钟多钟电话,雷打不动,时常被宿舍里三个单身小妮子抱怨洒狗粮。

所以,当高中舍友林育珍发来她和林一凡的亲密照时,一米最初的反应不是难过,而是恍惚。

照片里的两人十指紧扣,笑容灿烂,林一凡目光紧锁林育珍,满眼宠溺。一如同她相处时,那几乎溢出来的甜腻。

一米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前一秒明明还在对她呵护备至,甜言蜜语,下一秒却能和另一个女生浓情蜜意,暧昧不清。

一米的分手果断决绝,一句分手一张照片,然后便是在对方疯狂的电话下,选择将对方号码拉黑。

苗苗以为一米会崩溃大哭,少少也该难受一阵子,却没想到,一米却极为从容,几无波澜。

到嗓子眼一堆安慰的话都咽了下去,愣愣的看着一米不停地排位匹配,直到入夜,天色变黑。

“我出去打饭,你想好吃什么发微信给我。”一米在苗苗愣神功夫间,居然穿好了鞋子出了门。

王苗苗回过神来,便看到一米的电脑屏幕上,是用小号开的一局排位赛,一米用的是并不擅长的刺客盟,前期发育并不好,还多次被敌方肉盾贴身,导致了敌方的脆皮法师及射手发育极好,同敌方的刺客盟也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为此,己方的射手及法师抱怨连连,肉盾更是出言不逊,而一米也毫不客气,句句回怼。

苗苗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到一米这样了,现实中,无论多么难受,她都是极为冷静沉稳,只有在游戏中,才稍微像个有情绪正常人。

一米晃晃悠悠出了宿舍楼,踩着落叶一路穿行而出,白日里空旷的校园,到了夜里,来来往往却都是一对对,一双双,在撩人的月色下,显得尤为刺眼。

虽然分手拉黑果断决绝,一米还是会忍不住想起林一凡——如果不是对方的出轨,再过几日,该是他们每两周一次的见面。

每次见面,林一凡都会准时出现在校门口,由一米带着,经过热闹非凡的大操场,在学校后门美食街的尽头,一位老婆婆的面馆里吃一碗拉面。然后他们会谈天说地,分享彼此两个星期以来看到的,听说的,或者自己经历的某些有趣的事。待夜深,林一凡再赶最后一班车回去。

这样一个看似浪漫的约定,直到今日,一米才知道每次林一凡赶的最后一班车并非回学校,而是赶赴林育珍的下一场约会。

当最美的誓言成为最浓的毒药,也便只能狠心放弃。

不知觉间,一米竟顺着人流,来到了学校的大操场。

收到千里的游戏助手信息时,一米坐在操场的绿草地上,微风拂面,一点一点抚平心里的不适。

千里送人头:[师傅,你怎么打一半排位挂机啊?]

天凉好个秋:[不想打。]

千里那头是良久的沉默,久到一米以为她的小徒弟该是被某些小孩子的玩意吸引过去了。

忽而,对话框里传来一段长达60秒的语音。

语音是一段录制的曲子,曲调悠扬,旋律优美,节奏舒缓。

一如那郁郁葱葱的凤尾竹林,依山傍水,月色皎皎,阵阵轻风袭面。

一米一声便能听出,这一曲是葫芦丝演奏的《月光下的凤尾竹》。

她第一首习得的葫芦丝曲,便是在奶奶的指导下学的这首曲子。

隔着非专业录音设备,都能听出曲意徐徐,一扬一顿,把控的恰到好处,层层情感,全然附于曲境之间,无半分杂余。

一米觉得,千里的葫芦丝水平,定是极高。

天凉好个秋:[你喜欢葫芦丝?]

千里送人头:[没有,刚练的。]

一米讶异。

千里送人头:[刚好看到乐器,现学现卖,师傅不是喜欢?]

一米惊愕!

天凉好个秋:[你怎么怎么我喜欢葫芦丝。]

千里送人头:[猜的。]

千里附了几个吐舌头的调皮表情。

一米愣了半天,依稀记起微博上,自己曾发过一小段录制音频。

翻了许久,才找到那条她录制的视频,那是她唯一露面的微博。

视频中她白裙长发,一段葫芦丝,奏的便是《月光下的凤尾竹》。

因为录制的时间有限,她只录制了一小段,但还是难免有一个错音。

而这个错音,竟也在千里的曲中出现。

这条微博,埋没在一米近百条微博之下,并不好找,饶是一米,也找了许久。

相比那些寻着游戏找到微博,并关注留言私信的“粉丝”,千里是那么与众不同,没有任何痕迹,却那么认真的去认识她,了解她。

她多次教林一凡使用葫芦丝,几年过去了,他也是仍然连音健都分不清。

而千里,翻遍她的微博,照着她的音频,依样画葫,即便错误如出一辙,却显得分外可爱。

天凉好个秋:[小孩子学东西就是快!]

一米记得小时候的她跟着奶奶学葫芦丝,也是这样被夸奖的。

但是这样一句一米觉得夸赞的话,到了千里耳朵里却成调侃。

千里送人头:[师傅,我真不是小孩子。]

千里的抗议是以语音发过来的,短短的几秒。

声音却出奇的好听,一如玉石,声色温润。

句中似在不满,语中却如和风暖阳,半无抱怨之意。

一米低头抿笑,这个千里,居然不是小孩子,听声音,应该与她同龄,只是这声音,为什么听起来,有些耳熟?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直到一米肚子的咕噜声响,才起身将手机收回口袋,拍拍粘在身上的杂草细土。

心里的阴郁,不自觉散去大半,肚子也饿了起来。

寻思着吃口汤面,便穿过操场,在学校后门繁华的夜市街尾,掀开帘布,猫着身子进入老婆婆的面馆。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