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封景顾七七_执子之手予你之欢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8:01

《执子之手予你之欢》的主人公是封景顾七七,是笔名为“萌头虾”的作者原创作品,讲述了我叫顾七七,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为了躲避母亲的逼婚吗,我来到高雅的咖啡厅到处求亲,成了众人眼中的疯子......

执子之手予你之欢封景顾七七小说by萌头虾在线阅读

1章 我们结婚吧

【她的微笑,他最美的风景!】

“我们结婚吧!”

高雅的咖啡厅,轻音乐流淌着曼妙的旋律,在这个优雅的冬日午后,顾七七抓着背包带子紧张地站在靠窗的咖啡桌前,她唇瓣发白地看着面前的男子。

男人微垂着头看书。

恬静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撒落在那俊美无俦的侧脸上,镀上了一层迷人的光辉。

顾七七深呼吸,鼓起勇气又加大了音量:“先生!我们结婚吧?”

她的大胆话语再次招来周围人的侧目,有人唏嘘了起来:“这女人没病吧?都已经跟第七个男人求婚了!”

“是啊!这是有多恨嫁啊!也不看看坐在她面前的是什么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么?”

冷嘲热讽从身后传来,顾七七知道,她今天已然成了众人眼中的疯子。

可是,她别无选择!

拳头一攥,她重复着今天说了N遍的自我介绍:“先生不要紧张,我、我叫顾七七,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身心健康。我保证,结婚后我会是一个好妻子,上得厅堂,入得厨房,打得了怪兽,防得了流氓,只要您愿意跟我结婚,我保证你一定会很幸福的。我……”

“嘻,她还当她是奥特曼呢!”

自我推销的话语突然被嬉笑声打断。女人回头,目光落在不远处那几张写满讥讽的脸上,脸囧得像煮熟的虾子。

她慌乱地搅着背包带子,嘴巴张了张,明明腹稿打了许多遍,但话溜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咖啡桌前,男人似乎这才察觉到了她的窘迫。他优雅地抬起头来,目光落在她细细发颤的小身板上,眸子里的流光让身侧的阳光黯然失色。

女孩穿着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纯洁的瓜子脸,清澈的眸子荡漾着一层薄薄的水雾。那微微抿起的红唇,倔强中夹带着一丝想藏又藏不住的委屈。

“你在跟我求婚?”他轻轻掀动薄唇,好听的声音夹杂在轻音乐中,宛如天籁。

顾七七太紧张了!

紧张的她毫不犹豫地点头。生怕他会不答应似的,抓着背包带子的手又紧了几分。

然,男人还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修长的双腿迈着稳健的步伐,一步一步向着出口走去。

这已经是顾七七第七次碰壁了!

之前的六个男生,听到顾七七提出结婚的时候不是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就是直接调笑她要不要先洞房。

顾七七早已无地自容。

可是一想到病床上的母亲,一想到她被推进手术室前遗憾的叹息,顾七七握了握拳,又鼓起勇气冲到了封景的面前:“跟我结婚吧!求你!”

“……”男人眸光冷锐,落在女人惨白的脸色上时,眉心微微动了一下。

扭头,又沉默地大步往外走!

“先生!”顾七七急!

急着拦住男人脚步的她没注意看脚下就大步往前冲,忽然,一不小心绊到了桌角,身子踉跄,整个人猛地朝前飞扑了过去。

“啊!”

在众人的低呼中,她悲催地跌倒在地,一手在情急之下抓住了男人的裤腿。乍一看去,就像癞蛤蟆在飞扑天鹅!

嘲笑声再度从她的身后传来。

有人拿出手机,幸灾乐祸地给她拍照上传朋友圈!

“你们看,这是跪舔求婚的新姿势吗?”

顾七七听着闪光灯的声响从四面八方传来,伴随着嬉笑声,她眼眶一热,强忍了一天的泪水终于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想成全一个人的心愿就那么难?

医生说,母亲手术成功的机会只有百分之30,她作为女儿,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让她心无牵挂!

可是,从走进咖啡厅到现在,从条件最平凡的男人到眼前尊贵的这一位,没有人愿意帮助她。

她,终究还是得看着母亲抱憾离去吗?好心痛!

“起来!”

一只修长的手出现在她的面前。

在周围的唏嘘声中,她顺着那洁白如玉的手掌,撞进了一双漂亮的眼眸中。

男人的黑眸深邃如海,眸子里跳跃着的流光宛如黑夜里升起的启明星。阳光披在他的身上,光芒万丈!

在这窘迫的时刻,他是唯一一个对她伸出援手的人。

看着他,顾七七走神了!

梦游一般抬起手,轻轻地搭在了男人的掌心中,不同于男人脸上的冷漠,他的掌心温暖而厚实。一拉,她趔趄着站定在他的面前。

“谢……谢谢。”她垂首嗫嚅着,全身写着不自在。

“走吧。”男人说。转身又迈开了沉稳的步伐。

顾七七有几秒钟没反应过来:“去……去哪儿?”

“不是要结婚吗?”

“啊?”他答应了?

男人唇角微动,若有若无的笑意让顾七七眼前一花,刺眼的阳光在她的泪珠下跳跃着迷人的七色光。

她看着气宇轩昂的他走到一辆豪车前,头一偏,示意她坐上副驾驶座的位置。

“你……你真的答应了?”她有点儿受宠若惊地抓着安全带,亮晶晶的眸子里,跳跃着的水光晶莹剔透。

她战战兢兢地看着身旁的男人,沐浴在阳光中的他,宛如从天而降的太阳神。

他的帅,是从骨子里天生的气质透发出来的!

他的尊贵,他的涵养……他是她今天见到所有陌生男人之中,最最不可能答应她的那一个!

男人面无表情地回过头来,看着女人眸子里的澄澈,磁性的声音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不不不……”

慕斯里拿着封景的户口本等候在民政局门口,远远见他车里坐着一个陌生女孩,他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待一靠近,看清楚了女孩的长相,他的眼珠子更是差点掉到了地上:“总……她她她……”

她不正是那个……

封景的目光淡淡地从他脸上扫过,仿佛一块无形的胶布,慕斯里喉咙一哽,疑问,惊喜,一切复杂的情绪全都被封锁在故作平静的表情下。

然后,呆呆地目送他们走进民政局,风中凌乱!

工作人员看看封景,看看顾七七,理所当然地说:“把你们的结婚证拿出来。”

嗯?

顾七七奇怪地回视。人家撇了一眼她脸上的泪痕,老练地劝说:“来都来了,那就咬咬牙,长痛不如短痛吧!留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在身边,你也不好受啊是不是?结婚证拿出来,不过就是换成一本绿色的!分分钟的事!”

“啊?”顾七七脑子里的谜团越卷越大!

话说,这位大姐说的是什么呢?

封景把手中的户口本往桌面上一拍:“我们结婚!”沉冷的气质,笃定的四个字宛如爆栗子一样敲在工作人员的脑门上。

这回,换工作人员错愕地张大了嘴巴!

2章

顾七七听着闪光灯的声响从四面八方传来,伴随着嬉笑声,她眼眶一热,强忍了一天的泪水终于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想成全一个人的心愿就那么难?

医生说,母亲手术成功的机会只有百分之30,她作为女儿,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让她心无牵挂!

可是,从走进咖啡厅到现在,从条件最平凡的男人到眼前尊贵的这一位,没有人愿意帮助她。

她,终究还是得看着母亲抱憾离去吗?好心痛!

“起来!”

一只修长的手出现在她的面前。

在周围的唏嘘声中,她顺着那洁白如玉的手掌,撞进了一双漂亮的眼眸中。

男人的黑眸深邃如海,眸子里跳跃着的流光宛如黑夜里升起的启明星。阳光披在他的身上,光芒万丈!

在这窘迫的时刻,他是唯一一个对她伸出援手的人。

看着他,顾七七走神了!

梦游一般抬起手,轻轻地搭在了男人的掌心中,不同于男人脸上的冷漠,他的掌心温暖而厚实。一拉,她趔趄着站定在他的面前。

“谢……谢谢。”她垂首嗫嚅着,全身写着不自在。

“走吧。”男人说。转身又迈开了沉稳的步伐。

顾七七有几秒钟没反应过来:“去……去哪儿?”

“不是要结婚吗?”

“啊?”他答应了?

男人唇角微动,若有若无的笑意让顾七七眼前一花,刺眼的阳光在她的泪珠下跳跃着迷人的七色光。

她看着气宇轩昂的他走到一辆豪车前,头一偏,示意她坐上副驾驶座的位置。

“你……你真的答应了?”她有点儿受宠若惊地抓着安全带,亮晶晶的眸子里,跳跃着的水光晶莹剔透。

她战战兢兢地看着身旁的男人,沐浴在阳光中的他,宛如从天而降的太阳神。

他的帅,是从骨子里天生的气质透发出来的!

他的尊贵,他的涵养……他是她今天见到所有陌生男人之中,最最不可能答应她的那一个!

男人面无表情地回过头来,看着女人眸子里的澄澈,磁性的声音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不不不……”

慕斯里拿着封景的户口本等候在民政局门口,远远见他车里坐着一个陌生女孩,他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待一靠近,看清楚了女孩的长相,他的眼珠子更是差点掉到了地上:“总……她她她……”

她不正是那个……

封景的目光淡淡地从他脸上扫过,仿佛一块无形的胶布,慕斯里喉咙一哽,疑问,惊喜,一切复杂的情绪全都被封锁在故作平静的表情下。

然后,呆呆地目送他们走进民政局,风中凌乱!

工作人员看看封景,看看顾七七,理所当然地说:“把你们的结婚证拿出来。”

嗯?

顾七七奇怪地回视。人家撇了一眼她脸上的泪痕,老练地劝说:“来都来了,那就咬咬牙,长痛不如短痛吧!留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在身边,你也不好受啊是不是?结婚证拿出来,不过就是换成一本绿色的!分分钟的事!”

“啊?”顾七七脑子里的谜团越卷越大!

话说,这位大姐说的是什么呢?

封景把手中的户口本往桌面上一拍:“我们结婚!”沉冷的气质,笃定的四个字宛如爆栗子一样敲在工作人员的脑门上。

这回,换工作人员错愕地张大了嘴巴!

3章 上当了

也难怪,人家在民政局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一个姑娘家嫁了一个这么出色的高富帅还泪流满面的。

半个小时后,顾七七攥着热乎乎新鲜出炉的红本子站定在民政局门口,小脸儿红扑扑的。

北风吹来,凉飕飕地像是要刮进她的骨子里,她猛地打了个激灵,这才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

她结婚了?

老天,她居然和一个毫不了解的陌生人结婚了?

七七姑娘不可思议看看民政局的大门,扭头,看着不远处正打着电话的俊美男子,他那浑然天成的贵族气息仿佛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完美传说,而他,是她的新晋老公?

她猛地翻开手中红本本,没错,上头清晰而玄幻的合照里,表情呆滞的,是她。翩翩俊朗的,是他!

还来不及品味一下这玄幻的滋味,突然,包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顾七七一看来电显示,忙不迭地接通。

这是一个视频电话,电话里,和她相依为命的母亲虚弱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她,语调是那么的有气无力:“七七!这是妈妈最后一次给你打电话了!妈妈没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你成家,我死不瞑目啊……”

“妈——”顾七七的眼眶一下子又红了起来。

她看着头上缠着一圈圈白纱布的母亲,哽咽着安慰:“妈,您别说胡话,李医生说了,您会没事的。”

“七七,妈妈没脸去见你爸啊!我只要一想到我走后,我的闺女没人照顾,我就……”

“妈,您不就是盼着我结婚吗?喏,我结婚了,你看,这是我的结婚证。”

顾七七突然想到了什么,忙将手里红彤彤的小本子在视频电话前扬了扬。

“结婚证?”病床上的中年妇女陡然眼睛一亮,热切的样子像是恨不得穿透手机的屏幕直接把红本子抢过去仔细瞧瞧。

顾七七怕她不相信,又将摄像头对准了不远处打电话的封景,含泪告诉她:“妈,他就是你的女婿!你女儿以后不会是一个人的,你……”

话还没说完,顾七七错愕地看着视频里陡然坐起身来的顾美娥。

她那见到优质男人就两眼放光的表情是七七最熟悉不过的,只是——

“妈,您不是……不是刚刚从手术室出来吗?”怎么身子骨这么麻利?

“啊?哦……我的头好痛啊!我就快要死掉了……”顾美娥心虚地躺回病床上,小眼神儿偷偷瞅着手机,似乎在为没能看清楚女婿的长相而扼腕着。

顾七七的脑门嗡的一声响,不由得大吼一声:“妈!”

她怎么能这样?

顾美娥的心思全落在了刚才的惊鸿一瞥上,压根没发现她的戏码已经穿帮了!

她一边扶着额头喊疼,一边查户口:“七七啊,你这老公好像很不错哦,做什么的?家里都有些什么人?什么时候带来给妈看看?”

顾七七深呼吸:“……您现在病得这么严重,不适合见客吧?”

“你这死丫头,妈妈生病还不是因为你,你要是早点儿……”顾美娥语调一急,又暴露了!

4章 情场失意,赌场得意

她尴尬地飘着眼珠子,挽救:“妈的意思是,只要你把人带过来给妈看看,我一高兴,没准就……”

“没准就百病全消了,是不是?”

顾七七一看人家这心虚的小眼神儿,额头一拍,她现在可以百分百的确定,她又一次给这老狐狸耍了!

不同的是,这回连医生李叔叔也帮她说谎,还给她造成了动手术的假象……

“七七,明天是周末,我女婿有空吧?”

“没空!”

顾七七像捧着烫手山芋一般将红本子丢进包包里,顺带的,果断地挂断了和某人的视频。

她生气了!

生气之余。又暗暗地庆幸,庆幸妈妈没事!

“总裁,太太跑了!”

慕斯里站在封景的身旁,唇角抽搐地看着远处鬼祟落跑的小身影。

男人挂了电话,转身,金色的阳光撒落在他那颀长轩昂的身形上,气场外泄。

他缓缓摘下金边眼镜,深邃的眸底,因为她的背影而多了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深意。

顾七七……

……

闯了大祸的顾七七像偷吃了香油的老鼠,她不敢多看一眼帮了她“大忙”的封景,也不知道像今天这样的乌龙事件应该怎么跟人家解释。于是,依照惯例,她果断地选择了落跑。

娇小的身子熟练地钻进一辆出租车里。七七长长呼出一口气,平静了心情之后,这才对着驾驶座上的司机大哥说:“FJ集团,谢谢。”

“姑娘在FJ上班的?不错啊,那可是家有名的上市公司。听说好多留学归来的硕士生都挤破头想进去呢。看姑娘年纪轻轻的就能得到这样的工作机会,一定是个学霸吧?”

“呵呵……”

面对司机大哥眸子里的赞赏,顾七七干笑了起来。

她哪里是什么学霸啊!

充其量不过是商学院里刚刚毕业了的小菜鸟而已。

只不过最近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投出去的50份简历当中,最没有希望录取的FJ集团人事部是唯一给她打电话的。

用叶潇潇的话说,那叫情场失意,赌场得意。

没错,今天的面试考核,她是带着几分赌运气的心态来的。毕竟,留学来的硕士生也未必能通过考核!

到了FJ集团的大门口,远远就看见叶潇潇站在大堂里翘首企盼。看见她,连拉带拽地拖着往电梯里走,一面兴奋地告诉她:“知道吗?今天我们有福了!FJ的总裁来了,听说他还会在这次面试中挑选几个助手。你说,万一他看上我们了怎么办?”

“总裁?”

“是啊!就是那个在《最风尚》里被评为年度女性最理想梦中情人的那个钻石王老五啊!我的男神,封景欧巴~”

“呵呵……”顾七七无语地看着某女花痴捧心,然后,有那么一秒钟错愕——话说,封景这两个字怎么听起来有点儿耳熟呢?

“三十七号!”

顾七七赶到的时候,助理秘书正好叫到了她的名字。

她拍拍叶潇潇的手,调整了几个深呼吸之后,这才进了面试厅。

主考官的问题很刁钻,从人家微皱的眉头中,顾七七有种不详的预感。

然,面试一半,主考官突然走开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他看顾七七的目光变得微妙了起来。

5章 相亲的宴,走起

“顾小姐,您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我希望在一年之内考下CPA,两年之内在咱们FJ集团的会计部独当一面。”

“您不是来面试总裁助理的?”

“啊?”顾七七被这个无厘头的问题问住了,沉默了几秒,正慎重地思考着该怎么回答的时候,突然,主考官笑了起来:“恭喜你,顾小姐,回家等通知吧。”

“……谢谢。”

恭喜还要等通知?到底是过还是没过呢?

……

顾七七是一个不会为难自己的人。

有些事情太纠结了,想不出答案,她就干脆不想了。

至于那本乌龙一场领来的红本子,就好像是黄粱一梦,回家往抽屉里一丢,不久就忘了它的存在。

顾美娥缓了几天,左等右等不见顾七七带女婿上门来,她终于按捺不住地杀到了顾七七的宿舍!

“女婿呢?”

“女婿?”顾七七耸耸肩,一脸无辜的表情:“你看我像个有老公的人吗?”

“好呀!小妮子你又耍我!”

“彼此彼此!”

于是,相亲的宴,继续走起。

并且这回,顾妈妈亲自出马,押着把顾七七拖出了家门……

……

“封总,今天谢谢您的赏光,我们合作愉快!”

五星级酒店,封景在一众人的簇拥下稳步走出包厢,经过大堂的时候,忽听得一声爆吼:“顾七七!你这回要敢再耍滑头,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

他抬头看去,见得,酒店大门口,那天跟他求了婚,领了证又偷偷溜走的女人此刻被一个中年妇女提着耳朵,风风火火地拖进门来。

两人一出场,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他清楚地看到了顾七七眸子里的尴尬和无奈。

封景眉心微挑,对身旁的人说:“不好意思,各位先走吧。”

“好!封总,有机会再请您吃饭。”

身旁的人好奇地顺着封景刚才所留意的方向看过去,一面好奇那对母女是谁,一面客气地向着酒店大门走。

“顾七七,你给我听好了啊!阿光是李叔叔的儿子,百里挑一的一个好男人。你不给我好好考虑,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顾美娥威胁着,短粗的小腿往七七的臀部上一踢,踢向不远处唇角抽搐的男人时,她又变脸似的地对着那年轻人亲切地笑了起来:“阿光!七七就交给你了啊,你们好好聊聊啊!”

顾七七:“……”她说李叔叔怎么会帮着妈妈骗人呢,原来还有他儿子这一出!

“七七,坐!”李光殷勤地站起身来,热切的目光落在顾七七的身上,充满了惊艳。

顾七七无奈地扫了一眼偷偷躲在酒店门口的老娘,对她这种锲而不舍,不把女儿推销出去誓不罢休的卑劣行为感到相当乏力。她叹息:“李光,我妈的话你听到了?”

“嗯。”男人乐呵乐呵地点头。

“我的家教很不优雅。”

“我不介意。”

“我的脾气很不好。”

“我不介意。”

“我还不会做饭。”

“我不介意。”

顾七七深呼吸:“我结婚了你也不介意?”

“不介意,顾妈妈说了,你在和我们开玩笑呢!从小学到现在,你一个男朋友都没有交过,怎么可能说结婚就结婚了呢。”

“呵呵……我妈倒是把我出卖得彻底啊。不过你有听过闪婚这个词吗?”顾七七在心中暗暗咬牙切齿。

根据以往的作战经验来看,她想甩开眼前这位“不介意”先生绝对不是件轻松的事情。唯有的,就是——

“老公!你怎么也在这儿啊!”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