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战王狂鹰by佚名小说王鹰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8:30

《战王狂鹰》是由“佚名”所著,故事的主角是王鹰,佣兵之王王鹰刚刚回到都市就被挑战,不过对方是个混血大美女的情况下,他还是可以原谅的,可是接下这个挑战却招来了不少的麻烦。

战王狂鹰小说_

第一章:两个女人

紧张忙碌了那么多年,突然清闲下来,王鹰还真有点不适应。

不过还好,虽然他回到华夏的消息非常隐秘,可还是有一些人能辗转得到这个消息找到他。

就比如现在跟在王鹰身后的那个人。

王鹰的脸上没有任何异常,甚至还有几分饶有兴趣的神色,不紧不慢的向前走着,走的方向却越来越偏僻。

他早就察觉到,身后几十米外,有人在跟踪自己。

而且,那人身上的彪悍杀气,让王鹰很容易就能感应出来,这人绝对和自己一样,也是个雇佣兵!

现在居然还有雇佣兵敢单枪匹马的挑战自己,身后这个家伙,脑子秀逗了吗?

王鹰突然停住了脚步,四下看了看。

这个地方不错,是一个隐蔽的死胡同,平常很少有人会接近这里。

胡同口,一道细微的脚步声响起,王鹰也转过身来。

“不愧是鹰王!看来,你早就察觉到我在跟踪了!”

王鹰满脸的黑线。

任他想象力再丰富,也绝不会想到,这个敢于单枪匹马找上自己的愣头青,竟然是个女人!

而且,还是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

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还有一双黑色的眼睛和一头黑色的长发,这是个混血美女。

身材高挑丰满的混血美女,身高足有一米七,一身黑色的皮衣,扮相倒是冷酷的很。

王鹰嘴角一挑,露出了一抹邪笑:“找我有事?”

混血美女冷冷的盯着王鹰,缓缓的从腰间抽出了一柄匕首,声音清脆悦耳:“狼王好大的名头,不过,你既然已经退出了,还是将佣兵之王这个名头交出来吧!”

王鹰脸上的邪魅越发的浓郁起来:“你想挑战我?”

混血美女没有回答,只是摆出了一个架势,身上的杀气也凛冽了起来。

王鹰动都没动,只是邪笑着问道:“做好献身的准备了?”

刚要动手的混血美女顿时一愣,有些不解。

王鹰无奈的苦笑起来:“你不知道我的规矩?那你来做什么?”

混血美女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当然是挑战你,夺走佣兵之王的称号!”

“那挑战失败了呢?”

混血美女脸色变了变:“失败了,当然是死!”

王鹰却邪异的笑了笑,伸出食指,轻轻摆了摆:“不不不!男人挑战失败了才会死,女人,尤其是像你这样的漂亮女人,即使失败了,也不会死!”

混血美女下意识的就追问:“那会怎么样?”

王鹰一笑:“我刚刚已经说过了!”

混血美女一呆,随后就反应过来,献身!

难道是……

混血美女目光凶狠的瞪了王鹰一眼,咬牙切齿的说道:“真没想到,鼎鼎大名的鹰王,竟然这么龌龊!流氓!不要脸!”

王鹰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放下了手臂,悠闲的说道:“做某些事情,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你连这种心理准备都没有,就来挑战我?”

混血美女张了张口,却没说出话来,只是脸上越发的羞怒了起来。

随后,她便二话不说的两个踏步冲了上来,手中的匕首化作了一道寒光,毫不留情的向王鹰的喉咙刺去!

不得不说这个混血美女的速度的确很快,几米远的距离,一眨眼就已经越过,匕首的寒芒,甚至已经来到了王鹰的面前,而在混血美女的眼中,王鹰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

混血美女嘴角轻轻一撇。

这就是佣兵之王,鹰王的实力?

不会是刚刚脱离了几个月的佣兵生活,就变迟钝了吧?

混血美女却没看到,面对近在咫尺的死亡威胁,王鹰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然后,混血美女就看到,自己的匕首,已经被两根手指夹住。

这两根手指,修长白皙,看上去似乎都不像是一个男人的手,可就是这两根看起来没有丝毫力量的手指,却轻松的夹住了混血美女全力刺出的匕首刀锋,任凭混血美女如何用力,也无法将匕首抽回来。

混血美女的脸上,不由得浮现了一抹惊骇!

王鹰轻轻一笑,两根手指微微一错,便离开了那柄匕首的刀锋。

混血美女刚要撤回匕首,王鹰的两根手指却叠在了一起,而后弹在了混血美女的手背上!

一股火辣辣的剧痛让混血美女不由得惊呼了一声,手中的匕首也不由自主的抛飞了出去。

而王鹰的手臂,则是随后平伸,看似缓慢的来到了混血美女的额前,做出了一个弹指的动作。

可就是这样一个看似玩笑的动作,混血美女却再也不敢乱动。

混血美女毫不怀疑,如果王鹰用力一弹,她怕是会被直接弹晕过去!

完败!

只是一个照面,王鹰只是用了两根手指,就彻底击败了混血美女!

就在这时,王鹰却轻笑着摇了摇头:“美女,你还真是急性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做好献身的准备了么?”

混血美女下意识的就想要开口,可王鹰却紧随其后的邪笑道:“不过现在,不用回答了!你既然动手了,就算是回答了,跟我走吧!”

说着,王鹰就直接上前一步,在那混血美女猝不及防之下,一把揽住了混血美女纤细的腰肢。

感受着混血美女腰肢上的柔软和弹性,王鹰就不由得心中一荡。

这美女的身材,真是好到爆!

尤其是这一双大长腿!王鹰色眯眯的看了一眼混血美女那笔挺修长,紧紧的并拢在一起的双腿,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够我玩一年的!

轻嗅着混血美女身上淡淡的体香,王鹰脸上浮现了一抹陶醉的神色。

混血美女则是羞怒交加的看着王鹰,有心想弄死这个色狼,可她却知道,别看王鹰现在一副色授魂与的样子,要是自己动手,绝不是王鹰的对手!

混血美女死也不会想到,王鹰所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规矩,完全就是子虚乌有!

除了王鹰的兄弟们,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大名鼎鼎的佣兵之王,神秘的鹰王,实际上却是一个极其无厘头的家伙!

他扯出的那个规矩,根本就是见色起意!

走出小巷口,王鹰就要往附近的宾馆走去。

突然,王鹰停住了脚步,饶有兴趣的看向了不远处的一辆金杯车。

混血美女急忙问道:“怎么了?”

王鹰笑了笑,手掌在混血美女的腰间摩挲了几下:“陪我看完这场热闹然后再去玩!”

混血美女咬了咬嘴唇,脸上满是愤怒,身体都气得微微颤抖起来。

金杯车停在一家酒吧的后门,那家酒吧王鹰去过,是一家挺出名的慢摇吧。

即使距离十几米,王鹰也能模糊的听到车里几个人在谈论着什么。

“蛇哥,这次这个妞,绝对是极品啊!包管蛇哥满意!”

“一会儿办事手脚麻利点,最近东青市不怎么太平,我们也得小心点儿!听说……”

后面的话,他们却压低了声音,即便王鹰也有些听不清。

突然,有一个人的声音又提了起来。

“蛇哥!那妞出来了!”

王鹰立马饶有兴趣的向酒吧后门看去,能被人称作极品的女孩,会是什么样子?

只是看了一眼,王鹰的口水就快要留下来了!

就连王鹰怀中的混血美女,也都呆滞了一下。

这女孩太漂亮了!

窈窕婀娜的身材,白皙如玉的肌肤,精致完美的脸蛋,一看就知道,这女孩根本就没怎么化妆,整个人都带着一种出水芙蓉般的美妙气质!

就算是王鹰怀中的混血美女,和这个女孩比起来,也稍稍逊色半分!

只不过,让王鹰有些奇怪的是,他看这个女孩,怎么有点面熟?

看到那女孩正向金杯车的方向走去,王鹰脸色突然一变,竟然放开了怀中抱着的混血美女,几步就来到了金杯车的旁边。

金杯车也恰好在这个时候打开了车门,上面走下了三个壮汉。

看到车门口的王鹰,三个壮汉不由得都是一愣。

王鹰却连话都懒得和他们多说一句,直接上去就是一脚,将中间那名壮汉踹得摔回了车内。

十几米之外,那女孩明显注意到了这里发生的事情,犹豫了一下之后停住了脚步,然后反应很快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王鹰没有注意到她,只是冷冷的看向了另外两个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家伙。

两个壮汉看了一眼摔进车里的男人,脸上顿时浮现了凶厉之色,毫不犹豫的抽出了各自的家伙。

好家伙,闹市之中,这几个人竟然都随身携带着一柄砍刀,看来,他们几个绝不是什么好货色!

看着两名壮汉已经举着砍刀向王鹰砍了过来,不远处的女孩不由得一声惊呼。

面对这些普通人,王鹰虽然不想暴露出自己真正的实力,可对付他们几个,也极为轻松,只是脚步变幻了几次,甚至连手都没有抬,就已经一人一脚,把这两个壮汉踢翻在地。

不远处,已经有警笛声传来。

王鹰也放松下来。

既然警察都来了,后续的事情也就不需要他来处理了,这几个家伙既然想绑架一个女孩,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王鹰随即就转头向那女孩走去。

可王鹰没想到,看到王鹰走过来,女孩竟然吓得连连后退,惊叫道:“你,你别过来!”

王鹰一怔,还以为自己刚刚打人的场面吓到她了,急忙停下脚步,笑着开口想要解释:“我是……”

她看了看王鹰,又看了看那几个壮汉,眼里竟然有几分畏惧之色,紧张的看着王鹰说道:“我刚才都看到了,你无缘无故的就到人家的车旁边打人!怪不得爸爸说让我最近出门小心一点……”

女孩的脸上,却突然出现了一抹了然之色:“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想要绑架我,那几个大哥,应该就是爸爸说找来保护我的!我告诉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喊了!几位大哥救命啊!”

听到女孩这一番颠三倒四的话,不单王鹰一脸的黑线,就连那几个躺在地上的家伙都傻眼了。

王鹰心里无比的郁闷,就凭自己这么英俊潇洒的模样,怎么看也比那几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像好人吧?

就在王鹰想要解释的时候,两辆警车停在了旁边,几名警察冲下来,冲着在场的几个人喊道:“都不许动!”

而后,一个年长的警察走过来,皱着眉头问:“谁报的警?”

女孩急忙躲到了警察的身后说道:“是我!我报的警!”

年长的警察看了一眼此刻的场面,就明白过来了,看向王鹰:“是你打的人?”

王鹰点了点头:“是我,那几个人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躲在警察背后的女孩就已经站了出来,指着王鹰说道:“警察同志,就是这个人,想要绑架我!那几个大哥,是我爸爸派来保护我的,哦对了,我爸爸是宁泽涛!”

几个警察听到宁泽涛这个名字,都吓了一跳,敢情这位大小姐竟然是宁泽涛的女儿!

要知道,宁泽涛可是东海市著名的企业家,旗下的清雪集团在东海市可是赫赫有名的大集团,财力雄厚。

这个年轻人,是想绑架宁泽涛的女儿,宁清雪?

第二章:大侄女和姑奶奶

顿时,几个警察都紧张了起来,直接将枪掏了出来。

看到周围几个警察的枪口对着自己,王鹰的目光顿时就是一寒!

这要是放在几个月之前,有人敢用枪对着自己,脑袋早就开花了!

不过现在,王鹰既然已经隐退在这东海市,就不能闹得太过分。

王鹰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个女孩。

女孩虽然有些害怕王鹰,不过身边有警察,警察手里又有枪,她的胆子也打起来,直接指着王鹰说:“你瞪什么瞪?警察都来了你还不乖乖的去坐牢?居然想绑架我?知不知道本小姐是什么人?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王鹰皱了皱眉,泽涛的这个女儿,实在也太刁蛮了些!

当下,王鹰也不理会宁清雪,而是看向了那个年长的警察:“警察同志,黑蛇是谁?”

几个警察都是一愣。

年长的警察则是连忙问道:“黑蛇是全国通缉的要犯,你问这个干什么?”

王鹰却是奇怪的看向宁清雪:“你爸爸找通缉犯保护你?”

宁清雪和其他几个警察都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那年长的警察却顿时一惊,连忙走到了金杯车旁,仔细辨认了一下之后,顿时叫道:“黑蛇,真的是你?”

突然,一个警察反应过来,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队长,你刚才喊什么?黑蛇?”

这下,其他的几个警察也都回过神来。

几个月前,临省夷陵市爆发了一起连环强奸杀人案,被害人经调查,光是警方知道的,就有三十多人!还有大部分是警方不知道的!

最后,警方确定,嫌疑人就是黑蛇!

当即,警方就发布了黑蛇的通缉令。

不过,这黑蛇却是华夏的几大地下帮派之一,开山帮的主要成员之一,这开山帮在附近几个省的势力不小,黑白两道都有涉足,警方对于这样的帮会人物,虽然可以调查,也可以抓人,但是不能太主动!

也就是说,除非主动撞在警方手里,警方不能主动的全国追查!

当时这件事,在夷陵市那边闹得沸沸扬扬,可黑蛇却逃了。

谁也没想到,他竟然逃到了这里!

顿时,几个警察都纷纷围了上去,在年长警察的命令下,将黑蛇还有另外的两名壮汉都抓了起来。

不用问也知道,这几个人,肯定都是开山帮的!

既然撞在了警察手里,就别怪警方抓人了!

看着黑蛇几个人被带上了警车,年长的警察才来到了王鹰和宁清雪的面前,笑眯眯的说:“宁小姐,看来你是误会这位先生了!几个月前,隔壁省的连环强奸案,您应该听说过吧?犯案的,就是这个黑蛇!”

这下宁清雪才明白过来,刚刚想绑架自己的,应该是那几个壮汉,反倒是王鹰救了自己!

宁清雪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年长警察转向王鹰,笑着说道:“小伙子不错啊!这黑蛇可是个彪悍的人物,身手不赖!能把他制服,算是帮了我们警察一个大忙!小伙子叫什么?”

听着年长警察的问话,王鹰自然不会说实话,只是随意的笑道:“只是练过几招庄稼把式而已,不值一提!”

年长警察嘿嘿一笑。

庄稼把式?

只是庄稼把式就能把赫赫有名的开山帮战将之一黑蛇轻松放倒?

年长警察可不信!

不过他也没有追问的意思,当务之急还是把黑蛇带回去。

等他们离开,王鹰却转头看向了宁清雪,笑眯眯的说:“宁大侄女,现在知道我不是个坏人了吧?”

宁清雪一怔。

这家伙竟然叫她侄女?

虽然已经知道了是自己误会了王鹰,可毕竟第一印象很不好,宁清雪对王鹰自然也没什么好感,当下想也不想的就怼了回去:“谁是你大侄女?老娘是你姑奶奶!”

王鹰顿时满脸的黑线,泽涛的这个女儿,也太彪悍了点儿吧!

王鹰无奈的揉了揉眉头,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走,反正已经知道泽涛在东海市,明天找过去就是了!

可王鹰回过头来,却发现那个混血美女竟然早就已经跑了,王鹰也越发的郁闷起来,自己可是已经好几个月没碰过女人了,好容易有个送上门的美女,竟然还让她溜了!

第二天上午,王鹰就来到了清雪集团的大厦楼下。

清雪集团在东海很出名,王鹰只是稍一打听就知道了这栋清雪大厦的地址。

看来泽涛对这个女儿,还真是如他所说的疼爱啊,竟然连大厦和集团的名字都用女儿的名字来命名。

来到前台,王鹰就笑嘻嘻的对前台那个漂亮性感的美女说道:“美女,我要找宁泽涛,他在几层?”

前台的美女一怔,这人嬉皮笑脸的,看上去就是个小流氓,找宁董事长能有什么正经事?

不过她也经过了职业培训的,并没有表露出自己的厌恶,而是彬彬有礼的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您找我们宁董事长,有预约吗?”

王鹰撇了撇嘴。

预约?

自己建泽涛还需要预约?他见自己预约一下还说得过去!

看到王鹰的神色,前台小姐就知道他没有预约,当即说道:“对不起先生,如果没有预约,是不能见我们董事长的!”

王鹰似笑非笑的问道:“你就不怕,我真的是宁泽涛的贵客,得罪了我?”

前台美女冷冰冰的摇了摇头:“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正说着,大厅的保安已经注意到了这里的事情,几个保安走了过来。

王鹰笑了笑,他可没有心思去和这些人计较,这几个保安虽然根本阻拦不住他,不过他也没有在泽涛的公司大闹一场的意思。

当下,王鹰掏出了手机:“那,我打个电话,总没问题吧?”

前台美女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刚想说没问题,王鹰身后的几个保安中,其中一个看上去精瘦的男人却讥笑起来:“打电话?我看你还是滚出去打吧!”

王鹰眼神一寒。

他缓缓转过头,冷冷的看向刚刚开口的那个男人:“你说什么?”

精瘦的男人不屑的嗤笑一声:“我说,让你滚出去打!小子你是聋了?还是装逼装习惯了?敢在清雪集团装逼,你胆子够肥!”

精瘦男人嚣张辱骂的话,让几个保安,包括那个前台小姐都皱起了眉头。

他们都是经过严格培训的,即便是对到集团闹事的人,他们虽然会阻拦,但是至少表面上的态度要做好,谁都不会像这个精瘦男人一样,地痞流氓似得开口骂人!

只不过,这个精瘦男人在集团里有些背景,不是他们这些普通的保安可以得罪的,是以谁也没有说话。

王鹰却根本不在乎这个精瘦男人的背景,他既然在这个清雪集团里当保安,难道背景再大,还能大过宁泽涛不成?

王鹰放下了手机,冷冷的看着这个精瘦男人,上前一步,毫不犹豫的就是一记耳光将他抽翻在地!

“让你嘴臭!”

谁都没想到王鹰竟然会二话不说直接动手打人!

几个保安都立刻围住了王鹰。

不过,他们看向那精瘦男人的目光,也不由得有些鄙夷了起来。

这家伙也太弱了吧?只是一记耳光而已,竟然直接就倒了!

谁也不知道王鹰那一记耳光,根本和寻常意义上的耳光大不相同!

精瘦男人在地上哀嚎了几声,等他站起来的时候,脸上已经肿了好大一片。

精瘦男人怨毒的看着王鹰,手指点着王鹰的鼻子:“小王八蛋,居然敢动我!你他妈好胆!要是不卸了你这两只胳膊,我他妈不叫刘通!”

精瘦男人看样子骂人的确很厉害,一连串的话接连不停,可说到这里,王鹰却不耐烦的打开了他的手指,随意的说道:“你叫刘通啊?你不说,我还以为你叫饭桶呢!”

王鹰的话,差点让一旁的前台美女笑出声来,不过总算她知道自己的立场,强行保持了平静。

几个保安也是脸色涨红,看样子憋得不轻。

刘通却呆了呆,而后直接跳起来大叫:“给我上!揍他!”

刘通叫嚣的厉害,可几个保安面面相觑,谁也没真的动手,其中一个保安更是皱起了眉头,低沉的声音呵斥道:“刘通!你是保安队的队长,还是我是?”

刘通却丝毫不理会这个队长的身份,直接暴怒吼道:“我管你什么狗屁队长?你真当我是你手下了?你上不上?你不上老子自己叫人来!”

说着,刘通就要打电话。

保安队长早就看不惯刘通这幅嚣张的样子,冷哼了一声,一把夺过了刘通的手机:“集团的事情,你竟然想找外面的人来?你想干什么?”

教训了几句之后,队长也看向了其他几个保安:“把这刘通给我带回去!还有,这位先生也请出去,清雪集团不欢迎闹事的人!”

几个保安闻言,纷纷走上前来,两个人夹住了刘通,而另外两个人则是走向了王鹰。

王鹰却好整以暇的看着保安队长,把玩着手里的手机,慢条斯理的说:“原来刘通不是能做主的人啊!那他刚才的回答,就不作数喽?现在,谁能告诉我,我能不能先打个电话?”

保安队长这才想起来王鹰要打电话的事情。

不过被刘通那一闹,保安队长倒也心情不好,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快点打,快点离开吧!”

王鹰笑了笑,直接拨通了宁泽涛的电话,这个电话,他可是已经两年都没有打过了!

片刻之后,正当几名保安等得不耐烦,想上前来将王鹰拉走的时候,几米之外的电梯却突然打开,宁清雪跑了出来,看到这几个人,急忙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叫王鹰的?”

刚问出了这句话,宁清雪就看到了王鹰,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昨天的事情虽然是你帮了我,我也肯定会让我爸报答你,可你也不用这么快就找上门来吧?”

说着,宁清雪脸上就浮现了一抹不耐烦,摆了摆手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王鹰:“算了算了,我现在还要找人,没有时间,这卡里是二十万,算我报答你的谢礼,够了吧?你快走吧!别妨碍我找人!”

王鹰心里不快,不过也没有表现出来,更没有去接过那张卡,只是慢条斯理的问:“找人?找什么人?”

宁清雪眉头皱的更紧:“你到底想干什么?拿了钱就快走吧,别纠缠我!我爸可是和我说了,就算你昨天不救我,我爸派去暗中保护我的人也会救我的!二十万已经够多了,你还想怎么样?”

王鹰眉头一挑,脸上露出了一抹邪异的笑容:“我不想怎么样,不过,我刚听你说王鹰的名字,还以为你找的就是王鹰!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王鹰!”

王鹰的话说得又急又快,几个人都被他绕晕了,王鹰来王鹰去的,他们都没反应过来。

倒是宁清雪听懂了,顿时瞪大了眼睛:“你就是王鹰?”

王鹰坏笑的看着宁清雪:“怎么样宁大侄女,王叔叔没有骗你吧?这个称呼和辈分,可不能乱改啊!”

第三章:冤家

宁清雪下来的时候,宁泽涛说的很明白,让她下来找自己的一个老朋友,名叫王鹰。

原本宁清雪以为,父亲的朋友,肯定也是和父亲差不多年纪的,可谁能想到这个讨厌的家伙,就是王鹰?

宁清雪呆了呆,不敢相信的反问:“你真是王鹰?”

王鹰耸了耸肩:“这名字很值钱吗?我干嘛要冒充?”

宁清雪现在也相信了王鹰的身份,不过却撇了撇嘴:“烂大街的名字,当然不值钱!好了,既然你是王鹰,那跟我上去吧,我爸爸要见你!”

见宁清雪亲自带着王鹰上了电梯,几个保安和那个前台小姐才纷纷散去,不过他们也在讨论,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来到清雪大厦顶层,王鹰也不由得感叹了一声。

泽涛这些年做的成绩不错啊,看来他当年果然很有自知之明,的确有经商的头脑,也不枉自己当初拉了他一把。

宁清雪带着王鹰走进宁泽涛办公室的时候,宁泽涛已经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见到王鹰,顿时激动的迎了上来:“王鹰兄弟,你来了东海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老哥也好去接你!”

王鹰笑着和面前这个微微有些发福的中年人抱了抱:“我哪知道你在东海啊?要不是昨天正好碰到了清雪侄女,我都还不知道你的下落呢!”

一听到王鹰对自己的称呼,宁清雪就气不打一处来:“谁是你清雪侄女?你再这么叫我翻脸了啊!”

宁泽涛却皱了皱眉,瞪了一眼宁清雪:“清雪!别这么没大没小的,王鹰可是我的朋友,叫你一声清雪侄女那是应当应分的!”

突然,宁泽涛想起了什么,惊讶的看向王鹰:“王鹰兄弟,昨天救了清雪的,就是你?”

王鹰点了点头。

宁泽涛顿时松了口气,想了想之后对宁清雪说:“清雪,你先出去,我跟王鹰兄弟有点事要谈!”

宁清雪很讨厌王鹰,自然也不想留在这里,直接气呼呼的转身就走。

宁泽涛却尴尬的冲王鹰笑了笑:“王鹰兄弟别见怪,这丫头被我宠坏了,不过她秉性不坏,只是有些任性而已。”

王鹰摆了摆手,没有在意,和宁泽涛一同坐在沙发上,打量了一下这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啧啧连声:“真是没想到,宁老哥你在东海混的这么好!早知道我早就来投奔你了!”

宁泽涛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王鹰:“投奔我?”

王鹰点了点头,随后解释:“我现在已经洗手不干了,不过也没什么想做的,已经闲了好几个月了。”

宁泽涛顿时就是眼睛一亮:“王鹰兄弟想在东海长住?”

“当然!我以前就是东海人,只是因为一些原因跑出去了而已,现在回来,就打算在东海落脚了。”

“王鹰兄弟是打算做生意?这主意不错,东海可是个好地方,经济发达啊!”

王鹰却摇了摇头:“我可没有宁老哥你的本事!做生意还是算了吧,我只是想找个工作而已!不瞒老哥,今天来找你,可就是来投奔你的,看你能不能给我安排个工作?”

宁泽涛了解王鹰,知道他一向如此直来直去,两人关系也不简单,自然不需要遮遮掩掩,立即说道:“这样好了,我把手上清雪集团的股份给你一些,你就做清雪集团的董事怎么样?清闲,地位还不低!”

王鹰想也不想,立刻拒绝。

开玩笑,清雪集团可是东海市,甚至全国都出名的企业,要是做了清雪集团的董事,他还谈什么退隐?肯定会有无数人能找到自己!

把自己的想法一说,宁泽涛却为难起来了。

以王鹰的本事,就算是董事,也显得地位有些低了,可王鹰竟然不要!

王鹰也知道宁泽涛的意思,当下立刻说道:“宁大哥,我来找你可不是求财的,我可不缺钱!”

宁泽涛立刻明白过来。

王鹰怎么可能缺钱?他的资产,恐怕不必整个清雪集团少!

宁泽涛疑惑的看着王鹰:“那兄弟你的意思是?”

王鹰笑了笑:“我只是想找个工作,不然闲的发慌!另外也能掩饰一下我的身份,我看就在清雪集团当个保安也不错!”

宁泽涛一脸的黑线。

保安?

他要是真把王鹰安排到清雪集团当保安,被王鹰的那些兄弟知道,不得把整个东海都给拆了啊?

想了想之后,宁泽涛突然一拍巴掌:“对了!王鹰兄弟,最近东海有点不太平,我基本上都在集团,初入也有保镖,倒是没事,可清雪不行,一个女孩子家,身边总跟着太多保镖不像话,不如你去保护一下清雪怎么样?”

王鹰心中一动。

保护宁清雪?

虽然宁清雪对自己的态度非常恶劣,可毕竟是个极品美女,王鹰对美女的抵抗力可不高,听宁泽涛这么说顿时就动心了。

“也好,就这么办吧!”王鹰点头答应了下来。

宁泽涛大喜,直接拿出了一张银行卡塞到了王鹰手里:“王鹰兄弟,这卡里有两百万,虽然不多,你先拿着,不够了就来找我!”

王鹰也没有推三阻四的,他现在倒是真的需要这笔钱,他的资产虽然多,可都在自己瑞士银行的账户里,不能轻易动用,否则一旦动了,自己那帮兄弟立马就能追查过来,那自己这退隐的生活还过不过了?

接下来,宁泽涛又和王鹰交代了一些宁清雪的事情。

不过王鹰却没想到,宁泽涛竟然让自己搬到宁家去住,现在的宁家,就只有宁清雪一个,连保姆都在前段时间辞职了,宁泽涛居然放心自己和宁清雪住一起?

王鹰看向宁泽涛的目光,顿时就有些奇怪。

他不会忘了自己是什么秉性吧?真以为自己是个正人君子呐?

不过看宁泽涛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注意这些似得,王鹰也不会说出来,既然他都放心宁清雪和自己住一起,自己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宁清雪的保镖,并不算在清雪集团的编制里,只能算是宁泽涛私人聘请,不过宁泽涛还是给了他一张出入清雪集团各处的身份卡。

这样的身份卡,以后王鹰在清雪集团就是畅通无阻。

告辞了宁泽涛,王鹰直接回到自己租住的地方收拾了一下。

说起来王鹰还是保留了不少以前的习惯,几个月都没改过来,在这里住了几个月,除了几套换洗的衣服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就没别的了,整个打包起来,也不过就是一个背包而已。

来到宁家,王鹰刚打开门进去,就看到宁清雪一脸寒霜的坐在沙发上瞪着自己。

王鹰不由得摸了摸鼻子,干笑了两声。

她不是应该在上班吗?怎么已经回来了?

宁清雪却立刻站了起来,直接站在了王鹰的面前,堵住了门口:“王鹰,我告诉你,别以为我爸老实,你就能骗他!我不需要你来当我的保镖,你也别想住进宁家!你可以走了!钥匙给我!”

王鹰撇了撇嘴。

宁泽涛老实?老狐狸还差不多!

到现在王鹰都还没明白他让自己保护宁清雪是什么意思,难道故意让自己女儿往火坑里跳?自己可是个职业色狼来着!

不过王鹰也不跟宁清雪多解释什么,只是一个闪身,就来到了宁清雪身后,走进了别墅客厅里。

宁清雪吓了一跳,怎么自己眼前一花,王鹰就跑到自己身后去了?自己明明已经堵住了门口,他难道是属耗子的不成?打洞钻进去的?

没等宁清雪回头问出来,王鹰就已经看着她问道:“我的房间在哪儿?”

宁清雪气呼呼的指着王鹰:“谁让你进来的?我不是说了不用你保护吗?”

王鹰古怪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宁清雪,反问:“你能改变你爸的决定?”

宁清雪哑然。

听说让王鹰保护自己,宁清雪第一时间就极力反对,可宁泽涛却铁了心一般,这还是宁清雪第一次无法反对自己父亲的决定。

本来她还想直接回来将王鹰赶走,不过没想到王鹰这一个问题扔出来,自己竟然无法反驳。

王鹰看着她的脸色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再问了一遍:“我的房间在哪儿?你不说我可就自己挑了!”

宁清雪冷哼了一声。

她也知道,王鹰住进宁家已经是势在必行,只能气冲冲的指了指以前家里保姆住在一层的房间,没有说话。

王鹰看着宁清雪气鼓鼓的样子,邪邪一笑,却并没有直接去自己的房间,反而是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沙发上。

宁清雪看着王鹰随意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你给我起来!像什么样子?”

王鹰奇怪的看了看她:“我怎么了?”

宁清雪越发的气愤:“你怎么能随便就坐在沙发上?”

“哦?那你家的沙发是用来干嘛的?情趣用品啊?”

“沙发当然是用来坐……可不是给你!”

“我为什么不能坐?”

“你又不是主人!”

“客人不能坐沙发?”

“你也不是客人!”

“那我是什么人?”

“你,你,你是下人!保镖就是下人!”

“下人?我长得挺帅的,一点也不吓人啊?”

“你,你,你……”

论斗嘴,宁清雪完败!

第四章:有人跟踪

说是贴身保护宁清雪,不过实际上,王鹰的任务并不重。

宁清雪已经在清雪集团上班,只要是在清雪集团里,就不再需要王鹰保护,所以,王鹰只要早上将宁清雪送到公司就可以了。

第二天一早,王鹰还在呼呼大睡的时候,宁清雪却已经恨恨的踢了几下王鹰的房门:“王鹰,还不快点起来?我上班都要迟到了!”

王鹰睁开睡眼,看了看时间,这才一惊。

这都已经八点半了!

王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很快的精神了起来,冲着门外答应了一声之后,只花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收拾妥当,走出了房门。

坐在沙发上的宁清雪瞪了一眼王鹰,脸上虽然是一片生气的表情,可眼睛里却有几分得意:“我九点上班,要是因为你耽误了,你这个保镖也不用干了!”

王鹰耸了耸肩。

哪儿那么容易?

别说因为自己迟到,就算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宁清雪一天都不能去上班,宁泽涛也不会辞退自己!

跟着宁清雪来到宁家车库,王鹰立刻就被车库里四五辆车吸引了目光,其中的一辆全新的阿斯顿马丁更是让王鹰有些眼馋。

这辆车在华夏的报价,足有六百多万,也是王鹰最喜欢的一款车。

虽然王鹰开过不少比这款车更贵的,可唯独这款,是他最喜欢的车型之一,却一直都没开过。

顿时,王鹰就向那辆车走去。

宁清雪却立刻叫了一声:“王鹰你干嘛?”

王鹰转头看了她一眼:“开车啊!”

宁清雪指了指一辆奥迪:“这才是我的车!别的车你不许动!”

王鹰翻了翻白眼:“有好车不开,非得开便宜的?”

宁清雪气得胸前一阵起伏,也不和王鹰解释什么,直接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可刚坐进去,宁清雪就想起来,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不就相当于坐在王鹰这个讨厌的家伙旁边?

可现在想换到后面去,宁清雪又拉不下这个面子。

王鹰也无奈的耸了耸肩,其实他也明白,宁清雪虽然是宁泽涛的女儿,不过她现在的清雪集团工作,至少也得摆出一个公事公办的架势来,随随便便的开一辆六七百万的车去上班,那纯粹是去炫耀的,哪里是去工作的?

无奈之下,王鹰也收回了自己眼馋的目光,坐进了车里,一声不吭的发动了车子。

不过王鹰的动作不快,还有点慢条斯理的意思。

宁清雪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就不能快点?还有二十分钟就迟到了!”

王鹰奇怪的看了一眼宁清雪:“你确定要我快点?”

宁清雪理所当然的看着王鹰。

王鹰无所谓的笑了笑,嘴里却嘟囔着:“别人坐我车都要我慢点,居然还有人让我快点!真是稀奇!”

话音刚落,王鹰的手就已经化作了一道幻影,连续的几个操作让宁清雪眼花缭乱,还没等宁清雪回过神来,车子已经猛地冲出了车库,在车库的门口一个潇洒的漂移,而后停也不停的飞驰而去。

车里的宁清雪脸都白了。

直到车子已经开出了别墅区,她的思维还停留在刚刚车库里。

王鹰的动作太快了,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

突然,宁清雪一声尖叫,震得王鹰皱了皱眉头,可动作却没有半点停顿,转弯,换挡,踩油门一气呵成,整个车子就如同一支离弦的箭,飚射而出。

王鹰却是没有感觉一般,瞟了一眼身边的宁清雪:“叫什么叫?不是你让我开快点的吗?”

此刻的宁清雪,终于回过神来,死死的抓着身边的把手,怒气冲冲的对王鹰吼道:“让你快点,没让你发疯!你开这么快干什么?活腻了想死啊?你想死别带着我一块行不行?”

王鹰翻了翻白眼,这女人都吓成这样了,骂人的话居然口齿清晰,有条不紊,要不是看她的身体都颤抖起来,王鹰还以为她是装得呢!

车速终于渐渐的放缓了下来,虽然还是比一般的车速要快,不过至少宁清雪能够适应了。

宁清雪终于恢复过来,刚想说些什么,王鹰却扫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最好别催我!也别想着不能迟到了,想不迟到也可以,二十分钟内到公司,就必须是刚才那个速度,你要不要再尝试一下?”

宁清雪吓了一跳,连忙闭上了嘴。

刚刚的车速,实在是让宁清雪有些心惊胆颤,那可是在别墅区里!

宁清雪刚刚就注意到,在那样的车速下,自己连车子前面有什么东西都来不及看,这家伙竟然以那个速度,一路将车开出来了!

车技不错嘛!

宁清雪看了一眼王鹰,心中略微有些惊诧。

以前宁清雪还没工作的时候,也偶尔看过一些公子哥飙车,不过那些人的车技,和这个家伙比起来,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突然,宁清雪感觉到,车子的速度又提升了一些,她顿时紧张了起来。

王鹰虽然头也没回,不过却说道:“不用紧张,只是快了一点而已!对了,你知不知道最近东海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听说,东海最近不太平?”

宁清雪放下心来,而后就有些好笑的打量了一下王鹰,撇了撇嘴:“这跟你一个保镖有关系吗?”

王鹰笑了笑,很随意的说:“跟我倒是没什么关系,不过可能跟你有点关系!”

宁清雪一愣:“什么意思?”

“后面那辆车,从我们出别墅区,就一直跟着,我提速他也提速,我转弯他也转弯!我在东海应该是没什么对头的,不过你就不一定了!这是不是东海不太平的一种表现啊?”

宁清雪顿时吓了一跳,有人跟踪?

宁清雪当时就想回头看。

王鹰却立马说道:“别回头!后视镜你拿来当摆设的啊?看个车还得回头?”

宁清雪瞪了王鹰一眼,不过还是依言看向了王鹰说的那辆车。

那辆车看起来并不熟悉,宁清雪也有些奇怪,怎么会有人跟踪自己?

难道……

宁清雪想到了一个可能,脸色顿时煞白,急忙说道:“快去公司!甩掉这些人!”

王鹰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不行!”

宁清雪顿时一愣。

“怎么不行?”

王鹰耸了耸肩:“刚刚为了判断一下这辆车是不是跟踪的,我拐了个弯,现在去不了公司了!还有,这里是市区,就算你疯了,我还没疯呢,甩掉这辆车?你准备让我撞死几个?”

宁清雪顿时气恼的看着王鹰:“谁让你转弯的?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王鹰笑了笑,没有说话。

看王鹰保持沉默,宁清雪却越发的紧张起来,一直盯着后视镜里的那辆车,脸色越来越白。

半晌之后,宁清雪不经意的抬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你,你把车开到这儿来干什么?”

宁清雪一直注意着身后那辆车,根本就没发现,王鹰竟然已经渐渐的远离了市中心,马上就要开到郊区了!

前面是一家废弃的工厂,过了这家工厂,就是一片荒地,再走几公里才是东海市的一个郊县。

王鹰没有回答宁清雪的话,只是将车速降了下来,停在了这个废弃工厂的门口,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宁清雪吓了一跳,她发现车门竟然已经被王鹰锁住,从里面也无法打开!

宁清雪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

难道王鹰和后面那辆车是一伙的?都要绑架自己?

想到这个可能,宁清雪立刻就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却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信号,一丁点信号都没有!

宁清雪立刻就猜到,这附近应该是有一个信号屏蔽器,根本没办法打电话求助!

顿时,宁清雪绝望了下来。

这时,一直跟着这辆车的那辆别克商务也停在了不远处,车上立刻跳下来六个人,向这边走来。

王鹰则是靠在车上,好整以暇的打量着这几个家伙。

几个黑衣壮汉来到王鹰的面前,却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疑惑的问:“你是谁?”

王鹰笑了笑:“我叫王鹰!”

为首的那个高个子皱起眉头:“你也是老板的人?没听说老板在宁大小姐身边安排人啊?”

车里的宁清雪虽然出不去,可也能听到外面的对话,顿时心里一凉,恨恨的牙关紧咬。

这个家伙,果然是和对方一伙的!

可就在此时,王鹰却笑着摇了摇头:“我当然不是什么狗屁老板的人,我是宁清雪的保镖!”

高个子的眼神顿时古怪了起来:“保镖?那你把车开到这里,又停下来,是想干什么?”

说着,高个子就暗暗的摆了摆手,顿时,最后面的两个男人悄悄的离开,四处查看了起来。

“不用看了,没有埋伏!”王鹰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带你们到这儿来,当然是收拾你们的!好久都没动手了,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高个子的眼神顿时阴冷了下来。

那两个男人也回来,摇了摇头。

高个子男人也懒得和王鹰废话,只是挥手说道:“废了他!把宁小姐带走!”

他的话音刚落,手下人还没有动作,对面正在伸懒腰的王鹰竟然一个空翻跳了起来,半空中单腿绷直,如同一杆长矛,瞬间就来到了高个子的面前!

第五章:街头熟女

这高个子的身手反应明显也不弱,不过面对王鹰,他只来得及偏了偏头,身体都无法做出闪避的动作,就已经被王鹰的脚尖点在了喉咙上。

咔嚓!

一声清脆的喉咙碎裂的声音过后,高个子男人的眼睛猛地瞪大起来,目光中充满了惊骇的神色。

可等他反应过来,眼前却已经失去了王鹰的踪迹,只有耳边传来了一道道连绵不断的身体碰撞骨头碎裂的声音,随后,他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车里的宁清雪已经没有了任何动作,她呆呆的看着车窗外那道闪转腾挪的身影,只是短短片刻,六个黑衣壮汉就倒下了五个,只剩下最后一个,被王鹰踢断了双腿跌坐在地上。

宁清雪从来没有见过身手这么恐怖的人,就算是父亲身边的那个保镖队长,据说是华夏三大特种部队“天星”的退役队员,都没有这样的身手!

王鹰停下动作的时候,面前已经只剩下一个被废掉了双腿,满脸痛苦与惊骇的黑衣男人。

王鹰冷笑了一声,晃了晃手臂,一阵咔咔声响传出。

“啊!好久都没有动手了,真是舒服!”王鹰惬意的感叹了一声之后,笑眯眯的来到了唯一还或者的这个黑衣男人的面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

“告诉我,谁派你们来的?”王鹰一边说着,一边随意的按动了手上的车钥匙,打开了宁清雪的车门。

刚刚之所以锁上车门,是怕宁清雪不知好歹的冲出来,伤到她。

不过现在,就算是打开车门,宁清雪似乎也没有下车的意思。

王鹰自然不知道宁清雪正在车里看着这边发呆,他也没有在意,只是等着这黑衣男人的回答。

黑衣男人虽然恐惧,可还是冷哼了一声,嘴硬的说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王鹰看着黑衣男人额头上因为疼痛而流出的冷汗,微笑着点了点头:“你会的!”

话音刚落,王鹰的手臂便是一扬,以闪电般的速度,瞬间拧断了这黑衣男人的一条手臂!

黑衣男人惨叫一声,脸色彻底苍白了下来,惊恐的看着王鹰,如同看着一只恶魔!

王鹰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一片平淡的笑容:“想回答了吗?”

黑衣男人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这一次,他已经不敢开口,可他却依旧保持着沉默。

王鹰也不在意,而是再度扬手,拧断了黑衣男人的另一条手臂!

“手脚都没了,你还有二十四条肋骨!你放心,我手法很好的,一根一根的拧断,我保证,在你的肋骨全部断掉之前,你不会死的。”

黑衣男人的脸上,终于没有了刚刚仅剩的那一点矜持,取而代之的,则是彻彻底底的恐惧!

面前笑眯眯的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一个恶魔,彻头彻尾的恶魔!

黑衣男人的目光中,浮现了绝望:“我说!”

黑衣男人虚弱的声音,车里的宁清雪已经听不清了,她当时就想要开门下车,不过就在这时,王鹰已经站了起来,一脚踢在了那黑衣男人的胸口,而后转身就回到了车里。

黑衣男人猛地瞪大了眼睛,他的胸前已经彻底塌陷了一大块,明显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看到王鹰回来,宁清雪却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一眼车后面横七竖八的几个人,却不敢对王鹰大吼大叫,小心翼翼的问道:“要不要报警?留着他们不会继续有人跟踪我吧?”

王鹰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发动了车子,离开了这里。

刚刚打斗的场面太快,而且王鹰下手也很有分寸,现场几乎没有多少血迹,看上去也并不惨烈,宁清雪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几个家伙,已经死了!

不过王鹰也不用担心事后警察来找他的麻烦,他把车开到这里来,自然是有理由的!

这一次,车里的气氛却有些沉闷了起来,宁清雪似乎是有点害怕王鹰,一直都没有说话。

王鹰却感到有些不习惯,首先开口问道:“杜家是干什么的?”

宁清雪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回答道:“杜家是东海市的一个大家族,据说在京都也有势力,不是我们宁家可比的……你问这个干什么?”

王鹰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邪笑道:“我有些奇怪,你一个宁家的千金大小姐,怎么动不动就有人想绑架你?是不是你在外面招蜂引蝶的惹来了太多的麻烦啊?我告诉你,你麻烦要是太多的话,我的工资可得涨点,不然我不是亏大了?”

宁清雪一愣,随后就忘了刚刚王鹰恐怖的身手,愤怒的看着他:“你才招蜂引蝶呢!你招的全都是疯子!”

“不许你这么说自己!我以后不招你了还不行?”

“你……”

经过王鹰这么一打岔,宁清雪似乎已经将刚刚的事情忘在了脑后,一路争吵着来到了公司。

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宁清雪刚走进公司,前台就告诉宁清雪,宁泽涛在办公室等她。

王鹰想了想,也跟了上去,有些事情,还是得和宁泽涛说一下的。

到了办公室,宁泽涛看到宁清雪,终于松了口气,急忙走过来,焦急的问道:“清雪,你这一大早的不来上班,跑到哪儿去了?害得爸爸担心!”

宁清雪顿时气恼的瞪了一眼王鹰:“还不是他!我们……”

宁清雪还没有说出来,王鹰却已经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沙发上,打了个哈欠说道:“有什么可担心的?跟我在一块都需要你担心,那你这清雪集团不是更不安全?”

宁泽涛愣了一下,随后就释然了,哈哈一笑:“也对!我都忘了现在是你在保护清雪了,关心则乱,呵呵,关心则乱!”

宁清雪看着这个场面,不由得有些愣怔。

怎么看起来王鹰很是随意,而自己的父亲却显得有些小心的样子?这表现,和他们的地位不符啊!

宁泽涛似乎也察觉到宁清雪似乎看出了什么,直接说道:“好了清雪,来公司了就没事了,你先去工作吧,我和王鹰谈谈!”

宁清雪虽然有心想问,不过还是忍了下来,转身离开了。

待到宁清雪关上门,宁泽涛急忙来到王鹰身边坐下,开口问道:“王鹰兄弟,怎么回事?”

王鹰翻了翻白眼:“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早上有人跟踪我们,被我解决了!来人说是什么杜家派来的!到底怎么回事,你应该比我明白吧?”

听到是杜家,宁泽涛也是一呆,而后脸色有些发苦,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着宁泽涛愁眉苦脸的样子,王鹰也有些好奇,不过也并没有追问,只是站起身来摆了摆手:“好了,你知道怎么回事就行,反正我只负责保护你闺女,别的我不管!先走了!”

说着,王鹰就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办公室。

王鹰离开之后,宁泽涛坐在沙发上思索了一段时间,脸上的愁闷却渐渐的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神秘的笑意。

房间中,宁泽涛低声喃喃:“有他在……或许……那个案子……只要……会有转机……”

宁泽涛的声音很微弱,断断续续的,甚至就连他自己也未必能听清自己在嘟囔什么,只不过片刻之后,就恢复了正常,开始工作了起来。

王鹰离开了顶层的办公室,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去哪儿!

在集团内部,自然不需要陪在宁清雪身边,可除了宁清雪和宁泽涛的办公室,他还能去哪儿?他是宁清雪的私人保镖,不是集团的正式员工,根本连他的办公室都没有!

无奈之下,王鹰也只能直接出了清雪大厦,在附近闲逛了起来。

清雪大厦本就是在市中心的商业街附近,距离商业街只有一个十字路口的距离,很快王鹰就逛到了商业街上。

王鹰来商业街,可不是因为要买什么东西,他来这里的原因只有一个,现在是夏天!

王鹰最喜欢的季节就是夏天,因为,夏天一到,街上琳琅满目的就全是一双双雪白的美腿!

王鹰闲散的走在街上,看似漫无目的,可实际上,他的目光却一直都聚焦在距离地面三尺范围内,入眼所见,全是一双双修长雪白,体态不一的美腿。

一边欣赏,王鹰一边感叹。

夏天真是个好季节啊!

就在王鹰欣赏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一群人围在一起,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

王鹰本来是没有看热闹的心思的,有工夫看热闹,还不如看看美腿!

不过,透过人群的缝隙,王鹰只是扫了一眼,就再也挪不开眼睛,直接走了过去。

挤进了人群中,王鹰才确定,自己果然没有看错!

人群的中央的地面上,躺着一个老人,老人的脸色苍白,嘴唇发青,看样子已经昏过去了。

而老人的身边,一个女人蹲在地上,抱着老人,一脸焦急的向周围的人求助。

王鹰注意到他们,就是因为这个女人。

这女人的身材,简直完美!

刚刚在人群外面,王鹰只是看到了这女人的腿,虽然她蹲在地上,可她的一双美腿笔直修长,柔嫩白皙,没有丝毫的瑕疵,简直就是腿模的典范!

在往上看,女人的其他身材比例,也堪称完美,尤其是那硕大的胸器,因为蹲在地上,几乎都要破衣而出!

最重要的是,这女人可不只是身材好,容貌也是一等一的绝美,成熟的脸庞如同一颗水蜜桃一般,柔嫩的可以捏出水来!

王鹰顿时就在心中感叹。

运气!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