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女人皆尤物_秦乐李敏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8:30

《女人皆尤物》是由“马赛克”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秦乐李敏,秦乐当兵前就有了心爱的姑娘,工作被辞,来到酒吧买醉没想到竟然遇见了她。

 

秦乐李敏小说_女人皆尤物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一年前,我在部队退伍,被安排到了县里的城建局工作,我的顶头上司叫李敏,是个大美人,长得很骚,没什么能力,是靠着关系才坐上的领导位子,说白了就是局里领导的小三,靠屁股上位的那种。

但还别说,李敏长得是真好看!

她只有二十四岁,胸口似乎经过了二次发育,那规模比许多奶妈还要大了一圈,尤其是她的皮肤,特别的白,白里还透着一丝红润,看起来就跟婴儿一样,水嫩嫩的让人特别想咬上一口!

并且每次李敏从领导办公室出来,那皮肤就更加的粉嫩了,好像在里面被人从头到脚舔过一样,十分的诱人!

我们茶余饭后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讨论李敏在床上会是个什么样子。

最后我们得出的一致结论就是,李敏肯定水特大,并且胸口一定有绝活,要不然怎么会每次出来胸脯都那么红润晶莹,偶尔还会夹着几根黑丝呢?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年龄小,资历低的原因,这个李敏特别的喜欢指使我做事。

在别的同事喝茶聊天的时候,我总是要跑东跑西,虽然不管干什么我都任劳任怨,但有一件事我实在是有些无法忍受了!

那个李敏每次从领导办公室满面春光的出来,总喜欢去厕所待上一段时间,就好像在闭门思过一样,当然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我肯定不会讨厌她。

这个家伙每次去厕所居然都会忘记带纸,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电话就会不时响起,只要是李敏打来的,肯定是让我去送纸的信息。

我毕竟是一个二十岁的大老爷们,这个李敏又是领导的女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忌讳。

但没办法,谁叫人家是上司,我只能在同事们异样的眼光下,频繁的出入女厕所。

终于有一天我受不了了,我将手纸从门缝递进去,对着门板说道:“李姐,您看我一个大老爷们老是出入女厕所,实在不方便,要不然您换一个人吧。”

“怎么,你不愿意?”门板后传来了李敏不满的声音。

我毕竟刚参加工作,也不敢太得罪领导,就低声下气的说道:“我愿意是愿意,就是外面人总是风言风语,我怕影响李姐的形象。”

门板里忽然传来了李敏咯咯的笑声,就听她说:“傻东西,你是不是当兵当傻了,是真不明白姐姐的意思,还是装糊涂?”

我听的有些傻眼,但说实话我并不是傻子,每次我往女厕所的跑的时候,总能听见同事们的议论声,最频繁出现的一句话就是,“快看,那小子又去洞房了。”

我倒是想洞房呢,可李敏毕竟是领导的女人,我可不想丢了自己的饭碗,更何况,我心里还装着其他人呢!

我忍不住挠了挠头,对着单间里挫败的说道:“李姐,纸给你送进去了,我就先走了啊。”

“等等!”我刚要转身,就被李敏喝止了。

“我腿麻了,站不起来了,你进来帮我一下。”

听到这话,我他娘脑仁都快麻了!

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坐马桶会把腿坐麻了的,这娘们明显是要吃了我啊,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我踌躇不已的时候,李敏忽然嗔怒的说道:“你进不进来,你要是敢跑,我现在就喊非礼!”

我擦!

我想哭的心都有了,难道我珍藏二十年的处男之身真要便宜这个荡妇了?

可形势比人强,我只好捏着鼻子打开了单间门,眼睛看着天花板走了进去。

“你往哪看呢,姐长得有那么丑吗?”

我欲哭无泪,只好将头低了下去,可就当我的脑袋刚一放下的时候,我忽然感觉自己的裤裆猛然一紧,随后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就犹如水蛇一般,盘住了我的小腿,我失控之下猛地朝前扑了过去!

扶着墙体,我吓得冷汗都流了出来,可下边却传来了一阵张弛有度的摩擦感,我定睛一看,竟然是李敏正在隔着裤子抚摸我的要害!

这一看不要紧,那李敏白花花的大腿上,职业短裙早就褪到了腰上,里面根本就没穿内衣,女人那致命的地方赤果果的露在了我面前,距离我的要害不过十公分的距离,眼看着就要被我愈发鼓胀的地方顶住了!

“秦乐,姐姐早就喜欢上你了,你这个死鬼真是不开窍,非要姐姐主动才行吗?”

说话的功夫,李敏已经开始解我的腰带了,那手法娴熟的让人咂舌不已!

我一把抓住了李敏的手,满脸哭腔的说道:“李姐,求您放过我吧,要是被领导知道了,我这工作可就丢了呀。”

李敏舔着嘴唇说道:“傻货,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我真的很想给这娘们一巴掌,就我们这点事,整个局里估计也就只有领导不知道了。

我见拒绝不得,只能好言相劝道:“姐,你刚从领导那出来,保重身体要紧啊!”

李敏真的停了下来,却眼神幽怨的对我说道:“原来你们都知道了啊,不过实话跟你说了吧,副局那个老瘪三下边不行,每次都给我弄得心痒难捱,他就败下阵了,根本就是个废物嘛,来来来,你快让姐败败火,姐都要烧起来了!”

我顿时就傻眼了,怪不得局里总有人说副局是短平快,我之前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原来竟然指的是这个。

可不管怎样,李敏始终是领导的女人,我在人家眼皮子底下偷腥,那真是活腻歪了!

我紧紧攥住李敏的手,义正言辞的说道:“李姐,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今天我真帮不了你了,再见!”

说完后,我用力的掰开李敏的大腿,在李敏杀人的目光中灰溜溜的逃了出去。

回到办公室后我心情十分忐忑,但我认为这件事过后,李敏应该不会再烦我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就在当天下午,李敏竟一纸诉状将我告到了领导面前。

那告我的理由十分的奇葩,居然说我有偷窥的嗜好,经常去女厕所潜伏,给单位的女同事造成了严重的心理伤害。

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我知道那就是李敏故意想要搞我,不管我怎么说,领导都只会听她的,绝对不会管我死活的。

那时候我还没经历过后来的大风大浪,年轻浮躁,登时就拍了领导的桌子,指着李敏的鼻子说道:“我祝你‘性’福!”

这样的做法带来的结果自然就是我被强行辞职了,当天下午就递交了辞职报告,被轰出了城建局的大门。

本就一无所有的我,坐在马路牙子上发呆,心中不免又想起了李敏的嘴脸。

但我不后悔,因为看着远方的天空,我回忆起了记忆里的那个人影,我似乎又回到了那个炎热的夏季,变成了那个在阴山村混不吝的傻小子。

那个女孩叫林雪,是我们村长的女儿,从很小的时候,我就暗恋她了……

第二章

村长女儿林雪长的很漂亮,年纪不大,发育的很好,一直是村里那些半大小子的梦中情人,很多时候我都忍不住想要亵渎,但一切都因为那件事变了模样。

故事还要从我入伍的那一年说起……

我门村叫阴山村,之所有有这个名字,是因为村子建在两座大山之间,每天阳光能照进来的时间不过三个小时,通电还是一年前的事,所以那时候我们几乎家家户户晚上都是不点灯的。

但村长家有钱,几乎每晚都会点上蜡烛,据说是因为他从村头的荒山上挖出了宝贝,卖给城里人后大赚了一把,所以才会显得这么阔气。

而村长女儿林雪也争气,是我们村第一个考上县城高中的女孩,当然也是唯一一个。

我和同村兄弟张猛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在林雪放假回家的时候扒墙头看她写作业。

林雪长得是真美,尤其是去县城上学之后,皮肤不但更白了,胸口的规模也直线上升,从一开始的小馒头迅速变成了沉甸甸的大木瓜,那规模绝对远超同龄人。

我和张猛不止一次探讨过林雪的身材,都对那对峰峦念念不忘,甚至连做梦都会经常梦见。

尤其是暑假的时候,林雪喜欢穿着吊带和短裤在院子里的躺椅上乘凉,那白花花的大腿在空中不停的晃啊晃,简直要晃瞎了我们的狗眼。

每到这个时候,张猛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要是能摸到林雪的胸脯一下,我就算是死也甘心了。”

听到张猛这话,我总喜欢嘲笑他,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人家可是高材生,又是村长的女儿,咱们这土包子怎么配得上人家,更何况,我早就听说村长给她找到好人家了,还是个城里的富二代呢。

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也挺酸的,毕竟林雪一直都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妻子,一想到她被别人压在身下的样子,我就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张猛每次听到这话都会捶胸顿足好不惋惜,但上一次却例外的没有恼怒,而是双眼放光的看着院子里的林雪,嘴里近乎呢喃的说着:“胸那么大,说不定早就被人揉过了,女人啊都是假正经的……”

张猛的话让我陷入了无尽的遐思之中,我不免想如果把那对木瓜托在手里,会不会真的很舒服!

但我还是不忘鄙视的对张猛竖了个中指,只以为这货是吃不到葡萄怪葡萄酸,根本没往心里去。

可晚上的时候,我正在家里吃饭,张猛忽然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人还未至就对着我焦急的说道:“秦乐快救救我,村长要杀了我!”

听到这话,我顿时就慌了,好端端的村长为什么要杀张猛呢?但我见张猛样子不似作假,当下也来不及思考,就指着一旁的柜子说道:“快躲进去,我去支开他。”

村长果然杀气腾腾的追来了,手里拿着一把柴刀,脸上满是潮红,显然气的不轻。

见到村长的架势,我吓得双腿发软,差点坐在地上。

村长问我见没见过张猛,我赶紧摇头说没见到,但村长不信,非说见到张猛进了我家院子。

我阻挡不及,村长拿着柴刀一把冲进了房里,我心中暗道不妙,却忽然听见村长在屋里大喊道:“狗日的,我看你往哪跑,今天我就废了你!”

第三章

我赶紧冲了进去,这才发现就在村长进入我家院子的时候,张猛已经打开后窗逃进了后山,村长一路追杀,非但没有抓到张猛,还因此失足跌落山崖摔成了重伤。

事后我才知道,原来那天张猛和我分开后,并没有回家,而是真的起了歹心,趁着村长不在家,偷偷的摸到了村长院子里,听说把正在树下熟睡的林雪给祸害了。

村长回家的时候,正好撞见了这一幕,当时吓得张猛连裤子都没提就跑了。

这件事后来在村子里传的沸沸扬扬,据村民说林雪当时衣服都被撕碎了,身上满是抓痕,被她爸发现的时候,人都已经站不起来了,着实被张猛给祸害惨了。

摔成重伤的村长因此一口气没提上来,当晚就死了。

我们村的风俗,人死了是要把棺材放家里三天三夜的,可村长一家人当天就把他葬了,我躲在远处看了几眼,始终没有见到林雪的影子。

村长一死,林雪一家失去了风光,后来全家都搬走了,听说是林雪的母亲改嫁了,我还听说有人看见林雪辍学了,在一家夜总会上班,做的工作好像不太正经。

我估计是因为林雪被张猛玷污了,身子已经脏了,那个富二代男友肯定看不上她了。

因为这件事,我恨极了张猛,而张猛就像是消失了一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不知道去了哪里。

心中愧疚之下,那一年我应征入伍当了一个伙头兵,两年后退役被分配到了县城的城建局工作,但因为发生了李敏那件事,没干多久我就辞职了。

没有学历,工作很难找,我心中忧愁,就进了城里唯一一家酒吧喝起了闷酒。

酒意微醺,喝了没两杯我就有些醉了,正在这时,一道柔软的身体忽然贴在了我的胳膊上,那饱满的胸脯瞬间把我的胳膊夹了进去,还左右的蹭了蹭,让我的酒意顿时清醒了不少。

“帅哥,一个人喝酒多无聊,我陪你啊。”一道酥麻的声音传进了耳中,女人嘴里香甜的气息还不停的对着我的耳垂吹啊吹,吹得我半片身子都跟过了电流一样,麻酥酥的!

酒精的作用下,我心中不免有些火热,这两年的内疚早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了,心想要是这妞正点的话,我这珍藏二十年的处男之身就便宜她算了。

我扭头朝女人看了过去,只见身边的女人穿了一身黑色连体包臀裙,领口开的极低,酒吧的灯光虽然昏暗,但那胸口的柔白和深邃,仍旧深深的吸引了我的目光。

女人的身材极棒,大腿雪白修长,腰肢盈盈一握,顺着领口朝上看去,那沉甸甸的胸脯最起码也有36D,就连锁骨都十分的诱人,并且因为距离极近,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气不停朝我的鼻孔涌来,仿佛麻药一样,酥软了我的身心。

顺着锁骨往上看去,女人的脖子白皙平滑,那滑嫩的下巴就像精雕细琢的软玉,上面红润的嘴唇更是犹如樱桃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啄上一口!

我手掌不自禁的放在了女人的下巴上,大拇指从她嘴唇轻轻滑过,感受着指肚上弹软的触感,我火热的目光朝着女人的眼睛看了过去。

那是一对犹如黑珍珠般的双瞳,好看的鼻梁和眉毛将那硕大的眼睛衬托的极为美丽,这个女人长得实在太精致了,印象里只有一个女人给过我这样的感觉,那就是林雪。

想到这,我手臂陡然一僵!

忍不住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林雪,你真的是林雪吗?”我惊呼了起来,一把握住了女人柔软的肩膀!

林雪的样子早就深深的刻入了我的心脏,我永远都不会忘掉这张脸的!

女人的身体僵硬了起来,好看的眼睛瞬间瞪成了圆形,过了片刻后忽然挣扎了起来,试图从我的手心逃离出去,但我当兵练出的手劲不是假的,她根本无法逃脱。

女人终于泄了气一般的放弃了挣扎,随后直接坐在了我旁边的椅子上,自顾自的拿起我用过的酒杯,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

她显得很落寞,视线一直停留在酒杯上,似乎不敢看我。

能够在人生低潮的时候见到熟人,我心中无比的高兴,但来不及欣喜,我就想起了当年发生的事情,心中的愧疚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林雪,当年的事对不起了。”我歉然的对着林雪说道,但我知道这声道歉恐怕根本于事无补。

“呵……对不起?我早就听腻了。”她终于承认了自己就是林雪,但说完这句话后,林雪就放下酒杯转身要走。

我一把拉住林雪胳膊,急声问道:“这些年你过的好吗?”

林雪冷笑了一声,再也不避讳我的目光,直接朝我看了过来,但神情十分的冷漠,那冰冷的感觉让我仿佛进入了寒冬腊月,从骨子里开始发颤。

第四章

“你觉得我过的好吗?”林雪脸上满是嘲讽,说完之后从包里拿出了一盒女士香烟,点燃后朝我浓浓的吐了一口烟气,在我闭眼流泪的时候,她忽然起身消失在了暗淡的灯光中。

看着那落寞的身影,我知道林雪被张猛搞到家破人亡,就算是时间也不可能轻易的抚平伤痕,这两年她一定过的十分艰难。

我心中烦乱,本想追过去,但却忽然胆怯了,我怕林雪无法原谅我。

我再也无心喝酒,丢下钱朝着酒吧外走了过去。

当兵之前,我就听说林雪在夜总会上班,她该不会是真的做了公主吧?那一刻我脑中满是林雪贴在身上的样子,那弹腻的触感仿佛一直没有消失。

走到门口后,我忽然停了下来,曾经的林雪是那么的清纯,心里亵渎一下都会让人产生负罪感,可今日一见,她竟然风尘到了这般地步……我心中发酸,林雪的一切都是拜张猛所赐,如果那天我不放走张猛,而是把他绳之以法,林雪的父亲是不是就不会死了?而这一切是不是也就不会发生了呢?

我点燃一根烟,烟雾涌进嘴里,显得十分苦涩。

说到底还是我对不起林雪,部队的这两年教会了我一样东西,做男人就必须学会承担!

无论如何我都要对林雪负责,尽一切可能补偿她!

可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流,我却怎么都寻找不到林雪的身影了。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见身边竖着一个广告牌,之前进来的时候满怀心事没有细看,此时一看,竟然是招聘广告,“天都会所招收安保人员,年龄十八到四十岁之间,经验不限……”

看着招聘广告上的信息,我才恍然发现,原来这里并不是单纯的酒吧,而是一家夜总会。

我眼睛陡然一亮,既然林雪在夜总会上班,又在这里碰见了,说不定这就是她工作的地方!

我心中大喜,转身再次走进了天都会所。

一切都很顺利,因为我有军人的经历,应聘保安没有任何问题,经理说我第二天就可以上班了。

可上班后,一连好几天我都没有见到林雪的身影,这让我不免有些失望,并且在天都会所上班之后,我见到了许多的公主,那些女孩看起来清纯漂亮,随便站出来一个都是上等的姿色,身材脸蛋更是发育的极好,可每当我推开包厢门的时候,那里面的情形实在让人有些不敢恭维。

只是短短的几天里,我就亲眼见到过一个女孩同时招架三个男人,那场面实在太激烈了,隔着厚厚的包厢门我都听见了里面传来的叫声,当时冲进去之前,还以为那女孩被人揍了呢,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又在等你的心上人呢?”耳畔忽然传来一道粗犷的声音,我扭头看了过去。

说话的人叫陈奎,是这家夜总会的安保主管,以前也当过兵,听说我也是退役的之后,跟我的关系一直很好,在工作上很是照顾我。

我笑着摇了摇头,对主管陈奎说道:“陈哥,不是说今天休息吗,怎么又来了?”

“嗨,别提了,今天会所来了个刺头,我不在这镇着,出了状况怕兄弟们扛不住啊。”

看着陈奎满脸的无奈,我知道他说的刺头指的就是一些脾气难缠的顾客。

“陈哥,天字房客人发飙了,兄弟们镇不住了。”

“草!”陈奎咒骂了一声,“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小秦你也别发呆了,跟我过去看看。”

我点了点头,跟着陈奎一路朝里面走去,很快来到了三层挂着天字招牌的包厢。

还没开门进去,就听里面有人骂骂咧咧的说着脏话。

“你他娘是个雏吧,知道老子是谁吗,今天不给我舔干净了,我就让你横着出去!”

声音有些发尖,就像母鸡被掐住了喉咙,但我听的出来,那一定是个男人。

就在这时,陈奎在我耳边轻声说道:“骂人的就是我说的刺头,他是城里招商银行的副行长,在面上有些地位,特别的能装逼,进去后你就只管看着,千万别随便插嘴。”

我对着陈奎点了点头,他直接推开房门,带着我走了进去。

第五章

房间内有些昏暗,液晶电视放着流行歌曲的画面,却没有声音,旁边站着几个女孩,每个人的样子都有些慌张。

地上散落着许多玻璃碎片,一个女孩跪坐在那里,衣衫很是凌乱,有人抓着她的头发,将脑袋强行朝一个西装革履的家伙脚背按了过去,那上面洒满了酒液,女孩不停挣扎,哽咽着求饶,可根本没什么效果。

那西装革履的家伙长得尖嘴猴腮,鼻子上戴着一副金边眼镜,头发油光锃亮,不知道抹了多少发胶,看向身下女孩的眼神,就仿佛在看一条狗。

看见那个女孩的一瞬间,我眼睛顿时就瞪大了起来,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一直苦等不见的人竟然就在这里!

没错,那个衣衫不整,脖子上隐有淤痕,被人如玩物一样蹂躏的女孩就是多日不见的林雪!

我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在这里工作!

看着林雪被人强行按住头颅的样子,我心里的火气就跟炸开了锅一样,猛地涌上了大脑,抬腿就要过去,却被身边的陈奎一把拉住了!

陈奎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低声说道:“沉住气。”

不等我解释,陈奎就朝着西装男人走了过去,笑着说道:“李行长消消气,何必跟一娘们置气,她服侍不周,我就给您换一个就是了,别影响了心情。”

陈奎赔着笑脸,但那李行长却根本不给他面子,看也不看陈奎,对着自己的手下骂道:“你们没吃饭吗?真是一群废物!”说完后,李行长一弯腰,双手用力的抓住了林雪的头发,使劲的朝自己的鞋子按了过去。

林雪发出了一声惨叫,脸蛋顿时就被按在了鞋子上,并且随着李行长不停的摇晃,那鞋子上面的酒液很快就将林雪的脸弄成了一片狼藉。

见到这里,我再也忍受不住了,蹭的一下就蹿了出去,照着李行长腰眼狠狠地踢了一脚,随着哎呦一声惨叫,尖嘴猴腮的李行长被我直接踢飞了出去。

李行长的狗腿子见到主子被人打了,顿时就丢下林雪朝我扑了过来,我本以为自己当过兵,打普通人四五个不成问题,可没想到李行长的狗腿子个个身手了得,下手极狠,双拳难敌四手之下,我很快被人按在了地上,有人用酒瓶子狠狠的砸在了我的头上,鲜血瞬间流了下来,我眼前顿时变成了一片血红的颜色。

“住手!”陈奎大喊了一声,跟他一同来的兄弟们刷的一下围了上来,将李行长等人围在了中央。

“你们什么意思,老子是来寻欢作乐的,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李行长被陈奎等人的气势一冲,脸色变得煞白,伴随着腰眼的痛楚,声音都有些发抖了。

陈奎看着我,脸色变了数变,最后眼神猛然一寒,对着李行长说道:“寻欢作乐可以,但这些公主是跟我们会所签了合同的,李行长这么玩是不是太过了?”

李行长没料到陈奎会这样说,伸手指着陈奎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最后气急败坏的说道:“好!你们给我等着,这件事没完!”李行长说完后朝着地上的林雪吐了一口痰,随后就气呼呼的走掉了。

就在这个时候,陈奎却忽然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让我嘴角忍不住飚出了一口血水!

“你他妈的把老子的话当放屁了是不是,这件事我看你怎么交差!”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