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爱你不过荒唐一场by阿书_许微凉厉寒钧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8:30

《爱你不过荒唐一场》是作者阿书所著作的一部都市虐恋小说,主要讲述了许微凉和厉寒钧之间的恩怨纠葛...小说情节非常精彩,故事跌宕起伏,文笔细腻,值得一看!

爱你不过荒唐一场by阿书_许微凉厉寒钧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一尸两命

深夜暗沉,海上一艘两层游轮正上演着一出盛宴,纸醉金迷,淫靡之音不绝于耳。

许微凉挺着八个月的肚子,在众人不屑又讥诮的目光中一路穿梭。

“啧啧,都快生了还出来捞钱?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就不怕呆会那些人玩疯了一尸两命?”

“这种话你也敢说?你知道她是谁么?”

“不就是个缺男人操的骚货……”

“我呸,你瞎了眼吧?那女人是许微凉……”

原本还玩着鲜红指甲眉眼不屑的女人动作一僵,结结巴巴:“她……她就是传说中的厉太太许微凉?那个逼死亲妹的蛇蝎女人?”

许微凉推开二楼某间富丽堂皇的包间大门,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膻味儿扑鼻而来。

她胃里微微翻滚,视线落向腻在沙发上的一对男女。

男人端坐着,一袭白色衬衫松松垮垮。

水蛇腰的女人骑坐在他身上,黑丝被扯烂,裙摆褪到了大腿根部,大张的领口下波涛汹涌,香艳……且刺目。

“三少,太太来了呢。”小秘挑衅似的斜了她一眼。

“宝贝,别怕。”厉寒钧似笑非笑拍着小秘的臀,望向许微凉:“厉太太,今天捉奸捉到这里来了?本事见长啊。”

“不用客气,我总要看看让你抛下公司数亿的合同特意带来游轮盛宴寻欢作乐的女人有什么过人之处?”

厉寒钧一只手伸进女人的衣领里,掂了掂她傲人的胸:“看到没?胸比你大,屁股比你翘,身材比你好,年龄比你嫩,你这种大肚婆怎么跟她比?”

“三少,你好讨厌呀……”小秘捶了捶厉寒钧的胸,娇嗔着将胸在他手臂上乱蹭。

许微凉这个正牌妻子,完全被当成了摆设。

这半年里,连她自己都不记得面对过多少想上位的小三了,指甲陷入掌心,她清楚这段婚姻是她披荆斩棘一路求来的,所以她没有资格喊累喊痛。

小秘见她跟个木头一样呆站在那里,得意地勾起红唇,突然往厉寒钧的嘴上凑……厉寒钧眉眼间倏忽掠过一丝阴鸷,偏头躲过。

许微凉压抑着的怒火在这一刻如火山喷发,果然啊,一如当年,他的唇是他的禁地,哪怕他外面女人再多,也只有那一个女人能够碰。

她掏出手机,对准两人。

咔嚓。

一道白炽灯光闪烁,小秘来不及遮住脸和胸,姿势依旧放浪,有些慌了:“厉太太你做什么?”

许微凉直接将照片发给下属,当着他俩的面拨了个电话出去:“找出这个女人的资料,请她离开公司,务必轰动全行。”

“你……你欺人太甚!”小秘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又向厉寒钧撒娇:“三少,你可要帮帮人家啊……”

“好。”厉寒钧吐了个烟圈,拍了拍小秘的肩膀,慵懒道:“你不是吵着工作辛苦么?从今天开始不用上班了,去御景苑住着,我养你。”

“谢谢三少。”小秘惊喜,红唇笑得合不拢。

肚子里的宝宝突然踢了许微凉一脚,她吃痛蹙眉。

厉寒钧看向许微凉,目光很冷:“许微凉,当初你是不是也曾对小菀这样咄咄相逼?现在,你满意了?”

许微凉身子轻颤:“这么多年她抢了我多少东西,我逼她一次又怎么了?”

砰!

原本还坐在沙发上的厉寒钧猛地站起来,狠狠一脚踹翻了面前的茶几。

一瓶酒刚好碎在她脚边,碎片四溅割伤许微凉浮肿的小腿,鲜血顺着脚踝流下,滴滴答答砸在地上。

小腹此时也传来一股隐隐坠痛……

她做了个深呼吸,小手虚扶在小腹上,一口牙几乎被咬碎了,扭头就走。

她不能拿她的孩子开玩笑。

一股劲风从身后袭来……

许微凉闪躲不及,厉寒钧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都拽到沙发上压着,卡住她的脖颈,力度大到恨不得掐死她。

“你整天盯着我的行踪,不惜追到游轮来抓奸,不就是想被我上么?好啊,我现在就满足你!”

厉寒钧幽深的眸掠过一抹冷鹜,大掌嘶啦一声扯烂了她的孕妇装。

“不要——”

许微凉心脏紧缩,身下坠痛蓦然加剧。

那痛感她太过熟悉,一年前她也是这么失去了第一个孩子。

一汩汩热流从身下涌出。

“肚子,厉寒钧,我肚子好痛……”许微凉倔强地咬着唇,脸色惨白,单手托着高高隆起的小腹,另一只手揪紧了厉寒钧的手腕:“帮我……叫医生……”

“呵,装的还挺像!”

厉寒钧讥诮地嘲笑着,嗓音中染着恨,双眸赤红红的,突然架起她的双腿,健硕的腰肢往前挺,狠狠撞进她干涩的身体……

第二章 剖腹取子

“啊!”

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

许微凉额头豆大的汗滴话落,伪装的强硬瞬间被击溃:“停下来……这也是你的孩子,你会伤了他!求你……快停下……”

“你亲妹妹被你害得尸沉大海,你凭什么心安理得在这里怀孕生子?”

厉寒钧掐着她的脸蛋几欲变形,要她的姿势又深又重,直到探入幽谷的最深处,一下比一下狠……她被他撞得七零八落,钝痛变成剧痛。

许微凉知道他不爱她,却没想到他能这么冷血,竟然对她的生死和孩子都全然不顾!

浓浓的血腥味倏忽在空气中弥漫……

厉寒钧鼻尖耸动,动作不由一顿,低头去看才窥见两人交合的地方渗出一大片鲜红,把身下的沙发都染成了血色……许微凉身下正大出血。

整个包间瞬间安静下来,如死城般静谧。

“三少,这……厉太太她……”小秘看的愣住。

“闭嘴!”厉寒钧幽暗的黑眸微微眯紧,骂了句粗话,毫不犹豫抽出自己的利剑,打了个电话出去。

许微凉瞳孔已经涣散,视线模糊。

失血过多,让她浑身冰凉……

十分钟后,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急慌慌地赶了过来。

还未来得及开口,厉寒钧便已然阴阳怪气地命令道:“看看孩子死了没?没死就直接剖开她的肚子把孩子取出来。”

他甚至没有多看许微凉一眼。

医生检查之后,颤巍巍地说可以准备剖腹产手术,然而厉寒钧却不许医生给她打麻药。

许微凉感觉医生尖锐的手术刀划破她的肚子。

她像是待宰羔羊躺在地上,被小秘和厉寒钧全程围观,蚀骨裂痛从肚子扩散到全身,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什么叫做凌迟,什么叫做铁石心肠……“厉太太,这点痛比起你的恶毒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还请你笑纳,你可千万要忍住了,否则医生手上失了掌控,万一刀子捅进你儿子的心脏……”

许微凉咬着牙,用最大的意志力不让自己乱动,却又不甘心地冲着厉寒钧怒吼:“厉寒钧,你连亲生儿子的命都当做儿戏,你……简直禽、兽、不、如!!”

吼完就昏了过去,没多久又被痛醒。

醒来又昏,昏了又醒……

她在地狱里受尽酷刑,厉寒钧看着她疼得死去活来,咬紧了牙关硬是没喊过一句痛,身下蜿蜒开的血色点点,像冬日里盛开的寒梅。

喉咙轻滚,厉寒钧心弦被波动,眼底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凝聚……然而,一想到无辜的许菀被她逼死,心底那点异样的情愫很快就消失了。

这是对她的惩罚。

许微凉在意识迷离之际,终于听到医生说手术完成了,厉寒钧嫌弃地扫了一眼孩子:“真丑,跟他妈一样恶心。”

许微凉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冷……

就在此时,厉寒钧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蹙眉接通,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整个人如遭雷击,甚至连嗓音都在颤抖。

许微凉筋疲力竭快要昏过去,听得不太清楚。

大抵厉寒钧是在问——

“你再说一遍,谁回来了?!”

第三章 苦肉计

 

不知过了多久,许微凉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迷迷糊糊间,突然狠狠的一巴掌扇在她脸上,把她整个人从床上惊醒起来。

入目是洁白的天花板,鼻尖蔓延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气息。

这是医院。

而她对面,此刻站着一老一少两个女人,传说被她逼死了的许菀和她妈妈叶瑾。

许菀二十出头,皮肤白皙,一双眼睛含情带波,哪怕什么都不说也让人心生怜惜,恶心的是,这副皮囊下却有一颗狠毒的心。

“姐姐,没想到我还会回来吧……”

“是没想到。”许微凉腹部伤口撕扯着疼,面上冷笑:“所以也可惜了每年我还往你坟前烧两炷香。”

“贱人,你敢咒你妹妹?”叶瑾盛气凌人,挥手就冲许微凉左脸甩过去,她侧了侧身,却没想到牵动了剖腹产的伤口,只能硬生生又挨了叶瑾一巴掌。

被打得瘫回床上,头晕目眩,成了阴阳脸。

“当年要不是你妹妹失踪,怎么轮得到你这个贱货来坐厉太太的宝座?现在你妹妹回来了,你马上跟三少离婚,还有你生的那个小杂种也一并带走,别碍了小菀的眼!”

小时候,许微凉一直在想明明她也是叶瑾的女儿,为什么叶瑾从来不拿正眼瞧她,吃饭不许上桌,放学要做数不尽的家务,穿衣服也只能捡叶瑾穿烂了的。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她亲生妈妈在怀她八个月的时候,发现爸爸在外面包养了叶瑾,而那时叶瑾竟然也已经怀孕五个月。

她妈妈受不了刺激,从楼梯上摔了下去,难产离世。

换言之,叶瑾害死了她妈妈。

从那会开始,她就明白,她想要什么东西只有从这对小三母女手里去抢去夺。

不争不抢,只有死路一条。

“离婚,你说了算?”许微凉嘲讽地瞪着叶瑾:“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鸠占鹊巢的小三,把手指给我拿开。”

叶瑾气疯了,目眦尽裂又要打她。

“你想清楚,这一巴掌落下来,我明天就让整个许家破产,让你一无所有。”许微凉后背全都被汗湿,却咬牙撑着。

叶瑾被唬住了,手中动作缓了两拍:“你凭什么?”

“凭厉太太三个字。”

“许微凉你这个……”许菀狰狞着五官,近乎到了扭曲,恨不得扑上来掐死许微凉,可堪堪到了扑过来的那一秒,她脸色骤变,突然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双肩瑟瑟发抖,看上去恐慌无助极了:“姐姐不要,我以后乖乖听话,再也不敢跟你抢寒钧哥哥了,我会跟他退婚让他娶你的,你不要找人绑架轮奸我……”

面对她戏精附体,许微凉凉薄地扯了扯唇:“区区轮奸怎么够?最起码也要挖心戳眼……”

“你要挖谁的心戳谁的眼?”

病房被人砰的一声踹开,厉寒钧携裹着满身寒气而来。

“微凉,妈求你了,跟寒钧离婚,把寒钧还给小菀吧,你找人轮奸她,把她害得精神失常难道还不够么?”

扑通,叶瑾也朝着许微凉跪下来,痛哭流涕。

厉寒钧皱眉,医生说许菀曾经受过很大的刺激,导致情绪失常。

原本,他的未婚妻应该是许菀。

可在婚礼前夕,许菀忽然失踪,许家不得已先让许微凉先嫁了过来,谁知道这一切都是许微凉的阴谋,她派人绑架轮奸了许菀……“啊啊啊——”许菀忽然捂着脑袋大声嚷嚷起来:“寒钧我对不起你,我没能为你守住干净的身子,我被姐姐派人……我们来生再做夫妻!”

说罢,她纵身一跃爬上了窗台。

第四章 你是凶手

“不!”厉寒钧心脏瞬间蹦到了嗓子眼,低声哄着:“小菀,我没嫌弃你,听话,那上面危险,你先下来?”

许菀哽咽着摇头,小脸皱成一团,视线落向窗外,随时都会跳下去的样子。

“小菀你做什么?难道你不要妈妈了么?老天爷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你要报应就报应在我一个人身上……”叶瑾哭天抢地,怒指着许微凉:“都是你,你是凶手!”

厉寒钧周身戾气萦绕,拎着许微凉的领口:“你马上想办法让小菀下来!”

“厉寒钧,你心盲了么?许菀是装疯,我根本没有找人轮奸她……”

厉寒钧单手用力推了许微凉一掌:“闭嘴,过去向小菀赔罪,她出了事,我要你陪葬。”

“你……”

“你不想见你儿子了?”厉寒钧短短一句话,像掐住了许微凉的咽喉,明明阳光灿烂,明明是风平浪静,她却觉得早已麻木的心被冻僵了。

指甲抠入掌心,也不觉痛。

她强忍着腹部的伤口走到许菀面前,冷眼道:“你被人轮奸是你自作自受,精神失常也是老天对你的报应……”

“许微凉!!”

“你不是想跳楼么?跳啊,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了,等你死了我就继续当我风光无限的厉太太,我的儿子还会继承整个厉氏集团,而你,只能变成一堆白骨……”

“啊!”

许菀双眼赤红红的,发了狂一般冲着许微凉扑过来,一把拽着她的头发拼命把她脑袋往地上砸,发出砰砰的撞击声。

才不过几下,鲜血就顺着她的脑袋流下来。

许微凉死咬着下唇想要反抗,腹部的伤口顿时崩裂,鲜血一汩汩往外流。

“贱人,你还真是懂我啊,知道我就是想折磨你,你就主动送上门!”两人隔得很近,许菀凑近许微凉耳侧,用只有她们能听见的声音说:“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没有疯,当年轮奸我的人也不是你派来的,新婚夜我是被一群小混混绑架轮奸的,可那又如何?寒钧相信我,你就是罪魁祸首,哈哈!”

许微凉觉得自己脑袋都快被撞碎了:“别太得意,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话落,她胸口蓦然一痛,像是失去生机的布偶,被踹厉寒钧一脚踹飞。

厉寒钧连看她一眼都嫌脏了眼睛,高傲的身躯一弯,双手将许菀打横抱在怀中。

“当年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如今又怎么舍得嫌你?小菀,你怎么这么傻?你放心,我会和许微凉离婚然后娶你的。”

许菀咬着嘴哭,说不出话来就一个劲往他胸膛里靠,泪水哗啦啦的,将他胸前的白色衬衫弄得皱巴巴一团。

许微凉看着两人离去,攥紧了拳,喉咙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铁锈味……狗男女!

第五章 扫黄

从那天后,许微凉因为伤口崩裂严重出血,又昏迷了几天。

醒来后,她却像是没事人一样,每天去保温箱看看自己刚出生的孩子。

软软的小小的一团,脸蛋还没有长开,有些皱巴巴,但隐隐能看出英俊的轮廓。

每当这个时候,许微凉褪去所有的坚强和倔强,乌溜溜的眼底只剩下柔和与慈爱。

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母亲的伟大。

原来看着他,就觉得看着全世界。

“宝宝,你快快长,妈妈会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你……”四下无人时,她总爱陪着小宝说话,可小宝大多数时间都在睡,能给她反应的次数不多。

暮色四合,她的助理突然给她打来电话。

“许副总,我收到一些消息,三少带着个女人去四季酒店开房,而且一开就是一个月,据传很亲昵。”容城恭敬禀告着,为许微凉所不平。

“许菀?”

“……从登记入住来看,是她。”

许微凉葱白的手指抚上小宝的眉眼,腹部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那天,厉寒钧临走前决绝的背影总是在她眼前挥之不去,她茫然地盯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突然觉得有些累了。

这么多年的纠缠,最终还是抵不过一个许菀。

罢了,罢了。

另一边,厉寒钧和许菀正呆在四季酒店的总统套房里,面对面而坐。

厉寒钧嗓音低沉:“我已经让人帮你物色房子了,等选到合适的,就搬进去。”

许菀咬着唇,眼底噙着泪花:“我是不是不该回来?你和姐姐结婚了,还有了一个孩子,姐姐漂亮能干,而我被人轮奸失去清白,现在还疯疯癫癫经常发病……”

“说什么傻话?”厉寒钧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跳,将许菀揽入怀中,安抚道:“七年前那件事后你就是我认定的妻子,是许微凉不择手段在婚礼前竟然找人绑架你……”

话音戛然而止,许菀吻上了他的唇。

厉寒钧神色一僵,后来许菀“离世”后,不管他在外面和多少女人逢场作戏,从来没有人碰过他的唇,因为这是他曾经答应过许菀。

这一辈子只吻她一个女人。

可当许菀真的死而复生,真的回到他怀抱重新吻上他的这一刻,他却有片刻的恍惚,脑子里飞速掠过游轮上许微凉全身痛到痉挛却一声不吭的画面……“寒钧,要我,要我好么?”许菀坐在厉寒钧的大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颈,轻声呢喃:“从我回来后,我每晚都做噩梦,梦到那些生不如死的过去,支撑我活下来的信念就是你,今晚我真的不想再一个人了……”

厉寒钧心底微微动容,握着许菀的手,隐晦地拒绝道:“等我们结婚之后,我一个给你一个最美妙的新婚夜。”

“你……你是不是嫌弃我不干净了?”眼泪涌出眼眶,顺着脸颊滑落,看上去楚楚可怜。

厉寒钧犹豫了一秒,想起七年前那件事,大掌猛地扣在她纤细的后腰,将她打横放在沙发上,一手扯掉自己的领带,欺身而上……“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给你看!”

两人热吻,难解难分,许菀娇喘着脱掉两人的衣服,纤细的手指挑逗似的抚摸着厉寒钧的胸膛。

就在厉寒钧拉开西裤拉链时……

砰。

下一秒,房门被人从外面踹开。

几个警察鱼贯而入,伴随着镁光灯咔嚓咔嚓作响:“别动!有人举报该酒店存在非法钱色交易,请跟我们走一趟!”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