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秦少蜜宠替身娇妻by荼蘼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9 18:31

主人公秦昱童薇的小说叫做《秦少蜜宠替身娇妻》,是荼蘼的一部虐心小说,讲述了秦昱童薇之间的虐恋情深,感兴趣的小伙伴在此阅读!

秦少蜜宠替身娇妻by荼蘼在线阅读

第1章仙人跳

看着手中四十万支票和旁边睡着的男人,童薇清秀的脸由青到紫,由紫到青,眼睛喷发着浓浓的怒火,恨不得把这个人一脚踹下去。

她只是想玩一个仙人跳,从他手里骗四十万,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钱是骗到了,可也被这个狗男人给吃干抹净了。

“小婉!”睡梦中的男人转动了一下身体,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童薇怒瞪,咬牙切齿,感情他昨晚发情是把她当做他女人了?

手指握成拳抬起,在离男人的俊脸只有一公分的距离停下。

算了,她的目的是要钱,既然得到钱了就不要再惹麻烦,第一次没了就没了,总比卖给红姐场子里那些肥头大耳,浑身长膘的男人强。

快速下床穿衣,又快速离开这个让她一刻都不想待的地方。

……

酒店内,童薇的人影刚消失在房间内,床上沉睡的男人突然睁开眼,如鹰般的眸子冷冽的扫视整个房间,随之坐起来,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阴鸷的脸不带任何表情。

房间门敲响,得到男人同意,穿着立体黑色西装的助理邢宇推门进来,恭敬的叫了一声:“总裁。”

男人下床,掀开被子的瞬间眼睑瞥到白色床单上一抹殷红,眸光变了变,然后慢条斯理的穿衣:“查到了?”

“查到了。”邢宇将一个资料袋递到男人眼前,面色严肃的说:“她叫童薇,15岁被红姐收养,给她办了历城的户口,资助她上学,她也很争气,高中连跳两级,大学四年拿下美国医学院博士生的学位……”

阴冷的目光扫向邢宇,男人的神情随时都有发怒的前奏,声音更是阴冷的如同寒冰霜刺骨:“我想听这个么?”

邢宇浑身一震,急忙解释:“她的脸是纯天然,没有整容,这是一千家整容医院的资料,的确没有叫童薇的人去做过手术,她……跟林小姐长的相完全是巧合。”

说到此,邢宇不由得惊愕,昨天看到童薇的那一瞬间,他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长的这么像的两个人,如果不是林小婉已经死了五年,他差点以为她从棺材里蹦出来了。

整理纽扣的手微微顿住,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过其中一份童薇个人资料,深邃幽暗的瞳孔缩了缩,冰凉的唇微微勾起:“她身边的人都查清楚了么?”

“全部查了,她跟林宇不认识。”说到这,邢宇低着头,小声说:“昨天晚上是我的疏忽,没有注意到她让人给你下药,要不要我把她带来?”

幸亏昨天总裁提前发现那杯酒不对劲,暗中调换了酒,不然童薇是有心人故意派来的,后果不敢想象!

只是他很好奇,一向聪明绝顶的总裁,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童薇和林小婉不是一个人,为什么还要冒险装晕跟她到酒店,还跟她发生关系……

他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难道他有什么打算吗?

“不用。”男人视线停留在红姐的医药费上,面无表情的把资料扔给邢宇:“我亲自去会会她!”

……

出租车上,电话响起,看了眼来电显,是医院的护士。

“童医生,请问您今天能交手术费吗?院长说要是今天还交不了,肾源就让给其他病人了。”

“我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了,麻烦你们再等我二十分钟时间,我一定按时交上手术费。”

“那好吧,你尽快。”

“拜托了。”

侧头看向窗外一闪而过的光景,斜靠在车窗上,手指紧紧的捏着支票,在心里暗暗发誓:红姐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救你!

车速渐渐加快,思绪渐渐飘远。

她叫童薇,这个名字是后来改的,不止改了名,包括姓,至于她本家姓,懒得提。

她是美国著名医学院毕业的博士生,一毕业就被历城市中心医院招聘进急诊科为主治大夫,月薪一万,却连红姐的手术费都交不起。

要不是她一个月入不敷出,医院还有一个病人也等着肾源,而她又急需要四十万块钱支付红姐的医药费,否则她也不会想出那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贱招。

几天前,她每天晚上到红姐的场子踩点,注意到昨天的男人总是一个人坐在二楼的角落里的雅座,他是最好下手的一个人,于是让红姐场子里的服务员帮忙给他下了安眠药,然后顺利把他搬到酒店。

谁知道刚进去,她就被那个人扯到床上,她挣扎,他控制,他们打了将近十分钟,最后还是被他给按住办了……

还好她顺利拿到钱了,不然她能把肠子悔青了。

想到此,她气的用脑袋一个劲的撞车窗:“童薇,你真是猪脑子。”

思绪间,车子停在医院门口,童薇付了车资直奔收费处,窗口外面的是院长,跟他打了声招呼,把支票递给收款的护士:“我交一下童新月的手术费。”

“对不起童医生,你这个是支票,得兑换现金或者存到卡里才可以,而且……”护士说着眼神瞥向一边站着的院长,小声道:“刚刚院长已经让我给余小姐办了手续,她已经在手术室了。”

“什么?”童薇不可置信的看向院长,脸上的神情有些怒意,面无表情的质问:“院长,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说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吗?还没有二十分钟,你为什么把肾源给别人?”

院长微微叹了叹气,无奈摇头:“不是我不给你留肾源,实在没办法了,余小姐家属闹的厉害,要我今天必须给他们安排手术,况且人家比你姐姐入院早,你又一直没有钱交手术费。”

拍了拍她的肩膀,院长声音有些沉重:“你再等等吧,我跟国外的医院联系一下,看有没有肾源。”

不等童薇说话,院长转身就走。

童薇慌了,急忙拦住院长的去路,焦急的说:“你知道的,我姐姐的病不能再等了,好不容易才有这个肾源,要是给了别人,她就得死。”

“不是我不帮你,童薇,你是美国著名医学院毕业的博士生,是我们院急诊科医术最好的大夫,我真的很想帮你,但也请你理解我的难处。”

“可余小姐的病情不是特别严重,我们是医生,救死扶伤,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职工的亲人死掉吗?”

院长有些不耐烦了,沉声道:“你知道你是医生就不该说这样的话,你姐姐需要救治,余小姐也一样需要救治,好了,我还有事。”

“院长……”

童薇还想说什么,院长已经走远。

第2章做我的女人

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双目空洞的看着前方,心里所有驻扎的防线在这一刻崩塌,她再也忍不住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没有肾源,她就没有办法救红姐。

童薇哭的撕心裂肺,突然,一道宽大的身影压了过来,将她从地上提起,她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倒在了一个健硕的臂膀中,怔楞的抬头,视线对上一双深邃幽暗的瞳孔,眼泪骤然停住,脚下一个踉跄,苍茫推开抱着她的人。

竟然是他!

昨天晚上被她设计又被他给强了的男人。

眼睑暗了暗,握着支票的手立马放到身后,一脸警惕的看着男人:“你要干什么?”

他找到医院想干什么?秋后算账吗?

不行,肾源没有了,她不能把钱也弄丢了,有钱至少还有一半希望,没钱她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外面的阳光挥洒进来,照耀到男人伟岸的身躯,童薇这才看清楚他的容貌,很帅,不是一般的帅,是比她见过的所有男人都帅。

轮廓分明五官将他的脸颊勾勒出冷峻的弧度,深邃幽暗的眼瞳如同深不可见的潭水,浓郁的眉毛,碎发掉落在半边脸颊,给他增添了不少神秘感,他的气场很强大,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他还是穿着休闲服,只不过不是昨天那一身,童薇总觉得他身上有种淡淡的忧郁,好像很不快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他盯着她,没有说话。

童薇被他的目光看的浑身发麻,不知为什么,她很害怕这个男人,总觉得他是一个危险的人物。

瘪了瘪眉,童薇不喜欢跟他对视,他的目光太深沉,一眼就能让她失去思考能力,她必须保持清醒。

大概对视一分钟后,男人开口了:“我叫秦昱。”

童薇心想,鬼才要知道你的名……

等等!

秦昱?

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大脑快速运转,突然,眼睛瞪大,脚下一个踉跄不由倒退几步,她想起来在哪里听到过这个人的名字了。

每周财经新闻上主持人必报的一个名字,鼎盛集团总裁,历城乃至全国的一个传奇人物,身价百亿,从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因此外界对他有很多传言。

有人说,他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外面包养了二十几个情妇。

也有人说,他其丑无比,大把挥霍金钱找年轻貌美的女人,为了体现他富豪的优越感。

还有人说,他年轻帅气,妥妥的钻石王老五,得过不少武术冠军,比如跆拳道、散打、摔跤,为人冷酷无情,手段犀利。

总之,关于他的传言有很多个版本,究竟哪一个更符合他的形象,童薇想,应该是第三个。

她被这个名字吓的不轻,说话时声音都在打哆嗦:“那,那四十万是你补偿给我的,不是我偷来的,你别想要走。”

“我来不是找你要钱。”秦昱的声音很好听,带着点男人独有的魅力。

“那你找我干什么?你睡了我,我拿四十万,合情合理,我们互不相欠。”

盯着她清秀的脸颊看了许久,秦昱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像,她像极了她。

眼睑微沉,嗓音暗沉:“来找你谈一场交易。”

“什么交易?”

“做我的女人,我救红姐。”

“神经病吧,谁要做你……”

女人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童薇猛地怔住:“你是说,你能救红姐?”

“只有我愿不愿意,没有我能不能。”

童薇没有答话,而是在认真思考,以他的身份地位,肯定是不缺女人的,昨天晚上他嘴里一直喊着一个叫小婉的名字,应该是他女朋友。

而她当他的女人,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情妇。

一旦答应,那她未来就再也没有自由了。

可如果他真的能救红姐,这场交易是划算的。

秦昱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等她考虑。

许久之后,童薇抬头,严肃又认真的问:“当你情妇?”

似乎对情妇这两个字很不满意,秦昱的眉头紧紧瘪起,沉声说:“我不需要情妇,我需要老婆。”

童薇错愕抬头,她刚刚听错了么?他说他需要老婆?

他不是开玩笑的吧?

秦昱缺老婆,就好比天上掉金子,根本不可能的事。

“我想知道原因,为什么要我一个没有身份地位的女人当你老婆,昨天晚上你嘴里一直在叫一个女人的名字,她应该是你女朋友吧?”

“你不需要知道原因,要是愿意,明天领证,后天安排手术。”

听到后天安排手术,童薇就再也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我答应你。”

他能这么肯定,一定是有肾源,所以她必须答应。

只要能救红姐,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哪怕这个代价是把她卖给一个陌生男人,她也愿意。

而且,这算天上掉下一个老公吗?白捡一个这么帅还这么有钱的老公还是挺划算的。

从她的手里拿走手机,在上面输了一串号码,秦昱淡淡的说:“这是我的号码。”

童薇接过手机,看了眼刚刚他存下的数字,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尾号六个六,果然财大气粗,这种号码普通人很难买的到。

盯着他看了许久,童薇才收起手机:“我知道了,我会记下你的号码。”

顿了顿,她又补了一句:“不过,我希望你先救红姐再领证,我不做赔本的买卖。”

“可以。”

看了眼手表,秦昱压低嗓音说:“我还有事,晚上来接你。”

“接我?”

“去我家。今天不上班就好好休息,一会我会安排人去你住的地方拿行李。”

咝~

童薇倒吸一口凉气,越来越觉得这个人太可怕了,知道她今天休息,还知道她的住处,他是一个危险人物,她突然有些后悔跟他的交易了。

只是,她实在很奇怪,他一个所有女人都想嫁的钻石王老五,为什么会找她当老婆?

还有,他昨天晚上口中一直叫着一个名字,要是没猜错,那个女人应该是他深爱的人,他为什么不娶那个小婉而娶自己?

“大概晚上八点我准时到你楼下。”

等回过神想问他为什么调查她,他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中,锤了一下脑袋,童薇的心情有点郁闷,昨天到今天经历的一切像是过山车一样,过得她心里七上八下的。

肾源没了,莫名其妙成了有夫之妇,而将要成为她老公的人是赫赫有名的鼎盛集团总裁,这简直跟做梦一样。

看了眼手中的支票,童薇敲了敲脑袋,这都什么跟什么,乱七八糟的。

第3章家里

病房里,红姐被病痛折磨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童薇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难受极了。帝豪夜总会的头号美女,手下管着二十几个小姐,现在却苍老颓废的不像样。

“你来了?”见到她进来,红姐撑着胳膊坐起来,声音有气无力。

急忙上前扶住她,童薇埋怨道:“身体不好就在床上躺着,别老是起来折腾自己。”

“反正我也活不久了,在床上躺着更难受,还不如起来坐坐。”

“什么活不长了?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就生气了。”童薇脸色不悦,皱着眉说:“我已经筹到钱了,再等两天就能帮你安排手术了,你安心养病,不要再想其他的了。”

红姐叹了叹气,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微微,我知道你想救我,可我们没有能力支付昂贵的医药费,算了,不要再为了我浪费力气,你好好上班,将来找一个可靠的人嫁了,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

眼眶一阵酸涩,童薇别过脑袋,将眼泪逼进去,轻声说:“红姐,是你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是你资助我上学,是你给了我所有的一切,如果没有你,就不会有我童薇,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救你,你要是不想让我太辛苦,就好好养病,拒绝治疗才是拖我后腿。”

红姐又感动又心疼,抹掉脸上的泪,无力的说:“我只是一个常年生活在黑暗生活的女人,你是一朵璀璨靡丽的花朵,你有更好的人生,为了我不值得。”

“任何人都不值得我付出真心,只有你值得。”

15岁那年她妈婚内出轨,跟一个男人跑了,她爸恼羞成怒八万块钱把她卖给了五公里外村子的40多岁的老头当媳妇。

那个村子里偏僻,贫穷,那里的男人都是买得媳妇生活,她不能接受一辈子跟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生活一辈子,所以被卖过去的第二天,她偷了那家人五百块钱,一把火烧了那个村子,然后坐上了去往省城的车。

她是大山里的姑娘,没有钱,到省城根本混不下去,因为年龄太小没人敢雇佣童工,到省城没几天,就过上在垃圾堆里找食物的生活,她以为她这辈子只能当一个乞丐,可她遇到了红姐。

红姐是她这一生的贵人,是改变她命运的伟大女人。

红姐跟其他人不一样,没有把她带入夜总会那个混乱的地方,没有让她肮脏不堪的活下去,她把她当做亲生妹妹一样照顾,像呵护一个公主似的呵护她,托人帮她办了历城的户口,给她找最好的学校,帮她选择有利于她以后的专业,所有的一切……她都安排的妥妥帖帖。

不止她,红姐还资助了很多无家可归的孤儿上学,以至于她虽然是帝豪的经理,月入十万,也经常入不敷出,到最后,连她自己生病都没有钱看。

“好,我听你的。”见她坚持,红姐也不再劝了。

陪红姐聊了一会,童薇想起晚上要跟秦昱吃饭,吃饭前她得先把支票兑现了,万一那个男人突然反悔,觉得帮她找了肾源没必要给钱了要把支票要回去,那她亏大发了,白白赔上她后半辈子的幸福,完了一分钱没捞到,这种蠢事她可不做。

打车到家,正准备拿钥匙开门,发现门是虚掩的,顿时意识到家里可能遭贼了,小心翼翼的打开门,果然发现一个人影正在房间里来回走动,不由暗骂,谁这么不长眼,偷谁不好,偏偏偷她,她可穷的只剩下一个人了。

不对,现在多了四十万,下意识的按了按口袋,这笔钱要给红姐治病,不能被抢了,算了,她还是先走,让贼慢慢去找吧,反正她家里没有值钱的东西可以偷。

转身刚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家里是没值钱的东西,可她的医学研究还在里面,这份研究关系到她未来能不能进入军区总院,至关重要,一定不能弄丢了。

纠结许久,还是推开门进去,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厨房拿了把菜刀出来,对着背对她的小偷大喊:“你在我家做什么?”

“恋恋?你可算回来了,这不一直等不到你,我就自己撬开锁进来了……你,你拿刀干什么,你,你你别激动,我可是你妈。”

看清楚家里的人,童薇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不但没有放下刀,反而拿着刀朝她逼近,声音冰冷的如同寒冰霜:“滚,滚出去!”

“恋恋……”

“闭嘴!别再提这个名字,我恶心!”因为气愤,童薇一张脸有些变形,此时的她样子可怕到极点,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眼前的女人,恨不得用这把刀砍死她。

崔玉香,她亲妈,当年跟野男人跑了以后渺无音讯,再次见到,她在她前男友的床上,看到那一幕,童薇整个人都崩溃了,她亲妈和前男友搞到一张床上,太他妈可笑!

所以当时她就拿着把刀把那个狗男人砍成了重伤,不过她自己也惹了一身麻烦,前男友的家人告了她,是红姐拖关系帮她摆平了这件事,而她的亲妈,从那天以后,时不时的跑到她这里找她要钱,不给就抢,实在逼急了就在医院去闹,说她狼心狗肺不养亲妈。

红姐不想影响她的前途,私自给了崔玉香十万块钱,可这个人贪得无厌,一次不够还要第二次,三年了,她都不知道被要了多少钱,这次更厉害,直接来偷了。

“好好好,我不提。”崔玉香怕激怒她,赶紧讨好:“那我还是叫你微微,我想找你要些钱,你后爸又欠了赌债,要一百万,你帮妈这一次吧!”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