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楠陆靳城小说全网独家免费《敌不过似水流年》

发布时间:2018-11-09 23:06

叶楠陆靳城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敌不过似水流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敌不过似水流年小说是作者余浅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叶楠陆靳城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她为爱扑火,最后却被他丢进了精神病院。 她化茧成蝶,披上仇恨的外衣重新来到他的世界, 这一次,她要拖这个男人一起下地狱。 可是,一步错,步步皆错,最终被他画地为牢,一辈子都逃不开。

敌不过似水流年

1.孩子没了

叶楠蜷缩在角落里,死死护住肚子,任由拳脚如雨点般打在身上。

在她痛得***出声时,一个阴影走至她的脸前,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只听见犹如来自地狱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陆先生吩咐,这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留。”

只看见那黑影抬起手,然后就有人来拉开她的身体,将她隆起的肚子暴露于空气中,惊觉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惊喊:“不要动我的肚子,求求你们了,你们打哪里都可以,放过我的孩子。”

她已经怀孕五个月了,肚子大到根本就藏不住,当那只坚硬的皮鞋踹到肚子上时,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痛令她尖叫出声。

接下来每一记拳脚都往她肚子落下,她像是感觉到肚子里孩子的挣扎,一会就没了动静。

绝望浮上叶楠的心头,意识模糊间依稀看见有个熟悉的身影缓缓走来,她往前爬了两步,拽着他的裤管哀求:“靳城,你带我离开这里好吗?”

然而冷厉的语声绝情回道:“叶楠,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不,靳城,我怀了你的孩子,求你救救孩子。”

“孩子?你害得阿静从此不能生育,还想要孩子?这辈子你就留在这家精神病院吧。”话落就见他转身而走。

叶楠惊骇之极,拼命想去拉住他,可伸出了手却抓了个空,定睛细看,哪里有陆靳城的身影,刚才那不过是她的幻觉。

身体很冷,叶楠的眼睛慢慢阖上了。

感觉身体被抬起,她蓦然惊醒过来。

怒瞪着那看起来像是医生的人,而且是个男人,“你们在干什么?”

男人冷漠地道:“孩子已经是个死胎,必须要取出来。”

她浑身一震,“你胡说,孩子还在,他没死!没死!”她挣扎着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双脚与双手都被扣在手术台上无法动弹。

心中惊怕不已,只看到那主治医生蹙了蹙眉,对旁边的护士吩咐:“按住她别让她动。”立即有两名护士上来一左一右地按压了她的身体,叶楠像疯了一般扭动,甚至对护士的手臂嘶咬。

然而,一剂针剂扎入她的手臂,只听见那冰冷的声音说了两字:“安静。”

意识迅速被抽离,她知道那是什么,在这家精神病院里曾被打过好多次。

那是镇静剂。

等叶楠再醒来时第一反应就是去摸自己的肚子,这个动作几乎成为了她的本能,然而,原本那隆起的肚子此时已经变得平坦。

孩子没了!

那些沉入意识前可怕的记忆统统涌入脑中,眼泪夺眶而出,她好恨,恨不得杀了那些人!可是哪怕她真的杀人,孩子也不会回来了。

门口有脚步声传来,她转过眸,模糊的视线里有道身影出现在门边,清撩的语声徐缓飘来:“想离开这里吗?”

2.再遇

不,不要夺走我的孩子!不要——

叶楠从噩梦中惊醒,心神俱颤到整个人都在发抖。将身体蜷缩到床的角落里,却仍然止不住心率的失控。

她逃离精神病院已经有一年了,可这个噩梦却一遍遍地鞭挞着她的神经。

她忘不了在精神病院里度过的犹如地狱般的四个月,每次做梦都会梦见血淋淋的孩子从她身体里被取出来,哪怕当时流产时她毫无意识,可却控制不住脑中会自动想象那场景。

犹记得离开时那人问她:恨吗?

她咬牙切齿地说恨,他道:那就像狗一样活下去。

而如今她果真像条狗似的窝在十平米的房间里,每天以泡面度日,晚上化了浓妆去蓉城最豪华的夜场推销酒,这是她目前的工作。

叶楠起身便进了浴室,噩梦一场醒来总是冷汗淋漓,等她冲完凉水澡出来瑟瑟发抖,但整个人却精神了不少。浓妆覆盖了她苍白无色的脸,骨瘦如柴的身体再裹上一件长大衣,令她看起来有几分风情味。

徒步走至“金爵”时刚好七点,抬头看那两个烫金大字,高悬在空中,一半镂刻,一半填实,就像是在冷冷睨视着走进这里的堕落的人群。

叶楠进门就被张姐叫住了:“丽丽怎么才来?楼上8号包厢已经有客人到了。”丽丽是她在这里的名字,尽管俗气,但总比用真名的好。

叶楠点了下头就打算进更衣间换衣服,却被张姐拉住凑到耳边低语:“我说妹妹,客人有时候无非就是吃两下豆腐,你只要把他们哄好了多买酒,那你的日子就也舒服了。等8号包厢的客人点过酒后,姐再给你安排大老板。”

不是没听懂张姐的暗示,但她即便来了“金爵”也仍有底线。可张姐是管她的,也不好不给面子,只模糊应了声便去换衣服了。

推开包厢门便是震耳欲聋的音乐,迷离暧昧的灯光下有男女正在热舞。叶楠端着酒走进内快速扫过一眼便往沙发里走,今晚的东道主她认识,姓胡,以前也来过好几次了,每次都会要她两瓶酒。所以这次她也走到胡老板的身边落座,“胡老板,今晚还是来两瓶酒吗?”

胡老板见是她来了,不由笑道:“是丽丽啊,两瓶酒怎么够哦,赶紧先给我们都倒上一杯。”

今晚她穿的是露背装,在她开酒时胡老板的手便假意搭在她背上,并且暧昧地轻揉起来。叶楠给倒了满杯后勉强笑道:“胡老板喝酒。”又再佯装起身去给别的客人倒酒,从而避开那毛手。

为客人斟酒期间难免要被在腿上揩油吃豆腐,叶楠已经从第一次的惊惶不安到今天变成了麻木。倒了一圈,轮到最角落的那位客人时,叶楠弯下腰正要给酒杯里注入酒液,突听胡老板扬声:“陆总,一个人喝酒太闷了吧,给你喊上两个妞如何?”

叶楠听见“陆”姓心头一跳,下意识地转眸看去,迷魅的灯光里看不清幽暗中的人长什么样子,但因为胡老板的一声喊而交叠的双腿放了下来,身子往前一倾,人便隐出了黑暗。

叶楠心头一震,是陆靳城!

3.泥里的蝼蚁

叶楠心头一震,是陆靳城!

-----------------------------------

光照下的脸近乎雕刻般完美,浑然天成的霸气令人有种无形的压力,而他的周身都弥漫着沉冷的气息。锋利的眉角微微蹙起,像是神色间有不耐,就在他伸手过来要端起酒杯时,叶楠手中的酒瓶子忽然滑落,哐当声响,坠在玻璃茶几上发出不小的响声,并且酒瓶里的酒飞溅而出,全都洒向了陆靳城的裤子。

她面色一白,连忙低头去扶酒瓶,而另一边的胡老板已是大怒:“你怎么做事的?倒个酒也不会吗?”

叶楠低埋着头不敢作声,生怕被眼前之人认出来。

但这一举动落在胡老板眼中就更生气了,他一个箭步上前就一巴掌甩了过来,叶楠躲无可躲,被打得摔倒在地上,脸上顿感麻疼。

耳边传来胡老板不安的语声:“陆总,实在不好意思,这里的推酒小姐不懂事,手脚一点都不麻利,这就把她赶出去换个漂亮的妞进来。”

陆靳城淡扫了眼滚在地上的女人,不感兴趣地瞥开了眼。

叶楠目睹这一幕,心头骤然而痛,他竟没有认出自己!但其实她也怕被他认出来,所以听见胡老板赶她走,立即不顾脸上疼痛要从地上爬起来,没料刚摔倒时扭到了脚,只爬起半身就觉脚踝处传来剧痛,她一个踉跄竟然直直朝着陆靳城的怀中倒去。

当叶楠摔在陆靳城身上时,想死的心都有。

最主要的是,她竟觉得那半环住自己的手臂以及这个怀抱有些温暖。不知是谁笑闹了句:“原来是这妞瞧上我们陆总了,怎么,想陪陆总睡一晚啊。”

叶楠感到无地自容,急忙想从陆靳城身上起来,但觉那貌似随意环在她肩上的掌却落了重力,一抬头就撞上那双幽深难测的黑眸,身体不由颤栗了下。

胡老板见状立即心领神会,打着哈哈而道:“是我老胡没眼力见了,原来丽丽是拜倒在了陆总的西装裤下了啊,那今晚就点你陪陆总吧。”

叶楠明白胡老板的意思,可她来这里只做推酒小姐,至今都没出卖过身体。明知在这纸醉金迷的世界,要想躲开很难,但人要保留一丝底线,否则她真的就活得与狗没区别了。

挣扎着从陆靳城怀中滑开,再次摔滚到地上,埋着头卑微地说:“实在对不起,我只做推销酒的,我去找张姐给你们安排。”

在这地方自尊与清高最要不得,客人是上帝,她就是踩在泥里的蝼蚁。

但把姿态放到了地底下也没得来胡老板的怜悯,只觉头皮一紧,立即头上剧痛传来,胡老板揪着她的头发将她的脸抬高了,“给你脸不要脸是吧,出来做还拿乔?今晚上陆总瞧上你了,你就是不做也给老子张开腿好好伺候着。”

不行,真到绝境时别人或许可以,唯独陆靳城不行。

余光中陆靳城就慵懒地靠坐在那,冷眼旁观着眼前这一幕,他从头至尾都没有一点要开口的意思。

殊不知此刻陆靳城平静的外表下,心头也正烦躁着,因为这酒女。

刚才那女人过来倒酒时他本没在意,哪料这女人为引起他注意,故意打翻了酒又朝他怀中滚过来。他下意识地伸手扶住了她腰,刺鼻的香水味引得他极度反感,可就在这女人抬起头的一瞬他蓦然愣住。

这女人的眼睛与她好像!

除了眼睛,脸的轮廓也有些相似,可这女人下巴比她要尖,环在他手臂里的身体也瘦到不行,反而显得那双大眼看起来让人厌恶。

不过是个酒女,怎么就想起她来了?更何况,她的人在精神病院呢,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