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一身孤注掷温柔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白歆舒扬目录by山丹丹

发布时间:2018-11-09 23:06

一身孤注掷温柔白歆 舒扬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你提供一身孤注掷温柔全文在线免费阅读,一身孤注掷温柔小说是作者山丹丹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白歆舒扬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我叫白歆,此刻的身份是一名陪游小姐,即将陪这栋别墅的主人舒扬出去旅游散心。人人都以为他是成功企业家,青年才俊。短短几年时间便在商界声名大噪。只有我知道,他是一头披着人皮面具、毫无人性的狼。尽管已过35,舒扬却保养有方,看上去不过二十七八的光景。他的脸配上他那185cm的高大身材,一直以来让无数C市老中青妇女遐想翩翩。不过,我是例外。我对他,只有咬牙切齿的恨。想象过无数次我与他的碰面,却独独没想到,他会给我如此简单粗暴的“见面礼”,让我根本猝不及防。

一身孤注掷温柔

01

夜半九点,我穿着一件性感抹胸小短裙,披着长卷发,浓妆艳抹来到一栋别墅的门前,按响门铃的那一刻,我的右眼皮突突跳了起来。

这样不平常的夜,总要发生点什么才算正常。

别墅的大门很快被打开,我刚进门,就被一股大力拉到墙壁,疼痛让我闷哼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急速压了上来。

房门“砰”一声关上,陌生男人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脖颈,巴宝莉英伦男士香水的淡淡香味尽数朝我的鼻间袭来。

我很快被他摁在客厅的地板上,还没反应过来,短裙和上衣都被他悉数撕碎,他捂住我的嘴,和我来了一次毫无征兆的“负距离接触”!

要命,这是老娘的第一次。

剧烈的疼痛让我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生气的讽刺道,“堂堂舒总,竟然喜欢对女人用强的?”

“乖乖配合我,你想要多少钱都没问题!”他勾着我的脖子,手直接穿过我的上衣,声音很是冷傲。

“舒总……”我一下反应过来,声音随即变得娇滴滴起来,同时开始小幅度挣扎,想摆脱他的控制。

可谁知道,他根本没打算给我留半分喘气的机会。

“好疼!”我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好紧。”他的双手死死托住我,开始了更加猛烈的进攻……

我叫白歆,此刻的身份是一名陪游小姐,即将陪这栋别墅的主人舒扬出去旅游散心。

人人都以为他是成功企业家,青年才俊。短短几年时间便在商界声名大噪。只有我知道,他是一头披着人皮面具、毫无人性的狼。

尽管已过35,舒扬却保养有方,看上去不过二十七八的光景。

他的脸配上他那185cm的高大身材,一直以来让无数C市老中青妇女遐想翩翩。

不过,我是例外。我对他,只有咬牙切齿的恨。

想象过无数次我与他的碰面,却独独没想到,他会给我如此简单粗暴的“见面礼”,让我根本猝不及防。

“舒扬!你们在做什么!”

正疼得想爆粗之际,一声女人的喝叫声让我惊住了!

02

我的心瞬间惊出一声冷汗,做陪游这行当,一般只有对方知道你底细,你很难了解对方底细。

我仗着心里那点儿毁了他婚姻的得意,竟差点儿露了馅。

好在我脑袋转得快,我慌忙说:“您这张脸,在电视上出现过多少回,C市还能有谁不认识舒总呢。”

他本来十分戒备,一听我这么说,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大概是刚离婚加上被背叛,他的眼神显得十分疲惫,那张保养得宜的脸上透出的几分忧郁真是撩人心弦的很。

事毕,他微微仰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

我包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正好看到他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他这个年纪,少一分稚嫩多一分成熟,魅力十足得刚好满足各个年龄段女人的胃口,不愧是商界的一匹黑马,连那方面也是。

“客房在二楼右边,里面有浴室。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七点出发,门不要反锁。”他冷冷吩咐了一声,随后便晃悠悠上了楼,把我像晾衣服一样晾在客厅。

他是个资深驴友,我费劲心思好不容易查到他用小号发出高价陪游后主动联系他,他让我今天过来先见面。我以为是来谈一起旅游的事情,没想到刚上门就丢了清白。

既然这样毫无准备就开始了,以我的性格,索性就豁出去到底!

从今天起,只要能够让他声名狼藉,我将不惜一切代价!

让他戴着绿帽离婚只不过是开始,接下来,我还会让他承受更多的打击。因为,他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十年前,他不过是我父亲的助理,我父亲辛苦栽培,他却恩将仇报暗中举报我父亲非法融资,导致我父母自杀身亡。

是他,害得我家破人亡;是他,害得我无家可归寄人篱下;是他,害得我足足苦了十年。

若不是我父亲的多年好友将我和他的儿子林霖送往国外,或许我早已命丧他手。

为了接近他并且毁灭他,这一年以来我费尽心机。如今,终于得到这个千载难逢的陪游好机会。

豪华如同宫殿一般的房车上,我已经调整好状态,骚气十足地扭臀摆腰,装成一只妩媚十足的骚狐狸,一步一颤走到舒扬的身边。

他正在跟电话那边的人滔滔不绝说着某个重点项目的要点,大概觉得我不过是无足轻重的陪游小姐而已,所以对我丝毫没有提防。

殊不知,他信息里的一丝一毫都被我暗暗录音,并且不动声色发给了我的好友兼搭档林霖。

我扭到他身边,刚想发挥更加撩人的招数,他突然大手一捞,我整个人瞬间就跌进他的怀里。

他身上还带着微微的酒气,神情和状态都有些抑郁。不过即便是这种状态,他依然有心思玩女人。

他的手像钩子一样伸到我的裙底,我还没回过神来,身上的紧身裙已经被他从膝盖撩到胸口。

我精心为他准备的黑色BRA,一时间完全显露出来!

没有男人能够抵抗得住这样的诱惑!下一秒,他毫不犹豫俯身,直直一口吸了上去!

03

“刚上车就要?”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这混蛋会如此直接。

“你使出浑身解数勾引我,我若不上钩,岂不是对不起眼前的美味?”他在我耳边幽幽说完,随即一把撕开我的小内。

在……在车上,我还从没想过这么刺激,一时莫名有些恐慌。

好在司机被单独隔离在驾驶室里,根本看不到房车内所发生的一切。

他抱着我坐在他的大腿上,把他的硕大往我里面狠狠一塞!

那一刻,我忍不住尖叫出声来!

房车正在穿过这座我无比熟悉的城市,路上各色各样的车与行人纷纷,我们就这样在车上明目张胆干起来。

这种羞辱又刺激的感觉,我从未经历过,一时间觉得自己仿佛赤身果体站在所有人的面前一般。

“紧得像没被男人打开过,你莫非真的是CHU?”他的手从后伸过来,异样的声音在房车里回荡。

我的脸很红心很躁:“是与不是在舒总眼里,又有什么区别呢??”

“当然有,”他飞快把我转了个身,又一次悉数没入,那双忧郁的眼神里透出一丝丝的光芒,“是的话,能让男人更爽,你不知道吗?”

我勾上他的脖子,一边勉强承受一边故作风骚的说:“我这七天的职责,不就是让舒总爽么?”

“好,那接下来就让我见识见识,你到底能够让我多爽!”他冷冷说完,随后一下抱着我站起来。

房车此时已经上了高速,路边的美景一幕幕飞掠而过。这样的情境里,我们的身体完全合二为一。

末了大概觉得依然不过瘾,于是干脆逼着我贴在透明的车窗玻璃上,路边来来往往的车辆纷纷,过往的车辆只要经过都能够看见这一幕。

我羞得捂住脸拼命挣扎,他却在疯狂过后,淡定从我体内抽离,然后在我耳边幽幽的说:“就在刚才那一刹那,我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刺激的想法。”

“什么?”我仓惶回头,已经顾不得掩饰脸上的稚嫩。

“不如让我包了你,然后……好好开发你。”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递给我几张纸巾后,转身一下坐回原位,很淡然自若提起了裤子。

包了我?!——那一瞬间,我的大脑瞬间充血,想破口大骂他算个什么东西。

可是转念一想,我如今扮演的角色,在他眼里本来就是为了钱就可以出卖自己的陪游。如果他真愿意包了我的话,对于我来说,岂不是一个可以长期靠近他的大好机会?!

这么一想,我顿时把那些所谓的人格与尊严悉数抛却到脑后。

为了报仇雪恨我蛰伏了这么多年,既然身体都被这混蛋睡了,如果不让他付出代价,我又如何甘心。

“好啊,不过舒总……你要怎么开发我?”我一瞬间放下心底所有的愤怒,没脸没皮像贱狐狸一样凑过去,窝在他的怀里。

“从你的身体到你的人生,全方位让你重新升级。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他淡淡说道。

04

C市中心医院VIP病房内。

舒扬铁青着脸,通过病房门上的窗户,清晰望见病房里那令他窒息的一幕。

病房里袁落落躺在床上,一边挂着点滴,一边被那个年轻帅气的小狼狗压在床上,两个人盖着被子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整个病房里弥漫着一股情欲的味道。

舒扬在门口静静站立了十余秒,我见他迟迟不推开门,于是故意重重咳嗽出声。

我的咳嗽声惊动了屋里那对如痴如醉的男女,袁落落目光迅速转过来,当看到舒扬站在门外那一刻,她屁滚尿流从床上下来,顾不得拔掉点滴就往门口跑过来。

她的病号服扣子已经被扯掉好几颗,跑过来的时候胸前一晃一晃,连黑色BRA都若隐若现。

舒扬这才推开门走进去,不知道为何,在走进去的那一刻,他突然亲昵拽住我的手。

袁落落在看到舒扬的那一刻先是惊喜,紧接着,当她看到舒扬背后的我时,她的眼神顿时变得失落无比。

“怎么又是她?舒扬,你这么快就爱上别人了?”袁落落失魂落魄望着舒扬,她扬起右手,右手上已经被包裹一层厚厚的纱布,但仍有血渍从里透出来。

“就允许你搞破鞋,我就不能结新欢?一把年纪还玩这种自杀的把戏,怎么,嫌我恶心你还恶心得不够吗?”舒扬黑沉着脸望着袁落落,脸上一脸失望透顶的表情。

那一瞬间,袁落落猛地扯开手上的纱布,右手上顿时呈现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刀口,看上去血淋淋很是渗人。

她突然猛地一把推开我,一头扎进舒扬的怀里:“你还能来医院看我,说明你还在乎我!舒扬,离开你我是真的生不如死!看在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的份上,别离开我好吗?不然,我真的宁愿去死!”

我注意到舒扬的身体微微一震,那一刻我感觉不妙,于是在旁轻飘飘插播了一句:“有这么痛苦么?刚才明明还和小年轻在床上滚呢。”

我话音刚落,舒扬瞬间便推开了袁落落,他面色已经变得铁青,冷冷说了一句:“袁落落,你好自为之。”

舒扬转身便再度拽住我的手,我下意识把目光投向袁落落。那个瞬间,袁落落怨毒的目光横扫到我的身上。

我刚想转移,她竟突然拖拽住我的头发,把我狠狠甩在地上,随后不顾一切再度冲进了舒扬的怀里。

“我刚才从昏迷中醒过来才发现他在对我动手动脚,我身体虚弱根本就没办法防范!舒扬,你相信我,我再也不会背叛你,真的……”袁落落一边说,一边声泪俱下跪在舒扬的面前。

“够了!”舒扬冷冷吼了一声,目光里充斥着对袁落落浓浓的厌恶,“你我已经离婚,你想怎样都是你的自由。不过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烦我!”

我依旧躺在冰冷的地上,当我用无辜又无助的眼神望向舒扬的那一刻,他不自觉走向我,伸出手把我从地上拽起,一把抱入了他的怀中。

袁落落老泪纵横跪在地上,舒扬揽着我腰转身之际,我看到她望着我的目光里藏着浓浓的愤恨和阴毒。

不过,这种小角色我并不放在眼里。那一刻我只明白一点,我已经扫除这个障碍,可以毫无疑虑留在舒扬的身边。

这事多多少少给舒扬心里添了堵,他一回到放车上,便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威士忌。

这种时候,我自然而要表现出猫咪一般的温顺。我乖乖凑过去给他倒酒,顺带给自己也来了一杯:“舒总,你要是不开心,我陪你喝。”

“你陪我喝?”他那双深沉的鹿眼瞟过来,眼神里呈现出浓浓的绝望与轻浮,“陪我喝,不如陪我做……”

05

那一刻他脸上一脸高深莫测,笑得很像只狡猾的狐狸。没想到这么快,他就让人准备好了协议。

我仔细扫过一遍协议的内容,白纸黑字把我们的关系定义得清清楚楚,里面还有很多我不明其意的补充条款。

我觉察出一丝丝的不对劲,一时有些犹豫,不知道是否该在这份协议上签名。

他看出了我的疑虑,突然直接把我摁在办公桌上,叉开我的双腿,不由分说撞进来:“白小姐,怎么?不敢签了?”

他的话让我浑身一抖,我一瞬间勾着他脖子从办公桌上坐起来,一边随着他律动一边问:“你怎么知道我姓白?”

“我的女人,自然从头到脚都要了解清楚。从你答应陪游那一刻起,你的资料就都输入我脑海。白歆,国外留学归来,待业在家,喜欢香奈儿和LV,爱吃酸和辣,三围分别是84、61和90cm,身高170cm,体重45kg……”他竟然把我的资料如数家珍,全部抖了出来。

“不愧是舒总,看来什么都瞒不过你。”我惊讶不已,见真实身份被他戳穿,于是我放下顾虑,爽快在两份协议上签上了我的大名。

他见我签下协议,于是更加用力抽动起来,同时在我耳边幽幽地说:“从今以后你的履历上要再加一项:被舒扬开发过的女人。”

“什么意思?”我深为不解。

他轻咬着我的耳垂,在我耳边幽幽说了句:“水多啊——”

那一刻,我的脸燥热不已,我疯狂捶他的胸脯骂着“讨厌”,可心里一直以来对他的印象,却已经被他颠覆。

与此同时,他那天开会所探讨的所有内容,都被我一字不落传到林霖那里。

我更加小心翼翼陪在舒扬的身边,很快他不仅让我入住他的别墅每天和我同进同出,而且他去任何场合都不避讳带着我。

无数人都纷纷猜测我的身份,以及我和他的关系。他和袁落落的离婚在业界还是个秘密,一时间,很多传闻说我是他的小三,甚至还有人冒充袁落落的闺蜜给我发来人身攻击的短信。

对于这些,我半点都不在意。相比于我从舒扬身上挖掘到的源源不断的商业机密,这些嚼舌根的话语根本就不值一提。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三个月过去。林霖通过我传输的机密信息很快在业界立足,并且和舒扬的TS集团展开全面的博弈。

不过我对目前的结果,我仍然不太满意。

为了加快事情的进展,我趁着舒扬出差的空当,偷偷溜出去,隐秘见了林霖一面。

夜里9点,C市护城河一桥中央。

我开着一辆奥迪TT停在那里,靠在车上静静等待着。

没多久后,一辆兰博基尼停在我车的后面。

从车上下来的,正是身材高大、外表俊朗的林霖,我的青梅竹马,也是我这么多年唯一的好友。

下车的时候,林霖一脸凝重:“歆歆,我查过了。灵江二桥和三桥的计划初步启动的时间是两年后,目前这个项目目前根本就没启动,倒是最近,TS集团相继拿下C市的天心广场项目。歆歆,你确定你没搞错吗?”

林霖的话,让我的心狠狠“咯噔”了一下。这些天我和舒扬朝夕相处,他无论打电话还是开会都未避讳过我,消息千真万确不可能有假。可是,为什么明明不断有风声在TS内部传来、项目却至今未被启动?

“不可能,我那天在他们内部高层会议上听得清清楚楚,舒扬说这个项目最迟下半年就会启动。”我笃定说道。

“歆歆,会不会是他已经知道你身份,所以故意给你放的诱饵?”林霖沉吟一小会儿,狐疑问我。

我心头顿时蒙上一层阴影,我再度回想了一下那天开会讨论的情景,那些高管严阵以待的架势,不可能是事先预演好的戏码。

“绝不可能!他戒备心那么高,如果真要对我防范,不会随时随地都带着我一起!”

“歆歆,舒扬的段位恐怕不是你所能企及的,你还是……”那一刻,林霖半信半疑盯着我,眼睛里充斥着浓浓的担忧,“我怕你最后玩不过他,还把自己搭了进去!”

“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敢确定,他目前还没有怀疑过我!”我对此十分笃定,可是心脏却很不安地突突跳了起来。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一定是哪里出了错。

我拍了拍林霖的肩膀,转身猫进车里,踩着油门“轰隆”回到舒扬的别墅。

在我走之前,别墅明明一片漆黑,可是此刻却亮着灯。客厅透出来的灯光,再度让我的心蒙上一层厚厚的阴影。舒扬,他难道在家?!

当我走进客厅那一刻,客厅里的景象印证了我的猜测。舒扬果然坐在沙发上,见我进来,他缓缓抬起头,那双谜一般的眼睛散发出尖锐又威严的光芒,我的心顿时猛地颤了好几颤!

他不是出差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powered by 热浪吧 © 2017 WwW.relangba.com